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二章 他不是个称职的丈夫!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离开医院把油门踩到底直奔香泉湖,看着卧室窗口一片漆黑,并未如往常般从里透出些许昏暗的光影,男人的眉轻蹙了下,却也没有多想,推门下车,提着修长的腿快步往屋子而去。

    本就是浅眠的王阿姨听到声响,看眼了床头柜上的闹钟,眉头皱了下,轻声咕哝了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翻了个身看着窗外暗沉的夜色,掀开被子下了床,随意地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顾总,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看着正在关门的男人,视线在客厅内扫了圈,并未见到夏琳君,王阿姨侧身看了眼二楼的方向,以为她早已上楼倒也没有在意。

    “吵醒你了?”看着王阿姨,顾展铭沉声开口,抬着手指捏了下鼻梁,视线扫过二楼的方向,关心地问着夏琳君的情况,“太太回来时,情绪还好吗?”

    “太太没回来啊!”顾展铭的问题让王阿姨惊讶了下,向前又走了两步疑惑地问道,“太太不是跟你一起回来的吗?”

    本是轻阖的双眼猛然睁开,搁在鼻梁上的手一点点地放下,瞳孔里有着不可思议,眸光重新抬起看向二楼,不确定地发问,“你说,太太晚上没有回来?”

    “是啊!”点着头,王阿姨顺着男人视线的方向一同看向楼上,声音笃定,“太太晚上的确没有回来!”

    收回视线看了眼面前的女人,轻拧的眸光里是郑淮西在医院里跟他说的话,以及那一通他未接到的夏琳昔的电话,抿着嘴角低声开口,“或许是到她妹妹那边去了!”

    “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看着男人手指间捏着的手机,王阿姨轻声开口。

    嗯了声,顾展铭拿起机子按下了夏琳君的电话,单手插在腰上在客厅里踱着步子,耳中流转着他熟悉的音乐,机子却是无人接听。

    重复了两次后,男人拧眉站在原地拨动了夏琳昔的电话,却是关机状态中。

    男人淡定的双眸里龟裂出一丝慌乱来,卡着机子的手指紧了紧,眸光流转,顾展铭按下了唐屹弘的电话。

    刚离开电梯站在门口准备插钥匙开门的唐屹弘,听着口袋里传出的铃声,瞳孔下意识地缩了下。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到现在他的胸口依旧觉得隐隐发闷。

    屏幕上的名字让他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手指划开通话键,指间的钥匙同时旋开了锁推开了房门,看着视线里漆黑一片的客厅,低声问着对面的男人,“展铭,什么事情?”

    “屹弘,你到家了吗?”几乎是电话接通的瞬间,顾展铭便开口问着话筒里的男人,声音里隐着几分急切,“琳君是不是在你那边?”

    “嫂子?”拧着眉站在门口,唐屹弘挑着眉困惑地问着顾展铭,同时手指按下了客厅的开关,水晶灯明亮的光线瞬间铺洒在整个房间内,“她没有回香泉湖吗?”

    低垂的视线看着门口的鞋架,女士拖鞋依旧整齐地放在上面,长腿迈出快速地往卧室的方向走去,同时跟对面的男人搭着话,“我也是刚到家,刚才我看琳昔的拖鞋还放在鞋架上!”

    卧室的门依旧如离开时的模样敞开着,门口的男人手指间捏着机子,视线就着客厅内铺洒过来的光影看进房间,宽大的双人床上没有半点起伏的痕迹。

    垂在身侧的手指按下门口的开关,男人的双脚下意识地往里走出,视线再次搁在了平整的床铺上,眉心收紧。

    “没有,她们两个人并不在我的公寓里!”看着依旧没有人影的客房,唐屹弘跟对面的男人说道。

    “琳昔有没有跟你联系过!”听着唐屹弘的回复,顾展铭马上追问,“我的机子上留有一通她当时打过来的电话,只是慌乱中机子被我遗落在了车子里,那通电话我并没有接到,看时间应该是我们离开后不久打的!”

    “没有!”唐屹弘非常肯定地跟顾展铭说道,毕竟他的机子从没有离过身,自从离开宴会大厅后,他没有接到夏琳昔的电话过。

    “我刚才试着拨打了两人的电话,一个无人接听,一个关机中!”顾展铭跟唐屹弘说着情况,双脚移动快速地往门口移动,“现在我们到琳昔租住的房间看一下,同时让关震快速返回酒店调取当时的监控视频查看下情况!”

    “行,我们到那边汇合!”唐屹弘顺手再次拿起搁在茶几上的钥匙,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低沉的声音落在静寂无声的过道里,“我跟关震联系,让他先暂停下手里的事情!”

    再次发动车子离开香泉湖,布加迪穿梭在空阔无人的马路上,视线中街边的路灯撒下清冷的光线,就着还有些微凉的夜风站在这寂寞的夜里。

    两人前后到达夏琳昔租住的大楼下面,顾展铭看着停在身侧的劳斯莱斯,双脚移动靠了过去,跟下车的男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沉默,提着脚直接奔跑着往夏琳昔所居住的楼层而去。

    猛烈敲打的声音中,房门依旧紧闭毫无反应,两个站在门口的男人,心底开始发凉发慌。

    “会不会回她们父母家了?”侧身看着顾展铭,唐屹弘如是猜测着,这也是他心里目前仅存的奢望。

    抬着视线看了眼同样紧锁着眉的男人,顾展铭却是对着他摇了摇头,“不会,从酒店到夏家,几乎要跨越整个衢城,今晚的两人又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惊吓,她们不会回家去的!”

    “那这两人到底跑哪里去了?”唐屹弘不死心地再次拍打着紧闭的房门,一声重于一声的敲门声里是他开始急躁的心情。

    “快,先赶回酒店再说!”顾展铭压着深眸沉思了会,瞥了眼面前的防盗门,双脚移动往电梯的方向跑去,低沉的声音不免有些紧绷。

    两台车子重新驶进静寂的夜色里,轰鸣声撕开安静的夜空。

    双手紧着方向盘,暗沉的瞳孔里波纹涌动,顾展铭闭了闭双眼,压下从心底翻涌上来的那股不安,右脚再次下压把车子的速度提至最高,风驰电掣般地往目的地而去。

    关震从接到唐屹弘的电话就赶了过来,本就被唐门的人全面封锁的酒店,此刻早已没有几个小时之前的辉煌,静寂空阔的大厅里依旧还保持着当时那如梦似幻的场景,现在却已是物是人非。

    知道两人要来,关震直接从监控室里下来等在了大门口,看着飞速而来的两辆车子,男人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有线索了吗?”跑至关震的身边,视线扫过空无一人的大厅,顾展铭直接发问。

    “刚准备给你们电话,唐总就来电说你们赶过来了!”扫了眼紧随而来的唐屹弘,关震随着顾展铭的脚步快速地往里移动着,同时带着两人往后院而去,“我们直接往后院去吧!”

    当两人站在被强灯照射下,亮如白昼的酒店后院时,满目的红如一根根淬了毒的银针狠狠地扎进顾展铭的双眼里,本是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收紧抽拢,整个高大的身躯摇晃着蹲了下去。

    “这是什么?”显然惨白的地面上,那艳丽的红色同时刺进了唐屹弘的双眼里,紧绷的声音里有着些微的轻颤,不可置信地目光锁在关震的身上,瞳孔里闪过夏琳君高挺的肚子。

    看着蹲在那摊子鲜血面前,低垂着的头陷入沉默的男人,关震蹙了下浓眉,指着院子内安装在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不得不出口说着最为残酷的现实,“应该是顾太太留下的!”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低垂的视线沿着低落的血痕,一路走到松软的草坪上,看着碧绿的青草上那些暗红的血迹,唐屹弘根本无法想象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根据监控视频,当时的顾太太应该是提早分娩了!”视线从依然蹲在地上的男人身上抽回,关震面色沉重地跟唐屹弘说着他的推测,“从血迹分析,当时顾太太身上下来的大量鲜血让两人不敢再挪动,夏小姐就扶着她躺在草地上!”

    “嫂子的预产期不是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吗?”听着关震的分析,唐屹弘回身看着顾展铭,见他此刻单手撑在地面上,全身笼罩着一股悲痛哀伤的气息,男人压了压同样沉重的双眸,提着双脚走到了他的面前。

    低垂的视线依旧搁在眼底鲜红的血液上,男人仿佛失聪般听不见一点的声音,脑海里是当时夏琳君靠在扶梯上的画面。

    见她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轻声跟身边的夏琳昔低语着什么。

    他下意识里就认为她是安全无恙的,并没有走进关注她,而是直接抱起了情况看起来更为糟糕的唐萌转身离开。

    可是,眼底这一大滩的血迹却是狠狠地甩了他一个巴掌,当时的她一点都不好,情况糟糕透了。

    而他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轻颤的睫毛扫下两滴眼泪落进了早已干涸的血渍里,顾展铭忽然觉得鼻子酸涩难忍,撑在地面上的手指紧紧攥起,猛然收紧的拳头狠狠地砸进了坚硬的地面。

    男人瞬间的动作让站在他面前的唐屹弘来不及反应,在他第三次倾尽全力再次砸向地面时,直接伸出五指攥住顾展铭的手臂,看着已经皮开肉绽的手,却不知道如何劝慰。

    “现在不是悔恨的时候,我们得马上找到他们!”看着男人布满血丝的双眼,双手紧着顾展铭依旧僵硬的手臂,唐屹弘沉声开口,“想想嫂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们不该在这里浪费时间!”

    看着唐屹弘一张一合的嘴巴,顾展铭失聪的双耳渐渐地重新接纳外来的语音,当他最后的一句话砸在男人的耳膜上时,血肉模糊的手指攥紧,迅速收起那股难忍的沉痛。

    沉痛的视线扫过面前不大的院落,最后搁在了几步之外的草坪上,沉声问着站在身边的关震,“除了这些,她们怎么离开的,有没有线索!”

    目光在男人沉痛的脸上扫过,嘴角抿了下,关震拧着眉沉默地点了下头,侧身看着夏琳君躺过的地方,声音沉重带着些许的叹息,“画面显示夏小姐摸出机子拨打了电话,大概是在寻求帮助,可能第一个电话没有打通,她又打了第二个电话。”

    顿了下,关震继续跟身边的两个男人说着视频里显示的内容,“之后她就没有再拨打电话的动作直接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后,郭氏的郭总赶到现场带走了两人!”

    男人本是紧攥的手指再次收紧,他想到了那通他没有接到的电话,当时的夏琳昔应该是万分的无助,想找他这个姐夫来救她的姐姐的。

    得到的却是无人接听的声音!

    喉咙哽咽无法发声,顾展铭抬着手覆在了他轮廓分明的脸上,重新放下时,掌心中早已湿润一片。

    他,不是个称职的丈夫!

    “既然知道是郭世扬接走了两人,”看着男人被血水模糊的脸,唐屹弘知道他此刻根本无法再考虑事情,侧身看着关震低声询问,“能查出他们往哪边走吗?”

    看着唐屹弘,关震沉默了会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紧锁的瞳孔里是夏琳昔跌坐在地上长达一分多钟没有移动的画面。

    由于背对着监控,女人脸上的表情根本无法窥探到,从她重新起身的缓慢动作,以及单手按在腹部来分析,当时的她应该正处于身体极度疼痛当中。

    “你还有事情没有说?”看着关震闪烁的双眼,唐屹弘微脸着双眸,声音不自觉地收紧,仿佛他接下来的话并不是他想听到的。

    “视频显示,夏琳昔当时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看着唐屹弘,关震拧着眉说着他观察到的信息,“但是具体发生什么,我没办法推测出来!”

    “你说什么?”唐屹弘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男人,想要从他嘴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什么叫不是很好?”

    “唐总,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非常抱歉地看着唐屹弘,关震无能为力地说道,“当时也就一分多钟的时间,她的动作看上去非常的痛苦!”

    男人敛眉沉思了会,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两人,才能了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能找到她们两人吗?”顾展铭沉声问着关震,瞳孔里隐着明显的伤痛,沙哑的声音里是他此刻急切的心情。

    “我现在正在等交警队那边的回复!”回视着男人,关震跟他说着目前的情况,“郭总的车子到底往哪边走,只有从交警那里入手才能查到!”

    “各大医院查过吗?”紧抿着薄唇,顾展铭迅速地在脑海中整理着信息,“琳君目前还不到足月,现在就生产有很大的风险,郭世扬绝对会把她送进医疗设施最好的医院!”

    “查过了,并没有任何的消息,这一时段并没有被送进医院的产妇!”在最初获知夏琳君有可能生产时,他就通过关系联系了各大医院的院长,请他们帮忙查询今晚妇产科的情况,得到的消息却是令人失望的。

    “没有?”男人拧着眉看着关震,依旧血丝密布的瞳孔里闪过震惊,视线再次落在脚边那摊的血迹上,顾展铭忽然觉得遍体生凉。

    “难道情况太危险,衢城的医疗设施根本不能满足需求,郭世扬直接将人带出城了吗?”唐屹弘看着顾展铭分析着,要不实在想不出,一个即将临产的孕妇却没有入院的消息。

    这件事情透着些许的古怪。

    轻颤的手指摸出机子,快速地在屏幕上按下了郭世扬的电话,话筒里音乐流出落进顾展铭的耳中,却长久不见电话被接起。

    “你继续留在这里跟交警那边的人联系,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们!”收起机子,男人凝眸沉思了片刻立即做出安排,直接吩咐着关震,侧眸看向身边的唐屹弘,“你跟我一起到郭家一趟!”

    “你的意思?”看着沉冷着脸的男人,唐屹弘一时摸不清他的打算。

    “看样子,那男人对我们封锁了消息!”回视着唐屹弘,顾展铭轻呼了口气,声音沉闷却也没有半点的不满。

    这次的事情,他都想直接杀了自己,也难怪郭世扬会出手封锁消息。

    他这是看不过眼了吧!

    抬着视线看着布满繁星的夜空,唐屹弘却是没有犹豫地点头应道,“那快走吧!”

    沉痛的视线再次扫过那刺痛他神经的血迹,顾展铭紧闭上双眼,转身快步离开。

    从两人离开的身影上收回视线,关震垂眸看着脚下的艳红,拧着长眉提着步子再次往大厅里走去,暗沉的眸光敛进夜色里的寒凉闪着令人胆寒的冷光。

    甘月欣,今晚不从你嘴里撬出点东西,唐门也就不配继续存在了。

    郭家大院此刻进来的两人,将本是安睡的人们重新从床上攥了起来。

    “顾总?唐总?”看着客厅里的两人,裹着睡衣下来的郭迪刚满眼的惊诧,揉了揉依旧朦胧的双眼,困惑地开口,“这三更半夜,你们来郭家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不怪郭迪刚看见两人惊讶,唐、顾两家跟郭家其实并没有过多的交集,自从顾展铭跟唐屹弘步入帝云开始,跟郭氏就一直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中。

    “郭总,你能出面联系上郭世扬吗?”看着满脸疑惑的男人,顾展铭压着声音跟他说着此行的目的。

    “世扬怎么了?”看着顾展铭,郭迪刚心里浮起一丝不安来。

    “他带着我临产的太太离开,目前我们联系不上,所以只能到郭家来寻求帮助!”为了节省时间,顾展铭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将事情直接扯出来放在了郭迪刚的面前。

    “你说什么?”本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怒睁着双眼看着顾展铭,本还是迷糊的脑子瞬间如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彻底清醒了过来。

    “我太太被郭世扬带走了,目前我联系不上两人,想让你出面联系一下!”顾展铭非常有耐心地再次重复了他刚才的话,最后又十分诚恳地说道,“拜托了!”

    “你等着,我马上打电话!”郭迪刚摸了下睡衣的袋子,里面却没有手机,男人立刻站起身往楼上跑去,压着声音跟两人说着,“你们等一下,我去拿下机子。”

    看着跨步跑上楼梯的男人,顾展铭抬着清冷的视线扫过面前的房间,长眉下沉压着他快要隐忍不住的急切跟担忧。

    “世事难料,没想到我们会有坐在郭家客厅里的一天!”摇了摇头,唐屹弘薄凉的声音里满是无奈。

    瞥了眼轻叹的唐屹弘,顾展铭却没有心思想这些,他现在全部的心力都系在了此刻毫无音讯的女人身上。

    “顾总、唐总!”徐华英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客厅里的两个男人轻声打着招呼。

    “郭太太!”看着走近的女人,顾展铭对着她轻点下巴,低声打着招呼,“不好意思,打扰了!”

    回视着男人的目光,徐华英坐进两人对面的沙发,摇了摇头,眸光轻闪,柳眉微拧,“我能问下顾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致使世扬将顾太太带走吗?”

    “是我没有照顾好我的太太,让她受到了伤害!”轻叹了声,顾展铭压下浓密的睫毛,深邃的五官溢满痛苦,抬着手揉过发涨的双眼,低声回答着对面的女人。

    徐华英的双眼落在男人血肉模糊的手背上,听着他沉痛的声音沉默了会,抿了下嘴角轻声开口,“你太太给你生了个女儿,孩子很可爱!”

    “你说什么?”抬着轻颤的目光,男人紧紧地注视着对面的女人,仿佛不能理解此刻从她口中出来的字句。

    “你没有听错!”对着男人轻笑了声,徐华英开口重复着,“我说顾太太在今晚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