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九章 厌倦!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郑淮西靠坐在床头没有半点睡意,侧身瞥了眼同样没有睡意的男人,长叹了声。

    “安排下,我们得给儿媳妇到个歉!”听到女人的叹息声,顾东兴放下手里拿着的书,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沉默了会儿,跟郑淮西说道。

    “那个郭世扬真心不错!”听到顾东兴的话,郑淮西也只是睨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随即却说道了郭世扬的身上,“怪不得儿媳妇以前会爱上人家了!”

    “的确!”想到在视频里看到的画面,顾东兴点头附和道,双眼里满是赞赏之色,在那样孤身男女独处一室的情况下,依旧恪守着本分,没有半点逾越的动作,的确难得。

    “还记得那天早上他对琳君的维护吗?”郑淮西微眯着双眼陷入了回忆当中,脑海里流转着当天早上温泉山庄发生的事情。

    “你儿子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好过!”瞥了眼郑淮西,顾东兴点了下头,那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仿佛还历历在目,男人扯着嘴角却兴灾惹祸地说道。

    “他要是看了当晚在房间内发生的事情,”郑淮西抿着嘴角想了下,跟着附和道,“看到郭世扬这么守着夏琳君,却又不越雷池半步的君子作风,而他自己在后来却对两人怀疑,的确是不好受!”

    “晚上应该要失眠了!”瞥了眼郑淮西,顾东兴提着眉说道,嘴角扯着一抹笑意。

    对着顾东兴轻笑了声,郑淮西摇了摇头,刚准备提议说睡觉,被她搁在床头柜上的机子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还有谁打电话过来?”侧身瞥了眼,郑淮西跟身边的男人念叨着,伸着手臂拿了过来,视线搁在闪烁的屏幕上,见是郑闻怡打过来的电话,睨了眼顾东兴,轻笑着说道,“看样子也是为了视频的事情!”

    “闻怡啊,这么晚了还没睡呢?”接起电话,郑淮西跟对面的女人家常式的开场。

    “我就不相信你睡得着!”电话那头的郑闻怡,听到郑淮西的话,翻着白眼回应道。

    “你们也看了今天送来的视频内容了吧?”轻笑了声,郑淮西问着对面的女人,“是不是想着跟我家儿媳妇道歉呢?”

    郑闻怡捏着机子站在窗前,手指撩开厚重的窗帘,瞥了眼黑沉的夜色,随即收回了手指对着对面的女人嗯了声,继而轻叹着开口,“两段视频内容我跟老唐都看了,当初的确是我们的错!那时处理事情太武断了。”

    “那么现在你们想怎么处理呢?”卡着机子,郑淮西问着对面的女人。

    “你来安排吧,我们几家坐一起,我跟老唐向这丫头道歉!”抿了下嘴角,郑闻怡扭过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见他并无异议,跟对面的女人说道,“过几天唐萌回来,让她也到她嫂子面前道歉!这样安排,你看行吗?”

    “刚才我跟老顾也在谈论这个事情呢!”轻笑了声,郑淮西掀开被子下了床铺,跟对面的女人说道,“在温泉山庄这件事情上,你家要道歉,我跟老顾也要道歉,当时我们的确太感情用事了,对那丫头确实不公!”

    “哎,希望这丫头不要跟我们这些老家伙计较才好!”郑闻怡揉着发涨的额头跟对面的女人念叨着,“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魔怔了,就认定这件事情是丫头干的呢?”

    “当时唐萌发生那样的事情,情绪激动下失去理智,一时糊涂也是难免,”捏着机子叹息了声,郑淮西靠在窗台上跟郑闻怡说道,“身为母亲看到孩子被欺负成这样,监控视频又被刻意地篡改,引导着我们往那个方向思考,能冷静处理的除非是冷血动物了。”

    “话是这样说,只是现在想想的确不应该!”郑闻怡坐进椅子,跟郑淮西念叨,眼底流露着后悔。

    “现在不说这些了,明天我跑趟香泉湖,跟那边确定下时间,大家聚在一起把话说开了就好了!”郑淮西拧着眉想了下,跟郑闻怡说道了,“至于唐萌,她们姑嫂之间的事情,先放放,等她回来再安排!”

    “行,听你的!”对于郑淮西的安排,郑闻怡没有意见,点头应下了。

    挂断电话后,郑淮西捏着机子没有直接回到床铺上,而是坐进了沙发抿着嘴想着事情。

    “别担心,琳君那丫头是个大气量的,这件事情会完美解决的!”顾东兴看着蹙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郑淮西,跟她说着他的看法。

    “我不是在担心这件事情,”对着顾东兴摇了摇头,郑淮西拧着眉说道,“我就是怕这件事情过后,我们跟琳君的感情也回不到过去那样亲密了!”

    “慢慢来吧!”顾东兴拧着眉沉默了会,点了点头,“这也不能怪人家,毕竟当初我们伤人家在先!”

    “要不你明天到展铭那里探探口风,看看琳君那丫头现在对我们什么态度?”提着眉看着顾东兴,郑淮西建议道。

    “你可拉倒吧!”抿着嘴角摇了摇头,顾东兴满脸地不以为然,“真要计较,他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有心事管我们这烂摊子吗?”

    “也是,他比我们严重多了!”撇了下嘴角,郑淮西点了点头,“那先这样吧,等我明天跑一趟香泉湖再说!”

    想到身后还有她儿子给她垫底,本是心事重重的郑淮西,心情忽然就没有那么沉重了,起身拍了拍衣摆,掀开被子重新躺了进去。

    “展铭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没准会气晕过去!”睨了眼已经闭上眼的郑淮西,顾东兴轻笑着摇了摇头,忍不住开口打趣道。

    “气晕倒不至于,最多会以为他是我抱养的而已!”闭着双眼,女人的唇角勾着一抹浅笑,跟身边的男人说道。

    “早上我听老唐说,前两天老莫跟汪申弘带着莫源生到唐家负荆请罪了!”瞥了眼已经阖上双眼的女人,顾东兴低声念叨着,“老莫砸了莫源生一凳子,看样子挺严重的!”

    “生了这样的孩子,也是造孽!”听到顾东兴的话,郑淮西重新睁开了双眼叹息了声,无奈地说道,“到了这个年纪了,都不想折腾了,临老却遇到这么件操心的事情,也是可怜!”

    “是啊!”长呼了口气,顾东兴靠着床头低声跟郑淮西搭着话,“他自己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又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雪上加霜!”

    “不说了,一家不知一家事,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摇了摇头,郑淮西结束了这个伤感的话题,“我先睡了!”

    “你睡吧!”侧过身调暗了卧室内的光线,顾东兴跟郑淮西说道,“我把这几章内容看看完。”

    “你也别太晚了!”提了下被角,郑淮西打着哈欠跟顾东兴说着。

    嗯了声,顾东兴重新戴上眼镜,就着身边晕黄的灯光重新看起了被他搁下的书。

    郑淮西一早就来了香泉湖,顾展铭穿戴整齐从楼梯上走下来,看到坐在客厅里抿着花茶的女人,男人站在台阶上扫了眼视线里的房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昨晚睡在了临江苑。

    “傻站在上面干什么?”瞥了眼台阶上没有动作的男人,郑淮西拧着眉开口问道,“这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你亲妈了?”

    “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提着双脚走到郑淮西的身边,顾展铭拧着眉问道,“你不会跟老顾吵架了吧?”

    “大清早你能说点好吗?”在男人坚硬的胳膊上拧了下,郑淮西恨恨地说道,“我跟我家老顾感情好着呢!”

    “行,你们感情好着呢!”揉了揉被郑淮西拧了一把的地方,顾展铭挪了下身子,看着面前的女人说道,“那你这大清早地跑我这里来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思儿心切,我可不相信!”

    “别说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对着顾展铭呵呵了两声,郑淮西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而后倾着身往楼梯楼看了眼,压着声线问着身边的男人,“琳君还在睡呢?”

    “妈,现在还早!”蹙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顾展铭回头瞥了眼空无一人的楼梯口提醒了句。

    “看把你给急的!”睨了眼男人,郑淮西沉默了会试探地开口问道,“现在琳君对我们是不是意见很大?”

    “她现在每天时间安排地满满当当的,哪有那个空闲的时间来生气啊!”看着一脸小心翼翼的女人,顾展铭轻笑着摇了摇头,“何况你儿媳妇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即使生气,也早过去了!”

    “现在事情水落石出了,你闻姨就想着几家聚在一起跟你媳妇道个歉!”听到顾展铭这么说,郑淮西提在胸口的那口气呼了出来,而后跟他说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电话,讲了郑闻怡的意思。

    “这个事情,还是问她本人的意思吧!”顾展铭蹙着眉想了下,并没有替夏琳君做下决定。

    “行,等你媳妇醒了,我亲自跟她说!”郑淮西也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听夏琳君本人的意思,不过随即提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怀好意地开口问道,“展铭,跟妈说实话,就这件事情上,你有没有被你媳妇罚跪键盘啊?”

    郑淮西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让顾展铭抽了抽嘴角,“妈,你想多了!”

    “难道她连跟你计较都不愿意了吗?”郑淮西拧着眉看着顾展铭,一脸惊吓道,“她这是完全放弃你的意思吗?”

    “妈,帝云最近很忙,我得走了!”看着越说越离谱的女人,顾展铭站起身快步走进了餐厅。

    看着走进餐厅的男人,郑淮西却拧起了眉毛,抬着眼帘看着楼梯口,眼底漂浮着些许的疑虑。

    夏琳君这是真的不计较了,还是深埋进心底了?

    敛着双眼沉思了会,郑淮西站起身走进了餐厅,看着正低头吃着东西的男人,拉开了椅子坐了进去。

    “展铭,琳君就没找你算账吗?”拧着眉看着顾展铭,郑淮西一脸沉重的开口问道,“你不觉得这很不正常吗?”

    “妈,你这是羡慕妒忌吧?”撕了片面包塞进嘴里,顾展铭拧着眉问道,“你媳妇不跟我计较,我们两个相亲相爱难道不好吗?”

    “我当然也希望是这种情况啊!”郑淮西蹙着眉跟面前的男人说道,“可是万一她是对你死心了呢,女人通常采取的也是这种处理方法啊!直接冷处理,不争不吵不计较!”

    “妈,你能盼你的儿子好吗?”被严重影响到食欲的男人无奈地放下了手里的吐司,双手交叉搁在桌子上,看着一脸慎重的女人开口,“你的意思是,琳君现在对我已经没有感情了?”

    “可以这么理解!”郑淮西拧着眉对着顾展铭点了下头,非常认真地对他进行分析着,“只有来自陌生人的伤害,她才觉得没必要去计较!”

    “是吗?”被郑淮西这么一捣鼓,本是信心满满的男人,这会儿心里也是没有底了,“这件事情可以这么理解的吗?”

    “你想想,你记在心里的都是你在乎的人,那些你不在乎的人,即使当时气死,过后也就忘记了,不是吗?”郑淮西跟顾展铭说着她的理解。

    “她在乎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顾展铭斩钉截铁地应道,却在郑淮西怀疑地目光里,双眸渐渐地游移起来,提着眉,声音里有着明显的迟疑,“她不在乎?”

    “你自己老婆对你什么样,你难道不知道吗?”看着顾展铭不确定的样子,郑淮西直接对着他喷了一句。

    “我不跟聊了!”快速地解决完碗里的早餐,顾展铭擦了下嘴角,跟郑淮西说道,“再跟你说下去,我都要开始怀疑我的人生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男人,郑淮西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面前可口的早点,忽然觉得心情非常的好。

    “太太,你早饭吃过吗?”王阿姨走进餐厅,见郑淮西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早点扯着嘴角轻笑着,好心地开口问道,“要不要吃点?”

    “不用了,我在临江苑吃好过来的!”反应过来的郑淮西从椅子上站起身,跟王阿姨说道。

    “夫人应该马上会下来了!”看着转身走出餐厅的女人,王阿姨撇了眼客厅里的挂钟,跟郑淮西说道。

    “知道了,你忙吧!”对着王阿姨点了下头,郑淮西重新回到客厅坐进了沙发,拿过茶几下放着的杂志翻看了起来。

    顾站名推开卧室的门,见夏琳君已经醒来,此刻正靠坐在床头睁着依旧慵懒的双眼望着他。

    “醒了!”长身移动,男人提着双脚走了过去,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手指提了下依旧搭在她身上的薄被,“时间还早,今天要是没有别的安排,可以在床上多躺一会儿!”

    “没事,下午还要午睡的!”柔软的手指握住男人轻抚着她发丝的手,夏琳君轻笑着摇了摇头,眼角眉梢挑着一抹轻懒。

    “昨晚累到了吧?”干燥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女人细腻的肌肤,顾展铭挑着眉柔声问着对面的女人。

    “快去上班吧!”睨了眼男人,夏琳君垂下眼帘挪开了视线,浓密卷翘的长睫轻颤了下,对于这么私密的话题,她现在有点难以应对的感觉。

    搁在女人脸上的眸光敛了几分,长指间依旧捏着女人的手指,看着夏琳君,顾展铭蹙着眉跟她说道,“琳君,你现在跟最初的时候有些许的不同!”

    “这很正常啊!”抬着眼帘重新看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对着他柔柔地笑了笑,“不同阶段心情也有所不同,这个没什么奇怪的!”

    “是吗?”看着面前平静如水的女人,顾展铭拧着眉却是想到了刚才郑淮西说的话。

    “是啊!”撩了下肩上的长发,夏琳君回握了下男人的长指,“去上班吧,我也起来了!”

    嗯了声,顾展铭起身打开衣柜帮夏琳君拿出了今天要出的衣服,看着她掀开被子挪下床。

    “来,把这件大衣穿上!”提了件焦糖色的大衣,顾展铭站在夏琳君的身后伺候着她穿上了衣服。

    “今天怎么这么殷勤?”提着眼帘看着面前帮着扣扣子的男人,夏琳君轻笑着打趣道。

    “看样子,之前我的确做的不够好,才会让你觉得奇怪!”整理了下领子,长指拂过女人垂到胸口的长发,男人轻叹地说道。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摇了摇头,夏琳君绕过男人提着步子往门口走去。

    “妈在下面!”快走两步,展着手臂搂在女人的腰上,顾展铭跟她随意地提了一句。

    “妈?”夏琳君显然没想到郑淮西这个时候会到香泉湖来,双眼里满是惊诧,“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不早说?”

    “没什么事情,早说晚说反正不影响!”牵着女人的手,将她往楼梯下带,随口跟夏琳君解释道,“一个人无聊了,过来串门而已!”

    “那让她等着也不好!”对着男人翻了个白眼,夏琳君扶着扶梯往客厅里看了眼,见郑淮西此刻正低头抿着茶水,随即朝着她叫了声,“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你醒了?”看着依旧站在台阶上女人,郑淮西放下手指间的杯子,站起身快步走到楼梯口看着夏琳君问道,“怎么不多睡会,现在时间也还早!”

    “醒了就起来了!”下了台阶,夏琳君松开了男人的手指,搭上了郑淮西伸过来的手,低声跟她说道。

    “你去上班吧,你老婆我会照顾的!”睨了眼依旧杵在旁边的男人,郑淮西开口赶人。

    “妈,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别灌输给她!”顾展铭拧着眉看着面前异常亲热的两人,不得不开口提醒郑淮西。

    “放心吧,我不会到你老婆面前胡说八道,败坏你的形象的!”对着男人挥了挥手,仿佛赶苍蝇一样地赶着顾展铭,“快走吧!”

    顾展铭只能无奈地抿了下嘴角,转身拿起搁在桌子上的公文包走出了门口。

    “先去吃早饭吧!”看着顾展铭的车子开出院子,郑淮西跟身边的女人说道,“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情啊?”听到郑淮西说有事情,夏琳君眉头蹙了下,手指下意识地轻抚着高挺的腹部。

    “别担心!”在女人的手背上轻拍了下,郑淮西无奈地开口解释道,“昨天温泉山庄的两个片子,展铭让关震送到了家里,你闻姨那里一份,我这边一份!”

    夏琳君坐在餐桌前低头吃着碗里的八宝粥,听着女人讲着事情的原委,听她说要几家聚在一起跟她道歉,眉头紧蹙了起来。

    “妈,这个就不必了!”等郑淮西讲完她所要表达的意思,夏琳君搁下手里的筷子,对着她摇了摇头拒绝了,“我是小辈,怎么能要求长辈跟我道歉?现在听到你能这么说,我心里已经没有遗憾了!”

    “我就知道你会拒绝!”看着夏琳君,郑淮西轻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这个事情上哪有什么长辈晚辈之分,做错事情不管多大的年纪都应该道歉,这才是为人处世的本分。”

    “妈!”听到郑淮西这么说,夏琳君其实挺感动的,在很多名门望族里,这些是根本不能想的事情,“事情过去了我们谁也不必再提了,何况现在也水落石出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生活就好了!”

    “琳君,你跟妈说句实话!”看着面前异常豁达的女人,郑淮西却是拧着眉问道,“对于这次的事情,你对我们真的没有一点怨言吗?”

    看着面前的女人,夏琳君蹙着眉想了下,见她对着郑淮西点了下头,开口承认道,“妈,跟你说实话,最初的确是有怨言的,不过后来也就想开了,现在事情的真相也出来了,就更不会有什么怨言了!”

    “那你对展铭呢?”听着女人轻描淡写地揭过曾经发生的事情,郑淮西开口问着她对顾展铭的想法,“你对他呢?”

    “妈,我们很好!”看着郑淮西,夏琳君轻笑着回应着她的问题,“你别担心!”

    看着夏琳君脸上洋溢的笑容,说实话,郑淮西并没有感觉到轻松,“琳君,等展铭忙过了这段时间,你们两个一起出去走走!”

    “妈,我这肚子这么大了,我可不敢再折腾了!”听着女人的建议,夏琳君却是轻笑着摇头,“现在把这孩子平安的生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带着她到各地走走,不是挺好的!”视线搁在女人的腹部,郑淮西试图说服夏琳君,“家里有私人飞机,来去也方便,折腾不到孩子的!”

    “再说吧!”对于挺着肚子到外地旅行这件事情,夏琳君似乎兴致缺缺的样子,不管郑淮西怎么说,她始终没有松口的意思。

    见夏琳君真的没有意思,郑淮西也就停了这个话题,转而继续着刚才郑闻怡的意思,“这件事情我来安排,你就别管了。唐萌回来,你闻姨的意思让她亲自到你面前跟你道歉!”

    “妈,我真的觉得没必要!”听着郑淮西的安排,夏琳君有点无奈,其实她目前真的不想再参与进这些事情里面,只想安安静静地呆在角落里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你听我安排就是了!”抬着手阻止了夏琳君继续开口,郑淮西安抚道,“琳君,大家聚在一起把心里的疙瘩解开了,以后才能继续相处,否则彼此心里都难受,唐顾两家又是这种情况,处理不好埋下隐患会成为大麻烦!”

    “那我听你的安排!”郑淮西的话,夏琳君听进去了,随即点了下头应下了她的安排。

    “虽然我们两家本身的人口少,但是散发开的旁支还是不容小觑的,”拉着夏琳君的手,两人走出大门在院子里散着步,郑淮西跟夏琳君说着其中的关系,“这次的事情,没有一个正式的交代,我们也是怕后面会出大乱子!”

    “我明白了!”看了眼面色凝重的郑淮西,夏琳君点了点头。

    “你明白就好!”瞥了眼蹙着眉头的女人,郑淮西轻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唐家那边的道歉你就大大方方地收下,我跟你爸的道歉你也收下,以后这件事情就翻篇了,我们谁也别提,好好地过日子!”

    “我听你的安排!”嘴角抿着一抹淡笑,夏琳君对于郑淮西的安排全篇接下,没有任何的异议。

    郑淮西是怀着愉悦的心情离开香泉湖的,看着远走的车子,站在门口的夏琳君只是扯了下嘴角,轻叹了声。

    “夫人觉得累?”王阿姨扶着夏琳君的腰跟她一起继续沿着院子走着,听到她的叹息声,开口问道。

    “有点!”侧身对着王阿姨笑了下,夏琳君并没有隐瞒,“就是忽然对这种生活厌倦了!”

    “你跟顾总提过吗?”看了眼女人的腹部,王阿姨温声问着夏琳君,“或许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的缘故,我觉得你真的可以考虑出去走走!”

    “或许吧,只是我自己也不确定心底的那股烦躁到底是为什么?”素指抵着眉心,轻轻地揉了揉,夏琳君低垂的眸子里有些迷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