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九章 你这是挑拨我们母女感情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萌生日宴发生这么重大的意外事故也是让整个衢城震惊了一把,当晚泄露出来的视频照片被各大媒体转载,罗冬琼看着报纸上顾展铭抱着唐萌上车的照片,手指翻转视线直接搁在了另一版面上,上面有张唐萌痛苦地蜷缩在顾展铭的怀里,满脸泪水的照片。

    “姑姑,你看什么?”罗莹云看着对面有十几分钟没有翻动报纸的女人,双眉挑了下,疑惑地问道。

    “哦!没什么!”反应过来的罗冬琼对着罗莹云笑了下,视线在那张梨花带雨的脸上划过,双手轻动合上了只翻了几分钟的报纸,侧身放在了身边的茶几上。

    目光在罗冬琼浅笑的脸上走过,罗莹云弯身取过了报纸,手指随意地翻动,视线落在顾展铭怀里的女人身上,嘴角勾了下,轻声低语着,“倒让她逃过了一劫!”

    “你说什么?”女人几乎耳语的声音,让本就心不在焉的罗动琼拧了下眉,“刚才姑在想事情去了,没听清楚!”

    “我说唐萌这次也是挺可怜的!”弯了下嘴角,罗莹云跟对面的女人轻声解释。

    嗯了声,罗冬琼手指捻起瓷杯轻抿了口温水,视线若有所思地盯着杯子里清澈的水。

    “太太,小姐,罗太太来了!”郭家的阿姨看着从院子里漫步走来的女人,侧身跟客厅里的两人说道,目光在罗莹云身上停了下。

    “你妈最近是不是没什么事情可做,这三天两头跑郭家来!”放下手指间的杯子,罗莹云扭头往门外扫了眼,烦躁地嘀咕了句。

    罗莹云的目光一直锁在张晨婉的身上,见她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施施然地走进大门,弯着嘴角跟罗冬琼打着招呼,“刚才来还怕碰不到你呢,后来一想今天应该是你轮休的日子,就赶过来了!”

    抬着目光瞥了眼张晨婉,罗冬琼悻悻然地对着她点了下头,指着侧面的位置,“坐吧!”

    “世扬他们都不在呢?”扫了眼罗冬琼所指的位置,张晨婉却没有走过去,而是侧了个身坐在了罗莹云的身边,视线在她红润的脸上看了看,若有所思地开口,“还是大姐照顾地好,莹云在这里没住几天,这脸色看上去就跟外面的花朵一样,粉嫩粉嫩的!”

    眼帘轻抬,在罗莹云的脸上看了眼,罗冬琼嘴角弯了下,明显对于张晨婉夸罗莹云的话很受用。

    眼角余光往罗冬琼的方向睨了眼,张晨婉抿着嘴角略有些遗憾地开口,“就是这婚事上总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姐,你也该劝劝这丫头,再这么拖下去可不是个事情!”

    “我说了,她的婚事我会张罗的!”女人嘴角寡冷下来,冰冷的视线搁在张晨婉上的身上,显然对于她提起罗莹云的婚事很是不满。

    “姐,莹云可是我家兴伟唯一的孩子,你这样惯着,我们真是没办法管教的!”瞥了眼阿姨泡过来的绿茶,张晨婉拧着眉看着对面同样一脸郁色的女人,声音里有些许的不快,撇着嘴角开腔,“不知情的,还以为莹云是你的孩子呢。”

    “胡说八道什么?”瞥了眼坐在旁边低垂着头一声不响的罗莹云,罗冬琼出声呵斥着对面说话越来越离谱的女人,“在孩子面前说这些,像是个做母亲的样子吗?”

    “我这不是着急她的婚事吗?”咯咯笑了笑,张晨婉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侧身看着身边的女人,手指拂过垂落在她肩膀上的长发,视线拧在她白皙柔嫩的脸颊上,眼睑缩了缩随即展开来,“趁着我们还年轻,她生了孩子我们还能帮着照看着,不是吗?”

    “听说,你跟那个张行长最近来往地很密切?”重新拿起茶几上的温水抿了口,入唇的却是早已冰冷,眉心拧了下,弯身把杯子放了回去,抬着视线扫过张晨婉,罗冬琼状似无意地开口。

    “还是大姐厉害,什么都瞒不过你的法眼!”抬着手指搁在鼻唇之间轻笑了下,眼角眉梢的弧度里却是含霜带雪,没有半点温度。

    睨了眼女人嘴角那讽刺的弧度,罗冬琼也只是笑笑,却并没有说话,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张晨婉,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也知道,最近我们那个厂子效益不是很好,大部分的资金积压在了库存上,账面上能流动的资金已经非常少了!”轻叹了声,张晨婉无奈地跟对面的女人诉苦,“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吗?”

    “去年年底,兴伟不是从郭氏借去一笔周转资金了吗?”目光定在张晨婉那张无奈又委屈的脸上,罗冬琼询问着那笔资金的去向,“怎么又没钱了?”

    “大姐,你都不知道现在生意多少难做!”看着罗冬琼,张晨婉继续倒着苦水,“去年我们公司接个外贸单子,结果我们把货都准备好了,人家随便找了个借口反悔不要了,那批货现在还积压在仓库里呢!”

    罗冬琼感觉心肝肺都在扭曲着疼,看着张晨婉脸上的委屈,她抬着手指点了点,“一千多万啊,你们真是以为郭氏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姐,你别激动啊!”看着哆嗦着唇瓣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的女人,张晨婉笑了下,不好意思地继续解释,“当然也不止这个单子,我们还做过别的,只是都没有成而已!”

    “现在你们走投无路了,就想着把莹云卖给那个张行长,希望从中谋取好处吗?”靠坐在沙发上,罗动琼有气无力地质问着。

    此时罗莹云的视线也紧紧地定在张晨婉的脸上,试图从她嘴角的弧度上看出些许她在意的东西,可惜除了寡冷,别无内容。

    双眼移开落在面前的茶几上,瞳孔深处闪过些许的失落,母女两人的感情一直是这么寡淡的,她其实也没有好在意的。

    “大姐,你这样说是在挑拨我们两人的母女感情啊!”瞥了眼面色清冷的罗莹云,张晨婉非常冤枉地叫出了声,“张行长虽然年纪大点,其他哪个方面不优秀啊!何况上次我就说了,年龄大点的男人知道疼人,这以后家里的事情还不是莹云说了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