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四章 我一定把唐屹弘弄死给你报仇!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甸龙紧抿着唇线低头不语,今天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毁灭性的,从获知消息到现在也已经过了四五个小时,他依然沉浸在自责当中无法自拔。

    “老唐,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你!”瞥了眼后视镜,顾东兴轻叹了声,“你一味地沉浸在自责当中,素我直言未必是好事。”

    “哎,他就是过不了心里的那个坎!”看着身边的男人,郑闻怡叹息了声,无奈地跟前面的顾东兴说道。

    “这个坎你不过也得过!”顾东兴继续沉声开口,紧蹙的浓眉压着一双利眸,跟身后地两人说道,“你们两人可不要犯糊涂,到唐萌那里也这样说,要是那孩子没有钻牛角尖还好,假如她钻了牛角尖,把所有的责任压到你们身上,那造成的后果不是你们能承受的!”

    听顾东兴这么一席话,身后的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本是靠在车椅上的背脊挺直了起来,郑闻怡心惊开口,“你是说她会恨我们?”

    “如果她钻进了牛角尖,恨你们不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吗?”抬着双眼瞥了眼后视镜,跟里面的唐甸龙对视了眼,紧抿的唇线显示他此刻并非信口开河。

    唐甸龙深呼了口气,抬着宽厚的手掌狠狠地抹了把疲惫的脸,沉声开口,“我心里有数了!”

    “老顾,听你这么说,两个孩子那里也得叮嘱一遍,”心惊的郑闻怡瞥了眼再次沉默的唐甸龙,跟顾东兴说道,“我怕两孩子,也会到唐萌那里这样承担下来!”

    “行,我会跟展铭打声招呼的!”点了下头,顾东兴沉声应道。

    “希望是我们多虑了!”无力的身体再次靠上车椅,郑闻怡转过头看着窗外,眼底一盏盏飞速而过的路灯散发着清冷的光,街道上稀稀落落的行人,为着寒冷的冬夜更添了几分凄凉。

    身边的男人侧头看着面色沉重的女人,抬着手覆在她搁在腿上的手,轻轻地拍了两下,“别太过忧心,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孩子,她以后的人生不会因为这点波折而止步不前的!”

    “我知道!”回视着唐甸龙担忧的眼神,郑闻怡对着他扯了下嘴角,“放心吧,我没事情!”

    将两人送回唐家,顾东兴就驾车直接离开了。

    “你到楼上跟屹弘也交代一声!”看着三楼亮着灯的窗口,唐甸龙侧身跟郑闻怡说道。

    “行,你先到床上躺一会!”看着满脸疲色的男人,郑闻怡点了下头,柔声开口,“这件事本就不是你的责任,不要把枷锁往身上套,那样会很累的!”

    “我明白!”对着郑闻怡轻阖了下双眸,唐甸龙低声应道,“我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的!”

    看着男人走进卧室,郑闻怡抬着视线往楼上看去,提着双脚迈上了台阶。

    “妈,你们回来了?”看着走到门口的郑闻怡,唐屹弘起身走出了办公桌,搁在她身上的视线收了收,试图从她毫无血色的脸上看出点东西。

    “来,我们坐下聊!”在男人的手臂上拍了拍,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郑闻怡却是低垂头先叹息了声。

    “妈,你怎么了?”拧着眉看着郑闻怡,唐屹弘关心地问道。

    “屹弘,下午妈的情绪有点激动了,你别放心上!”对着唐屹弘笑了下,郑闻怡为下午的态度道歉,“这件事本就不是你们的责任,根本怪不到你的头上!”

    “妈,你别说了!”嘴角勾了下,唐屹弘却是对着她摇了摇头,“是我们考虑不周,才会让唐萌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你们怪我也是应该的!”

    “屹弘,刚才从汪家出来的路上,你姨夫说的话我觉得非常的有道理,”女人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男人,声音沉重而肃穆,“他叮嘱我们不能把这种情绪带给唐萌!”

    “什么意思?”对于女人的话,唐屹弘不甚明白。

    “就是你们在唐萌面前不应该把这件事情的责任揽到身上来!”沉眉想了下,郑闻怡跟唐屹弘说道,“他怕唐萌万一钻进牛角尖后,会恨我们!”

    搁在郑闻怡身上的眸光微微拧了下,男人沉眸想了下,点了下头,“我知道了,在她面前我不会开口谈这件事情的!”

    “哎,知道她遭受这么多罪,你以后对她好点就行了!”看着紧锁着眉头的男人,郑闻怡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个受到伤害,她都不愿意见到。

    “妈,我知道!”轻阖眼眸,唐屹弘对郑闻怡说道。

    “那你早点休息吧!”事情讲完,郑闻怡也就站起了声,看了眼依旧端坐在那里的男人,嘴角动了动,似乎还有什么想说的,却也只是摆了摆手,转身走出了房间。

    看着紧闭的房门,唐屹弘垂下眼帘沉默了会,重新站起身,回到了办公桌后面处理着刚收到的一份电子文件。

    星期六一早,夏琳昔就被夏琳君叫到了香泉湖,看着从楼上蹒跚着走下来的女人,夏琳昔快步走了过去,“你这一早把我叫过来干什么?九点都不到,你以为我这上班狗,有个休息日容易吗?”

    “得了,不知道真相的还以为你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呢!”扶着夏琳昔的手,夏琳君迈下了最后的台阶,抬着手就在她的胳膊上拍了下,“谁不知道帝云每天九点上班的?”

    “你妹我正值青春发育期,容易缺觉不行吗?”随着夏琳君坐进沙发,夏琳昔对着她翻了个白眼,“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事情也不大,就是我这心里堵得慌,想找你说说!”靠在沙发扶手上,夏琳君拧着眉把昨天晚上顾展铭告诉她的事情跟夏琳昔讲了一遍,也顺便简单地说了下温泉山庄里发生的事情。

    侧过身看了眼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王阿姨,压着声问着一脸震惊的女人,“你觉得,这件事情有没有可能是针对我的?”

    “姐夫怎么说?”夏琳昔沉默着消化了段时间,才抬着双眼看着夏琳君问着顾展铭的看法。

    “他说跟我没关系!”对着夏琳昔摇了摇头,夏琳君的眉头依然紧蹙着,“只是我觉得他这是在宽我心才这么说的!”

    “姐,这件事情当时你怎么不告诉我?”既然夏琳君提到了温泉山庄的事情,夏琳昔也就顺着这个话题问了出来。

    “告诉你干什么?平添个人进来担忧吗?”轻笑了下,夏琳君现在谈起之前的事情,倒也不觉得有太多的情绪。

    “姐,亏得你脾气好!”看着眼前面色平淡的女人,夏琳昔嗤笑了声,一双凤目溢满嘲讽,“他们这是柿子捡软的捏呢!”

    “好了,不说这些了!”看着面前一脸气愤的女人,夏琳君轻笑着摇了摇头,“总算事情水落石出了,也就好了!”

    “姐,当时你不愿意让我跟唐屹弘接触,怕是也有这个原因吧!”想到夏琳君当时说的话,夏琳昔才有所反应。

    嗯了声,对着夏琳昔点了下头,夏琳君也不隐瞒当时的心情,“我真的担心他是因为唐萌的事情找上你!”

    “姐,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不必这么拐弯抹角地跟我说,”夏琳昔抬着手指捻起她肩头的一根发丝,跟女人说道。

    “你的情况特殊,我也是怕自己的猜测错误,不是误了你的终身大事吗?”听着夏琳昔的数落,夏琳君无奈地解释道。

    “你就是多想!”看着夏琳君无奈地摇了摇头,夏琳昔起身把手指间的头发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转身重新坐回到女人的身边。

    “你给我句实话,你跟唐屹弘之间到底有没有可能?”看着夏琳昔一脸的无奈,夏琳君认真地问着她。

    “姐,我才二十三岁,我跟他即使有这个可能,也是几年后的事情!”看着一脸认真的女人,夏琳昔轻笑着摇了摇头,“几年后的事情,你让我现在怎么回答你?”

    “琳昔,我怎么感觉你在玩唐屹弘啊?”看着面前一脸无谓的女人,夏琳君眨巴了下双眼,试探地开口问道。

    “姐,你想多了!”横了眼女人,夏琳昔弯身拿起水杯抿了口温水,“怎么能说我在玩他呢?男女之间的事情,要玩也是互玩,谁也没吃亏!”

    “琳昔,你疯了?”来自于夏琳昔的理论显然是惊吓到了夏琳君,见她抬起手又想拍过去,“你这样,到时候会害死自己的!”

    “姐,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见女人的手伸过来,夏琳昔直接挪着身往后退开,对着她眨了下双眼,安抚道,“如果我们两人之间注定要死一个,你放心,我一定把唐屹弘弄死给你报仇!”

    “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是吧?”对着夏琳昔白了眼,夏琳君也是无奈地叹息了声,“琳昔,你听我的,如果你真的对他没意思,就早点退出来!”

    “姐,他明天要带我到唐家去见他父母!”抿了下嘴角,夏琳昔跟她讲着明天的安排,“而我已经同意了!如果唐家两位长辈同意,我们可能就领证结婚了!”

    低眉喝水的女人被夏琳昔的一通话给惊得直接喷出一口水,抬着惊诧的双眼看着此刻正收拾衣服的人。

    夏琳君拿着尾指往耳朵里掏,她认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姐,别掏耳朵了,你没听错!”拿着纸巾擦着夏琳君的裙摆,瞥了眼她此刻惊吓的表情,夏琳昔无奈地开口。

    “琳昔,婚姻大事不是玩笑!”拉着夏琳昔的手把她压回位置上坐好,视线紧紧地锁在她的脸上,夏琳君异常严肃地开口,“你要玩,也不能拿自己的婚姻来玩,以后你会后悔的!”

    “姐,我是说他父母同意的前提下!”歪着头看着一脸不赞同的女人,夏琳昔重复着刚才的话,“你认为他父母会同意吗?”

    “你认为唐屹弘的父母不会同意吗?”夏琳昔的反问让夏琳君愣了下,毕竟自己的妹妹这么优秀,在她的心里是不能接受被嫌弃的。

    看着夏琳君这种黄婆卖瓜的表情,夏林昔感觉有点无力,“姐,你妹还没优秀到人见人爱的地步,所以你放心吧,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哦了声,对着夏琳昔点了下头,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不对,拧着眉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琳昔,我忽然有点矛盾,既想他父母同意,又不想他父母同意!”

    “姐,外面太阳挺好的!我们出去走走!”看着陷入纠结的女人,夏琳昔垂下视线看着她凸起的肚子,把这些症状归咎在了她怀孕上,毕竟她之前的姐姐可不会这么难搞。

    “也好!”起身随着夏琳昔往外走,拧着眉的女人忽然想到把她找过来的最初目的,侧过头重新提起了刚才的话题,“你认为温泉山庄的事情有没有可能针对我的?”

    “如果莫源生说的是真的,”拧着眉随着女人的脚步随意地走着,夏琳昔沉思了会才说着她的猜测,“你的猜测我觉得也有可能,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最大的报复,就是给他戴顶绿帽子。”

    “琳昔,我忽然觉得背脊发凉!”挽在夏琳昔臂弯里的手紧了紧,夏琳君低声跟她说着。

    “别怕!”夏琳昔安抚着身边的女人,“以后尽量少出门,万不得已要出门也带上唐门的人随身保护着,我就不信他青天白日地出来抢人!”

    轻叹了声,目前似乎只有这样安排了,外面的那些活动目前是没办法再参加了。

    “我想最近这段时间,莫源生是没有时间再出来兴风作浪了!”低声跟夏琳君说着她了解到的一些事情,“帝云正全面包抄莫氏,在各个领域争夺他的资源,看样子是想直接弄死的!”

    “是吗?”对于这些夏琳君根本不了解,“你姐夫没有跟我提过这些!”

    “这个方案才开始实行,我也是听了一耳朵,具体的内容还没到我们这边!”瞥了眼拧着眉的女人,夏琳昔解释道。

    嗯了声,夏琳君表示知道了,既然帝云出手对付莫氏,的确够莫源生喝一壶的,他也就不会老想着出来害人了。

    “姐,你以后离唐萌远点!”沉默了会,夏琳昔扯了下女人的手臂跟她说道,“这万一她磕着碰着又懒你身上,可不是玩的!”

    “你姐我又不是傻!”睨了眼心事重重的夏琳昔,女人好笑地摇了摇头,“放心吧,以后我见到她就绕着走!”

    “你知道就好!”听女人这么说,夏琳昔松了口气,不过轻抬的视线瞥过开进院子里的布加迪,她的那双长眉却又是轻蹙了下。

    看着身边的女人移动着笨重的身体走过去,夏琳昔轻蹙的眉心又收了几分,抬着双脚跟了上去。

    “姐夫!你这是从哪里回来啊?”瞥了眼身边的车子,抬着轻笑的眉眼跟面前的男人打着招呼。

    “早上跑了唐临江苑!”对着夏琳昔点了下头,顾展铭跟她低声解释道。

    “姐,中午我想吃糖醋排骨,你帮我去跟王阿姨说一下呗!”侧身看着粘在顾展铭身边的夏琳君,夏琳昔提着眼尾跟她说道。

    视线在面前的两人身上扫过,夏琳君轻笑着摇了摇头,知道夏琳昔找顾展铭有话说,她也不戳破,移着双脚走进了屋子。

    “你有话跟我说?”看着走进别墅的女人,顾展铭收回视线搁在夏琳昔敛了笑意的脸上,拧着眉疑惑地开口。

    “姐夫,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抬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夏琳昔紧蹙的眉心里是对他完全的不信任。

    “你说!”看着夏琳昔沉冷的脸,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有了几分好奇。

    收回视线侧身看进大门,见夏琳君正在大厅里跟王阿姨低声说着话。

    夏琳昔转过身重新把目光搁在顾展铭的脸上,紧抿的唇瓣阖动对他说着要求,“请你以后别把我姐带到唐萌面前,她这个人没什么心机,所有的营养都集中到她那丰满的胸部上了,脑袋里没长多少大脑!”

    “你什么意思?”听到夏琳昔的要求,男人浓密的长眉轻蹙,抬着眼帘看了眼依旧在客厅里的女人,低声问着面前的人。

    “顾总,唐顾两家如何宝贝唐萌那是你们的事情!但是,以后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不分青红皂白,只听唐萌的片面之词就定我姐的罪,让她受委屈,”

    高抬着下巴的,夏琳昔微眯着双眼,目光直直地射进男人的深眸,声音清冷没有半点的温度,裹挟着女人最直接的威胁砸向面前的男人,“那么我不介意亲自把我姐送到郭世扬的床上,我想以他对我姐的感情,即使她大着肚子,他照样会接受的!”

    听着女人威胁的话,顾展铭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指,郭世扬三个字依旧让他非常不爽!

    即使他知道夏琳昔的威胁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已,男人还是被膈应到了。

    搁在她脸上的眸光轻抬,越过大门锁住夏琳君的身影,薄唇轻动跟面前的人道歉,“这次的确是我的错,让你姐受委屈了!”

    “顾总,我姐这个人脾气来的快,去得也快,即使当初气得要吐血,过后几句好话就能把她哄回来!”收了高高抬起的下巴,女人侧着身看着面前豪华的别墅,低声跟身边的男人说道,“你只要付出一分好,就能拿到她十分的真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