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八章 他在维护汪楚妍?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拧着眉关闭所在的播放页面,却见这个文件上面还有另一个文件,视线扫了眼进来的时间,显示这个视频文件是刚被关震传送进来的,距离现在也不过是十几分钟而已。

    依旧搁在键盘上的手指轻动了下,进入眼帘的是当晚郭世扬房间内的视频画面。

    男人眸光淡淡地看着视频内容,从夏琳君被抱进房间开始,顾展铭的视线一瞬不瞬地看完了整个视频内容。

    在他回神时,窗外早已陷入了一片夜色之中,霓虹闪烁的夜空里是这个城市的繁华。

    手指轻动拨下了关震的电话,“你把这两个视频一起送到唐家跟临江苑去,第二个视频不必处理,就这样送过去!”

    在他挂断电话准备起身离开时,紧闭了一下午的实木门被推开,看着走进来的男人,顾展铭起身坐进了沙发内。

    “有什么想法?”唐屹弘拿起茶几上的香烟抽了根出来搁进嘴里,提着眉问着对面的男人。

    “你呢?”接过唐屹弘递过来的香烟,顾展铭搁在手指间细细地摩挲着,并没有将它放进嘴里,暗沉如墨的视线瞥过对面同样深沉的男人,知道他这个下午也在研究着视频里的内容。

    “莫源生在撒谎!”沉默了会,唐屹弘抬着视线看向顾展铭,说出了他的看法,见男人深邃的眉眼间并没有一点的意外,知道他也看出了视频里莫源生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错愕表情。

    两个男人都沉默了下来,显然对于莫源生的动机,彼此都猜测不出个所以来。

    “有没有可能,他这是在维护汪楚妍?”过了会儿,唐屹弘深吸了口香烟,拧着眉看着顾展铭说着他的猜测。

    “你的意思,这件事情里,汪楚妍也插了一脚进去?”提着眉峰,顾展铭问着唐屹弘。

    “难说!”唐屹弘也知道这样的猜测很脱离现实,毕竟妻子帮着丈夫去睡别的女人,这样的事情的确很难让人相信。

    “女人在爱情面前有时候很盲目!”沉默了会,顾展铭敛着眉跟唐屹弘说道,“汪楚妍对莫源生的爱如果真的到了那种是非不分的地步,或许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现在该怎么处理?”对于这个猜测,唐屹弘拧着眉沉默了会,“据陈华交代,她入住的房间内并没有安装监控设备,里面发生的事情根本无法知道!”

    沉默了会,顾展铭摇了摇头,长指摁灭了手指间依旧在燃烧的香烟,“现在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一个人做的还是两个人一起做的,都已经不重要了!这次帝云跟莫氏的风暴,汪家怕也要被莫源生扯进来填窟窿了!”

    “还是希望我们的猜测出了错!”脑海里划过那天陪着莫兆兴走进唐家的汪申弘,见他满脸的疲色,原本挺直的腰身也有了明显弯曲的弧度,显然这次的事情对他的打击还是挺大。

    “回家吧!”站起身,瞥了眼依旧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顾展铭敛了眼底所有的情绪跟唐屹弘说道。

    嗯了声,拿起杯子浇灭了还在冒着白烟的烟灰缸,唐屹弘随即也站了起来,两人前后走出了办公室。

    唐屹弘开着车子转出停车场,抬着视线瞥过布满闪烁星子的夜空,平视的目光看着顾展铭的车影汇入车流往香泉湖而去。

    夏琳昔今晚回夏家去了,唐屹弘发现他此刻不知道该往哪边开,似乎哪个方向都不是他愿意去的。

    漫无目的开着车子的男人等他回神时,劳斯莱斯已经被他停在了夏柏强居住的小区外,长指揉着紧蹙的眉心,唐屹弘无奈地苦笑了下。

    瞥了眼手腕上的时间,在心里猜测着夏琳昔是否已经吃好了晚饭!

    揉了揉依旧空空的五脏六腑,男人摸出机子拨打了个电话。

    正在家里吃着爱心晚餐的杨琳接到唐屹弘打来的电话,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异常的玄幻。

    “怎么了?”坐在她对面正夹着菜的男人见杨琳一脸见鬼的表情,十分好奇地问道。

    “唐总让我帮他点一份晚餐!”回神的杨琳看着面前的人,提着眉轻笑了声,“给我的地址竟然是某个小区的停车场!”

    “你家唐总最近是谈恋爱了吧?”看着杨琳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郑一哲沉默了会问道。

    对着男人猛点了几下头,杨琳轻笑着问道,“你也觉得唐总智商出问题了吧?”

    看着女人那幸灾乐祸的表情,郑一哲轻咳了声,并没有接她的话,低下头专心吃他的饭。

    看着男人那回避的眼神,杨琳才猛然想起,面前的这个男人曾经也是智商出问题的一类人。

    摸了下鼻子,女人的嘴角抿着轻笑,眼底流转着幸福的眸光,手指快速地在屏幕上移动着。

    看着下单成功的提示,眸子流转了下,杨琳捏着机子给夏琳昔发了个短信,提醒她去看看在夜风里吃着快餐的男人。

    “你这样,你保证明天你家唐总不把你发配到边疆去?”瞥了眼被杨琳放在桌子上的机子,郑一哲提着眉看着流转在女人眼底的那抹狡黠,好心地提醒道。

    “你不觉得他应该感谢我吗?”看着郑一哲脸上一脸同情的表情,杨琳提着心问道,“我这是在给他创造机会啊!”

    “你真以为你家唐总脑子秀逗了,你这是看他笑话还是帮他,他会分辨不出来吗?”男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杨琳的目的。

    “亲爱的,我要是被发配到边疆去,我一定誓死不去,从今以后你来养我吧!”从椅子上跳起来扒拉进郑一哲的怀里,杨琳蹭着他胸口寻求包养。

    “你这是吃饱了是吧?”男人阴测测地声音落在女人耳边,提醒她再蹭下去,他可不敢保证能让她继续呆在饭桌前吃晚餐。

    “我马上去吃!”男人暗沉的声音拉回了杨琳的神智,见她快速地从郑一哲的怀里逃离开,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拿起碗筷快速地吃了起来。

    送餐小哥看着坐在车子里器宇轩昂的男人,视线在面前的劳斯莱斯上走过,回身看了眼几百米外霓虹闪烁的高档大酒店,整个脑子都是懵的。

    “怎么了?”看着依旧站在面前没有动作的人,唐屹弘拧着眉困惑地问道。

    “没,您慢慢吃,我先走了!”回过神的外卖小哥,对着唐屹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身回到他停在旁边的车子旁,骑上它就离开了。

    看着手里的餐盒,唐屹弘有点郁闷,这有限的空间内,他施展不开拳脚,不好吃饭啊!

    瞥了眼副驾驶的位置,再回身看了眼后座,最后男人无法打开车门坐到了后面。

    夏琳昔收到杨琳的信息时,她刚吃好晚饭,正准备起身收拾碗筷,见到信息内容细眉挑了下。

    距离让她下去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女人也就放下了机子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快速地收拾着。

    步行走出小区,夏琳昔抬着视线在停车场找着唐屹弘的那辆车子,见不远处有辆车子车厢内的灯开着,在这一片黑的夜里格外的醒目。

    女人拧着眉看了会,里面晃动的人影似乎就是唐屹弘,嘴角抿了下,露出一抹轻笑来。

    打开车门的瞬间,里外两人同时愣了下,唐屹弘不明白在他没有联系的情况下,夏琳昔怎么会出现在眼前。

    夏琳昔看着正低头吃饭的男人,视线扫过车椅上的餐盒,鼻尖萦绕着饭菜的香味,轻眨的双眼里慢慢地浮现些许的了然来。

    原来杨琳说的惊喜,是指这个!

    “宝贝吃好饭了吗?”对于夏琳昔的出现,唐屹弘也只是愣了下而已,继续着手里的动作,加速着吃饭的进程。

    “你怎么在这里吃饭?”扫了眼拥挤的后座,夏琳昔打开了前门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回身问着唐屹弘。

    “到了这里发现肚子饿了!”看着夏琳昔,唐屹弘可怜兮兮地说道,“又不敢打扰你,只能这么解决了!”

    “前面几百米就有家高档的酒店,你可以到那边吃的!”抬着视线往窗外扫了眼,即使坐在车子里,依然能看到闪烁在那家酒店楼层上的霓虹。

    “那个太费时间了,等我吃好了,你可能也已经睡觉了!”解决完最后的一口饭,唐屹弘又快速地打扫了下战场,把所有地东西塞进袋子提着扔进了垃圾桶。

    车门被男人悉数打开通风,等所有的味道散尽,他再重新关上回到了驾驶室里。

    “我们的事情跟你父母说了没?”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下,男人放了首舒缓的音乐,侧身问着夏琳昔,“他们什么想法?”

    “还没有说呢!”对着唐屹弘摇了摇头,夏琳昔无奈地撇了下嘴角,“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那你今天回来时干什么的?”听到夏琳昔竟然没有把两人的事情跟家里的长辈报备,唐屹弘拧着眉郁闷了,“你看为了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我这都吃上快餐了!”

    “今晚回来,我只是想陪陪她们而已!”看着男人可怜兮兮地样子,夏琳昔忽然觉得有点罪恶感,总觉得做了什么十恶不赦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要不,我去跟他们说吧!”扫了眼车上的时间,唐屹弘看着夏琳昔试探地开口问道。

    “我妈她身体不好!”看着蠢蠢欲动的男人,夏琳昔撇着嘴角提醒了一句。

    女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妈受不得这么激烈的刺激!

    “那你总得给我个准信吧,不能总拖着啊,”听明白了女人的意思,唐屹弘也就歇了今晚亲自到老丈人家拜访的冲动,视线落在她依旧平坦的肚子上,仿佛里面已经有了孩子般,“我能拖,孩子也不能拖啊!”

    “你多虑了!”顺着男人的视线扫了眼扁平的腹部,夏琳昔嘴角抽了下,“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你别给我胡说八道!”

    “怎么可能!”唐屹弘拧着眉反驳着女人的话,男人搓着火星的视线依旧搁在女人的腹部,非常认真地给夏琳昔解释道,“每次我一撇一捺都异常认真的,你难道没感觉出来吗?”

    看着面前这个越来越脱离她想象的男人,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后,夏琳昔发现,已经没有词汇可以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

    “我得回去了!”摇了摇头,已经无语的女人对着男人说道,“早点回去,路上别胡思乱想,注意安全!”

    “要不你跟我回去吧!”瞥了眼窗外的夜色,唐屹弘拉着女人的手指,温热的指腹轻轻地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摩挲着,深邃的眉眼敛进这浓郁的夜色愈加的黑沉。

    “快回去洗洗早点睡吧!”睨了眼男人在手背上游移的手指,夏琳昔提着眉给唐屹弘出了个主意,“梦里什么都有!”

    “现实里就能实现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到梦里去找?!”听着女人的主意,唐屹弘拧着眉反驳到,随即挑着眉饶有兴趣地问道,“何况你都不怕我梦遗吗?”

    “你这个家伙,现在真是什么话都能往外蹦了!”起身扑了过去,双手直接在男人的身上招呼着,夏琳昔简直被唐屹弘的厚颜无耻给打败了。

    看着跳进怀里的女人,唐屹弘展着双臂就将人给禁锢住,手指绕到女人的身后直接把车子的火熄灭,顺便关了车厢内所有的灯光。

    瞬间陷入黑暗的女人,鼻息之间都是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双手在他的胸前推了推,“松开点,我都透不过气来了!”

    “琳昔!”就着窗外昏暗的光线,男人暗沉的视线落在女人的脸上,拇指在她饱满的唇瓣上游移着,溢出薄唇的声音裹着丝丝缕缕的情意缠上女人柔软的心房。

    “你别说话!”落进耳朵的声音让女人哆嗦了下,夏琳昔抬着手就捂住了男人的薄唇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融入这夜色中的眸子闪过些许的笑意,对着女人点了下头,唐屹弘不再开口说话,只是搁在女人身上的手指却是探索进了她的衣摆。

    “不行!”察觉到男人的动作,夏琳昔抬着手就按住了男人在衣服内游移的手指,对着他摇了摇头,声音里裹着明星的慌张,“我得回去了!”

    “现在不过八点多,再陪我一会儿!”薄唇贴上女人的耳垂,舌尖卷着它一点点地描绘着,男人暗哑的声音落在她的耳膜上。

    “这里是外面!”男人的手指挑开了束缚住她丰满的小衣,夏琳昔看着头顶闪烁着星光的眸子,压制住体内被他挑起的邪火,试图说服他。

    “宝贝,别担心!”轻吻着女人的薄唇,一点点地化解掉她心底的那点抗拒,唐屹弘跟夏琳昔解释道,“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

    裹在外面的棉衣被男人打开来,露出一件绯色的羊毛套头衫,唐屹弘将女人的双腿打开跪在他的面前,让她柔软的背脊抵在了方向盘上。

    男人灵活的手指脱了女人的外套甩在了前面的台子上,刚好遮住外面可能看进来的视线,掀开那件绯色的毛衣,把里面贴身的打底衣往上卷直接束缚在了她胸前的位置,随即又把外面宽松的毛衣重新拉了下来盖住了她白皙的肌肤。

    低垂的视线瞥了眼胸前的位置,那里鼓起的一圈有点滑稽,疑惑地视线看着正在解着衬衣的男人,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跪坐在男人双腿上的女人挪了下身子,毛衣里空荡荡的有丝凉意,在她正准备伸着手指把里面的衣服重新扒拉下来时,唐屹弘伸着长臂重新将人卷进了怀里。

    就着此刻女人后仰的姿势,在她疑惑的视线里,男人把头伸进了她那宽松的毛衣里,薄唇在里面作威作福,好不自在。

    女人身上所穿的毛衣最后钻进了两个人,看着被拉扯地不成形的衣服,夏琳昔低着头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却换来他更加疯狂地侵占。

    吃了一顿饱饭的男人,卷着女人平躺在车椅上,手指依旧游移在令他留恋的肌肤上,两人的身体依旧牵连在一起,静静地拥抱着彼此直至激烈跳动的心脏趋于平静。

    “我得回去了!”趴在唐屹弘怀里的女人身体下意识地缩了下,换来男人的闷哼声。

    夏琳昔紧着眉抬起头跟身下的人说道,就怕他再次横冲直撞起来,那她今晚是真的没有力气回家了。

    “别动,让我再缓缓!”双手紧紧地扣着女人的纤腰,唐屹弘紧着呼吸吩咐道。

    贴合在男人胸口的女人果真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地趴俯在上面,静待着他紧绷坚硬的身体慢慢地松软下来。

    “你得早点把我们的事情跟你父母说,我也能光明正大地走进你家,住进你的闺房,”男人拧着眉看着面前整理着衣服的女人,循循善诱着。

    重新扣上外套的扣子,瞥了眼依旧在旁边碎碎念的男人,夏琳昔隐忍着想要胖揍他一顿的欲望,紧抿着唇角对着他点了点头,“我先走了!”

    看着已经跳下车子的女人,唐屹弘压下身看着站在车外的身影,试探地开口问道,“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回应他的是车门关上的声音,以及头也不回的妖娆背影,男人摸了下鼻子,眼底流转着心满意足的笑意。

    香泉湖里,顾展铭看着桌子后面的女人,眸光紧了几分。

    “你有什么事情要说嘛?”夏琳君抬着眼帘瞥了眼顾展铭,这一晚上时不时拿视线戳她,又不说话的人,女人觉得十分地难受。

    对着夏琳君扯了下唇线,摇了摇头,顾展铭重新把注意力搁在了电脑屏幕上。

    眼底闪烁的是下午看到的视频画面,男人揉着眉心,心口有点烦躁。

    女人的视线扫过依旧紧着眉心的男人,见他不想说,她也不勉强,继续看着视线里的文字。

    “你对郭世扬很信任!”纠结了几个小时的男人,视线越过电脑屏幕看着对面的女人,问了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问题。

    “郭世扬?”提着眉看着顾展铭,目光在他淡漠的脸上细致地扫了圈,确认上面没有别的情绪后,在男人紧迫的注视下夏琳君点了下头,“他值得我信任!”

    顾展铭听到夏琳君毫不隐瞒地承认她对郭世扬的信任,心里有点吃味,不过那点不舒服却被闪进脑海的视频画面直接给打地七零八落。

    “温泉山庄的原片已经找到了!”顾展铭靠坐在旋转椅上,深邃的视线搁在面前的女人身上,跟她讲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唐萌房间内发生的事情,以及郭世扬房间内当晚发生的事情,里面都有记录!”

    听男人说找到了温泉山庄的原片,此刻的女人并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拧着眉注视着对面的人,听他继续讲下去。

    “你体内安定的成分应该来源于,唐萌给你倒的那杯温水上!”顾展铭看着夏琳君,跟她说着他看完视频后的猜测,“而唐萌体内的药物成分则来源于那杯牛奶!”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两人体内药物成分不同的原因!”听着男人的分析,夏琳君点了下头,之前那杯温水一直被她给忽略了,现在想来的确如此。

    “那杯温水,唐萌是直接倒给你的吗?”顾展铭看着夏琳君,眼底闪过一抹幽光,面上却依旧淡漠让人看不出情绪。

    “对的,那个杯子还是我喝过牛奶的,她拿进卫生间冲洗了一遍后接过温水递给我的!”瞥了眼顾展铭,夏琳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却也在脑海里认真地翻了遍曾经的记忆,跟他说道。

    “你之前刚入住时,有没有喝过那里的水?”男人拧着眉继续追问着。

    “没有!”对着顾展铭摇了摇头,夏琳君这次倒没有细想就回答道,“当时在车上喝过温水,并不感到口渴,进门后整理下东西就出去了!”

    嗯了声,夏琳君的回答依旧没有解开盘旋在男人心底的困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