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八章 你没有听错!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压着眼帘,克制着翻涌上来的怒气,唐屹弘捏着机子的手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薄唇轻掀,“这个事情我不能现在就答复你,我得跟顾总商量一下才能决定!”

    “当然,这个事情的确挺大的!”呵笑了声,莫源生听到唐屹弘没有回绝,心情似乎非常高兴,“不过我这个人,耐心一向不好,更不喜欢被人耍着玩,唐总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

    “知道!”磨着牙回了两字,唐屹弘直接挂断了电话,顺手把机子扔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双手搁在方向盘上一时没有任何动作,暗沉的眸光里波涛翻涌!

    郑闻怡看着躺在病床上休息的夏琳君,忍不住轻叹了声,上前直接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满含歉意地看着她,“是我们的失误才让你遭此劫难!”

    “闻姨,刚才展铭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跟你们没有关系,你别自责!”看着面色难受的女人,夏琳君的眸光闪了下,眼底幽光划过。

    “总归是我们没有考虑周全!”拍了拍床上的女人,郑闻怡对着夏琳君勉强笑了下,“害你早产了一个多月,害得琳昔没有了孩子,楚妍……”

    这个话题太过于伤感,郑闻怡轻声念叨了两句把剩余的话吞回了肚子里,眉头轻蹙,眼角眉梢都是沉重。

    “闻姨,唐萌怎么样了?”房间内的三人沉默了会,夏琳君看着郑闻怡颇为感慨地说道,“当时的场面太混乱了,等我抬头的时候就见展铭抱着她往外跑去!当时我就想唐萌一定伤得很重!”

    视线一直搁在女人身上的顾展铭,听闻她的感慨瞳孔缩了下,眼睑下垂落在了女人已经平坦的腹部,深眸里疼痛愧疚纵横交错撕扯着男人依旧鲜血淋漓的心脏。

    “你别怪展铭!”侧身看了眼站在床尾淡漠着脸,看不清神色的男人,郑闻怡为他说着好话,“当时事情太突然,他也是疏忽了!”

    “闻姨,我没有怪他的意思!”视线扫过伫立在床尾的男人,目光从他搁在扶手上的手上划过,手背上结痂的伤口触目惊心,女人的长睫颤动了下,眸光轻转重新搁在了郑闻怡身上,唇边抿着淡淡的弧度,“何况唐萌是他的妹妹,这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拍了拍夏琳君的手背,郑闻怡沉默着没有说话。

    “顾总,太太!”王博敲开了病房的门,见郑闻怡也在房间内,对着她轻点了下头退到了边上。

    视线在王博的身上转了圈,郑闻怡站起身告辞离开,看着夏琳君轻声解释道,“我先去保温室看看我们家的小公主,再到楼下看下汪家的丫头!”

    “你去忙吧!”轻点了下头,夏琳君想到汪楚妍的遭遇也是唏嘘不已。

    “我明天再来看你!”拍了拍夏琳君的手,郑闻怡转身离开,经过王博身边时,视线再次在他身上扫过。

    顾展铭看了眼嘴角抿着淡笑的女人,目光扫过边上的王博,侧身随着郑闻怡往外走去,把空间让给了夏琳君,让她处理事情。

    “太太!”看着关闭的房门,本是贴着墙壁而立的男人提着步子往前走了两步,视线搁在夏琳君的身上,目光扫过她的腹部,瞳孔里涌动着愧疚。

    “我有件事情要交代你去办!”看着面前人高马大的男人,夏琳君对着他笑了下。

    对王博她没有责备的想法,连自己的丈夫都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更何况是他呢!

    “你说,我一定完成你交给我的任何!”双目坚定地看着夏琳君,王博对着她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帮我查一下,最近这段时间唐小姐所有的活动轨迹!”看着王博,夏琳君拧着眉低声交代着,压着柳眉沉默了会,再次开口吩咐,“最近留意下,她账户流动的情况!”

    “唐小姐?”显然夏琳君吩咐的事情让王博愣了下,搁在她身上的视线带着几分困惑,“是唐萌小姐吗?”

    “对,你没有听错!”对着王博点了下头,夏琳君给了他确定的答案,压在他身上的视线带着几分肃穆,“所有的结果不论好坏,都直接向我汇报,并对所有人保密,这其中包括顾展铭,你知道吗?”

    看着女人寡冷肃穆的脸,王博沉默地点了下头,“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

    嗯了声,夏琳君轻阖双眸让王博离开。

    从病房出来的男人看着由远而近走来的顾展铭,双眸轻闪了下,随即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在他的面前停了下,“顾总,我先去办事情了!”

    嗯了声,对于王博的去向,顾展铭并没有过问,直接对着他点了下头,擦身而过往夏琳君的房间走去。

    回身看了眼,刚好瞧见顾展铭推门进去的侧影,王博垂眸沉思了片刻随即迈开步子继续往前。

    唐萌是唐顾两家捧在手心中的宝贝,夏琳君要查她,怪不得要隐瞒所有人。

    只是,唐萌出了什么问题,能让一向安于室内的顾太太出手查,他倒真的有点好奇。

    走进汪楚妍病房的郑闻怡看着病床上明显虚弱的女人,回身看了眼站在身边的吴秋贞难掩心痛地开口,“是我们唐家对不起你们,让楚妍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吴秋贞绕过面前的女人走到床边,压着身轻唤着病床上陷入自己世界的人,“楚妍,闻姨来看你来了!”

    “闻姨?”抬着视线看了眼郑闻怡,汪楚妍扯着嘴角对着她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唐萌呢?她是不是已经被压死了?”

    看着眼底面色狰狞的女人,郑闻怡明显被吓到了双脚忍不住往后退开了点,脸上露出些许勉强的弧度,回答着她的问题,“唐萌的胳膊断了!”

    “哦~只断了胳膊啊!”撑着虚弱的身体,汪楚妍从床上坐了起来,扭曲冰冷的视线缠在郑闻怡的身上,犹如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长虫绕在她的身上,让人忍不住哆嗦一下,“我还以为她死了呢!”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在汪楚妍的身上轻拍了下,吴秋贞双眼通红地看着郑闻怡低声说着她的情况,“她对这一变故难以承受,现在就这么神经兮兮的,你别生她的气!”

    “我怎么能生她的气呢!”对着吴秋贞摇了摇头,郑闻怡看着汪楚妍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万分难受,“她也是苦命的孩子!”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感觉生活没有盼头了一样!”看着目露凶光的女人,吴秋贞不禁悲伤地低泣着,“你说,我们汪家到底做了什么孽,才让楚妍接二连三的遭遇噩梦。”

    看着重新低垂着头陷入沉默的女人,郑闻怡也不知道怎么劝解正在饮泣的吴秋贞,只能抬着手在她轻颤的肩膀上拍了拍,默然轻叹。

    走出病房的郑闻怡,回身看着紧闭的房门,伸着手撑在墙壁上慢慢地往前挪着。

    从夏琳昔到夏琳君,再到身后的汪楚妍,郑闻怡低垂着头陷入痛苦当中,这场宴会似乎被恶魔盯上,所有人都被拖进了痛苦的深渊。

    而她却无能无力,只能看着所有人在这场痛苦中煎熬挣扎着。

    顾展铭回到病房,重新坐在了夏琳君的身边,跟她说着保温室里那小宝贝的变化,声音轻柔带着几分的小心翼翼,对于王博的事情只字不提。

    唐屹弘敲门进来时,夏琳君刚吃下大半碗的薄粥,视线在他沉压的长眉上扫过,女人推开了顾展铭递到嘴边的勺子,“你们先去谈事情吧,我等一下再吃!”

    “行!”拿着纸巾按掉女人嘴角边的汤渍,顾展铭重新将病床放了下来,压了压她身上的薄被转身跟唐屹弘走出了房间。

    “发生什么事情了?”接过唐屹弘递过来的香烟,视线搁在他寡冷无温的脸上,顾展铭低声询问。

    “刚才莫源生打电话过来,要求唐家对那三个孩子的死负责!”狠狠地吸了口香烟,视线搁在窗外,今天的天气格外的闷热,看样子接下来会有场大雨了。

    “什么条件?”手指间摩挲着烟蒂,男人沉眸想了下,问着莫源生的意图。

    “要帝云放过莫氏,另外还要帝云三个点的股权!”手肘弯曲撑在窗台上,唐屹弘复述着莫源生开出的条件,声音低沉,眉头紧锁着。

    他对出让帝云三个点的股权非常不愿意,只是想到那三个无辜失去的生命,却又充满愧疚。

    “胃口挺大!”男人深邃的眸子落在窗外的一块广告牌上,对于莫源生的条件也只是说了这么四个字而已!

    双眸瞥过男人深刻的侧脸,唐屹弘沉默地站在旁边。

    “帝云在莫氏的各个案子上撤离,”男人的长指轻扣着紧蹙的眉心,“至于帝云的三个点,就让莫兆兴来解决吧!”

    “你的意思是?”听着男人的安排,唐屹弘拧着眉问道,“想让家里的两人出面找莫兆兴吗?”

    “让他老子来收拾他吧!我们就不参和了!”顾展铭回身看了眼唐屹弘,漆黑的眸子缩了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