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八章 到底向着谁?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事情不顺利?”看着郑闻怡紧蹙的眉头,唐甸龙坐进沙发低声问着。

    对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瞥了眼茶几上没有喝过一口的花茶,郑闻怡轻叹了声,“这丫头还气着我呢!”

    “刚才,屹弘提到了跟夏琳君道歉的事情!”抿了口绿茶,唐甸龙紧着眉心跟对面的女人说道,“这丫头应该知道了当初我们对她姐的态度了,她现在抵触的心理我想多半是出于这里!”

    “是吗?”拧着眉看了眼唐甸龙,身体后仰靠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过身侧的抱枕压在腿上,郑闻怡陷入了一阵沉默中。

    “推测没错的话,应该是这件事情!”点了下头,唐甸龙抬着眼帘看向门外,浮现在眼底的是当日温泉山庄的情景。

    “谁能想到最后是这样呢?”轻叹了声,郑闻怡轻皱的眉心之间染上了一缕担忧,重新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视线瞥了眼门口的方向,压着声音跟他说道,“你说,这丫头心里不会对唐萌心存怨念吧?”

    男人眉心之间的皱痕拧了下,随即松开,对着郑闻怡摇了摇头,“不会,事情真相都解开了,到时候让唐萌跟夏家两姐妹道个歉,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在这件事情里,她们都是受害者,应该会相互理解的!”

    “我是不担心唐萌,”点了下头,郑闻怡跟唐甸龙念叨着,“你看这丫头在知道真相后就想着她哥的终身大事,深怕因为她自己的不懂事而害得屹弘失去幸福!”

    “也是难为她了!”叹息了声,男人的心情忽然沉了几分,“如果不是我……”

    “你又来了,是吧!”横了眼再次陷入痛苦之中的男人,郑闻怡无奈地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把这件事情往身上套,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看了眼一脸怒容又无奈的女人,男人扯了下薄唇苦笑了声,“看把你给急的,我也只是说说罢了!”

    “有什么好说的!”对着男人轻翻了个白眼,郑闻怡从沙发上站起身,视线落在门口跟他说道,“这天气呆在花房喝喝茶聊聊天能消磨半天时间,我去让阿姨给两孩子泡壶茶送过去,你要不要也到那边跟他们说说话?”

    “我去夹在两个年轻人当中去做电灯炮啊!”摇了摇头,唐甸龙拒绝了郑闻怡的提议,“我到书房翻翻资料就是了!”

    “行,那我不管你了,我可要去忙活了!”既然唐甸龙不愿意,郑闻怡也不勉强,提着双脚离开了客厅。

    唐家花房里,夏琳昔也唐屹弘牵着手走了进去,看着面前一盆盆争奇斗艳,又犹如漫天飞舞的蝴蝶兰,女人本是清冷的眸子终于染上了些许真心实意的笑纹。

    “喜欢吗?”站在一盆嫩黄的蝴蝶兰面前,唐屹弘垂眸瞥了眼底下的标签,看着这名字男人的嘴角扯了下。

    “皇帝!”这么婀娜多姿的,犹如蝴蝶起舞的花竟然叫这个名字,让夏琳昔错愕了下,低声呢喃道,“想必这花的价格也是不菲的吧,否则也太对不起这个名字了!”

    “这些我倒不在行,你要是有兴趣可以问问我妈妈,她对这些比较感兴趣!”拢了下女人身后的长发,唐屹弘跟夏琳昔说道。

    对着男人轻笑了下,女人移动着双脚走到了另一盆枚红色的蝴蝶兰前,对于唐屹弘的提议她没有回应。

    对于夏琳昔的反应,唐屹弘只是抿唇笑了下,回身见家里的阿姨送了茶水进来,瞥了眼正低头研究花卉的女人,男人提着双脚走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看了眼茶几上几样可口的点心,男人轻笑了声,坐进沙发为他自己倒了杯绿茶,轻抬的视线越过玻璃房看进面前的花海,在那些翩然起舞的花瓣中寻找早已深埋在他心中的花仙子。

    夏琳昔绕着整个花圃看了一圈,不同色彩,不同造型的蝴蝶兰几乎是霸占了整个花房,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只是郑闻怡闲来无事拿来打发时间的,她都要以为走进了一个专业花农的花房里了。

    “怎么样?”看着走来的女人,唐屹弘起身将人带到了身边坐下,视线在她含笑的眸子上闪走过,低声问着女人的感受。

    “看样子,闻姨的确非常喜欢这蝴蝶兰!”对着男人笑了笑,接过他递过来的花茶,夏琳昔轻笑着应道。

    “对,她对蝴蝶兰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摇了摇头,唐屹弘有些无奈地说道,“每年这个时候,花房里就被这些蝴蝶兰霸占了!”

    “那你应该娶个花农家的女子为妻,这样其实更好!”轻笑着跟男人搭着话,转动的视线重新看进面前的花海,似真似假地跟男人搭着话。

    “为什么?”听女人这么说,男人也只是提了下清越的眉峰,心里并无半点波澜,只是好笑地追问着她的理由。

    “两人有了共同话题,”回视着男人含笑的深眸,夏琳昔提了下眼尾说道,“这样你们家以后肯定不会有婆媳问题了!”

    “原来你在担心跟我妈妈的关系啊!”听着女人的回答,唐屹弘眨了下他那双似笑非笑的凤眸,唇线轻勾,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弧度来。

    看着男人嘴角的浅笑,夏琳昔也跟着笑了笑,柔软的腰身前倾半压在男人的肩头,粉色的唇瓣贴近他的耳朵,声音轻柔,气息如兰,低声问着他,“你说,我们真结婚了,这以后婆媳关系不好,你该向着谁呢?”

    男人微侧着脸,低垂的视线探进女人水润的眸子,眼角眉梢依旧勾着淡淡的浅笑,长臂抚上她水蛇般柔软的腰身,一提一送之间将人横躺进了怀里。

    被禁锢在男人臂弯里的女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似乎一点都没觉得诧异。

    挪了下她柔软的身体,伸着纤细的手臂勾上他的颈子,将他用力往下拉贴进她粉色的唇瓣,轻眨水光奕奕的双眸,不依不饶地问着面前的男人,“你说嘛!到底向着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