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一章 怎么会是他?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知道两人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顾展铭却不得不对着他们点头,“刚得到的视频资料,画面非常清晰,不会搞错的!”

    “房间内怎么会有视频?”顾东兴显然又一次被震惊到了,双眉紧皱紧紧地盯着顾展铭,“温泉山庄在房间内也安装了摄像头吗?”

    对着两人摇了摇头,否定了顾东兴的猜测,男人抿了下薄唇,讲起了视频的原由。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刚得到消息时,我也是被震惊到了!”看着面前两个目瞪口呆的人,顾展铭轻叹了声,“有些人为了钱,早已没有了良知!”

    “这群畜生!”顾东兴圆睁着双眼愤怒地开口,搁在腿上的双手紧握在一起,细看有着细微的颤动。

    “别上火,小心你的高血压!”见顾东兴满脸的愤怒,郑淮西赶紧劝解着,“现在既然把人给抓住了,最起码以后少点人受到伤害!”

    “你的意思,当晚他们拍摄的视频没有流传出去?”顾东兴瞥了眼担心的郑淮西,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让她别担心,双眼继续盯着顾展铭问着他担心的问题。

    听顾东兴这么一提,郑淮西的神经也被提了起来,这要是流传到市场,不是要了唐萌的命吗?

    “放心吧!”对着两人摇了摇头,顾展铭安抚道,“他们怕招惹上麻烦,因此这段视频直接被压在了盘子里没有放出去!”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压着急促跳动的胸口,郑淮西忍不住在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

    “看样子,我们得亲自到汪家去一趟了!”扭过头看着郑淮西,顾东兴长叹了声。

    “莫源生这个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郑淮西想到莫兆兴这个到处做慈善的男人,再回过头看他这个心狠手辣的儿子,不由地感慨命运的残酷。

    “你闻姨他们知道了吗?”顾东兴拧着眉,心情沉重的看着顾展铭问道,“要是他们知道了这种结果,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地住!”

    “下午,屹弘已经赶回来了,现在那边大概也应该知道了!”看着两个同样紧锁着眉头的人,顾展铭跟他们说着情况。

    “这孩子真是多灾多难!”摇了摇头,郑淮西不由地轻喃着,“小时候,这条小命就是你闻姨千辛万苦抢回来的,长大了还要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心疼!”

    男人的视线瞥过正低头感慨的女人,长眉轻蹙了下,却也没有深想。

    毕竟每个孩子长大成人,每对父母都付出过艰辛。

    见顾展铭扭头看向屋内,顾东兴用脚尖踢了踢依旧沉浸在过去的女人,给她使了眼色。

    接到顾东兴的眼色,郑淮西才反应过来,瞥了眼没有反应的顾展铭,才松了口气。

    “既然这样,那么汪家那边就麻烦你们跑一趟了!”两人的小动作,顾展铭并没有注意到,起身打算回香泉湖去。

    “行吧!我跟你姨夫跑一趟!”见男人站起身,顾东兴轻点了下头,紧蹙的眉头夹着担忧,“希望汪家能谅解!”

    嗯了声,紧锁着眉的男人,瞳孔里闪过汪楚妍的身影,顾展铭也是无奈地叹息了声,却也没有多说,转身离开临江苑。

    相对于顾家的平静,唐家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唐甸龙看着此刻正低头哭泣的郑闻怡,紧在身侧的手指咯咯作响,圆瞪的双眼里血丝凸起,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动着,看着面前的唐屹弘沉声质问,“你们确认了?”

    “确实是他,展铭亲自到莫氏找过他,他自己也承认了!”对着唐甸龙点了下头,唐屹弘压了眼眼睑,沉声回答。

    “真是孬种!男人之间的事情竟然找女人来泄愤!”唐甸龙紧着疼痛的呼吸,恨声出口,“莫兆兴这个老货,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还每天跑去做慈善,回来把这么个东西弄死就是最大的善事了!”

    “这个杀千刀的!”紧握的拳头恨恨地捶打着身下的沙发,郑闻怡抬着红肿的双眼看向面前的两个男人,“让唐门的人直接把他给杀了吧!这么毁我的孩子,这是不想让我活了啊!”

    “妈,别这样!”长臂拢在哭泣的女人身上,扶住她伤心过度的身体,看着她痛哭的模样,唐甸龙的双眼也是湿润了几分。

    “屹弘,我这里太难受了!”拍着疼痛的胸口,郑闻怡看着唐屹弘低声哭泣着,“我捧在掌心二十多年的宝贝啊,就这么被人欺负了去!”

    “妈,你别这样!”紧着怀里悲痛的女人,唐屹弘垂下双眼,痛苦地跟她道歉,“是我们的错,当时就应该把莫氏连根拔起,他就不会有兴风作浪的资本了,也不会伤害到唐萌了!”

    “你说你,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有什么用啊!”女人的拳头一下一下地敲打着男人的胳膊,郑闻怡心痛地低喊着。

    “是我的错,当初如果不是我妇人之仁,听屹弘的话把莫氏直接灭了,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疼痛的视线紧着伤心欲绝的女人身上,唐甸龙后悔莫及地开口。

    看着陷入痛苦的男人,郑闻怡收了捶在唐屹弘身上的拳头,拿着纸巾压掉流下来的眼泪。

    抬着愤恨地目光看着面前的两人,声音沙哑依旧裹着泣音,清冷地开口,“都别埋怨自己了,为今之计这笔账该怎么算,这口气我是无法咽下的!”

    “针对莫氏的动作,展铭已经开始行动了!”女人双眼里迸射出的强烈恨意,让唐屹弘蹙了下眉头,却也开口跟她说了接下来的安排。

    “你们两个做哥哥的,妹妹被人这么欺负,这次如果不把莫氏夷为平地,也愧对她这么多年喊你们的那声哥哥!”敛了脸上沉痛的表情,郑闻怡看着身边的男人痛声开口。

    “妈,你放心吧!这次我们不会手下留情了!”瞥过呆坐在旁边的唐甸龙,唐屹弘沉声跟她保证着。

    “甸龙,我们一起往莫家跟汪家走一趟吧!”吸了下鼻子,郑闻怡侧身跟唐甸龙说道,“我就想听听,对于这样的儿子女婿,这两家的长辈还有没有脸说话!”

    “走吧!”看了眼起身的女人,仿佛一下老了好几岁的唐甸龙慢慢地站了起来,却是眼前一花,差点摔倒在地,幸亏唐屹弘抚了一把,否则直接栽倒进地面,后果不堪设想。

    “你别着急上火啊!”郑闻怡快步走到他身边,将人搀扶着重新坐进沙发,手指轻抚着他的胸口,开解着,“你要是发生了意外,你让我们怎么办?”

    “都怪我!”紧握的拳头敲打着发涨的额头,唐甸龙闭着双眼恨声出口,“都是我害了唐萌啊!要是知道她所有的不幸,都是她爸当初的一念之差造成的,该有多难受啊!”

    “孩子不会怪你的!”听着唐甸龙自责的话,郑闻怡难受地都要窒息,眨了下湿润的双眼,轻声安慰着,“你家丫头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她又怎么会怪她最敬爱的爸爸呢!”

    “我怎么不知道呢!”唐甸龙看着身边的女人,低声跟她说着曾经的唐萌,“那时候我出差在外,一个星期没有回来,这丫头就天天缠着你要爸爸,你还打电话跟我抱怨,说养了个小没良心的,一天到晚只知道惦记她爸爸!”

    “可不是!”轻笑了下,郑闻怡紧了紧男人的手掌,眼底划过一抹欣慰,“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让欺负她的人付出代价,才是目前我们要做的事情!”

    “好!”对着女人点了点沉重的头,唐甸龙收了眼底的那抹伤痛,重新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郑闻怡沉声开口,“我们去汪家!”

    两人刚走出唐家大门,便看见顾东兴的车子开进院子,彼此对视了一眼,又同时迈下台阶走了过去。

    唐屹弘双手插进裤袋站在客厅里,目光越过大门落在院子里的三人身上,深眸里流转着墨色的波纹。

    唐甸龙夫妇最后上了顾东兴的车子开出了院子,唐屹弘收了视线,移动着沉重的双脚踏上台阶往楼上走去。

    汪楚妍手指间捏着一张化验单,双眼呆滞,无神地坐在公寓的客厅里。

    莫源生推门进来就见女人呆愣地坐在沙发上,对于他的回来,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视线在已暗沉的房间内转过,手指按下开关,打开了客厅的灯。

    瞬间而起的亮光刺进女人无神的双眼,眼帘轻颤了下,飘散在各处的魂魄仿佛才回归般,瞳孔深处慢慢地有了点生气。

    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汪楚妍捏了下手指间的薄纸,才赫然反应过来,纸张上的内容是她想要极力掩盖深埋,不能让莫源生知道的。

    手指轻轻颤动着,眼底有抹惊恐在流转,白皙的脸更加苍白,仿佛刷了层白漆上去,毫无血色,没有生气。

    “这是什么?”低垂着视线落在女人手指间的纸张上,莫源生拧着眉问着面前仿若见鬼的女人。

    “没,没什么!”对着男人轻摇着头,垂下视线避开了他的目光,手指一收直接将纸张揉捏成团捏在掌心中,汪楚妍站起身提着双脚就想往卧室走去。

    “汪楚妍,我的脾气你最清楚,最好别挑战我的底线!”看着女人快速移动的身影,站在原地的男人凉凉地开口,声音里裹着淡淡的警告。

    瘦弱的身影轻颤了下,移动的双脚再也迈不开步子,紧着纸团的手臂止不住地轻颤着,是她对身后男人的忌讳与恐惧。

    “过来!”瞥了眼女人僵直的背影,莫源生坐进沙发,四肢展开靠坐在那里,低声吩咐着,“让我看一下,你这么宝贝的东西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颤动不安的睫毛压在眼窝上,绷着全身的肌肉慢慢地转过身去,轻颤的目光就着清冷的光线落在男人的身上,移动着冰冷无温的双脚一点点地走向沙发上的男人。

    纤长白皙的手指展开露出成团的纸张,上面点滴的痕迹是她掌心中透出的汗水。

    瞥过女人手指间的纸团,莫源生拧着眉看了眼女人失了光华的双眼,抬着手指捻了起来,慢慢地将纸重新打开。

    入目的内容却让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直起了背脊,手指拂过看到的数据,嘴角轻扯,抬起的眸光瞥过女人的腹部,轻点了下头,声音凉薄并不见半分的喜色,“这是怀孕了?倒是喜事一桩!”

    看着男人淡漠的双眼,汪楚妍本是紧着的心脏疼了下,却又随即松了开来,悲凉中裹着喜悦,喜悦中却又夹杂着悲凉,让她的眸光有了一瞬间的扭曲。

    “以后就在家好好养胎!”随手把布满皱痕的检测单放在茶几上,男人站起身看着面前的女人,低声吩咐着,“你知道的,我家老爷子很早以前就想抱孙子了,希望你别让他失望!”

    低垂着视线看着茶几上的单子,女人的唇角扯动了下,却发现根本拉不开半点的弧度,听着男人完全公式化的交代,汪楚妍唯有轻点了下头,表示她听到了而已。

    “明天我会安排人陪你去全面检查一下!”男人移动了下身体往门口走去,见女人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双脚顿了下低声交代,“今天晚上我不回来了,你早点休息吧!”

    房门重新关上,沉闷的关门声落进女人的耳朵,才让她有勇气重新抬起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僵硬的身体晃动了下,瘫软进柔软的沙发。

    侧眼看着茶几上的单子,女人的瞳孔深处迸射出强烈的恨意,手指紧紧地抓着腹部的衣服,抬着拳头在上面重重地捶打了两下,溢满愤恨的双眼弥漫上痛苦的泪水,沿着苍白的脸庞滑落至沙发上。

    沉浸在痛苦中的女人被一阵手机铃声扯回到现实世界里,抬着双眼向卧室,眉心轻蹙隐忍着心底的苦楚,抬着手指拂过双眼擦去了不断落下来的眼泪。

    走进房间看着闪烁的屏幕,女人稳了稳急促的呼吸,接起了电话,对着话筒柔声开口,“妈,有什么事情吗?”

    “楚妍,莫源生呢?他在家吗?”捏着机子,吴秋贞沉声问着对面的女人,“他的电话,我怎么打不通?”

    “妈,你找他有事情吗?”听到吴秋贞连名带姓地叫着那个男人,汪楚妍嗅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长眉蹙动,继续追问着,“他刚出去,晚上也要很晚出来了,有事情你先跟我说吧,我到时候再转告给他!”

    回身瞥了眼客厅里的几人,吴秋贞蹙着眉头,轻叹了声,“这样吧,你让他明天到家里来一趟,你爸找他有事情要谈!”

    “妈,你们这是有了女婿不要女儿了吗?”轻笑着跟对面的女人撒着娇,汪楚妍试探地开口,“就不能先给女儿透露点消息吗?”

    “工作上的事情,跟你讲你也不懂!”耐着性子跟汪楚妍解释了一句,吴秋贞闭了闭眼帘压住眼底翻涌着的难堪,轻声说道,“你早点睡吧,我这里还有点事情就不跟说了!”

    也不等对面的女人反应,吴秋贞就挂断了电话,转身重新走进客厅,跟汪申弘一起面对这难堪的场面。

    看着掌心中的机子,女人的双眼里疑惑重重,双脚移动走到窗口,看着外面明明暗暗的灯火,汪楚妍决定明天跟莫源生一起回趟汪家。

    回到香泉湖的顾展铭此刻正坐在书房里,手指间夹着一根未燃尽的香烟,靠坐在旋转椅上看着窗外,身影沉重而痛苦。

    夏琳君手里拿着杯绿茶推门进来,见房间内弥漫着白色的烟雾,跨进门口的双脚又退了回去,蹙着眉,视线看进烟雾中,关心地问着对面的男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抽这么多的烟?”

    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顾展铭起身将窗户全数打开,迎面而来的冷风渐渐地卷走了一室的白烟。

    “房间内烟味太重了,我们到卧室说说话!”从女人的手指间拿走茶杯,伸展着长臂搂着女人的薄肩往卧室走去。

    视线瞥过男人暗沉的脸,夏琳君轻点了下头,随着他的步子往前移动着。

    “当晚欺负唐萌的男人找到了!”两人并肩靠坐在一起,顾展铭低声跟身边的女人说道,暗哑的声音里裹着浓浓的疼惜!

    “找到了?”从男人的怀里坐起身,视线紧紧地盯着他,“这个男人是谁?”

    “莫源生!”抬着沉痛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女人,顾展铭扯动唇线,磨着牙根冷声出口。

    “怎么会是他?”惊愕的双眼窜过一抹恐惧,莫源生三个字对于夏琳君来说就如同深埋在心底深处的噩梦,根本无法触碰。

    “别害怕!”长臂搂紧怀里紧绷的身体,顾展铭轻声安抚着,“他现在伤害不了你!”

    “我知道!”手指捏着男人的衣摆,对着他点了下头,夏琳君平复着心里的惊惧,继续问着顾展铭,“唐萌得罪过他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