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三章 这个变态!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怎么会,我现在就想跟你呆在一起!”坐进女人对面的椅子,男人的视线裹着淡淡的柔情搁在夏琳君的身上,含笑的嘴角说着动听的情话,“以后,我会多抽出点时间陪在你跟小宝贝的身边,我们一起看着孩子慢慢长大,一起慢慢变老,你说好不好?”

    听着男人动听的情话,夏琳君抿唇笑了下,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深刻俊俏的脸,抬着手指在他的嘴角边轻抚着,挑着眉轻声软语,“展铭,刚才在唐萌那里吃过什么好吃的拉?”

    “我在那边能吃什么好吃的!”眉心轻蹙,瞥了眼对面挑着眉打趣着自己的女人,顾展铭伸着长指捏住她的小手搁在薄唇上亲了下,“闻姨不在病房,我也只是在那边稍微坐了下而已就急着赶回来了,根本没有时间吃什么东西!”

    “玩笑而已!”捂嘴笑了下,从男人的掌心中抽回手指放在腿上,在上面慢慢地磨蹭着擦掉了男人留在掌心中的印记。

    看着王阿姨把男人的饭菜端上来搁在他的面前,女人抬着手指重新拿起搁在边上的筷子,“快吃吧!”

    垂眸扫了眼面前的两菜一汤,男人嗯了声接过王阿姨递过来的筷子低头吃饭。

    “唐萌的伤怎么样了?她精神状态还不错吧?”沉默了会,夏琳君抬着视线看向对面的男人,十分关心地问道。

    “看上去不错!”抿唇想了下,顾展铭轻声应道,“不过这伤筋动骨的也只能慢慢养回去,着急不得!”

    “你没去问过她的主治医生吗?”夹了一筷子的菜搁在嘴里轻抿着,淡淡的目光打在男人的身上,轻声开口。

    喝了口汤,男人对着夏琳君摇了摇头,“没有,闻姨会把她照顾好的,这些事情我就不参和了!”

    抿唇笑了笑,无波的水眸扫过面前低头吃饭的男人,“你把丫头的照片给她看了吗?看到这么可爱的宝贝,她应该很高兴吧?”

    “高兴!”视线搁在女人的脸上,顾展铭觉得今天的夏琳君聊天兴致比较浓,索性搁下了手指间的筷子先把她脑子中的问题都解决了再说,“看她的样子是想早点跟李毅峰生个孩子了!”

    “哦?”听到男人的回答,夏琳君倒是有点意外,挑着眉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她跟你说的?”

    凝眸想了下,顾展铭对着女人轻阖双眸,嘴角压着淡淡的弧度,“她还说很喜欢我们的宝贝,要是以后她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就跟你来抢!”

    “是吗?”重新垂下头吃着碗里的饭,眼底冷光闪烁,捏着筷子的手指紧了紧,夏琳君轻笑着低语,“她可真敢想呢!”

    “小孩子的玩笑话罢了!”女人的喃喃低语落进男人的耳中,换来摇头失笑,“不过看她这么喜欢孩子的样子,以后应该会是个好姑姑!”

    抬着视线扫了眼对面的男人,女人嘴角上的笑愈发的灿烂,冲着他点了点头。

    别看夏琳君的脸上布满阳光,实则心里早已阴云密布。

    唐萌的那些话在顾展铭眼里或许是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可是她却是知道这些字句其实就是那个女人的心声。

    当然她不光看中了她当时想杀死的这个侄女,更是看中了这个侄女的父亲。

    视线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夏琳君禁不住叹息了声,看着眼底精致可口的营养餐,忽然觉得没有了胃口。

    手指轻抚着眉心,眼底波光潋滟,她在想着怎么才能扒掉唐萌脸上的那层皮,露出她本来的面目。

    “怎么不吃了?”看着对面搁下筷子的女人,视线扫过还剩大半的营养餐,男人的眉心轻蹙着,“这些饭菜不合胃口吗?要不让王阿姨给你重新做?”

    “刚才喝了碗王阿姨炖的汤,现在还有点饱腹的感觉,”揉了下肚子,夏琳君轻笑着解释道。

    “那就不要吃了!”回身看着推门进来的王阿姨,目光在她满脸的笑容上扫过,顾展铭低声说道,“下午的加餐时间往上提提,这样夫人就不会饿到了!”

    “行的!”看着桌子上只吃了一般的饭菜,王阿姨对着男人点了下头,看着夏琳君关心地开口,“这是饭菜不合胃口吗?要不要我再给你重新做?”

    “不用了,”女人的视线落在王阿姨手指间的机子上,摇头拒绝了她的提议,看着她脸上压不住的笑容轻笑着问道,“你这是有什么喜事,看把你高兴的!”

    “刚才我去看我们家的小公主了,小宝贝看上去比清早看到的时候又漂亮了几分!”王阿姨兴致勃勃地跟夏琳君说道,然后又忧愁地低语着,“这模样,我感觉我们压力会好大!”

    看着王阿姨紧皱的眉心,夏琳君轻笑了下,“王阿姨,你想太多了!”

    “看着吧,你以后肯定会愁死!”看着夏琳君不以为意的表情,王阿姨也不跟她争辩,“等你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就能理解我今天说的话了!”

    瞥了眼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夏琳君嘴角抽了下,她知道顾展铭是听进去了,摇了摇头,女人起身离开了软椅重新躺回了床上。

    看着端坐在那里沉思不语的男人,王阿姨看了眼他面前的饭碗,拧着眉开口,“顾总,中午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

    “我马上就好,”回过神的男人,看着王阿姨脸上的困惑薄唇弯了下,抱歉地开口,“刚才想事情去了,你先把琳君的碗筷收了吧!”

    靠坐在床头的女人,视线笼在男人的身上,见他的眉心依旧轻蹙着,显然刚才王阿姨的话困住了这个商场上杀伐果决的男人。

    撇了下嘴角,对于顾展铭现在的杞人忧天,她也只能无奈地选着无视。

    收回了视线,双眼搁在摊开的掌心上,上面狰狞的伤口已经淡化,女人的目光裹着一层冰霜,手指慢慢地收拢攥紧。

    轻闭上双眼靠在软枕上,她现在需要沉住气,不能着急!

    夏琳昔看着面前的男人,拧着眉无奈地说道,“这都大半个月了,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现在根本不需要你抱着上楼!”

    “宝贝,女人做月子的事情是马虎不得的!”压着身,男人的长臂依旧伸在女人的面前,看着她认真地说着,“何况我对抱你上楼这件事情感到非常的荣幸,你这样推迟是会伤了我这颗脆弱的心脏的!”

    “最近帝云不忙吗?”双眼瞪着唐屹弘,缩在床上的女人无奈地撇嘴,“你们一个个都窝在了医院,小心公司哪天易主都不知道!”

    “现在还没嫁给我,就这么替你老公着想了?”挑着眉,男人含笑的目光笼在女人的脸上,白皙的小脸现在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模样,白里透红,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

    “别闹了,我得上去看看我姐还有我那可爱的外甥女!”睨了眼依旧摊在眼底的双臂,夏琳昔沉着眉跟唐屹弘说道,“这点路真的没必要这样!”

    每次被他抱着上下楼,一双双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夏琳昔总有种错觉这次受伤最严重的是她这双健全的腿。

    否则怎么会丧失了走路的功能呢?

    “这大半个月我抱习惯了,你今天猛然把这点权利给我剥夺了,会不会太残忍了点?”盯着夏琳昔的双眸带了点委屈,唐屹弘瞥了眼空空的双手,心情沮丧地坐在了床沿上,手掌按着胸口,对着女人控诉,“我这里有点疼!”

    看着面前戏精上身的男人,夏琳昔挥了挥手,垂着头认命地开口,“走吧,抱我上楼吧!”

    “好嘞!”脸上的委屈瞬间消失不见,搁在女人身上的双眸溢满笑意,长身重新下压,双臂向着女人探了过去,唐屹弘看着夏琳昔异常满意地开口,“宝贝真乖!”

    抽着嘴角呵了两声,夏琳昔觉得唐屹弘不去演戏真是人民群众的一大损失。

    两人一路接受了众人的注目礼走进了夏琳君所在的房间,被放下的女人瞥了眼身边的男人,视线里已经毫无波澜,对着他挥了挥手赶着他离开,“你到外面去吧,我跟姐有些私房话说!”

    “好,我在外面等你!”看着女人无力吐槽的样子,唐屹弘直接忽视了她脸上的无奈,抬着手在她披肩长发上揉了下,听话地转身。

    视线扫过靠坐在沙发上的顾展铭,唐屹弘回身瞥过两个女人,异常贴心地也将他叫了出去,把房间留给了两姐妹,让她们两人说些私密话。

    “怎么,又被你家这位给抱上来的?”看着夏琳昔脸上的那种无可奈何,夏琳君垂眸轻笑了下,抬着手指在她的额头点了点,“有多少人想让你家唐总抱呢,你还嫌弃!”

    “姐,这一路接受无数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不好受的!”看着夏琳君,夏琳昔异常严肃地开口跟她抱怨,“看他的表情却满是享受,我真觉得他脑回路出问题了!”

    噗嗤笑声,夏琳君听着夏琳昔对唐屹弘的各种抱怨,搁在她脸上的目光却有着淡淡的羡慕。

    “我打算明天出院了!”夏琳昔侧身靠在夏琳君的身边,低声跟她说道,“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早上医生也同意了我出院的要求。”

    “行,你自己看着办吧!”视线在夏琳昔的腹部扫过,夏琳君轻点了下头,低垂的眸子里闪过些许的思量。

    看着陷入沉思的女人,夏琳昔靠在那里一时也没有说话,她总觉得夏琳君的心里有些事情。

    不过她也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能说的夏琳君一定会告诉她,不能说的问了反而让她为难。

    挪着身子往下,如曾经在家里一样,两姐妹并肩躺在床上,夏琳君抬着手摊开五指露出掌心中那条狰狞的疤痕,搁在了夏琳昔的面前。

    “不知道以后这条疤会不会消掉!”看着眼底的痕迹,夏琳昔侧眸看了眼身边的女人,视线扫过她此刻沉冷的脸,轻声低喃。

    “琳昔,你知道这条疤痕怎么来的吗?”嘴角抿着一抹淡笑,夏琳君侧身看着身边的女人,低声开口。

    “不是被扶梯上的钉子木屑之类划开的吗?”看着女人眼角清冷的笑意,夏琳昔微眯着双眼疑惑地开口,“难道,不是被这些伤到的吗?”

    “琳昔,那家酒店在衢城也是排得上名号的,你认为那扶梯上会有这些东西?”看着夏琳昔眼底的困惑,夏琳君提着眉反问着。

    “什么意思?”本是侧身而卧的女人,听着夏琳君平静无波的反问,脑海里闪过那个梦幻的旋转楼梯,眉心之间的疙瘩愈来愈深,身子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视线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对着夏琳昔笑了笑,夏琳君挪着身子重新靠在了软枕上,清冷的目光看向窗外,眸底敛进一片潋滟的阳光,粉色唇瓣张合跟她说着那晚发生的事情,“琳昔,你能想得到吗?人心可以恶毒到如此地步?”

    盯着夏琳君的双眼满是错愕,目光落在那条依旧狰狞的伤痕上,夏琳昔忽然觉得遍体生凉。

    “为什么?”挪了下身子,夏琳昔紧紧地盯着眼底面色平静的女人,她不懂唐萌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温泉山庄的事情早已水落石出,她没有对你出手的理由,那么她这么做到底是什么原因?”

    看着夏琳昔眉心之间的痕迹,夏琳君的嘴角弯起一抹完美的弧度,重重地往外吐了口浊气之后,女人低声说了三个字,“顾展铭!”

    “姐夫?”细眉紧蹙,夏琳昔压着声音不确定地问着,她忽然发现她的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无法理解这件事。

    嗯了声,看着依旧困惑的女人,夏琳君也只是平淡地轻阖了下双眸。

    夏琳昔的目光从女人的脸上移开,落在眼底的那条伤疤上,最初的震惊之后,她慢慢地理着为数不多的思绪,只是当某种可能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时,本已消退的惊讶再次在她的水眸中聚集。

    圆睁的瞳孔里是她无法理解跟接受的推测,看着面前一脸平静的女人,夏琳昔扯着嘴角低声问道,“姐,这太荒唐了吧?姐夫知道吗?”

    摇了摇头,夏琳君无奈地看着满脸惊悚的女人,对着她叹息了声,“我想唐顾两家,目前还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的!”

    “这个变态!”握着女人的手,夏琳昔双眼泛着冷光,紧抿的嘴角里是她无法遏制地气愤,“她难道不知道顾展铭是她表哥吗?”

    “琳昔,你要知道有些人的思维她跟正常人不一样!”看着满脸气愤的女人,夏琳君拉着她的手低声安抚道,“所以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想,对于唐萌来说,顾展铭或许已经被她纳入了私人物品之中,而我却动用了她这件想要珍藏的物品,当然会找来杀身之祸!”

    “你有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夫!”夏琳昔听着夏琳君的分析,不禁毛骨悚然,脑海中翻滚着当日的情景,这要是被她扯下去,那孩子跟大人将全部化为白骨。

    摇了摇头,夏琳君无奈地说道,“当日的事情已经被甘月欣全部承担下来,而我所说的并没有实际证据,空口白牙的诉说不会有任何效果,反而会被唐萌反咬一口,到时就真的有嘴说不清了!”

    “姐夫,他也不会相信你吗?”拧着眉看着夏琳君脸上的无奈,夏琳昔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他的相信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看着夏琳昔,夏琳君说着她的想法,“唐萌毕竟是他宠了十几年的妹妹,在唐顾两家的位置不是靠相信两字就能扯下来的。”

    叹息了声,女人接着开口,“再失望,他们都会想救一救的!而现在的我不会给任何人这个机会,我要把唐萌彻底赶出顾家大门!”

    “你想怎么做?”看着女人微眯的双眼,夏琳昔担忧地问着她的打算,“看她这行事风格,我真怕你会再次受到伤害!”

    “放心吧,”捏了捏夏琳昔紧抓着她的手,夏琳君嘴角重新浮起一抹淡笑轻声安抚着,“现在王博已经回到我的身边,等张建从法国回来,我会重新把他要回来,我身边有这两人保护不会出问题的!”

    “我能帮你什么?”听到女人的安排,本是紧着的心脏稍微放松了点,夏琳昔低声开口,“这样的人留着始终是个祸害!”

    “你就负责缠着唐屹弘,让他无法分身分神到唐萌身上!”看着夏琳昔,夏琳君低声交代,“我现在也没想好怎么来对付她,她实在太狡猾了!”

    “豪门里出来的哪个是好对付的!”嗤笑了声,夏琳昔拧着眉轻哼着,“她能享受唐顾两家的盛宠,没点脑子跟手段根本办不到。”

    “你记得,今天我告诉你的事情你只能压在心底,一点都不能流露在脸上,”看着夏琳昔,夏琳君严肃地叮嘱着,“这次旋转楼梯的事情就是甘月欣搞的鬼,跟她唐萌没有半点关系,她也是受害者!”

    “姐,我知道,我不会打乱你的安排的!”对着夏琳君郑重地点了下头,夏琳昔抿唇应下。

    “还有,你也得注意安全!”想到这次夏琳昔的遭遇,夏琳君猜测唐萌把对自己的恨意转嫁到了她的身上。

    看着夏琳君脸上的凝重,手指下意识地按在了腹部,夏琳昔对着她嗯了声,“放心吧,我不会再给她害我的机会了!”

    当两个男人重新走进房间时,明显感觉到姐妹两人脸色的不佳,彼此对视了眼都是一脸的疑惑,刚才出去还好好的,怎么才过了十几分钟就变了天。

    “我们回去吧?”走到夏琳昔的身边,唐屹弘抬着视线扫过夏琳君低声询问。

    “好!”抬着双眼对上唐屹弘低垂的视线,夏林昔这次乖巧地不像话,伸着双手就往他脖子上绕。

    压着身的男人挑着眉看着窝进怀里的女人,眸底除了惊喜还有诧异,落在夏琳君身上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

    他认为一定是夏琳君帮着提点了下怀里的女人,才有了现在这样让他意想不到的效果。

    薄唇扯了下,男人带着满脸的喜色抱着怀里柔顺的女人走出了房间,继续嘚瑟在众人羡慕妒忌恨的视线里,一路招摇着回到病房。

    看着唐屹弘那挺直的背脊,顾展铭抬着手指摸了摸鼻子,看着靠在床上略显疲态的女人关心地问道,“你想睡一会儿吗?”

    嗯了声,夏琳君倒真的有点想眯会儿了,想到把事情都告诉了夏琳昔,她这心里也松了口气,以后两人都有了防备就不会像这次这样被算计地这么惨。

    男人快步走了过去,抽出了垫在女人身后的软枕,扶着她重新躺进了被窝里,转身拉上了窗帘,“那你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你也眯会儿吧!”看着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夏琳君倒是没有多想地说了句。

    她知道每晚顾展铭都睡得挺迟,而且沙发对于他这样身高体长的人来说实在是不怎么舒服。

    “我能跟你挤挤吗?”男人的眸底浮着淡淡的笑意,轻柔的目光笼在女人的身上,瞥了眼身下的短而窄的沙发,顾展铭委屈地说道,“窝在这里根本没办法休息的!”

    “当我没说!”收回搁在男人身上的视线,夏琳君翻了个身,面朝墙壁背对着男人合上了双眼。

    看着女人冷漠的背影,男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过搁在沙发上的电脑包取出了笔记本开始办公。

    刚才王君忆来电说传了份档案过来需要过目一下,他得趁着女人睡觉的时间抓紧处理了,等她醒来两人还要去看看保温箱里的宝贝,根本没时间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身后传来键盘敲击的声音,女人的眉心轻蹙了下,随即舒展开提了下身上的被子慢慢地睡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