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七章 祝你们白头偕老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手指间闪烁的屏幕,唐萌低垂的视线惊颤了下,眼底滑过一抹恐惧。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指甲狠狠地抵进掌心,疼痛压住她跳动不安的心脏,素指按下了接通键。

    “哥,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女人努力牵动嘴角的肌肉,苍白的唇瓣阖动出绵柔灵动的声音。

    “最近好吗?”坐在旋转椅里的男人,手指间卡着机子,低垂的视线落在笔记本的键盘上,单手支着下巴,食指在上面来回游移,低声问着对面的女人。

    “很好,谢谢哥的关心!”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穿过电波落进女人的耳朵,唐萌拧着眉试图从这平直的声线里分析出某些不同来。

    “唐萌,哥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唐屹弘站起身看着窗外的夜色,长眉轻压,深眸里锁着他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什么?”唐萌稳住紧绷的神经侧身坐进沙发,抖动的唇瓣吐出两字,声音里裹着一丝颤音。

    “我准备跟琳昔结婚!”修长的身影直立在窗口,墨色的星眸遥望夜空里那颗最亮的星子,沉稳的声线里裹着男人的坚定,告诉唐萌他的决定。

    “哥,你说的是真的?”女人拧着眉问着对面的男人,赤脚踩在长毛地毯上来回走动着,轻颤的长睫里流转着她层层的思量。

    “唐萌,你知道,我不会拿这件事来开玩笑!”男人侧身靠在窗台上,低垂的眸子里是他不可动摇的决心,“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

    “哥,那么我的委屈你就不管了吗?”手指紧紧地抓着薄如蝉翼的纱帘,女人轻蹙着眉,试探地开口问着对面的男人。

    “唐萌,温泉山庄的事情跟你嫂子没有关系!”男人闭了闭眼,压住翻涌上来的浓重愧疚,低声跟对面的女人说道。

    “你怎么知道没有关系?”抓着纱帘的手指轻轻颤动着,是她此刻惊惧的心情,唐萌紧绷着神经追问着对面的男人。

    “唐萌,温泉山庄部分视频已被修复,当晚的男人也已找到,他承认这件事情是他一手策划的!”跟对面的女人大致地讲了下,唐屹弘并没有告诉唐萌这视频的由来。

    “什么?”惊叫了声,唐萌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恐惧,裹着一丝急切问着对面的男人,“视频修复了?”

    “对,”给了女人肯定的答案,依在窗台上的男人此刻却是轻蹙着眉头,眼底滑过一丝疑惑,搁在窗棱上的手指轻轻地点击着,唐屹弘轻抿的嘴角阖动问着对面的人,“唐萌,你怎么了?”

    “哥,我就是害怕!”似乎也察觉到刚才的失态,唐萌低声轻泣着,十分痛苦地开口问着对面的男人,“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算计我?”

    “别害怕,他以后不会再有机会来算计你了!”男人眼底流动的疑惑随着女人的哭泣声而淡去,转而浮上来的是他压制在心底的深深愧疚。

    “哥,我想回家!”女人抬起毫无泪水的双眼,细眉轻压在清冷的双眸之上,穿着蕾丝睡裙的妖娆身体依回沙发,低柔的声音里包裹着她的痛苦跟无助。

    “唐萌,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亲自过去把你接回来,好不好?”女人痛苦的声音紧紧地攥着男人流淌在血液里的愧疚,紧抿的唇瓣颤动跟唐萌作着商量,“何况这次学习的机会对于你来说也异常难得,就这么半途放弃,你以后也会后悔的!”

    “哥,你说他会不会找到这边来?”唐萌压着声音问着对面的男人,颤动的声线显示她的紧张跟不安。

    “不会,你放心吧!”女人抖动的声音落进男人的耳中,让他有瞬间的后悔,不该在这个时候把这件事情告诉唐萌,“他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干坏事了!”

    “真的?!”对于唐屹弘的话,唐萌却有着怀疑,毕竟前一天的通话中,莫源生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依然残忍嗜血。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唐萌怀疑的声音让唐屹弘无奈地扯了下嘴角,眼底划过些许痛楚,低声跟对面的女人说道,“唐萌,你放心,以后不会再有人来欺负你了,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的!”

    “哥,谢谢你,我一直知道你们是最爱我的人!”听到男人的誓言,电话另一端的女人,在唐屹弘看不见的地方勾起了愉悦的唇角。

    “最近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地呆在那边!”女人声音里的愉悦通过电波落进男人的耳中,唐屹弘的嘴角同时跟着扯了下,眼底浮上些许的笑意,“等我过去接你回来!”

    “行,我听你的!”点了下头,唐萌同意了唐屹弘的安排,抿了下嘴角,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声音里有几分不自然,带着小女生的羞涩,“哥,既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跟嫂子没有关系,你又这么喜欢琳昔,你们的事情我也没有理由反对,我先在这里祝你们白头偕老,回去再当面恭喜你们!”

    “好,那哥跟你嫂子就等你回来!”听唐萌如此说道,唐屹弘隐在嘴角的笑愈发的明显。

    “哥,那我先挂电话了,这里还有点事情!”男人愉悦的声音令唐萌的脸隐隐颤动着,看着手指间被扯下的一块纱帘,女人的眼底冷光闪烁,粉色的唇瓣上却依旧挂着一抹舒心的笑,光影里显得突兀而诡异。

    “行,那你忙吧!”男人怀着愉悦的心情挂断了电话,瞥了眼手腕上的钻石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薄唇抿了下,唐屹弘垂眸看了眼桌子上的钥匙,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地摩挲了下。

    睡梦中的夏琳昔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却发现根本无法活动四肢,身上仿佛压着一块巨石,气闷难以呼吸。

    努力挣脱束缚的女人,睁开双眼的刹那便落进了一双暗沉无底的深眸,被他攥着在欲望的黑海里沉浮飘荡。

    “唐屹弘,你发什么疯!”紧着身下的床单,看着游移在身上的男人,素齿紧咬着唇瓣,恨声问着这个半夜摸上床的人。

    “宝贝,我在你身体里已经进进出出几百个来回了,我发什么疯,你不是已经深有体会了吗?”男人停了动作,撑着强健的臂膀悬浮在女人的上空,翻滚着欲望的深眸紧紧地锁着身下已经瘫软成水的女人。

    “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的?”撑着小手挪了下身体,却发现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移动的距离,在男人的一个挺身下直接又回到了原位。

    轻翻了个白眼,夏琳昔不再浪费那仅有的力气,摊开身体陈在唐屹弘的身下,随他采撷。

    “这个问题,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问的必要!”长臂卷着女人柔嫩多汁的身体,唐屹弘将人覆在身上,手指轻抚着她已有些汗湿的背脊,微微闭着双眼回味着依旧流窜在身体里的余韵。

    夏琳昔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相爱的姿势,这种依旧牵扯的感觉,让她轻蹙了下眉心,却也没有挣扎,或许是知道反对也无效吧,也就遂了男人的意。

    阖着无力的长睫,男人有力的心跳震颤着她的耳膜,余韵过后的疲惫让她昏昏欲睡,对于唐屹弘今晚的突袭,她其实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过多的纠结。

    低垂的视线瞥过女人覆在眼窝上那如扇的睫毛,长臂探出摁掉了床头的开关,挪了下依旧坚硬如铁的身体,男人叹息了一声,提着丝被裹住两人的身体,闭上双眼随着女人清浅的呼吸声进入了梦中。

    唐屹弘带着夏琳昔走出家门往唐家而去,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十点多,瞥了眼驾驶室里道貌岸然的男人,夏琳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紧着红唇不想开口说一个字。

    “琳昔,今天见过我父母后,你安排一下,带我去正式拜访你的父母,我想尽快把我们的事情定下来!”瞥了眼寡冷着脸的女人,唐屹弘愉悦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她冷漠态度的影响,嘴角勾起的弧度都能挂几斤猪肉上去,而不会掉下。

    斜着凉凉的目光睨了眼自说自话的男人,唇角抿了下扯着轻讽的笑,兴致缺缺地开口,“你能保证你父母一定会同意吗?”

    “你放心吧!他们一定会同意的!”自动忽略了女人声音里轻嘲,男人声音愉悦,肯定地跟她说道。

    本是丝毫没有放心上的女人,听到男人如此肯定的声音,这才侧过身,微眯着双眼看着唐屹弘柔和的侧脸,脑子中在快速地运转着。

    “你宝贝妹妹同意你的婚事了?”不过几秒而已,夏琳昔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垂眸轻笑了声,回过身看着面前的车流,声音里裹着让人忽视不了的嘲讽。

    “琳昔,我的婚事并不需要别人同意!”女人的话让唐屹弘蹙起了眉头,嘴角的弧度敛了几分,试图跟夏琳昔解释其中的不同,“只是唐萌消除了对你的敌意,我还是非常高兴的!”

    纤长白皙的手指摁着轻皱的眉心,到了此刻夏琳昔才开始认真思索着两人的关系,被长睫掩盖的眸子里不免浮上些许的烦躁。

    “唐萌倒是懂事!”沉默了会,夏琳昔扯着唇瓣对身边的男人说道,“怪不得唐顾两家都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她打个喷嚏,你们也能奉为神祗!”

    听着女人若有若无的嘲讽,开着车子的男人拧了下长眉,薄唇轻抿,回头看了眼靠坐在车椅上清冷的身影,止不住低叹了声。

    温泉山庄事件,唐顾两家对夏琳君的态度的确是非常不公,也怪不得夏琳昔有如此的反应。

    早上从张建的口中得知,昨天一早夏琳昔就进入了香泉湖,相信对于整件事她现在已经清楚地彻底。

    这或许也是她昨天态度上相较于之前更为冷淡的原因。

    “琳昔,或许现在说对不起迟了点,但是不可否认,唐顾两家在处理这次事情上欠缺公允!”轻叹了声,唐屹弘对夏林昔说道,“我会亲自到你姐面前赔不是的!”

    夏琳昔转着眸子认真地看着眼底深邃明晰的侧脸,她曾经就说过,对于这样的男人,心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温泉山庄的事情还是给了夏琳昔一点警示,唐顾两家对唐萌的维护已接近病态,夏琳君的遭遇她不想经历,被人误解百口莫辩的痛楚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何况年会的事情,目前也是悬而未决。

    没有爱的婚姻,她也希望能平淡地相携着走过一生,而不是跌宕起伏,疲惫不堪。

    “你在想什么?”女人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定在他的脸上,唐屹弘侧眸瞥了眼,见她的双眼里溢满纠结。

    “唐总,从最初到现在你有没有算计过我?”视线里不断后退的街景,迫使夏琳昔要快速地做出决定。

    年会的那场算计一直横亘在她的心里,在这个不是时机的时机里,她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出其不意地直入方式,或许能看到事情最真的一面。

    男人回身瞥了眼直直定在他脸上的双眼,紧蹙的长眉下是一双错愕的深眸,声音低沉裹着惊诧,“我为什么要算计你?”

    插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指紧了紧,男人脸上的错愕不似作假,定在他脸上的视线轻颤了下,难道她最初的怀疑都是错误的吗?

    轻摇了下头,夏琳昔轻抚了下垂落在身前的长发,随意地说道,“没什么,就是想到了问问而已!”

    注视着车前的眸子缩了下,眼底波动的深纹是他的沉思,显然对于女人的说辞,唐屹弘并没有相信。

    刚才隐藏在女人双眼里的探究,唐屹弘坚信他看得一清二楚。

    之后短暂的路程,两人都不再开口说话,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路沉默地进入了唐家大院。

    视线落在门口的郑闻怡身上,夏琳昔的眸底闪过复杂的光,曾经两人的对话还历历在目,再次见面却是这样的场合下,让人无奈又感慨。

    “闻怡!唐叔叔!”随着男人的步子走近站在门口的两人,嘴角扯着最为妥帖的微笑,礼貌地跟两人打着招呼。

    “来了!”看着面前一脸浅笑的女孩,郑闻怡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几分,瞥了眼一脸笑意的唐屹弘,主动上前牵过夏琳昔的小手,将她带到了身边,“来,我们里面说话!”

    “好!”回身瞥过唐屹弘,夏琳昔轻笑着随着郑闻怡走进了唐家的大门。

    “既然决定了,就早点安排两家长辈见面,把事情定下来吧!”看着客厅里两个低头聊天的身影,唐甸龙紧着嘴角沉默了会,跟身边的男人说道。

    “我也想呢!”瞥了眼一脸严肃的男人,唐屹弘低笑声,声音里有着无可奈何的自嘲。

    “怎么?”回身看着一脸笑意,却并没有几分愉悦的男人,唐甸龙的本就蹙着的眉头更紧了几分,“你不要告诉我,今天她跟你到唐家,只是跟你来窜门的?”

    “爸,我们欠夏琳君一句道歉!”唐屹弘侧身直面身边的男人,声音坚定,慷锵有力,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看着唐屹弘异常认真的面色,再侧身看进客厅,视线落在那个依旧满脸笑意的女人身上,唐甸龙轻点了下头,“你不说,我跟你妈也有这个打算。只是这件事情我们也才获知,你就迫不及待地把人领回家里了,其他的事情也只能往后拖一两天!”

    唐甸龙的话,让他身边的男人轻呼了口气,紧抿的嘴角松了几分。

    “你可真行!”在唐屹弘轻扯的嘴角上睨了眼,唐甸龙嫌弃地摇了摇头,迈着步子走进了客厅。

    “阿姨跟你道歉!”郑闻怡看着面前的女孩,轻叹了声,侧身瞥了眼院子里的两个男人,柔声跟夏琳昔说道,“上次的事情是阿姨考虑不周,还请你别放心上!”

    对着郑闻怡笑了笑,夏琳昔轻眨了下眼帘扫过门外的两人,视线在唐屹弘身上停留了几秒,而后收回继续搁在面前的女人身上,对她摇了摇头,声音低柔裹着淡淡的疏离,“我知道你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我能理解!”

    听着夏琳昔的回答,郑闻怡无奈地叹息了声,知道她只是在敷衍自己而已,却也不勉强她现在就接受自己的道歉。

    余光里见两个男人走进来,郑闻怡拍了拍夏琳昔的手,对唐屹弘说道,“带琳昔去转转,后院的花房里那些蝴蝶兰能看看了!”

    “走吧!”对着郑闻怡点了下头,唐屹弘提着双脚走到了夏琳昔的面前,向她伸出了他修长如竹的手指。

    看着眼底宽厚的掌心,搁在腿上的手指动了下,抬着视线看了眼面前的另外两人,女人抿了下嘴角,轻笑着点了点头,对着郑闻怡说道,“那我跟他过去转转!”

    夏琳昔抬起手臂,把白皙柔嫩的小手搁在了男人的掌心之中,随着他一起往花房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