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五章 快乐的日子,他似乎给得太少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已经没有心思跟郑淮西多说什么,胸口盘旋的那股浊气让她五脏六腑都像被烈火在炙烤着。

    唐萌,唐萌……

    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压在了这两个字上,恨不得亲手去撕了那个恶毒的女人。

    见夏琳君轻阖上双眼陷入沉默当中,郑淮昔轻叹了声不再开口,想到还在保温室的小宝贝,心里也不是滋味。

    “琳君,我去看看我们的小公主!”轻轻拍了拍女人搁在胸口的手,视线在她紧握的拳头上看了眼,郑淮西低声跟夏琳君说道,“你也别太伤心,他们两人还年轻,孩子还会回来的!”

    “妈,你去吧!”重新掀开眼帘,夏琳君对着她勉强地笑了下,“我没事!”

    房门落锁的声音让女人强压在心头的恨意完全爆发出来,怒睁的双眼里是她毫无遮掩的寒光,全身紧绷的肌肉显示她此刻早已出离的愤怒。

    若不是此刻身体不能动弹,她或许早已起床去砍了那个恶毒的女人。

    夏琳昔心情愉悦地推门进来,跟病床上一脸淡漠的人打了个招呼,视线在房间内走过,并没看到任何人,迈着步子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床上一直拿眼睛戳她的女人,困惑地问道,“姐,我好像没得罪你吧?你这凉飕飕的眼睛应该对着姐夫吧!”

    “琳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轻叹了声,看着眉角眼梢都揽着喜悦的女人,夏琳君轻声问道,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满是心疼。

    “没有啊!”看了眼夏琳君,夏琳昔挪开了视线,倾身托起她那支受伤的手查看着上面结痂的情况,拧着眉困惑地问道,“怎么又裂开了?”

    抽回手,依旧无温的视线瞥过再次裂开的伤口,夏琳君却是直接握紧了手指,流转的眸光里心疼压抑在最深处,出口的声音却泄露了她太多的情绪,“你瞒着我干什么呢?孩子没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说一下,还在这里给我装作若无其事!”

    本是压着身子查看伤口的女人,背脊僵硬在那里,嘴角的弧度一点点地收了回去,长睫轻颤,素齿咬进了**,铁锈味瞬间在整个口腔内弥漫,声音低哑裹着淡淡的忧伤,“你怎么知道的?”

    “你这丫头!”拿着手指狠狠地在她的肩膀上戳了下,夏琳君心疼地开口,“快给我回去,流产比生孩子对身体的损伤还要大,你竟然还给我晃来晃去,唐屹弘也放任你不管!”

    “他应该跟姐夫一起去处理昨天晚上遗留下来的问题了,”倾着身趴在床沿上,头靠在夏琳君的身边,轻声跟她说着情况,“汪楚妍昨天晚上送来的时候,她肚子里的三个孩子也没有,她那个都有三个多月了吧!”

    “是吗?”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铺洒在身边的长发,夏琳君凝着眸光看着房间内的一幅壁画,轻声低语着,“这么多条人命,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还?”

    “姐,你说什么?”夏琳君近乎唇语的声音还是落进了夏琳昔的耳朵,抬着迷茫的双眼看着她,困惑地开口问道。

    看着一脸未知的夏琳昔,夏琳君却抿唇一时陷入了沉思当中。

    她不想毁了夏琳昔的这段姻缘,看的出来唐屹弘对她是真心的。

    如果把昨天晚上的猜测告诉她,夏琳君怕这丫头会走极端,直接选择跟唐屹弘分手。

    可是不告诉她,夏琳君又怕下次唐萌出手对付她的时候,会跟这次一样,夏琳昔会受到牵连。

    “你先给我回去躺着,”瞪了眼面前脸色依旧不好的女孩,夏琳君催促着她离开。

    那些事,再如何重要都没有琳昔的身体重要,夏琳君决定还是先放放。

    唇角勾了下,毕竟唐萌现在也躺在医院里,再想作恶,也要过段时间的。

    “行吧!”看着频临发怒的女人,夏琳昔听话的点了下,要不是怕夏琳君担心,其实她也不想下床挪动,“那我回去躺着,你也继续睡一会儿!”

    嗯了声,夏琳君对着她挥了挥手,继续催促着,“快走吧,这两天都别过来了!”

    夏琳昔离开了病房,却没有直接回她自己的房间去,而是转到保温室里瞄了几眼那个乖巧的小可爱后才回去。

    郑淮西离开夏琳君的病房后并没有到保温室去,不是她不想去,而是接到了吴秋贞的电话转身下楼走进了汪楚妍的病房。

    “楚妍怎么样了?”看到病房外的汪申弘夫妻,郑淮西侧身往病房内看了眼,关心地问道。

    “还是你昨晚看到的,整个人呆愣在那里,我们跟她说话也没有反应,”见郑淮西走过来,吴秋贞从椅子上站起身,神色凄迷地跟她说着,“我现在都不敢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她,我真怕她再像十年前一样,再次疯魔了!”

    “是我们没有考虑周全,才让这些孩子遭这一劫!”拉着神色痛苦的吴秋贞,郑淮西也不知道该怎么诉说心里的愧疚。

    吴秋贞的痛苦,她感同身受,心里一样难受。

    “我就觉得我家楚妍命太苦了!”靠在窗棱上,吴秋贞擦了下眼角的泪痕,跟面前的女人低语着,“原以为一切都会朝着幸福的方向前进,没想到这事情接二连三地出,真让我觉得透不过气来!”

    “莫源生呢?我怎么没看到他过来?”看着低头抹泪的女人,郑淮西沉默了会,扭头看了眼病房的方向,压着声音问着吴秋贞。

    “早上过来了一次,看到楚妍这样,话没说两句就直接转身走了!”嗤笑了声,吴秋贞跟郑淮西说道,“当初还以为是个好的,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知道楚妍的子宫拿掉了?”拧着眉看着吴秋贞,郑淮西压着声线问道。

    嗯了声,吴秋贞对着她点了点头,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次涌出眼眶,“他亲自找医生了解了情况,后来直接从医生办公室离开了,没有再过来看楚妍!”

    “这个人……”看着痛苦中的女人,郑淮西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莫源生这个人,只能跟着叹息了声,沉默地站在那里。

    顾展铭此刻正跟唐屹弘开着车子重新回到住院大楼门前,他搁在台子上的机子震动了起来。

    伸手拿过机子,屏幕上的名字让男人的长眉提了下,看了眼身边的唐屹弘,示意他先回去。

    “有什么消息?”靠坐在车椅上,男人暗沉的目光搁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无波的声线里裹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

    “顾总,你要是有时间还是亲自过来一趟吧!”看着地板上披头撒发的女人,关震捏着机子走出了房间,低声跟顾展铭说着情况,“她刚才提到了去年五一那个海岛上的事情!”

    顾展铭拧着眉沉默了片刻,他并不觉得那个海岛上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亲自跑一趟,不过既然关震特意打这个电话,男人还是决定走一趟。

    布加迪重新驶出医院往唐门所在的位置开去,男人到的时候,关震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他,见车子进来,迅速地上前拉开了车门,原本锐利的眼神此刻竟有些躲闪。

    锋利的视线从关震的脸上划过,男人本就紧锁的长眉瞬时下压,提着双脚快步往里走去。

    “说吧!”看着趴俯在地上,脸上一片污秽的女人,顾展铭低垂着头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后,才堪堪看出她原来的模样。

    看着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甘月欣抬着手指拨了下凌乱的头发,红肿的手指此刻撩过发丝,她竟然感觉不到一点的疼,看着眼底皮开肉绽的十指,女人低笑了声,“原来唐门所谓的厉害,不过是屈打成招而已,看来世人真是把你们传得过于邪乎了!”

    薄唇扯了下,男人嘴角勾着一抹冰冷的弧度,低垂的视线里毫无温度可言,全身散发的威压一点点地向地上的女人扑去,犹如出笼的怒狮看着毫无反抗之力的猎物。

    女人脸上的弧度一点点地僵硬直至消失不见,身子微不可见地瑟缩了下,红肿的双手撑着地面往后挪了挪,想避开投注在她身上的那股冰冷的目光。

    “把你刚才说的重新再复述一遍!”关震看着没有动静的女人,本就不多的耐心早已耗尽,走过去抬着脚就往她身上踢了下,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一阵刺痛瞬间拉扯着女人的神经,手指按在被男人踢过的地方,甘月欣抬着愤恨的目光瞪了眼关震,对上他冷漠无温的瞳孔,刚才被他踢过的地方似乎是更疼了。

    “我说!”甘月欣挪动了下,将破败不堪的身体靠在椅子上,低垂着视线看着地面,“我纯粹是看夏琳君不满而已,一个什么都不如我的女人,找的男人一个比一个优秀,现在更是嫁给了顾总你,成了整个衢城艳羡的对象。”

    顿了下,甘月欣舔了下干燥的唇瓣,挪了下摔下楼时骨折的腿,继续开口,“记得去年五一我们在那个海岛上遇见,她的身边就站了个郭世扬,两人各自定下了一套海景房,面朝大海,真是让人羡慕啊,又高又帅还有钱,还愿意为她花心思!”

    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轻阖着双眼,搭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对于甘月欣所说的,他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关于这些在最初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

    “后来我就拖着我那个男朋友把她那套房间要了过来,看着她住的套房,”女人嗤笑了声,重新抬起头看着顾展铭,见他此刻睁开双眼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深邃的瞳孔里流动着她看不明白的暗光,“我当时就在想,这样的男朋友要是我的就好了!”

    “你说,当时她把那套海景房换给了你?”凝着眸光紧紧地注视着地上的女人,顾展铭压着声线再次询问,声音里隐着几丝的急切。

    “是啊!”回视着男人的目光,甘月欣笑了下,“给她差额还不要,本就是穷人家出来的人,还要在我们面前装大方,真是搞笑!”

    女人后面的话,男人早已没有注意,顾展铭侧身看向站在旁边的关震,冰冷的视线隐着一股怒气直接朝他扑去。

    “我马上派人去查!”看着男人瞳孔深处流窜的火光,关震低垂着头避开了其中锋利的视线,拧着眉暗自郁闷,对于当时这一情况的变动,他的确没有注意到,也的确是他的过错,这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顾展铭站起身直接走出了房间,对于接下来甘月欣要说的他早已没有一点的兴趣。

    寂静的长廊上,男人抬着手指捏着发涨发疼的额头,沉压的长眉里锁着他太多的懊悔。

    曾经,那个走投无路的女人拦在身前,低声祈求着他出手相助,却被他直接抬手一扬甩在了地上,任由她趴俯在夜色里哭泣,扬长离开!

    为了验证心里的猜测,他亲自出手斩断了她所有的后路,迫使她她找上了莫源生,他却只是袖手旁观,任由她一点点地走进魔鬼的圈子里,差点被毁地干净彻底。

    低垂的瞳孔里沉压着太多的疼痛,移动的身躯靠在墙壁上,男人翻腾的脑海里是夏琳君一身破败,狼狈不堪地被关震放在床铺上的画面。

    为了惩罚她曾经的自以为是,那个晚上他并没有给与她太多的温柔,看着她哭泣挣扎方才觉得心口有些许的快意。

    当她抬着轻颤委屈的目光祈求着他出手相助时,他当时却是出言讽刺,令她狼狈不堪。

    紧抿的薄唇嗤笑了声,顾展铭抬着拳头狠狠地砸向身后的墙壁,在上面留下斑驳的血迹。

    在最初,他就给了她太多的委屈,怪不得现在的她总是一幅拒人千里的模样,两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层看不见的轻纱。

    西裤袋子里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男人却无心去查看,胸口翻涌的痛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个女人自从跟在了他身边,快乐的日子,他似乎给得太少。

    垂着身侧的手指落下一点点暗红的血迹,男人拖着沉重的双腿往前挪去。

    他把曾经那个可以骑到他头顶,总想算计他,毫不畏惧地在怀里蹦跶的女孩弄丢了!

    郑闻怡拿着机子看着依旧无人接听的电话,无奈地跟躺在病床上的唐萌说道,“你先别着急,等你哥过来,我们就知道你嫂子那边的情况了!”

    “妈,都怪我,我要是不办这场生日宴,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靠在郑闻怡身上,唐萌流着泪低泣着,“嫂子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真要发生意外,我以后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

    “好了,你也别自责了!”拿着纸巾擦拭掉女人流下的眼泪,郑闻怡叹息了声,“这场生日宴本就不是你的主意,发生这样的意外谁也不曾想到的!”

    “妈,楚妍姐怎么样了?”抬着红肿的双眼看着郑闻怡,唐萌问着汪楚妍的情况,“那时候,她的情况是最严重的,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叹息了声,郑闻怡抬着手指拨开了女人额前垂落下来的发丝,伸着手臂将她搂进怀里轻声开口,“你楚妍姐的孩子没有保住!”

    “那她一定伤心透了吧!”窝在女人怀里的唐萌,听闻汪楚妍的孩子按照计划流掉后,嘴角勾了下,出口的声音却是异常的伤心。

    “是啊,听你淮西阿姨说,她现在整个人都是呆愣的!”轻抚着女人的背脊,郑闻怡低喃着,脑海里是汪楚妍那已经隆起的腹部,没想到却是今天这样的结果,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

    “她真是太可怜了!”贴在女人腹部的脸轻轻摩挲了下,唐萌跟着叹息了声,视线落在她打着石膏的手上,眼底却闪着冰冷的光。

    “谁说不是呢!”郑闻怡低声附和着,想到当时那个惨烈的画面,她心里依旧一阵后怕,“也不知道琳昔有没有受伤,当时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

    “琳昔当时摔下来了吗?”抬着疑惑的视线看着郑闻怡,唐萌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着,却没有关于夏琳昔的画面,“当时太混乱了,我根本没注意到她!”

    “当时你都被压在人堆下面了,又怎么可能注意到呢!”看着唐萌,郑闻怡拧着眉跟她说着当时的情况,“她直接从扶手上翻下来,还好你哥手脚快接了一把,否则也是凶多吉少!”

    “她倒是运气好,有哥当肉垫,”重新窝回女人的怀里,唐萌轻声说道,只是细看她的眉眼,却发现隐在其中的冷意跟她声音中透出的关心那么的不协调。

    “你躺在床上休息一下,我给你哥去个电话问问情况!”扶着唐萌躺下,郑闻怡拿起机子跟她说道,“刚才提起琳昔,我这心里总不得劲,我得问问!”

    “好,知道你时刻惦记着你这个即将过门的媳妇!”挑着眉睨了眼郑闻怡,唐萌打趣道,“快去吧,我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