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六章 出手对付莫氏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视线麻木地盯着屏幕上走过的画面,关震垂眸想了片刻之后,回身看着面前积压在一起的箱子,继续问着胡利豪问题,“你们平常联系吗?”

    “不怎么联系,只有等到交片的时候才会联系一下,现在我手里没有货,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我没有理由联系他,只等他来联系我!”看着关震,胡利豪跟他说明情况,“何况他这次回老家那边已经切断了跟外界所有的联系,我没有办法!”

    “他老家在哪里?你知道吗?”垂眸瞥了眼,关震想着是否亲自过去把人给带回来。

    “我真的不知道他家的确切地址!”回答关震的依旧是不知道,这让他搁在桌子上的手指不由地紧了紧。

    “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怎么可能把这些私密告诉对方呢?”惊恐的视线扫过关震紧握成拳的手,胡利豪颤抖着双腿急促地解释着。

    “先把人带回唐门吧!”睨了眼面前这个没有半点气概的男人,关震松了紧握的手指,对着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让他把胡利豪带走。

    “我现在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大哥,你就行行好,放我离开吧!”看着已经走到身边的黑衣人,胡利豪盯着关震央求道,“我保证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烂在肚子里,不向外泄露半个字的!”

    “你这样的人,不死已经算是大福了,还想离开?”站在他身边的黑衣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用力一捏,直接听到了胡利豪鬼哭狼嚎的声音,阻止了他令人厌烦的求饶声。

    “带走吧!”眉心蹙了下,看着胡利豪眼泪鼻涕的样子,关震是一阵厌恶,抬着眼帘瞥了眼黑衣人,直接吩咐着。

    接到关震的眼神,黑衣人直接伸出手提溜着胡利豪的领子,就将人带出了地下室。

    从胡利豪住处所得的主机被送进了顾展铭的办公室,紧闭的房间内,关震把机子连接到了显示屏上。

    指着其中的一个文件对着男人说道,“顾总,这就是他们经过剪辑后的片子,据胡利豪交代,他怕得罪人,所以这个片子没有被送出去,一直压在盘子里。”

    “你先出去吧!”看着屏幕上的那个文件夹,男人面色黑沉地靠坐在旋转椅上,跟身边的男人说道。

    轻点了下头,关震转身打开了实木门走了出去,再次将门在身后关上,看了眼守在两侧的黑衣人吩咐道,“别让任何人进去!”

    男人凉薄狠戾的视线拧在眼底的那个文件夹上,搁在键盘上的手指很久都没有动作。

    “顾总,当晚的男人是莫氏的莫源生!”耳边是关震那淡漠沉重的声音,搁在键盘上的手指一点点的攥紧,直至骨节凸起,青筋暴起,顾展铭轻阖着双眼,压抑着流窜在身体各种的气流。

    搁在键盘上的手指并没有点开文件,男人起身离开了办公桌,双手插腰在办公室内来回踱着步子,全身弥漫着一股冰冷狠戾的气息,踏进空气中的脚步都带着凌厉的脚风。

    瞥了眼手腕上的时间,距离唐屹弘到达衢城还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顾展铭紧抿着唇线站在原地片刻之后,方才提着步子走向门口。

    “把关阳跟王君忆都给我叫进来!”看着站在门外的关震,顾展铭吩咐道。

    回身重新坐回办公桌后面,视线扫过面前的页面,屏幕上显示的众多文件夹,让他的双眼布满血丝,眼球充血。

    “这群畜生!”紧着薄唇,男人的脸淡漠从容,萧肃克制,只是那双深邃的眼却是越发的寒冷。

    “顾总!”关阳跟王君忆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就见办公桌后面的男人面若寒霜,双眸如同冰封雪刃,冷冷地注视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坐吧!”轻阖双眼,男人掩下流转在瞳孔里的狠戾,抬着眼帘瞥了眼站在面前的两人,手指轻动关闭了页面。

    “顾总,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看了眼搁在办公桌上的主机,关阳将目光挪回到男人的脸上,声音里不自觉地染上了一丝肃穆。

    “关阳,最近把手里一些不是紧急的事情转移到秘书部去,你腾出手来收集莫氏最近这段时间的商业活动!”男人沉冷的眸光在两人身上扫过,低声跟关阳说道,“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把莫氏往死里弄!”

    侧眸跟身边的王君忆对视了一眼,双眼里充满疑问,不过关阳却没有多问。

    经历过三年前的事情,他知道帝云跟莫氏迟早会再有一场较量,只是没想到却是在这个点上。

    “行,我马上动手处理!”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关阳接下了男人交代下来的事情。

    “王秘书这段时间就配合关阳,你手里一些不是机密的事情就转交下面的人手里吧!”视线滑到王君忆的脸上,顾展铭吩咐道。

    “可以,我安排下去!”看着顾展铭异于平时那湛黑的瞳孔,王君忆点着头,开始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安排。

    “你们出去安排吧!”对着两人挥了挥手,沉凝着脸的男人同时从位置上站起身,随着两人往外走去。

    “关震,跟我往莫氏走一趟!”越过几人,顾展铭跨步往外走去,跟身后的关震说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顾总怎么突然对莫氏发难?”跨步走到关震面前,关阳沉身问着他,双眉之间的沟壑深刻而沉重。

    “温泉山庄!”淡漠的双眼在面前的两人身上划过,紧闭的嘴角轻阖,留下四个字便快步离开。

    看着电梯门关上,关阳收回的视线却对上王君忆困惑的眼神,男人的眉蹙了下,低声开口,“别问了,去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吧!这段时间的工作量怕是要非常繁重了!”

    对着男人轻阖了下双眸,王君忆转身往秘书室走去,视线瞥过紧闭的电梯门,尖细的鞋跟轻转走进了办公室。

    看着空无一人的过道,站在门口的关阳捏了捏鼻梁,温泉山庄的事情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他真的没想到会跟莫氏牵连上。

    迈着沉重的双脚走进办公室,看着堆积在桌面上的文件,男人的脑子也是一阵阵抽痛,这本来就繁重的工作量,看样子又得往上走了。

    莫氏总部大楼内,一片静寂的空间内猛然踏进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本是垂眸工作的人们听到异响纷纷抬起头看过去,却见顾展铭一身风雪的大步走来,身后一步之外跟着关震,两人犹如闲庭散步般走进莫源生的地盘。

    “顾总!”前台负责接待的人员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走到了两人面前,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看着顾展铭礼貌地打着招呼,“请问您到莫氏有什么事情吗?”

    “莫源生在哪里?”看着面前微压着身的工作人员,男人压制着满腔的愤怒出声询问,“我来找他!”

    “请问你有预约吗?”男人面前的工作人员依旧一副谦卑的模样,看着盛怒中的男人继续礼貌地询问,“如果没有,我需要打电话问下秘书室!”

    “告诉他,帝云的顾展铭来找他讨一笔账!”看着面前退开的女人,目光在她镇定的脸上划过,沉声出口。

    “好的,你稍等,我打电话问一下,看看莫总有没有时间!”对着男人轻笑了下,女人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按下了内部的号码,拨通了莫源生秘书室的电话。

    男人沉冷的视线从女人的脸上收回,抬眸看着面前的办公大厅,凝结在他身上的风雪愈来愈厚重,随着时间的推移,盘旋在男人周身的低气压更是压迫的人不敢靠近半步。

    “顾总,莫总请你们上去!”重新走出办公桌,前台的工作人员走在顾展铭的面前,对着他做了个请的姿势,引导着他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这是直通总裁办的电梯,你们可以直接到达莫总的办公室!”

    裹着一身冰层的男人提步踏进了电梯,走在他身后的关震清冷的视线扫过面前依旧挂着浅笑的女人,眸底滑过一抹流光。

    电梯门应声关上,隔绝了从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站在门外的女人直起微垂的腰身,淡漠的视线扫过紧闭的门,轻轻地呼了口气,提着松软的双脚走回办公桌后,虚脱地坐进了椅子。

    “小张,你可真行!”同事见张岚回到位置,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佩服地说道,“那两个男人身上足以冻死一头牛的冰冷气息,我们这里也只有你能应付!”

    “你过去也行的!”对着同事轻笑了下,张岚抚了抚胸口依旧飞速跳动的心脏,心有余悸地开口说道,“其实我也是怕死了!帝云的顾总真是名不虚传,那身上散发出的威压的确能吓死人!”

    “也不知道他今天找莫总有什么事情?”拧着盯着依旧紧闭的电梯,同事喃喃自语着。

    毕竟莫氏跟帝云一直没有任何的往来,她在这里工作了几年,这也是第一次见顾展铭走进莫氏,而且还裹挟着一身的风雪.

    显然是来者不善,来找茬的!

    抬着眸子瞥了眼身边的同事,张岚只是扯了下唇角笑了笑,对于她的疑问并没有深想。

    这些可不是她这样的小人物要想的事情,她还是安安静静地做好本职工作,拿份养家糊口的工资,这样就够了。

    顾展铭跟关震步出电梯,便看见莫氏的总裁秘书站在电梯口,男人冰冷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女人便迅速移开,直接搁在了面前的过道上,薄唇轻阖,声音清冷,字如冰渣落进空气中,“带路!”

    “顾总请!”见男人脸上并无半点的客气,秘书脸带笑容,微弯着身往前走去,“莫总早已在办公室等你!”

    将两人带到莫源生的办公室前,秘书便止步并未再往前踏入,推开办公室的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便退开,转身离开。

    顾展铭瞥了眼站在门口的吴剑松,深邃的眸子敛了下,提步走了进去。

    跟在男人身后的关震却被吴剑松挡住了去路,阻止他进入办公室,两个身形差不多的男人彼此对视着,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燃烧的火星。

    “关震,你就留在外面吧!”似是感受到了来自身后无声的较量,顾展铭低声吩咐着,锋利如冰锥的视线直直地射向对面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

    听到男人的吩咐,本是跨出去的步子被关震收了回去,强硬的目光瞥了眼面前的男人,侧身站在了门侧,竖着耳朵,全身的感官被他全部散发开,注视着门后的动静。

    吴剑松侧眸看了眼一侧的关震,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摩挲了下,实木门已被他关上,隔绝了办公室内所有的动静。

    低垂的眸光盯着面前黑色的大理石地面,那里映射出他此刻面部坚硬的线条,墨色的瞳孔里光线浮浮沉沉。

    侧眸瞥了眼吴剑松,关震锐利的双眼缩了下,刚才他明显感觉出身侧的气场有着些许的变化。

    此刻见他双眼直视前方,周身散发出的冷硬气息已恢复如初,关震也同时收回了投注在吴剑松身上的注意力,继续关注着身后的动静。

    两人各守一方,全部将注意力搁在了实木门后,同时防备着来自对方的动作。

    顾展铭进入办公室已有一段时间,身后的门依旧没有半点的动静,两人的脸色却愈发沉冷而肃穆,都在彼此的气场里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煞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煞气愈发的浓重。

    随着啪嗒一声响,实木门被一股强力拉开,两人同时转身看向门内,入目的场景令彼此都震惊不已。

    视线里,高档的办公室已被破坏殆尽,最先进入两人双眼的是迈步走出来的顾展铭,见他手指间提着外套,嘴角有丝鲜红,发丝有了点凌乱,全身的气场依旧充满杀气,移动间的双脚依旧凌厉。

    吴剑松的视线越过男人高挺的身影往里扫过,却见莫源生此时正低垂着头,一手撑在红木桌上,一手擦拭着嘴角的血,嗜血的双眼冷冷地注视顾展铭的背影,嘴角却扯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见此场景,吴剑松迅速地探出手来直往顾展铭的身上而去,却被一直注视他的关震抬手隔挡开,两人便在狭小的过道上面对面的交锋,打得难舍难分。

    莫源生抬着步子走出办公室,跟顾展铭并肩而立,手指间拿着纸巾一根根地擦拭着他修长的手指。

    视线随着正打斗的两人移动着,舌尖舔了下嘴角破皮的地方,扯着轻讽的唇线,声音薄凉夹带着一丝幸灾乐祸,“顾总,你不会被唐门(萌)愚弄了吧?看这两人,我觉得不分伯仲啊,帝云这么多年的心血难道只培养出这样的人才吗?”

    莫源生声音里的嘲讽,男人并未放在心上,双眼却是下意识地注视着正跟关震交手的吴剑松,见他掌风凌厉,招招狠戾,收放自如,丝毫不拖泥带水。

    视线移到关震身上,见他此刻的动作明显收了几分,不似最初出手的狠戾,眼帘轻眨,嘴角勾了下,显然对于这个对手,他有点兴趣。

    “住手!”身侧,莫源生显然也已经注意到这点,赫然出声叫住了正准备出手的吴剑松,视线滑到他对面的关震身上,眸光紧缩,眼底滑过几丝阴毒的目光。

    听到声音,两人同时收了动作,跨出的双脚同时后撤,远离了彼此的身体。

    “莫总,帝云跟莫氏的战争就从此刻拉开了序幕,希望你承受地住接下来来自帝云的拳脚!”顾展铭提着步子往前走去,犹如来时的模样,脚步轻松,不见一丝的凌乱,嘴角的伤口为他平添了几分男性的魅力。

    “莫总!”吴剑松走到莫源生的身边,低垂着眼帘跟他道歉,“是我技不如人!”

    “别这样说,关震毕竟是他顾展铭花费了多年的心血才培养起来的!”拍了拍他的手臂,莫源生沉声开口,视线落在顾展铭身后的关震身上,“如果能轻易被人制服,那他就不是顾展铭身边的一把利剑了!”

    嗯了声,吴剑松往后退开,站在了男人的身后,抬着视线看向快步离开的两人,目光在关震的背影上停留了数秒随即收回,垂下双眼盯着脚下的地面微微出神。

    “米粒跟在你身边还不错吧?”莫源生收回视线瞥了眼吴剑松,提着步子重新走进了的办公室,随口问着最近刚送到他身边的女人的情况。

    “还不错!”男人的询问拉回了吴剑松微微走神的注意力,重新抬起双眼看着擦身而过的人,随口回道,“谢谢莫总的好意!”

    “你满意就好!”听到男人的回答,莫源生点了下头,站在过道上看着面前凌乱的办公室,双眼微微眯起,声音薄凉到近乎冷血,“李清那样的太脏了,就让她去陪张总吧!”

    站在他身后的吴剑松,听着男人残忍的字句,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松,松了紧,最后压了压双眼,低声说了个是。

    “让人按照原样把办公室恢复如初!”走进房间,提着脚踢走了挡在路上的一个杯子,跟身后的吴剑松说道,“另外通知各个部门半小时候召开紧急会议,主任以上的级别都要到场!”

    听了男人的指示,吴剑松只是提了下眼帘扫过面前七零八落的办公室,便转身往外走去。

    他直接走进秘书室,把莫源生说的两个意思转交了出去。

    转身迈出房间,跨着大步往外走去,打算到楼梯口去抽根烟,却在转角的地方撞到了正赶过来的李清,直接把人撞了出去。

    看着摔倒在地的女人,吴剑松站在原地,双手插在裤袋里,微抬着下巴,冰凉的视线冷冷地注视着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人。

    低垂的视线瞥了眼进入眼底的黑色男士皮鞋,鼻息之间浮动着似曾相识的气味,无神的双眼轻眨了下,眸底有流光划过,却也是转瞬即逝,不见踪影。

    挪着双脚从男人的脚边捡起散落在地的纸张,手指快速地将散落四处的纸张重新回笼,站起身,移动着略有些僵硬的双腿快速地从吴剑松的身边走开。

    擦身而过的气息,让男人的身体有了瞬间的僵硬,余光里女人苍白的脸,毫无血色的唇瓣,令他垂放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娇弱的身影在即将离开男人的余光时,吴剑松垂放在身侧的手指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进怀里,长臂箍住女人不盈一握的腰身,裹挟着她将人带进了楼梯口。

    “你干什么?”双手抵在男人压上来的胸口上,李清抬着颤动的双眼盯着面前黑沉的脸,轻颤的声线里有着一丝惊惧。

    男人粗粝的手指捏住女人尖细的下巴,暗沉的眸光看进她轻颤恐惧的双眼,盘旋在心里的那股浊气横冲直撞,堪堪要冲破五脏六腑,撕碎所有。

    “跟着那个张总滋味如何?”男人沉重的身体紧紧地压在女人瘦弱的身体上,轻压的眼帘遮住其中的暗沉,眸光里漂浮着几缕轻蔑,视线打在她瘦小的脸上,嘴角轻撇,勾着一丝淡笑。

    被男人困在他逼仄的空间内,李清挪了下头,试图从他两指之间脱离开,却引来男人更加狠戾的禁锢,疼痛瞬间侵袭进娇嫩的肌肤,迫使她停止了抵抗。

    “说!”两指夹住女人的两颊,吴剑松仅有的那点耐心也在她不断挣扎中耗尽,冰冷的声音砸进她的耳朵。

    “说什么?”嗤笑了声,李清抬着嘲讽的笑看进男人冰凉的瞳孔里,抵在他胸口的手指抬起抚上他坚毅的侧脸,“说他的技术比你好?还是说他的技术不如你?”

    男人沉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女人嘴角的浅笑,压在她身体上的强健身躯却渐渐地撤离开来,看着女人无力地滑落至地板上,盘旋在男人眼底的冰冷更深了几分。

    “李清,你可真贱!”眸光轻抬,从女人的身体上撤离,吴剑松提着双脚跨出了楼梯口,将她独留在了阴暗的角落。

    刚下飞机的唐屹弘登上了王博开来的车子,快速地往帝云赶去,男人风尘仆仆的五官难掩隐在其中的凌厉。

    打着方向盘的王博提着眼帘瞥了眼后视镜,车厢里弥漫的冰雪足以冻死一头牛,让他禁不住挪了下身体。

    脚下的油门被他压到底,车子穿梭在拥挤的车流中,视线盯着面前的路况,王博以最快地速度将车开进了帝云的停车场。

    刚踩下刹车,唐屹弘便推开了车门快速地跳了下来,修长的双腿移动直奔电梯。

    “唐总,顾总在你的办公室!”看着飞奔而至的男人,刚走出电梯的关阳跨步走到了他的面前,视线滑过垂落在他额前的几缕发丝,开口说道。

    “行,我知道了!”跨进电梯的男人,抬着目光扫过外面的关阳点了下头,按下了楼层直奔办公室。

    看着紧闭的电梯门,关阳提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晦涩的眸光在镜片后闪烁,提着双脚快速往外移动,看着迎面而来的王博,点头打了个招呼,直接擦身而过走出了大门。

    “我怎么忽然感觉空气异常地紧张!”捏着手指间的笔,前台乙抬着双眼看着走出大厦的关阳,跟身边的丙轻声念叨着,“你有没有觉得?”

    “有点,”对着乙点了下头,丙抿着唇角低声开口,“你发现刚才唐总走过去的身影了吗?他身上弥漫着一股黑色的气息,阴沉冰冷,仿佛从地狱爬出来一样,跟刚回来没多久的顾总有得一拼!”

    “还有关阳,他身上的气息同样让人不敢靠近半分!”听到丙的话,乙缩了缩脖子,“这寒冬腊月的,一个个自带冷气行走,真让人无法消受啊!”

    “晚上回去得把家里的羽绒服扒出来裹身上,实在是冷!”搓了搓手臂,丙开始在脑子里盘旋着要不要再到商场购入几件厚棉衣以备不时之需。

    “看样子,最近的确要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从面前经过的王博,乙压着声线跟丙念叨着,“希望这个年能安稳地过去!”

    “不知道贾立萍那里能不能有内部消息出来!”对着乙轻声嘀咕着,丙忽然觉得在这里瞎猜的确有病,不但没影子还能把自己吓死,“我们就别在这里瞎想了!”

    “也是,那快点工作吧!”瞥了眼丙,乙轻笑了声附和道,“我们只是些小人物,真要发生什么大事,我们也帮不了什么忙!”

    两人相视一笑,重新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却在心里都希望帝云能继续飞黄腾达,傲视群雄。

    踏出电梯的男人,眸光瞥过正低垂着头看着手中文件的夏琳昔,眸光暗了下,直接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带起一股气流,扬起了她垂落在肩头的发丝。

    侧身看着快步离开的男人,视线搁在他匆忙的身影上,站在原地的女人,双眼里流露出几丝的困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