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三章 老婆,我这个人比较传统!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拉开餐桌前的椅子,视线落在桌子上非常家常的几样早点上,眼帘轻抬,瞥过面前的男人,知道这些都是他清早起来做下的。

    “快吃吧!”盛了碗红枣小米粥放在女人的面前,再剥了个鸡蛋放在旁边的碟子上推了过去,见她低头小口的抿着,唐屹弘轻笑着开口,“下午下班后,我们一起再去采购点食材回来。”

    低头吃东西的女人,抬着眸子睨了眼男人,扯了下嘴角对着他呵呵了两声,直接收了那点要笑不笑的弧度,冷哼道,“别想!”

    “那以后半夜没东西给你补充能量,我可不会再跑出去给你买吃的!”听到女人想也不想的拒绝,唐屹弘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夏琳昔,流转在她身上的眸光带着几许意味不明的笑意,“那样太浪费时间了!”

    “谁跟你以后半夜?”拧着眉看着唐屹弘,夏琳昔撇着嘴角说道,“你是你,我是我!”

    “什么意思?”长眉压了几分,对于夏琳昔的话,唐屹弘希望自己理解错了。

    快速地解决完面前的早餐,抽了张纸巾擦了下嘴角,夏琳昔方才抬着目光看着面前的男人,抿了下嘴角说着她的想法,“唐……老公,为了我们感情的天长地久,以后我们就分房睡吧!”

    “你住你的小屋,我住我的小屋?”提着眉问着对面的女人,男人深邃暗沉的眸底幽光闪闪烁烁。

    “对的,据说这样能为婚姻保鲜!”见男人理解了自己的话,女人的嘴角弯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搁在她脸上的视线收了几分,唐屹弘只是扯了下唇线对着夏琳昔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低着头,慢条斯理地继续吃着东西。

    女人本是浅笑的眸子盯着对面的男人,一时倒也没有摸清他的意思。

    见他动作优雅地吃完了面前的早餐,夏琳昔轻眨长睫,眼底划过疑惑。

    唐屹弘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女人,而是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筷,拿着走进厨房清理干净后才重新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压着身,长臂撑在女人的身侧,唐屹弘敛着深邃的眸光盯着面前的小脸。

    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成熟魅惑的气息萦绕在女人身上,夏琳昔挪了了臀部,试图跟他拉开点距离,而后在他的视线里点了点头。

    “行!”唐屹弘站起身,收了撑在桌椅上的长臂,在女人略带惊喜的视线中伸着手臂拉开了颈子上的领带。

    “你怎么又把领带给解开了?”瞥了眼被男人随手扔在地上的领带,夏琳昔重新抬起困惑的双眼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却见他正解着领子上的扣子,眼底的疑惑就更浓了几分,“你想换件衬衣吗?”

    “老婆,我这个人比较传统,接受不来那些新鲜的玩意,你说的分房住,我也没办法理解跟接受!”男人的手指依旧在忙碌着,听到女人的问题,提了下眼帘略有遗憾地跟她解释着。

    “所以你这是……”听到男人的话,再看着他越解越开的衣襟,夏琳昔才后知后觉地有点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从椅子上站起身挪着双脚往后退去。

    “我觉得直接把你做到离不开那张床,你就不会七想八想,生出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了!”看着步步后退的女人,唐屹弘摸着下巴饶有其事地说道。

    “唐总,今天是周一,帝云还有很多事情要等你过去处理!”对着男人猛烈地摇着头,夏琳昔睁着双惊惧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逐渐逼近的人,脑子快速地运转着找着合适的理由试图说服这个被激怒的男人。

    “没事,我的实力昨天你也已经验证过了,花个把小时把你做晕下不了床,我再去公司处理事情也来得及!”脱了身上衬衣,唐屹弘已经把夏琳昔逼至墙角,强健的体魄抵在女人柔软的身上,慢慢地磨蹭着,低哑的声音里裹着让她忽视不了的欲望。

    僵硬着身体贴在墙角不敢动弹的女人,看着面前已光裸着上半身的男人,欲哭无泪地挪了挪身体,试图往墙角再缩一缩。

    “老公,我错了!”有句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夏琳昔觉得非常有道理,既然面对强劲的对手无法对抗,适当的后退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错了?”撩着女人几缕垂落在身前的发丝搁在鼻子下轻轻地嗅着,淡雅的茉莉花香飘进男人的身体,勾着他往前挪了挪,薄唇卷着眼底如玉珠般的耳垂轻轻吸吮着,“知道错了?”

    隐忍着被男人勾缠上来的酥麻感,夏琳昔侧身对着他狂点着头,小手贴上面前火热的胸膛,往外推拒着,声音酥软卷着可怜兮兮的味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这些稀奇古怪的话了!”

    “宝贝,既然认识到自己的错处,还是不错的!”听着女人的求饶声,唐屹弘满意地点了点头,长臂缠上她的细腰将她卷进了怀里,在夏琳昔觉得可以逃脱的魔掌的时候,却是落下了令她抓狂的声音,“不过,这顿惩罚还是免不了的!”

    “我都承认错了!”瞪着双眼,夏琳昔试图跟男人理论,“你为什么还要惩罚我?那我这个错认得也太不值得了!”

    “怎么会呢?”卷着女人的身体往卧室走去,唐屹弘低声跟她讲着这其中的区别,“你要是不认错,从今以后你活动的范围就是床上,现在你认错了,也就今天呆在床上而已!”

    “唐总!屹弘!老公!亲爱的!小亲亲!”瞥了眼身后的床铺,夏琳昔哆嗦了下,抬着双臂缠在男人的颈子上,红唇张合不要钱似的往外蹦着着亲热的话,“你就饶了我这次吧,我跟你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说这些无脑的话!”

    “真的想要我饶了你?”从女人嘴里吐出的亲呢成功地取悦了男人,几丝笑意流转在他深邃的瞳孔里,却被他低垂的眼帘掩藏,停下移动的双脚,看着视线里轻眨的明眸,唐屹弘挑着眉问着怀里的女人。

    “嗯!嗯!”对着男人点着下巴,女人的手臂紧紧地锁着他的脖子,圈在他腰腹间的腿跟着收了收,犹如八爪鱼般缠在男人的身上,就怕他把她扔进身后的床铺。

    “我有个条件,你答应了,这次的惩罚可以适当的减量!”托着怀里挺翘的臀,暗沉的眸光盯着怀里精致白皙的小脸,压着薄唇贴近女人的耳蜗,哑着声说着他的要求。

    纱帘轻掩的窗户透进明媚的光线,光影流动间,浮尘起起落落。

    女人白皙的脸上染上了层粉色的胭脂,见她睁着双水光奕奕的眸子看着眼底刀凿剑刻的五官,眼角眉梢流露出小女人的娇羞。

    “答不答应?”女人如丝的视线紧紧地缠着男人的心魄,见她久不答应,箍在腰身上的手臂紧了几分,哑着声再次逼问。

    舔了下干燥的唇,夏琳昔垂下卷翘颤动的睫毛低声跟面前的男人讲着条件,“你不能让我下不了床,我上午要到帝云的!”

    “当然!”听到女人低哑的声音,男人的嘴角弯了弯,薄唇包裹住小巧的耳垂轻轻地扯了下,“只要你答应,我会速战速决,绝不恋战!”

    被禁锢在男人怀里的女人,低垂着头,长睫轻轻颤动着,纠结撕扯之后终于在男人火热的注视下点了下头。

    看着窝进颈子不肯出来的女人,托着她臀部的长指紧了紧,轻笑着捧着她往浴室走去。

    两人穿戴整齐走出公寓已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撑着墙壁往外挪的女人,恨恨地地剐了眼亦步亦趋跟着她身边的男人。

    “你这样,人家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视线在女人分叉的双腿上扫过,唐屹弘非常好心地提醒道,伸着长臂就想把女人卷进怀里带着,“还不如窝在我怀里呢!”

    “我这样是谁害的!”拍开男人伸过来的手臂,夏琳昔贴着墙壁站着,打算休息下再走,松软的双脚却让她差点跌倒在地。

    直接将人接住卷进怀里,无视女人怒火冲天的眸子,唐屹弘垂眸轻笑着,薄唇溢出一阵愉悦的笑声。

    借着男人的臂弯,夏琳昔发现的确省力许多,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依在他的身上,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睨了眼安静下来的女人,下颚搁在她的发顶轻轻摩挲了下,紧了紧搁在她腰间的手臂,将人往怀里收了几分,以便她能更轻松些。

    “琳昔,尽快安排我跟你父母见面,”沉默了会,唐屹弘跟怀里的女人说道,“我怕再拖下去,婚礼安排会比较仓促!”

    窝在男人怀里不想动弹的女人,抬着迷茫的双眼,活动了下停滞的脑子,不甚明白地看着唐屹弘,“什么意思?”

    低笑了声,男人抬着手摸了摸女人的发顶,眸底溢满柔情,“傻丫头,你都不怕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宝宝吗?”

    搁在男人身上的双眼越睁越大,垂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地抚上平坦的肚子,垂下视线在上面瞥了眼,抬着目光不确定地再看了眼唐屹弘,似乎是在向他求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丫头,这件事情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手指轻点了下女人的鼻尖,唐屹弘好笑地摇了摇头,“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还不能让你怀孕,我想我该去买块豆腐了!”

    拍了下额头,夏琳昔忽然发现自己的神经大条的厉害,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被她给忘了。

    拧着眉看着一脸笑意的男人,轻叹了声,或许她潜意识里并不拒绝怀孕这件事情吧,所以才会把它给忽略掉。

    “行,我来安排!”点了下头,事到如今,再矫情就显得多余了,夏琳昔觉得这件事情的确应该提上日程了。

    交握在一起的双手贴在腹部,嘴角轻抿了下,低垂的视线里有着几分担忧,关于她跟唐屹弘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的两人开口说明。

    也不知道他们知道后,会不会同意!

    “怎么了?”女人明显低落下来的情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察觉到了,长指在她的腰上捏了下,轻声问道。

    “我就是忽然想到了,”蹙着眉瞪着眼前的男人,夏琳昔质问着他,“昨天下午你把我从唐家带出来,你父母在不在?”

    “在.不在,有什么区别?”蹙着眉看着视线里同样紧着眉心的女人,唐屹弘不甚明白的开口。

    看着面前懵懂无知的男人,夏琳昔闭着眼深吸了几口气,压制住翻涌上来的浊气,眉眼弯弯,轻声轻气地问着男人,“你抱着个被你做晕过去的女人离开唐家,你说你父母在不在有没有区别?”

    “应该不在吧?”瞥了眼女人激烈起伏的胸口,男人隐忍着笑意,抬着视线望着天花板,不确定地开口。

    “什么叫应该?!”实在憋不住心里的翻腾上来的气体,夏琳昔对着唐屹弘就是一声吼。

    “一路下来没看到人啊!”看着面前生龙活虎的女人,唐屹弘抬着手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头顶,在她稍微松了口气时,又不厚道的补充了句,“但是院子里停着两人的车子!”

    “院子里停着他们的车子,就意味着他们早回来了,是不?”听男人这么说,本是绵软无力的身体瞬间没了感觉,拧着眉,在电梯里走来走去,只是越走心情越烦乱,恨极了的女人对着男人就是一脚。

    “你这臭丫头,我这里长的是肉,不是石膏,会疼的!”从女人的身边跳开,看着仍旧蠢蠢欲动的夏琳昔,唐屹弘隐在眼底的笑意一点点地溢出了他的深眸。

    “你以后让我怎么去面对他们啊?”看着流转在男人眼底的浅笑,夏琳昔抬着手拍着唐屹弘厚实的背脊,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了点委屈。

    “好了,骗你的!”捏了下女人的鼻子,将人卷在怀里带出电梯,唐屹弘轻笑着解释道,“我带你出来时间还早,他们并没有回来,停在院子里的只是我爸的另一辆车子而已!你之前难道没注意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