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六十五章 当初,还以为唐萌是你女朋友!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跟夏琳君离开夏家直奔香泉湖,王阿姨早已接到电话,见两人的车子转进院子,拿了个挎包就直接上了车。

    “新年好!顾总,太太!”刚坐定,王阿姨就满脸笑意地跟两人打招呼。

    “新年好!王阿姨!”侧身看着身边温和的女人,夏琳君的心情也是非常的不错,“这次得麻烦你了,临江苑里的阿姨回老家过年了,他们回来的又很突然,一时也没有准备,只能拉你过去帮忙了!”

    “应该的!”看着身边柔声解释的女人,王阿姨嘴角上的笑纹弯了弯。

    布加迪转进临江苑时,唐屹弘的那辆劳斯莱斯也紧随其后跟了进来,四人合力把车后的东西搬进了厨房。

    这么一家子的晚饭准备起来也是挺麻烦的,不过好在在场的四人都是能做饭的,对于厨房里的事物大家都熟悉,各自搭把手,很快一桌子的食材都准备齐全了。

    垂眸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顾展铭抬着视线看了眼正忙着整理姜蒜的男人,“我们走吧!”

    “行!”点了下头,唐屹弘停了手上的动作,拿了块擦手毛巾擦拭了下手指,侧身看着还在挑挑拣拣的女人,“嫂子,那我跟展铭先到机场把他们接回来,这里就先麻烦你们了!”

    “去吧!”抬着视线看了眼唐屹弘,浅笑的眸子瞥过身边的男人,夏琳君点着头,“早点过去,现在刚好是高峰期,路上怕是会很拥挤。”

    两个男人不在耽搁,提着双脚就往外走去,不一会便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传来。

    坐在凳子上的女人,低垂着眼帘看着她葱白的手指,微勾的唇角慢慢敛起了那点弧度。

    “夫人,你到外面的沙发坐着吧!”王阿姨看着垂着头一时没有声音的女人,视线在她臃肿的腰身上滑过,又看了眼她身下的凳子,眉心轻蹙了下,“这凳子是不是太矮了点,这样坐着会不舒服吧!”

    “这倒没有!”对着王阿姨摇了摇头,夏琳君倒是站起了身,轻握的拳头捶了捶后腰。

    “去外面坐着吧,这里基本都好了,我现在开始把这些菜加工下,等他们来就能直接上桌了!”王阿姨跟夏琳君说道,转身继续忙活着。

    目光在炤台上扫过,见的确没有她可以插手的,夏琳君也就点点头听话地往外走去。

    说是七点到的机场,到家却已经八点半了,看着车子转身院子,站在台阶上的女人嘴角抿着轻柔的微笑,视线落在前后开进院子的车子上。

    唐屹弘的车子率先进入女人的双眼,漆黑的车厢并不能让人看清里面的人影,夏琳君迈着步子走下了台阶。

    看着从劳斯莱斯上下来的两人,女人的目光下意识地转到了布加迪上,见唐萌从副驾驶室里下来,夏琳君噙在嘴角的那抹浅笑深了几分。

    “嫂子!”唐萌跳下车,视线直接攥住了站在车前的女人,双脚迫不及待地就往夏琳君所在的位置跑来,双手直接抓住了女人垂在身侧的手,精致的脸上洋溢着青春活力,还有她此刻异常激动兴奋的心情,“看到你实在是太高兴了,我给你带了礼物,等一下给你!”

    “谢谢!”目光在女人紧握着她的手指上瞟过,夏琳君并没有挣脱的意思,看着眼前亲热友好的女人,眼底的笑痕却是敛了几分。

    “本来还想呆几天的,这丫头却想着早点回来,她说你们都在家里,就她一个人在海岛上很无聊,跟我们又有代沟,根本无法沟通!”郑闻怡走到两人面前,视线在夏琳君高高挺起的肚子上扫过,浅笑着跟她解释道。

    “可不是,本来展铭在那边,她还能跟着展铭出去,”郑淮西指挥着几个男人把带回来的东西搬下车,见三个女人站在一旁聊天,就凑了上去,“后来展铭回来过年,她就呆不住了,早想跑回来,要不是我们压着,可能早回来了!”

    夏琳君轻垂的长睫眨了下,侧身看了眼此刻轻翻着白眼的的女人,对着郑淮西不好意思地笑下,“这也怪我,如果我能跟着去,展铭就不会赶回来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听夏琳君这么说,郑淮西脸上的笑倒是收了几分,认真地看着她说道,“去之前展铭就跟我们说好的,这有什么可怪的?!”

    “都快进去吧!”顾展铭走到夏琳君身边,牵起她垂放在身侧的手,跟面前的几人说道,“菜已经全部上桌了,我们进去边吃边聊吧!”

    “走,让你们忙活半天了吧!”郑淮西随着两人的脚步一起往屋子里走去,侧身看着夏琳君说道,“回来路上,我把展铭说了一顿,晚上这顿饭其实可以简单点,随便找个酒店定一桌,大家随便吃一点就是了,还要麻烦你们这么忙活!”

    “应该的!”侧身跟郑淮西说着话,余光却是注视着走在身边的男人,见他的旁边晃进一个人影,夏琳君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了眼,见唐萌此刻走在顾展铭的身边,低声跟他说着话。

    视线在两人脸上扫过,一个娇俏可人,一个淡漠点头,眼帘眨动收回目光,低垂的眸子里流光闪烁。

    当初初回衢城,第一次跟三人碰面的情景再次出现在女人的脑海中,那时候的唐萌可是整个人挂在顾展铭的身上。

    轻吐了口气,余光瞥过被男人轻握在掌心中的手指,女人嘴角勾了下,手指轻动回握住男人的长指。

    本是跟唐萌说话的男人,侧身看向夏琳君,视线扫过交握在一起的双手,见女人依旧在跟郑淮昔轻声说着话,顾展铭便把目光搁在了两个低声交谈的女人身上,似乎完全忘记了走在他一侧的唐萌。

    看着渐行渐远的三人,唐萌移动的双脚慢慢地停了下来,轻抬着下巴,双手插进大衣袋子,清冷的目光直直地盯在了夏琳君已然臃肿的身影上,嘴角上的弧度依旧完美到恰当好处。

    大家陆续地坐进椅子,夏琳君洗了手从厨房出来,目光下意识地就去找唐萌的身影,见她依旧没有在餐桌前就坐,女人的视线在空着的位置上扫过。

    顾展铭的右手边有个位置,与之相邻的是郑淮西,女人知道这个位置是留给她的,而男人的左手边还有两个位置,视线在饭桌上走了一圈,见唐屹弘也不在,那么这两个位置是留给这两兄妹的。

    目光在郑闻怡身上停了下,如果她猜测没错的话,顾展铭的意思是想让唐屹弘坐在他的身边,而唐萌坐在唐屹弘跟郑闻怡之间。

    浅笑的眸子眨了下,女人转身走回了厨房,并没有走过去就坐。

    唐萌手指间拿了个袋子走进门,视线扫过男人身边的位置,习惯性地就往他左手边的位置坐下,似乎在她的潜意识里,顾展铭身边的位置有一个绝对是属于她的。

    正跟唐甸龙说着话的顾展铭察觉到身边坐了个人,侧身看了眼,视线在她隔壁的位置上扫了下,眉头轻蹙,微不可见,却也没有说话,撤回视线继续跟唐甸龙搭着话。

    夏琳君重新走出厨房,视线落在并肩而坐的两人身上,眸光轻闪,眼角寡冷,嘴角依旧勾着一抹完美的弧度。

    看着依旧在那里跟几人谈笑风生的男人,女人轻呼了口气,移着步子走到了顾展铭的身边。

    女人并没有坐进特意留给她的那个位置,而是轻碰了下男人的胳膊,状似玩笑地说道,“展铭,你去跟妈妈一起坐,这个新年你都没有陪在他们的身边,等一下罚你敬爸妈一杯!”

    听夏琳君这么说,顾东兴跟郑淮西相视一笑,彼此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却都是抿唇不语。

    顾展铭提眉看着身边垂眸浅笑的女人,薄唇弯了下,顺着她的意起身坐到了旁边的位置。

    唐萌抬着目光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心底委实不舒服,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展铭起身离开她的身边。

    唐屹弘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这会儿才姗姗走进来,看着眼底唯一的空位径直走了过去,直接坐了下来。

    “这有媳妇跟没媳妇,现在就看出区别来了!”视线在身边的男人身上扫过,郑闻怡看着郑淮西无奈地说道。

    “这短短几秒时间,又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唐屹弘听着郑闻怡幽怨的声音,视线在每个人脸上扫过,不甚明白地开口问道。

    “你等一下多敬你妈几杯就行了,别的就不要问了!”看着郑闻怡那郁闷的脸,郑淮西轻笑着开口跟唐屹弘说道。

    “嫂子,给你带的礼物我放这里了,等一下你记得带回去!”落座后,唐萌拉着椅子往夏琳君的身边靠了靠,抬着手,指了指身后的位置,轻声跟她说道,“展铭哥也觉得当地的纪念品很有特色!”

    “好,我会记得的!”对着唐萌点了下头,夏琳君轻笑着回应道,仿佛两人之间还是最初的样子。

    看着两个垂头低语的人,郑淮西跟郑闻怡对视了眼,皆是满意地点了下头。

    顾展铭探出手夹了一筷子的菜在夏琳君的面前,瞥了眼她身边的唐萌,低声跟女人说道,“这些事情之后再说吧,先把饭吃了!”

    “还是展铭哥想得周到,看我高兴地都忘记嫂子肚子里还有个宝宝了!”对着两人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唐萌低声说道,“那我们先吃饭吧!这些之后再聊!”

    “琳昔明天在家吗?”饭至结尾,郑闻怡瞥了眼唐屹弘问着夏琳君,“要是没有别的安排,你们明天一起到唐家来,大家也一起聚聚!”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她是不是有别的安排!”含笑的眸子搁在郑闻怡身上,夏琳君抿唇想了下却没有替夏琳昔应下,视线扫过唐屹弘,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轻笑了下,“还是要问她本人的!”

    “你晚上打个电话问问!”桌子下,郑闻怡提着脚尖踢了踢唐屹弘跟他说道,“要是明天那丫头没有别的安排,我们就把时间定在明天,在唐家聚聚!”

    “行,等一下我问问!”唐屹弘现在就巴不得整天黏在夏琳昔的身边,听到郑闻怡的话就点头应下了。

    唐萌嘴角勾着淡淡的浅笑,略微侧着脖子看着两人,目光搁在唐屹弘身上,双眸闪着促狭的笑,“哥,这个年过得很惬意吧!”

    “明天把你家的李毅峰也叫过来吧!”转头睨了眼唐萌,唐屹弘嘴角勾着浅笑并不否认她的话,提着眼尾却是把话题转到了她的身上。

    “行啊,几天不见,我也挺想她的!”挑着眉回视着男人打趣的目光,唐萌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伸着脖子又往郑闻怡的身上看了眼,低声问道,“他父母明天要请过来吗?”

    郑闻怡侧身看了眼唐甸龙,回身看着唐萌说道,“这次算了,过两天跟他家里人重新约个时间,我们两家再聚吧!”

    “那好吧!我睡前给他去个电话跟他说一下!”唐萌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安排像是没什么意见,只是垂下的眸子里笑意淡了几分。

    “听展铭说,闻姨想让唐萌跟李毅峰早点把婚事定下吗?”夏琳君停了手里进餐的动作,拿着纸巾擦了下手指,视线越过身边的两人,问着郑闻怡。

    “有这个意思!”睨了眼身边的两人,郑闻怡浅笑地看着夏琳君说道,“我还想着今天唐家能举办两场婚礼呢!”

    郑闻怡的意思,夏琳君明白,她这是想让唐屹弘跟夏琳昔在今年也把婚礼给办了。

    只是看着身边垂着头吃东西的优雅女人,夏琳君却也只是对着郑闻怡笑了笑,她可不想让琳昔这么早进入唐家。

    唐萌咽下嘴里嚼着的东西,而后抬头看了眼夏琳君,眼角快速地划过一抹幽光,侧身跟郑闻怡抗议道,“妈,之前在海岛那边讲的可不是玩笑话,我不会在今年结婚的!”

    “好了,今天先不谈这些,我们改天再聊!”听着唐萌反对的声音,唐甸龙直接出声结束了这个话题。

    夏琳君抬着视线看了看唐甸龙,又看了眼一脸闷闷的唐萌,收回视线看着正跟顾东兴碰杯的顾展铭,噙在唇角上的笑一直没有下去过。

    这顿饭也就个把小时就结束了,郑淮西看着正挪着双脚往外走去的郑闻怡,轻声说道,“今天就不留你们在这里过夜了,都早点回去吧!”

    “你留我们,我们也不住啊!”斜视着走在身边的郑淮西,郑闻怡撇着嘴角说道,“明天早点到我那边去,给我打个下手!”

    “行,快走吧!”在郑闻怡肩膀上推了下,郑淮西说道,“晚上早点休息,别再收拾了,明天大家一起搭把手,很快的!”

    嗯了声,郑闻怡看了眼已经走出大门的三人,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坐进车子的唐萌,看着站在门口并肩而立的两人,搁在腿上的手指紧了紧,今天她一直没有机会跟顾展铭单独说话。

    冰冷的视线穿透车窗直直地定在夏琳君身上,仿若一条盘踞在旁的毒蛇吐着分叉的舌头,静待时机对人进行突袭。

    “晚上,你们两人住这边吗?”送走了唐家的四人,郑淮西侧身看着顾展铭跟夏琳君,轻柔慈祥的目光搁在她高挺的肚子上。

    “不了,今天你们也累了,就别忙活了,我们回去睡!”对着郑淮西摇了摇头,顾展铭低声说道,“这里到香泉湖也不远,现在路上车子也不多,很快就到家了!”

    “行吧!”听顾展铭这么说,郑淮西也不勉强,今天的确是有点累了,不想再折腾。

    “那我们就走吧!”看着略显疲惫的女人,夏琳君看着顾展铭说道,“让爸妈早点休息!”

    “行,把王阿姨带上,我们走吧!”转身往屋里走去,顾展铭跟身后的夏琳君说着,“刚才唐萌给你带回来的礼物也带回去吧!”

    “好,我进去拿一下!”见顾展铭往楼上走去,应该是去取东西了,夏琳君则调转了方向往餐厅走去,刚才唐萌把所谓的礼物放在了里面。

    走时,车子后面被塞进了好多这次郑淮西从外面淘来的宝贝,看着这些具有地方特色的东西,夏琳君却不知道该把它们放在什么地方才合适。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可以带点给琳昔,她可以分给同事,这么点东西一下子就消化完了!”对于女人的纠结,顾展铭却不以为意,很快地给她想了个办法出来。

    “妈要是知道了,难道不生气吗?”睨着男人,夏琳君觉得这样做,郑淮西肯定会不舒服的。

    “你想多了,像她这样批发式地往家里带东西,不拿来送人,你难道打算拿去卖?”对于郑淮西的购物模式,顾展铭早已经无力吐槽了。

    “行,那就听你的,”轻笑了声,侧身看着身边的女人,夏琳君轻声说道,“王阿姨等一下也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就拿几样过去摆在房间内,当装饰品看看!”

    “那我就不客气了!”听着两人的对话,王阿姨知道他们并不是客气地说说而已,也就没有推迟。

    “别客气,后车厢被塞地满满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夏琳君轻抚着肚子,弯着嘴角跟王阿姨说着。

    三人说说笑笑地回到了香泉湖,王阿姨帮着顾展铭把车子后面几袋子的东西提进屋,就快步上楼去整理两人的房间,重新给他们换了床新的被褥。

    “夫人,你早点上去休息吧!”看着坐在客厅里的女人,王阿姨走到她的身边,在她手指间拿着的书本上瞥了眼,“这么晚了就别看书了,这样很影响视力的,以后年纪不大就要带老花眼镜,多不划算!”

    “知道了,我去休息!”听着王阿姨的念叨,夏琳君合上了书本,视线往门外看了眼,见顾展铭依旧在车厢里整理着,也就没去管他,起身往楼上走去。

    洗洗刷刷,忙完所有的事情之后,看了眼床头柜上的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顾展铭调暗了灯光,移着身体靠近侧躺在一侧的女人。

    “琳君!”长指挑开女人的衣摆,顺着她起伏的腹部一路往上,握住了由于怀孕明显大了好几个罩杯的胸部,火热的气息缠上了她细腻敏感的颈子。

    本是轻阖的眸子重新掀开,抵在身上的火热身体,让久未被碰触了的身体轻颤了下,女人就着男人的动作慢慢地打开了身体,迎合着他的索取。

    顾忌到夏琳君的身体,顾展铭尽量迁就着她的反应,待女人得到满足后,他也就草草地结束了征程。

    “展铭!”被男人细心地擦拭过身体,夏琳君将头枕在他的胳膊上,小手搭在他的掌心中,食指无意识地在上面打着转。

    “怎么了?”薄唇依旧在女人的颈子上游移,顾展铭听到她的轻喃停了动作,轻声问道。

    “还记得我们在衢城的第一次见面吗?”沉默了会,夏琳君跟男人提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第一次?记得!”男人支着头侧躺在女人的身边,手指揉捏着女人的小手,搁在她身上的眸子轻敛了下,声音淡淡让人猜测不出情绪,“怎么今天又提起这个?”

    “那天在电梯里,我看着唐萌,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轻笑了声,女人的嘴角扯着一抹弧度,眼底却是一片清冷,毫无笑意。

    看着女人的侧影,落进男人耳朵的也只是她的笑声而已,对于流转在夏琳君眼底的清冷,顾展铭一无所知。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拧着眉看着女人的后脑勺,顾展铭倒是起了几分好奇。

    “当时看你们两人的姿态,唐萌是直接粘在你身上的,”侧过头睨了眼男人,夏琳君眉眼弯弯地打趣道,“当时就觉得她非常漂亮,不过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太讨人厌了!”

    垂眸轻笑了下,顾展铭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靠坐在床头上,男人敛着眸子拧着眉沉默了会,低声跟夏琳君说道,“的确,那时候是我的疏忽!”

    “我看,现在唐萌对你依然好过她亲哥唐屹弘!”面朝着顾展铭,夏琳君提着眉状似玩笑地说道。

    “从小养成的习惯吧!”手指挑起女人的一缕秀发把玩着,顾展铭跟夏琳君解释道,“她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跟在我的身后转悠,不过要说好过她哥,那也不见得!”

    “我还是觉得,你跟她之间的距离应该拉开点!”夏琳君不好直接跟顾展铭说,唐萌喜欢他,这种喜欢并不止于亲情,而是关乎男女。

    这只是她的猜测,却并没有证据,何况即使说唐萌真的爱顾展铭,现在的她也并没有因为这份感情伤害到任何人。

    这样冒然出口,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你想说什么?”搁在女人身上的视线沉了几分,顾展铭坐直身体非常认真地问着身边的女人。

    “没什么,就是觉得即使是亲兄妹也应该保持适当的距离,何况你们只是表兄妹而已!”迎视着男人暗沉的视线,夏琳君说着她的看法。

    男人搁在女人身上的视线久久没有收回,脑海里却在翻转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拧着眉困惑地问着夏琳君,“你觉得我最近跟她太过于亲近了?”

    “没有,我就是这么个意思而已!”看着面前根本毫无察觉的男人,夏琳君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放心吧,我有分寸!”捏了下女人的手指,顾展铭重新躺回了床铺,长臂轻拢着女人的身体,低声说道,“何况现在唐萌也有李毅峰在身边陪着,不会再发生之前的事情了!”

    嗯了声,在男人的怀里转了个身,夏琳君不再开口谈这个话题。

    睡梦中,夏琳昔摸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机子,睁着朦胧的双眼看着眼底闪亮的屏幕,无奈地叹息了声,认命地接起了电话,“大哥,你不睡觉,我也要睡觉的啊!”

    “哥?”唐屹弘拧着眉反问着对面迷糊的女人,却不等夏琳昔回应,挑着眉自言自语道,“下次允许你在我们亲热的时候,这么叫我!”

    “神经病!”捏着机子,夏琳昔嘀咕了一句,磨着后槽牙恨恨地说道,“到底什么事,快点说,我要睡觉了!”

    “明天你有别的安排吗?比如走亲访友!”听到女人磨牙的声音,唐屹弘轻笑着止住了原先的话题,把郑闻怡的意思大致说了下。

    “行吧!”夏琳昔沉默了会,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既然都决定跟唐屹弘往前走着试试看,他的家人,她是一定要接受跟面对的。

    “那你睡吧,我明天过来接你!”听到女人又打哈欠的声音,唐屹弘也不在缠着她聊天说话,快速地结束了话题,“晚安!”

    “晚安!”顺手把机子扔在另一个枕头上,夏琳昔挪了下身体重新钻进被子沉睡了过去。

    她忽然发现一个人睡觉的夜晚,真是非常爽!

    唐萌穿着蕾丝的睡衣,吊带的款式露出白皙的肌肤,身前的浑圆若隐若现地隐匿在粉色的衣料中,堪堪遮住臀部的裙摆随着双腿的走动轻轻浮动着,手指间托着个红酒杯抵着红唇轻抿了口。

    女人的双眼已有些醉态,踩在长毛地毯上的双脚有些许的凌乱,女人靠在了落地窗上,手指按下李毅峰的号码。

    “宝贝,今晚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接到女人的电话,李毅峰表示有点惊讶,两人目前可是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而已。

    “想你了呗!”女人的手指轻轻撩开纱帘,看着夜空中孤独的月牙,声音娇媚,姿态妖娆。

    “你现在在哪里?”听着女人柔媚的声音,男人推开了粘在怀里的人,起身往外走去。

    “唐家啊!”咯咯笑了两声,唐萌松开了手指间的纱帘,转身往床铺的方向走去,仰着头一口饮进了杯中的红酒,手指一松,高脚杯落进了长毛地毯上。

    站在过道上的男人,抬着手指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推开窗户,夜风席卷着冬日的寒意迎面扑来。

    李毅峰弯着手肘靠在窗台上,嘴角微扯低笑了声,“我还以为唐大小姐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贵干呢!感情,这是发骚了呢!”

    “是啊,李公子要不要过来呢?”掐着声调,唐萌抬着手指抚过渐渐燥热的胸口,白皙的脸颊因为红酒的关系渐渐地染上了绯红,呼吸跟着急促起来。

    女人勾人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入男人的耳中,李毅峰本是靠在窗台上的身体重新站了起来,双脚踩在地面上,来回地走动着。

    “来不来啊?”手指把玩着一缕秀发,唐萌睁着朦胧的双眼看着头顶的水晶灯,染了红酒的唇瓣开合着,邀请着男人的到来。

    侧眸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李毅峰紧抿着唇瓣想了下,点了下头,嘴角重新勾起了一抹浅笑,“行,既然是唐大小姐盛情邀约,我当然要赴约的!”

    重新推开房门,看着里面局促地站在房间内的女人,李毅峰拧了下眉头,烦躁地开口,“今晚我不回来了,你自己睡吧!”

    话音落下,男人直接甩上房门扬长而去。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房门上传来落锁的声音。

    李毅峰到达唐家时,郑闻怡还在楼下倒腾着明天要用的东西,听见门铃的声音,一时以为出现了幻听。

    “这孩子刚才打电话把你折腾你来的?”看着外面风尘仆仆赶来的男人,郑闻怡一脸的无奈,“你就不应该什么都顺着她!”

    “没事,赶过来也方便!”看着面前一脸无话的女人,李毅峰抬着视线看了眼二楼的方向,低声跟她说道,“那我先上去了!”

    “去吧!”轻笑着摇了摇头,郑闻怡重新关上了房门,看了眼客厅里的摆钟,已经将近零点了,看了眼楼梯口,女人低声嘀咕着,“这丫头也真是会折腾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