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五十六章 拿乔了一回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刚从洗手间走出来,披散着一头七八分干的长发,站在床尾的位置看着走进来的男人,眉眼弯了下,“还以为今天晚上你不回来了呢!”

    “为什么会这么想?”随手把臂弯上的外套搁在椅子上,裹着淡淡酒香的薄唇在女人的红唇上点了下,长臂柔柔地缠在她的腰腹间,男人拧着眉不甚明白地问道。

    “今天唐顾两家高兴,难免要喝点酒,自然是不能开车了!”女人轻笑了下,手指轻抚着腹部,侧身走出男人的双臂间,瞥了眼依旧站在原地的男人说道。

    “你现在这种情况,我不可能再夜宿外面的!”看着女人弯身掀开被子,顾展铭轻蹙的眉头淡淡地敛了下,却也只是转身拉开衣柜的门,从里面拿出了换洗的衣服。

    提着眼帘瞥了眼转身走进浴室的男人,夏琳君也只是抿唇笑了下,挪着笨重的身体上了床铺,在身后垫了个靠枕,懒懒散散地靠在床头,素指无意识地梳理着垂落下来的发丝,耳边流淌着隐隐约约的水流声,低垂的视线落在丝被上,瞳孔却是飘忽没有焦距。

    走出洗手间的男人站在过道上,拧着眉看着床上飘忽的女人,眉头拧在了一起。

    “琳君,你最近怎么了?”掀开被子躺进床,男人展开双臂将女人拢进怀里,“最近我怎么总发现你在走神!”

    “是吗?”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脸贴在他的胸口,抿着嘴角想了下,却也没有否认顾展铭的话,“最近全身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对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虽然现在帝云跟莫氏处于焦灼状态,不过你身边有王博护着,平时出去走走,大问题不会有的!”捏着女人的小手,顾展铭低声说道,“别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香泉湖里,或者明天跟我到帝云去,换个环境,这种状态或许会好点!”

    “不想动呢!”在男人的怀里摇了摇头,夏琳君拒绝了男人的提议,轻叹了声,随即抬着头问着顾展铭,“燕子那边怎么样了?”

    “你最近没跟她联系吗?”垂着眼帘看着夏琳君,顾展铭拧着眉问道,“你跟燕子不是隔断时间通一次电话的吗?”

    “你也知道我最近的身体情况,懒洋洋的基本躺床上,很多次都错过了跟她的通话时间,其她时间段又不方便,就耽搁了!”对着男人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夏琳君跟他解释道。

    “爸恢复的挺好的,整天吵着想回来,”长指拂过女人的发丝,将垂落在她身前的头发拢到了肩后,长臂重新将人卷进怀里拢着,轻笑着跟她说起南宫政宇在那边的情况,“妈的意思,等下次复查没问题后就回国!”

    “的确是挺想他们了!”听男人说那边的情况一切都好,夏琳君轻点了下头,声音里有着淡淡的想念。

    “我安排下,我们一起过去看看他们,”听着女人淡淡的叹息声,顾展铭拧着眉想了下说道,“原来打算在他开刀的时候过去的,结果那边直接隐瞒了下来,等做完手术才通知我们,一直想重新安排个时间过去一趟,要不就这样安排,你觉得怎么样?”

    听着男人的安排,夏琳君却是摇了摇头,“展铭,年假既然已经作了安排,就别更改了,那样不好!燕子那边,过段时间我跟她联系下,再安排吧!”

    看着女人对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模样,男人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沉默了会,顾展铭想到回来之前唐萌的要求,垂眸看了眼窝在胸前的女人,沉眉想了下终是开口说道:“琳君,今晚回来之前,唐萌跟我说想当面跟你道歉,问你能不能给她这个机会?”

    本是窝在男人胸口的女人,听到他的话沉默了会,慢慢地从他的怀里挪开身,拧着眉看着面前的人,“你的意思呢?”

    轻蹙着眉心回望着女人平静无波的目光,顾展铭敛眉沉默了会,本是靠在床头的脊背坐了起来,侧身看着眼底依旧望着他的女人,薄唇抿了下,“琳君,在温泉山庄这件事情上,你跟唐萌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要怪就怪我,是我当初没把事情处理好,才留下了这么大的隐患。

    唐萌那时早已没有理智,犯下的所有错都不是出自她的本心,这点你要相信!至于你见不见她,这点你自己决定,我没有任何意见!”

    顾展铭把要讲的意思讲完后,就紧紧地看着面前低垂着眼帘沉默不语的女人,并没有催促她做决定。

    夏琳君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掌心下的肚子,眼底是当日温泉山庄发生的事情,唐萌双眼里迸发出的仇恨,以及那踢向她腹部的一脚,若不是当时有郭世扬在,女人叹息了声摇了摇头,不再想下去。

    笨重的身体挪了下,女人掀开被子下了床,单手支在后腰上,夏琳君蹙眉在卧室里来回踱着步子。

    顾展铭依旧坐在床铺上,视线紧紧地锁着来回移动的女人,深邃的眸子里是他的无可奈何。

    “展铭,你就跟唐萌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们谁也不必再提了!”停下脚步,夏琳君抬着清淡的目光看向床上的男人,面色清冷,双眼平静,声音依旧轻轻柔柔,“至于当面道歉就算了,我现在真的没有精力折腾这些,请她谅解!”

    “听你的,我明天就把你的意思告诉她!”对着女人轻阖双眼,顾展铭对她的安排倒并没有觉得不妥,视线在她高挺的肚子上扫过,男人掀开被子下了床,“上去休息吧,唐萌也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她会理解的!”

    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在他的搀扶下,夏琳君重新躺回了床上,侧身看着身边的男人,女人轻眨了下长睫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手肘弯曲垫在头下,顾展铭侧身看着已然闭上双眼的女人,长指提了下盖在她身上的薄被,深邃晦涩的目光笼在她的身上,手指拂开女人额头的发丝,干燥温热的指腹划过她轻蹙的双眉,男人轻叹了声,捏着掌心中柔软的小手压下眼帘,伴着女人清浅的呼吸声睡了过去。

    唐屹弘打开公寓的门,客厅里留了盏落地灯,晕黄的光线挤满房间的角角落落,一抹淡淡的温馨萦绕在空气中。

    视线穿过这轻柔的光线搁在半掩的房门上,卧室的灯光透过虚掩的缝隙透了出来,男人轻扯了下薄唇,随手把指间的钥匙搁在了柜子上,

    修长的身影融进这柔和的光影里,男人提着双脚踏进了令他心颤的属地。

    夏琳昔穿着睡裙趴在床铺上,单手支着下巴,眼底放了本美妆杂志,手指随意地翻动着,身后匀称的双腿无意识地上下动作着。

    抬着视线瞥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女人的眉心蹙了下,唇瓣不满地抿了下,“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回不回来?”

    “谁回不回来?”女人的轻喃声恰好落进男人的耳中,看着此刻背对着他趴在床上的人,唐屹弘长指分开上下运动的双腿,修长的身体镶嵌进去,俯压在她的身上,低声问着满脸郁闷的人。

    来自身后的突袭让夏琳昔惊声尖叫了下,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女人抬着手就想暴揍他一顿,奈何她此刻趴俯的体态限制了她凶猛的动作,最后也只能拉过男人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以此来泄恨。

    “你这丫头属狗的啊?”看着手腕上被咬出来的深刻印记,唐屹弘哭笑不得地瞪着面前的女人。

    “谁让你吓我了!”侧身瞪着依旧压在身上的男人,夏琳昔抚着依旧狂跳不止的心脏心有余悸地对着男人狂喷。

    “老婆,你老公我今年才三十岁,还没到耳聋的年纪,你没必要这么用力吼的!”掏了掏差点被女人吼破的耳朵,唐屹弘委屈地说道。

    “快从我身上滚下去!重死了!”被压在男人身下的女人挪了挪身体,试图从唐屹弘的压制下爬出去,奈何根本没有半点的作用。

    “宝贝!”男人的长臂穿过女人的腋下拢在了她的身前,薄唇下压埋进她的发丝间,鼻子轻嗅着从她身上漂浮出的缕缕暗香。

    被压在身下动弹不了的女人轻眨了下双眼,抵在臀部的火热让她不自在的挪了下身体,颤动的唇瓣轻抿了下,“唐屹弘,你先放开我!”

    “琳昔,今晚我们试试这个体位!”男人的手指穿过女人的裙摆,在她白皙柔嫩的大腿上游移,暗哑的声音裹着火星落在女人裸露的脊背上。

    夏琳昔觉得自从跟了这个男人后,每天晚上的时间都过得异常地艰难,天上地下,来来回回地奔波着。

    “这个年假你有什么安排?”休息的空档,男人拨开女人颈子上汗湿的长发,薄唇轻吻着那莹莹玉泽的肌肤,哑声问着身下依旧轻颤的女人。

    “在家呆着!”微眯着双眼,女人回过气后低声应着男人的问题。

    “唐顾两家会到南方的一个海岛上去,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侧身看着身下汗湿的小脸,唐屹弘满怀希翼地问道。

    无力的双眼微微睁开睨了眼面前放大的脸,夏琳昔撇了下嘴角抬着头换了个方向,拿着后脑勺对着唐屹弘,毫无商量余地地开口拒绝,“没兴趣,我要留下来陪我家人!”

    “我不算你家人吗?”男人磨了磨牙,挪着身子换了个位置又贴了上去,身下跟着往前钻了钻,“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那你留下来陪我过年呗!”睨了眼一脸愤愤不平的男人,夏琳昔蹙着眉跟他说道。

    “我留下来,你带我回家吗?”紧着女人柔软的身段,唐屹弘挑着眉问着她,“你带我回家,我就留在衢城陪你过年,怎么样?”

    看着男人的眸光闪了下,夏琳昔拉过身下作乱的手指放进嘴里轻咬着,细眉微压状似在思考着男人的提议。

    “怎么样?”搁在女人眉眼间的视线收了收,唐屹弘追问着夏琳昔的意思,“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把咱爸妈伺候地舒舒服服!”

    “这个事情,我得回家跟他们商量下,”女人拧着眉看着面前急切的男人,却没有一口应下,“另外现在他们跟你还没有关系,这声爸妈喊早了点!”

    “明天你就别上班了,回家跟他们商量下,把结果告诉我,”直接忽视了女人后面的话,唐屹弘看着视线里依旧清冷淡定的女人,忍着叹气地冲动跟她说道。

    “不必这么着急吧?”提着细眉睨了眼男人,夏琳昔重新趴回床铺上,意兴阑珊地回道,“这离放假不是还有几天时间嘛!”

    “我也得做安排的啊!”就着此刻的姿势,男人重新在女人的体内慢慢地动作着,低垂的视线注视着眼底的小脸,观察着她细微的变化。

    “那我明天下午回去问问!”紧着细眉,隐忍着再次被男人一点点磨出来的感觉,夏琳昔低声跟他说道,“我手里还有几个文件要核对,杨琳还等着用,白天没办法出去!”

    “行吧,不过晚上你得回来!”听着女人的安排,唐屹弘点了下头,这多等一天他倒是也无所谓。

    “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晚吗?”手指下意识地紧着身下的床单,夏琳昔回身横了眼男人。

    “你已经休息了好几晚了!”轻笑了下,男人压下身吻了下女人的红唇,非常不要脸的回道,“再说,你家亲戚马上又要来了,你又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可以休息,我不趁着你家亲戚来之前多光顾几次,不是很亏!”

    “你不是说我可能怀孕了吗?”白了眼面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夏琳昔已经无力吐槽更多的了,“怎么又跟我家亲戚扯上关系了?”

    “先不管这些了,把我喂饱再说!”反正也扯不清楚,唐屹弘干脆选择了闭嘴,专心致志地干他最想干的事情。

    深埋在丝被中的女人,红唇抿着一抹淡笑,其实两人的关系她早已跟家里的两人说过,知道夏琳君的意思后,夏柏强也只是轻叹了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她把人带家里来看看。

    今天男人主动提起这件事情,倒是正中了女人的心思,不过她还是拿乔了一回,并没有马上应下他的要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