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章 老婆的话都是对的!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琳昔,相信我!”男人的眸,犹如浩瀚无底的大海卷着女人往他的世界里走去,他的誓言又犹如蕴藏在海底的无穷力量托着她行走在他的世界里。

    女人的手指抚上男人深邃的五官,眼底的纠结清晰明了,箍在腰间的手臂似乎又收紧了几分,她甚至能听到来自另一个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声音。

    那么激烈,那么的有力,仿若要冲破那层束缚来到她的面前。

    缠绕在女人瞳孔上的纠结渐渐地退去,唇角扯出一抹淡雅的弧度,就着外面盛开的蝴蝶兰,在男人紧锁不放的视线里,夏琳昔对着他轻点了下头。

    男人漆黑如墨的瞳孔瞬间流光四溢,紧在她腰间的手臂却松了开来,唐屹弘移动着双脚往后退开,站在几步之外,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一脸淡笑的女人。

    “你看什么?”男人的目光实在太过于火热,夏琳昔抿着唇对着他嗔了眼,那含羞带怯的目光犹如一片羽毛轻扰着男人的心窝。

    “我在看我的媳妇,真漂亮!”长身玉立的男人重新走回女人的面前,长臂重新缠上她不盈一握的腰身,轻声低叹,有种尘埃落地的踏实感盘旋在心口,“我现在抱着的,是我亲爱的媳妇!”

    被迫重新回到男人怀里的女人,听着他的感慨,抿着唇慢慢地把脸贴上了他厚实的胸口,长睫下垂掩住眸光,轻声呢喃,“唐总,你别让我失望!”

    “琳昔,相信我!”轻轻摩挲着女人的发顶,唐屹弘低声回应着怀中的人,挤满蝴蝶兰的深眸落在倒映在玻璃上两个相拥的身影上,里面溢满柔情。

    两人离开花房,唐屹弘带着夏琳昔走进了他位于三楼的房间,一一向她打开了他私人的空间。

    “你喜欢这里吗?”揽着怀里的人站在卧室的窗前,唐屹弘压着身轻点了下女人白皙的脸颊,柔声问着。

    “唐总,以后我们住在这里吗?”从男人的怀里转身,夏琳昔抬着眼睑问着面前的人。

    “不,我们过我们的两人世界!”点了下女人小巧的鼻子,唐屹弘对着她摇了摇头,目光轻转扫过面前的房间,“不过这里还是会保留的,毕竟我还是要经常回来看看的!”

    “他们会同意?”咬着唇瓣,女人继续追问着,男人的安排她非常喜欢,只是她却怕这只是唐屹弘单方面的想法而已。

    “会的!”男人的长指抚上女人轻咬的唇瓣,将其从女人的素齿下解救了出来,落在她唇瓣上的眸光暗了几分,食指并未从她的红唇上撤离,却是沿着那丝缝隙探了进去,在她的檀口中戏弄着。

    看着男人越来越暗的深眸,夏琳昔脑中拉响了警铃,身子后撤想要逃离,却发现她被困在墙壁跟他伟岸的身体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空间能让她躲避来自男人的**。

    “昨晚,感觉好吗?”压着身,男人薄唇抵在女人的耳蜗上,低哑的声线裹着丝丝的火星钻进她的耳道。

    口中男人的手指依旧在胡乱勾搭着,耳中是他火热低哑的声音,直接勾缠住女人压在记忆深处那些狂热的画面,一点点地攥着拖出展开在彼此的脑海中。

    纠缠的视线里,夏琳昔仿佛能清晰的看到那些画面铺陈在男人的瞳孔里,脸上的温度一点点地往上攀升,犹如花房里那盆盛开的蝴蝶兰,妖娆而绚丽。

    “我们下去吧!”慌乱的视线从男人暗沉的眸子上移开,身子后撤脱离男人手指的纠缠,夏琳昔抵在男人胸口的手往外推了推,试图逃离这火热的气息。

    暗沉的眸光瞥了眼包裹在手指上的湿润,唐屹弘嘴角勾个一抹浅笑,强健的身躯依旧抵在面前柔软的身体上,缠在她腰间的手若有若无地游移着。

    侧眸瞥了眼身后的大床,男人攥着星火的目光重新搁在了女人慌乱轻颤的双眼上,手臂下滑托着她挺翘的臀部往上送,高挺的鼻梁抵着女人小巧的鼻尖之上轻轻磨蹭着,薄唇擦着她的红唇,声音低哑裹着淡淡的诱惑,“琳昔,想不想在我的地盘上把我占为己有!”

    男人充满诱惑的声音落进女人发红发烫的耳中,犹如惊雷劈得她外焦里嫩,惊颤的视线快速地撇了眼男人身后的床铺,昨夜那生生死死地纠缠让她的身体瞬间绵软无力。

    “不,唐总,我下午还有重要的事情!”对着男人快速地摇了摇头,夏琳昔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瞥了眼身后明亮的光线,女人颤着音又补了一句,“青天白日宣淫,小心被雷劈!”

    “琳昔,我没说下午!”男人哑着声音覆上女人的红唇轻轻摩挲着,温热的手掌穿过衣摆抚上她白皙柔嫩的身体。

    唐屹弘的话,以及他直接的动作,都在告诉怀里的女人,他其实现在就想把她压进身后的大床疼爱一番。

    “唐总,你父母在楼下等我们!”躲避着男人的纠缠,夏琳昔横着眼呵斥着面前精虫上脑的男人,“你把我缠在这里,他们只会认为我的不是!”

    “放心,我们要是如胶似漆,我跟你保证,郑女士绝对会拉着她的唐先生离开,顺便给家里的阿姨放假,让我们玩得痛快!”抵着女人的额头,男人停止了游移在她身上的动作,平复着流窜在体内的火热,声音嘶哑跟怀里的人说道。

    “我脸皮没你那么厚!”女人睁着水眸含羞带怒地瞪着男人,恨声开口,“你快放我下去!”

    “现在还是下午?”男人压制着体内快要爆裂的欲望,哑着声问着女人,似乎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绝不罢休。

    “你个疯子!”女人爆红着脸,轻颤的视线都不知道该放哪里,扭动的身体根本脱离不开他的掌控,唯有抬着手对着男人狠狠地拍打了数下,最后却也不得不放弃。

    看着泛红的手掌,女人唯有苦哈哈对着他认输,喷火的双眸瞪着一脸淡漠的男人,恨声出口,“下午下午,你满意了吧!”

    “其实我想现在来着!”男人的声音里有着万分的无奈,不过他对于这个答案也能接受,瞥了眼手腕上的时间,也不过再熬个把小时就又能吃到美味的食物,这让他心里又有了点烦躁。

    这中午饭怎么还没有开始?!

    看着转身走进浴室的身影,被安置在床沿上的女人抬着无力地手覆在双眼上,身体后仰躺进身后的大床,刚才无意间扫到的画面让她有种想戳瞎自己双眼的冲动。

    男人简单地在浴室里梳洗了一番,裹着条浴巾便走了出来,视线瞥过依旧坐在床沿背对着他女人,眼底染着些许的笑意,“怎么,都不敢看你老公了?”

    抿着红唇回头横了眼,却见他光裸着上身直挺挺地砸进毫无准备的视线里,刚下去的红潮瞬间重新涌上女人白皙的脸颊,娇艳欲滴,令人食欲大增。

    男人压了压浓密的长睫,侧身移开了视线,身体里再次翻涌上来的热潮让他感到无可奈何。

    这大冬天冲冷水澡,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现在,他也是有老婆的人了,身体里积蓄下来的能量还是要交到老婆大人身上那才算完美,继续交代给五指姑娘,这不是亏了吗?

    见男人侧身解开围在腰间的浴巾,女人快速地收回了视线,垂下视线安静地坐在那里,粉色的耳朵却是注意着来自身后的动静,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男人健硕宽厚的背脊。

    抬着手指包裹着发烫的脸颊,轻轻地揉了揉,试图给布满红潮的肌肤降降温。

    “别揉了,你这样降温的方法根本没有效果!”换好衣服的男人侧身看着女人抬着手背贴在脸颊上,眼角染上笑意,开口打趣道,“放心吧,下午我保证把你的体温降到正常温度!”

    看着男人含笑的双眼,夏琳昔却没出息地摇了摇头,撑着手臂从床上站起身,绵软的身体差点栽倒在地上。

    本是站在床尾的男人,眸光轻闪,双脚快速移动直接将人卷进了怀里,看着瘫软在臂弯里的女人,唐屹弘压着身轻笑着将夏琳昔横抱起来搁在了双腿上。

    “你还笑!”用力地在男人的肩膀上捶了下,夏琳昔低垂着头埋进他的胸口,不管唐屹弘如何哄骗就是不抬头。

    “宝贝,看到你现在这样绵软无力的样子,为夫感到万分自豪!”瞥了眼埋在胸口的小脑袋,唐屹弘轻笑着说道,“下午我会再接再厉,争取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对于男人的狠话,夏琳昔直接闭眼选择性失忆,脑子中却在飞速运转着想着午餐过后逃离他魔掌的办法。

    午餐,因为就四个人,郑闻怡并没有安排地太过于夸张,不过上来的几个菜她的确是花了点心思的。

    “这几个菜,算是我比较拿手的,今天拿上来让你尝尝,希望你能喜欢!”指了几个放在夏琳昔面前的几样菜,郑闻怡轻笑着跟她说。

    “看着菜色就感觉很有食欲,这味道肯定不会差的!”看着女人眼底温柔的浅笑,夏琳昔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随即提着筷子夹了其中的一样菜放进了嘴里,认真地品尝后对着郑闻怡竖了个大拇指,“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听着夏琳昔的夸赞,郑闻怡笑得合不拢嘴,“要是喜欢,我以后经常做给你吃!”

    “那我就谢谢闻姨了!”侧身瞥了眼边上的男人,夏琳昔轻笑着应下了女人的好意。

    既然做了决定,适当的让步,夏琳昔还是愿意的。

    一顿饭在愉悦的氛围内结束,郑闻怡看着面前的两人,温和地问着夏琳昔,“你们下午有什么安排吗?最近听说有几部大片上映,要不让屹弘带你去看看电影?”

    听到郑闻怡的提议,夏琳昔嘴角弯起的弧度都要咧到耳朵上,在她急匆匆想要点头应下时,却感到来自身侧阴测测地注视,这刚想出口的话被她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对着女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抬着手指了指唐屹弘,“我听他安排!”

    “屹弘,你有什么安排?”眨了下双眼,显然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流郑闻怡察觉到了,视线移动搁在她身侧的男人身上,继续问着。

    “爸,你要是下午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带着妈去看电影吧!”扫了眼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唐屹弘开口建议道,“看妈的样子应该很乐意跟你进电影院,回顾曾经浪漫的时光的。”

    “这孩子怎么扯上我们了!”瞪了眼唐屹弘,郑闻怡直接被他气笑,“行了,你们怎么安排我不过问!”

    只是女人的回答似乎并没有让唐屹弘满意,只见他抬着视线直直地看着一言不发的男人。

    “行,我带你妈去看电影!”摇了摇头,唐甸龙瞥了眼一脸错愕的郑闻怡,拉开椅子起身往外走去,在他即将跨出餐厅时,回头看了眼依旧坐在那里呆愣住的女人,“走吧,我们去看电影,你顺便给家里的阿姨放半天的假,让她明天再回来!”

    夏琳昔侧身错愕地看着身边一副悠然自得的男人,耳边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瞥了眼正快速收拾东西准备早点赶回家的阿姨,压着声线磨着牙问着唐屹弘,“你到底跟你爸说了什么?”

    “我就坐在你的身边,刚才说了什么,你不是都听得很清楚吗?”侧身看着气红了眼的女人,唐屹弘抬着手安抚地摸了摸她柔软的发丝,“别瞎想,他只是想带他的女人重温以前浪漫的时光而已!”

    “真的?”拧着眉,女人十分怀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骗你干什么?”拉着女人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出餐厅,并没有直接将人往楼上带,而是牵着女人柔软的手走出了大门,沿着院子里的石子路散步消食。

    “我怎么这么不相信你说的话呢?”歪着头睨着男人一副禁欲系的脸,女人禁不住一阵恶寒,这伪装术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没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对于来自他亲亲老婆的不信任,男人也只是垂眸低笑了声,并不予以反驳,他要从今天开始做一个人好男人。

    老婆的话都是对!

    唐屹弘牵着女人的手,慢悠悠地陪着她走着。

    “唐总,我先回去了!”家里的阿姨收拾完东西,提着一个小包走出了大门,看着在院子里散步的一对璧人开口说道。

    对着女人轻点了下头,唐屹弘嗯了声,看着她快步离开了唐家大院。

    看着渐渐走远的身影,夏琳昔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在他深色的瞳孔里她并没有看出任何的异样,这样的平静却让她心惊肉跳起来,总觉得这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她不能安然度过的错觉。

    男人浅笑的眸子瞥过女人提防的双眼,轻抬眼帘看着三楼的窗口,低声问着身边的女人,“老婆,你想在花房还是想在卧室,或者两个地方都想来几次?”

    “啥?”男人的话印证了女人的猜测,夏琳昔被惊吓地直接甩开了他的手,慌乱地双脚往后连退数步,颤动的唇瓣磕碰出破碎惊惧的声音,“唐,唐屹弘,你别开玩笑!”

    低笑了声,在女人惊恐的目光中男人转身往院门口走去,在她疑惑的视线里,唐屹弘用力关上了院子的大门。

    午后的暖阳笼在女人的身上,在她细腻白皙的肌肤上镀上了一层晕黄的色彩,男人提着步子踩着细碎的光影慢慢地向她走去。

    看着眼底惊颤的眸子,男人抬着长指轻抚过她柔嫩的脸颊,暗沉无底的瞳孔翻滚着浓郁的浪潮,毫不遮掩地扑向面前的女人。

    “老婆!”男人展开双臂将面前的女人轻轻地拢进怀里,修长的手指揉捏着她的细腰,压着声线低声安抚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听着男人仿佛能搓出火星的声音,女人唯有呵呵两声冷笑,夏琳昔对于他的安抚没有半点的信心,紧着他胸前的衣襟,唯有在心里暗暗祈求上帝的保佑。

    男人压下身横抱起怀里的女人,回身瞥了眼花房的方向,垂下视线看着对他使劲摇头的女人,无奈地撇了下嘴角,只能放弃了刚才在花房里就有的打算。

    “听你的,这次就在卧室里!”叹息了声,怀着无比可惜的心情,唐屹弘抱着怀里的可人儿往别墅里走去,薄唇轻扯,声音愉悦,“老婆,其实昨晚我还是收着实力的,等一下我尽量在五分钟之内让你爬上三次峰顶!”

    窝在男人臂弯里的女人,对于他的自言自语自动进行了屏蔽,不予任何语言上的沟通。

    深眸里装死的女人,让男人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双脚快速移动着,直接往楼上跑去,似乎怀里的重量并没有在行动上给他造成一点的不便。

    空无一人的院子,唯有温暖的光束在草地上花丛中漫步移动着,习习微风偶而走过,调皮地扯动一下枝条,留下它到此一游的足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