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二章 他真正要对付的是我?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是唐萌的问题!”轻摇着头,顾展铭闭了闭双眼,压住眼底的愧疚,沉声跟夏琳君解释道,“他在报复我跟唐屹弘!”

    “你们之间有很深的仇恨吗?”抬着疑惑的视线看着男人紧绷的脸,夏琳君在脑子中迅速翻动着已知的信息,却发现没有资料显示三人之间有恩怨纠缠。

    “他说在报复这三年帝云对莫氏的压制!”男人的眸光落在女人的眉眼上,一贯无波的眸底此刻暗潮涌动,是他难以抑制的沉痛心情。

    “展铭!”捏着男人衣角的手指紧了紧,隐在女人瞳孔里的恐惧更深了几分,颤动的唇瓣磕碰出她心底不愿相信的猜测,“当时,唐萌睡的房间其实应该是我入住的,那么有没有那么种可能,他真正要对付的是我?”

    捏着女人轻颤的小手,男人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拧了起来,当初事情发生时的画面一帧帧地从他的脑海划过。

    当时两个女人同时中药,唐萌先倒下,被好心的夏琳君留在了自己的房间内休息,而她走出了房间被郭世扬带走。

    搁在女人眉眼之间的眸光浮沉地厉害,顾展铭到现在依旧不明白,两人所中的药物成分为什么会有所不同?

    而两人所入口的东西,唐萌跟夏琳君所说的却又是完全一样的!

    如果夏琳君的猜测成立,她的体内不应该只有一种药物!不说两人对调,最起码成分应该是相同,才能达到目的。

    这些答案,或许要等找到房间内的原片,才能知道了!

    伸着手臂将人重新搂进怀里,深邃明晰的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摩挲着,“他今天说通过温泉山庄的监控系统获得的信息,那么你们进出房间的所有活动他应该是全部掌握的!”

    “展铭,如果当时世扬没有将我带走,”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瑟缩了下,卷翘的睫毛轻颤继续跟他说着她的猜测,“他如果是出于报复的目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也会落得跟唐萌一样的下场?”

    紧了紧怀里不安的人,顾展铭没有回应夏琳君的问题,因为这根本无须回答,答案是肯定的!

    清寒的双眸落在女人高挺的肚子上,男人的心里忽然划过一阵后怕。

    如果当时夏琳君也留在房间内,后果可能不是现在这样,他要承受的或许会更多。

    “不会!”眼帘下压,掩住眸底翻涌的狠戾,柔声安抚着怀里的女人,“你别多想!”

    被箍在男人怀里的女人,双眼依旧轻颤地厉害,显然顾展铭的安抚并没有让她安心多少。

    “展铭,他这样的人太恐怖了!”苍白的脸贴在男人的胸口,耳边是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震颤着女人的耳膜,才能稍微安抚住她不安的灵魂。

    “放心吧!”男人暗沉的眸光看向窗外,轻声跟怀里的人低喃,“他不会再有机会来祸害别人了!”

    离开公寓的莫源生此刻站在郊外别墅内的卧室里,紧了下腰间的带子,双眼盯着床上深眠的人,一贯清冷的眸子此刻却溢满温情。

    拿起床头柜上的机子,莫源生拉开通往阳台的门走了出去,视线瞥过屏幕上的时间,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在这夜色里异常渗人。

    音乐铃声循环的播放着,站在阳台的男人异常有耐心地等待着,终于在他的耐心将要告罄时,话筒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怎么?以为到了国外翅膀就硬了是吧?”男人的声音裹着冬夜里的寒冷穿过电波钻进了女人的耳朵,激得她汗毛直立,全身一阵哆嗦。

    “莫源生,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捏着机子,唐萌靠坐在床头,声音恐惧却也充满气愤。

    “真是没良心呢!”啧了声,莫源生倾斜着身体慵懒地靠在阳台上,目光穿过玻璃移门搁在卧室里的床铺上,声音沙哑裹着轻讽,“今天我可替你背了好大的一个黑锅,你不感谢我也罢了,竟然还用这样的语气质问我,真是让我伤心!”

    “什么意思?”女人的双眼里露出意思困惑,“我在国外,何须你来背锅!”

    轻笑了声,莫源生低声诉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却直接在唐萌的心里炸开了一个窟窿,惊得她背脊发凉,“今天你的展铭哥到莫氏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质问我温泉山庄的事情!”

    “温泉山庄?”女人惊愕的尖叫了声,紧着手里的丝被质问着对面的男人,“温泉山庄的事情,他怎么会跑去问你?他是不是已经知道?”

    “这个还得你自己去问问你那个亲爱的展铭哥了!”搁在床上的视线敛了几分,眸底滑过一抹冰冷的光,低声跟对面的女人说道,“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得到信息的!”

    “那你怎么说的?”紧着呼吸,唐萌追问着对面的男人,血液里流窜着惊颤跟慌张,使得被她紧紧咬住的唇瓣依旧抖动地厉害。

    “当初你们也是一番好意!”就着这浓郁的夜色,莫源生轻笑了下,这笑声仿佛从地狱深处爬上来,穿过电波钻进女人的耳朵,紧紧地攥着她的神经,“现在事情出来了,我又怎么能把你们两个女人推出去呢?”

    “什么意思?”听男人这么说,女人紧着的心脏松了些许,唐萌继续追问着他的回答。

    “我就告诉他,我是为了报复他们才出手把你给糟蹋了!”男人在糟蹋两字上刻意拉长了声音,里面包含着意味深长的笑,“你说,你要不要感谢我,再让我糟蹋一次?说实话我还挺怀念你那温热的身体的!”

    “畜生!”男人前部分的话让女人紧张的神经彻底放松了下来,而他后部分的内容却又勾起了她一直想要遗忘的痛苦记忆,紧抿着唇瓣恨声骂了句。

    听着女人的骂声,莫源生却是大笑了两声,视线里床上的人掀开被子下了床朝着他走了过来。

    男人刺耳的笑声,让远在大洋彼岸的女人心跟着震颤了下,捏着机子的手微微颤动,背脊爬过一阵凉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