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一章 他刚才怕是多心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暗沉的双眸穿过晕黄的光影落在病床上那个隐约的身影上,瞳孔深处波纹轻漾,刀削性感的薄唇抿了下,指腹轻轻摩挲着掌心中的机子,沉默良久之后,嗯字溢出他的薄唇,“好,我明天去看看!”

    男人的声音落在静寂的空间内,仿若雨丝滴入平静的湖面,一圈圈荡漾开的涟漪缠上女人的心脏,一双无波的眸子闪过复杂的光影。

    “替我向她问声好!”眉心轻蹙,女人翻身仰面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嘴角抿着浅笑轻声嘱咐着男人,沉默了会继续开口,“你拍张丫头的照片给她看看,宝贝现在长得这么好,她这个当姑姑的应该会很高兴的!”

    “她刚才发了个短信给我,问你跟丫头的情况!”夏琳君的话音落下,顾展铭开口说道,“本来打算明天给她回个电话的,既然你这样安排,那我就跑一趟吧!”

    轻笑了声,夏琳君重新侧过身看着隐匿在暗影中的男人,“你明天去看她,她一定会高兴死的!”

    落在女人身影上的眸子缩了下,顾展铭总觉得夏琳君的话隐着某些讯息,只是认真去分析,又不觉得有什么。

    “睡吧,时间也不早了!”压下心底的疑惑,男人柔声跟她说道。

    “晚安!”冲着光影里的男人点了下头,夏琳君合上了双眼,嘴角的那点弧度也淹没在了昏暗的光线里。

    男人的瞳孔依旧清明,毫无睡意,床上女人清浅的呼吸流转在空气中,薄唇牵起苦涩的弧度。

    眸光卷着淡淡的柔情笼在床上隐约的起伏上,长指轻捏紧蹙的眉心,晦涩难懂的瞳孔深处流转着些许的思量。

    唐萌捏着机子,素指再次点开了信件箱,里面依旧没有想要的回复。

    烦躁两字溢满她的双眸,她不懂,为什么现在顾展铭连给她回个短信也不愿意,就因为夏琳君给她生了个女儿吗?

    想到那个早生了一个多月的孩子,唐萌双眼里的冷光越积越多,落在天花板上的视线愈发的扭曲。

    瞳孔深处放映着当时被夏琳君甩下楼梯的那一幕,只要想到被几人压在身下手骨断裂,那种痛彻心扉的画面,唐萌就恨不得把那女人撕碎,把她的孩子捏在掌心中狠狠蹂躏一番,方能平复心里的那口怨气。

    压下眼帘,平复着愈加急促的呼吸声,唐萌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她还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夏琳君也只不过是她人生中的一块绊脚石而已。

    “丫头,你怎么还不睡?”本就浅眠的郑闻怡被唐萌翻来覆去的声音吵醒,撑着手肘往病床上看了眼,柔声询问,“是不是手臂又难过了?”

    “妈,你睡吧,我没事,就是在想些事情而已!”看着重新起身的女人,唐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吵醒你了吧!你快睡吧,要不明天又得头痛了,爸又得心疼了!”

    轻笑了声,郑闻怡重新躺了回去,轻哑低语,“别想了,快睡吧!”

    嗯了声,唐萌提了下身上的被子,目光落在对面的陪护床上,眼角眉梢隐着淡淡的弧度,轻柔地回应着郑闻怡,“妈,晚安!”

    “晚安,丫头!”郑闻怡侧了个身,面朝墙壁而卧,双眼依旧半睁着,并没有想入睡的意思,轻蹙的眉心里是缠绕在她心头的烦忧。

    不管这个夜晚多少人处在烦恼中没有安然入睡,晨曦依旧如约而至。

    顾展铭压着声音从沙发上起身,视线划过床上依旧安眠的女人,双脚移动走到床边,长身下压,薄唇贴上她粉色的唇瓣,上抬的目光注视着眼底依然紧闭的眼帘,男人勾了下嘴角并没有深入,犹如蜻蜓掠过湖面,轻点而已。

    在洗手间里简单地洗漱之后,男人从沙发上提过外套穿上,此时房间的门被敲了下,顾展铭拉开房门见站在外面的王阿姨,薄唇扯了下,压着声音交代着,“我现在要到帝云去一趟,你留在这边照顾夫人,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

    “知道了!”低声回应了句,绕过男人,王阿姨提着保温杯就迈进了房间,视线瞥过还在睡觉的女人,直接走进了小厨房。

    轻掩上房门,男人站在门外停伫了片刻,视线看进依旧静寂的长廊,长呼了口气这次提着步子走了过去。

    今天帝云有个季度视频会议,他需要出席一下,昨晚答应过她的,他得往唐萌那边跑一趟,上午的时间安排地还是挺紧凑的,希望在午饭之前能赶回医院。

    站在育婴室外,视线越过窗口看进房间,双眼落在保温箱里,那小人儿似乎早已醒了,此时正摆动着她那没有他拇指大小的拳头上下动作着。

    嘴角弯了下,想到夏琳君说让他拍张照片过去给她姑姑看看,男人双眉蹙了下,直起身敲了下房门。

    “顾总,你这么早就过来看你家的小宝贝了?”看着男人,护士对着他笑了下,几天的接触下来,她知道面前的男人并不如外界传言般的高冷,对人非常有礼,从不怠慢医院的工作人员。

    “她妈妈吩咐我,给丫头拍张照片带给她姑姑看看!”男人的视线越过面前的女人搁在那小小的一团上,眸光里是他不想掩饰的温柔宠溺,压着声音轻声解释了一句。

    “行的,你到对面换下隔离服再进来!”点了下头,视线瞥过对面的房门,护士跟顾展铭说道。

    嗯了声,男人也没有多话,毕竟已经来过多次,对于这个流程他还是了解并理解的。

    换好衣服的男人站在保温箱前,低垂的视线与里面黑葡萄般的眸子对视,心口仿佛有股暖流缓缓地溢出,他的人生因为她的到来好像又完整了些许。

    “宝贝,我是爸爸!”压着声音,男人低声跟里面的女儿轻声低喃,仿佛稍微大一点就能吓到她一样。

    里面的小人儿听到声音轻眨了下长睫,小手对着空气挥动了几下。

    男人的视线落在上面,薄唇轻勾,她的睫毛长而浓密,仿佛休憩的蝴蝶停在那里,偶而轻懒地扇动着它的翅膀。

    选取了个角度,拿着机子对着宝贝拍了张照片,他不敢把镜头对着孩子的双眼,怕机子上的闪光灯伤害到她那双美丽的眼睛。

    视线搁在屏幕上,男人的嘴角弯了弯,再次压下身看着里面让他心软成水的小人儿,顾展铭柔声说道,“宝贝,爸爸先回去,下午再来看你!”

    直起身,恋恋不舍的视线从孩子的小脸上移开,男人跟身边的护士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出了育婴室。

    看着重新走出房门的背影,护士回身看着保温箱里那惹人爱的宝贝,抿唇轻笑了下,不由感慨道,“这投胎真是技术活,真羡慕不来!”

    衢城最大豪门的千金,有这么疼爱她的父母、爷爷奶奶,每天要来回跑好几趟过来看看她,这以后的人生随便玩玩,就能碾压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何况,她的人生也不会是随便玩玩的。

    顾展铭到达唐萌所在的医院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男人抬着手腕看了眼,修长的双腿快速地往住院部走去。

    他希望快点赶回去,能陪着琳君一起吃中饭,虽然两人的饭菜不同,坐在一起的氛围,他还是挺享受的。

    “展铭哥,你怎么过来了?”唐萌本是沉闷地靠坐在床头,听到开门声,抬着视线随意地扫了下,却见到顾展铭已经站在了床尾的位置,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

    “你嫂子让我过来看看你!”视线在房间内扫了圈,并没有看到郑闻怡的身影,顾展铭重新把目光搁在唐萌的身上,低声问道,“闻姨呢?”

    “展铭哥,你先坐一下!”女人本是无温无色的脸此时布满阳光,眼角眉梢之间挂着她柔和亲热的笑容,“我妈回家一趟,给我拿几套换洗的衣服过来!”

    男人挑了个比较远的距离坐在了沙发上,嘴角的弧度淡淡的,视线搁在女人那打着石膏的手上,关心地问道,“现在手还疼吗?”

    嗯了声,唐萌拧着眉看着男人,双眸里有几分的委屈,手指轻抚过石膏,“有时候疼地我一夜都不能睡,真是太难受了!”

    “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看着女人委屈的脸,男人安抚道,低垂的视线里是当晚在酒店后院见到的那摊子血迹,眉心轻蹙地说道,“你嫂子跟琳昔,她们受到的痛苦比你更重,相对于她们,你更应该坚强!”

    本是挽在女人眉梢的那点委屈在男人话音落下后,直接消失地毫无踪迹,顺着他的话,唐萌轻叹,“我知道,这次嫂子跟琳昔的确受到的伤害最大,还有楚妍姐也是,三个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提到汪楚妍,男人的长眉拧了下,想到保温箱里自己可爱的宝贝,顾展铭的心里一阵不舒服。

    不管莫源生如何,孩子总归是无辜的,几个月的孩子就这样离开这个他们还没有见过的世界,的确令人心疼。

    “嫂子跟我们家的小公主都好吗?”见顾展铭垂眸沉默着,唐萌的嘴角重新弯起,再次问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问题,“我昨晚临睡前给你发的信息,展铭哥是没有看到吗?”

    “看到了!本来想早上给你回电的,后来你嫂子让我过来看看你,就没有打电话给你了!”重新掀开眼帘看着唐萌,男人轻声解释,“你嫂子还让我拍了张小公主的照片给你看下,她们现在都很好,你放心吧!”

    “那就好,自从发生那次意外后,我就没有看过嫂子,连刚出生的小公主都没看到过,我真是个失职的姑姑!”听到顾展铭说两人都好,唐萌的脸上虽然满是笑意,只是搁在被子里的手指早已撕扯着身下的被单,“也不知道嫂子怪不怪我?”

    她,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个答案。

    为什么当初没有拉着她一起滚下楼梯,被她甩开了。

    否则,现在的自己也不用独自承受这种痛苦!

    “现在这种情况,谁还会在意这些,你嫂子更不会了!”看着唐萌,顾展铭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机子打开了屏幕,男人手指轻动把机子上那张可爱的照片发到了她的号码里,“给你看看我家小公主的模样,她真的跟她妈妈一样,以后肯定是个大美女!”

    女人浅笑的眸子落在男人的身上,听他讲着他跟那个令人厌恶的女人所生的孩子如何漂亮,唐萌的脸隐隐轻颤着,牙根紧紧地咬合着,方能压制住从心口翻涌上来的愤怒,不至于显露在她精致的脸上。

    轻笑着拿起了机子,手指轻动打开了男人发过来的照片。

    女人的双眼紧紧地落在照片里那个令她厌恶的小脸上,挑剔的目光来来回回打量着,试图找出令她不满意的地方。

    可惜的是,连老天都要跟她作对似的,给了这个孩子一副好皮囊。

    烦躁的视线根本不想过多的停留在屏幕上,女人重新抬起长睫看向男人所在的地方,见他的视线依旧搁在他手指间的机子上,嘴角勾着一抹温柔的浅笑。

    看着男人脸上那抹难得的温柔,靠坐在床头的女人抬着痴痴的目光定在他的身上。

    脑海里不禁想着她跟他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是不是会比这张照片里的孩子更加的好看,更能得到顾展铭的宠爱。

    越想,女人嘴角边的弧度越是温柔,盘旋在她胸口的烦躁渐渐地散去,取而代之地是她想为眼前的男人早点生孩子的急切渴望。

    顾展铭收了掌心的机子,抬着头正好对上唐萌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男人的眉心轻蹙了下,挂在眼角眉梢上的笑容直接寡冷了下来。

    本是对着男人神游的女人,回过神后看到顾展铭清冷无温的脸,心里瞬间咯噔了下。

    男人察言观色的本事,她一直都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她要找李毅峰的原因,没人挡在她的前面,她怕他直接看进她的心里,从此以后她就被他关在了心门外,再也跟他亲近不了。

    心口紧缩,脑海翻滚,缩在袖子里的左手瞬间攥紧,顷刻之间传遍全身的痛楚硬生生地将她慌乱的神经扯平压实。

    手指提了下搁在腹部的被子,略显僵硬地嘴角依旧挽着轻柔的笑,温柔的眼神依旧打在顾展铭的身上,声音温和,轻声低语,“展铭哥,我刚才想,我跟毅峰的孩子会不会跟我们家的小公主般,也是这般的漂亮!”

    眼睑轻敛,探究的视线搁在女人柔和轻笑的脸上,男人紧蹙的眉心渐渐地舒展开,刚才唐萌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令他非常的不舒服。

    那眼中的色彩不该出现在唐萌看他的视线里,不过听她这么解释,男人想到夏琳君看着保温箱里的宝贝,那溢满双眼的柔情母爱,顾展铭轻呼了口气,他刚才怕是多心了。

    “会的!”对着唐萌点了下头,顾展铭起身离开了沙发,看着唐萌低声叮嘱,“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过几天我再过来看你!”

    “好,你路上注意安全!”早已收起柔情的双眼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点头叮嘱着,“还有代我向嫂子问好,等医生说我能外出了就跑去看她跟小宝贝。”

    提着眼帘想了下,女人弯着嘴角继续跟顾展铭念叨,声音里满是玩笑,“跟嫂子说一下,我很喜欢我们家的小公主,以后我要是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儿,就把她占为己有哦!”

    话音落下,女人捂着嘴率先笑开来,房间内充满她愉悦的笑声。

    低头笑了笑,对于唐萌的玩笑话,他并没有放心上,“那我回去了,中午我得回去陪你嫂子吃中饭!”

    嗯了声,女人含笑的目光看着男人提着双脚走出了视线,随即房门打开关上的声音紧跟着传入她的耳朵。

    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龟裂,每块肌肉都扭曲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痛令她整个人处在癫狂的边缘。

    掀开被子,双脚直接踩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双手快速地打开衣柜,弯身从里面的手包里取出一枚采血针。

    女人微眯的双眼盯着眼底泛冷的针头,手指轻动直接狠狠地戳进了指尖,伴随刺痛而来的是,那艳红无比的鲜血顺着纤细的手指流入掌心汇成一滩血迹。

    舌尖卷入那抹艳红,一股浓郁腥甜的铁锈味瞬间充斥在她的口腔中,慢慢地安抚住她频临崩溃的神经。

    眼底的癫狂一点点地散去,冰冷的目光扫过指间的针头,唐萌嘴角勾着无温的微笑,随手把它扔进了垃圾箱中。

    恢复正常的女人,瞬间觉得全身虚脱无力,拖着沉重的双脚重新躺回了床上。

    手臂上传来的刺痛提醒她,她刚才那倾尽全力的一捏,很可能再次撕裂了伤口,只是她现在却无心计较这些。

    她在心里懊恼刚才的沉不住气,只不过一个还没长魂的丫头片子让她差点功亏一篑,流转在她瞳孔里的眸光暗了几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