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七章 你们不合适!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昔正在忙着打印一份文件,搁在抽屉里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扭着头看着手稿的双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忙得都想多长几只手出来,怎么还有事情找上门呢!

    瞥了眼电脑屏幕下的时间,这个点唐屹弘不会打电话过来,他最近也忙得厉害,根本没时间在白天缠人。

    手指灵动,又快速地多输入了几行字后,方才停下了动作,低头拉开了抽屉。

    入目的是一行陌生的号码,显示的又是当地的,女人抿了下嘴角接了起来,“喂,你好!”

    “琳昔吗?我是你闻姨!”郑闻怡捏着机子坐在沙发里,视线落在电视屏幕上,看着无声的影片。

    “闻姨!”夏琳昔对郑闻怡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这也是她同意跟唐屹弘试着交往的一个原因,抿唇轻笑着开口,“你有什么事情吗?”

    “你现在有空吗?”听到夏琳昔礼貌的声音,郑闻怡蹙着眉,抬着视线往楼上瞥了眼,狠了狠心开口问着,“我找你有点事情!”

    “现在怕是没有时间,最近都比较忙,根本请不出假!”夏琳昔抬头,视线在办公室内走了一圈,大家都埋头忙碌着,基本是连喝杯水的时间都没有。

    “那下班之后呢?”听到女人说忙,郑闻怡低眉想了下,随即改了时间,“你下班之后抽十几分钟的时间出来,行不行?”

    “闻姨,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在电话里跟我说的!”听着女人非要见面的意思,夏琳昔眉头拧了起来,低垂的视线里出现唐屹弘的身影,女人搁在桌子上的手指轻轻拨动了下。

    “还是见面说吧!”郑闻怡拒绝了夏琳昔在电话里说的意思,“帝云对面有家咖啡馆,下午五点我在那边等你!”

    “好,到时候我过去!”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光标,夏琳昔嗯了声,应下了郑闻怡见面的要求。

    挂断电话后,女人坐在位置上,视线盯着屏幕,一时间没有任何动作。

    郑闻怡的约见,让她心里忽然有了些许的忐忑,这种情绪让她有些陌生。

    扯了下嘴角,女人苦笑了下,双手抚过脸颊,敛住飘散的心神,手指重新搁在键盘上,再次投入到工作当中。

    同事们陆续地离开了办公室,夏琳昔看了眼时间,轻呼了口气,停下了手指间忙碌的动作,简单地收拾了下,拿着手包随着大家一起出了办公室。

    “琳昔,今天不上去陪唐总吗?”看着一起出来的夏琳昔,同事甲轻笑着打趣道。

    “今天有点事情!”看着身边的甲,夏琳昔笑了下回应道。

    “你跟唐总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走进电梯,身后有人开口问道,“我们大家可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哦!”

    抬着手指撩了下垂落下来的长发,夏琳昔对着那个同事笑了笑,却没有回应他的这个问题。

    “你可真是傻!”同事甲见夏琳昔只是抿唇轻笑,并没有说话,就笑着开口解围道,“人家才开始谈恋爱,结婚的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着急了,恋爱中的女人才是最幸福的,当然要多享受这段时光了!”

    “对的,不要太早结婚,让唐总多宠宠你!”几个结婚了的女人,开始七嘴八舌地给夏琳昔出主意。

    “这宠不宠,跟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站在一旁的男同事无语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忍不住开口问道,“这宠,难道不应该跟爱不爱挂钩的吗?”

    “小孩子不懂!”其中一个女同事看着面前刚进帝云没多久的男同事,轻笑着说道,“等你以后结婚了就知道了!”

    男孩子撇了下嘴角,抬着眼帘看着面前的身影,视线在夏琳昔一头柔软的发丝上停留了数秒,垂下眼帘靠在电梯上不再参与进女人的话题中。

    走进咖啡馆,视线在屋内扫了一圈,并没有见到郑闻怡的身影,在她以为对方还没到时,前台的服务员走上来将她带进了位于二楼的包间内。

    “闻姨!”看着早已等候在这里的郑闻怡,夏琳昔礼貌地上前打招呼,“不好意思,刚下班!”

    “没事,肚子饿了吧,先吃点这里的甜点垫垫肚子!”推了盘早已点下的点心到夏琳昔的面前,郑闻怡看着她笑了下,温和地开口说道。

    “中午吃地比较晚,现在倒不是很饿!”目光落在面前精致的甜点上,夏琳昔唇角抿着一抹淡笑,跟郑闻怡说道。

    “在帝云工作还习惯吧?”看着面前落落大方的女孩,郑闻怡低头看着手指间拌着的咖啡,柔声问着她。

    “还好!”看着面前的女人,夏琳昔搁在腿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浅笑的眸子淡淡地落在郑闻怡依旧温和的脸上,等着她开口说她的目的。

    “你跟屹弘的事情,我听他说了!”视线离开咖啡杯,郑闻怡抬着双眼看着夏琳昔,精致的细眉轻轻蹙了下,“这件事,他做得的确不够光明磊落。”

    “闻姨,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跟我说的!”看着面前已经没有半点笑容的女人,夏琳昔扬着眉,开口说道。

    “琳昔,你是好女孩!”看着夏琳昔脸上轻松的笑容,郑闻怡抿了下嘴角,终是说出了她此行的目的,“只是,你跟我家屹弘不合适!”

    “是吗?”听郑闻怡这么说,抿在女人嘴角的笑敛了几分,眼帘低垂,长睫轻颤,“闻姨觉得我配不上唐总吗?”

    “琳昔,我刚才说了你是好女孩,配谁都绰绰有余!”看着低垂着头的女孩,郑闻怡轻叹了声,“只是你们两个不合适而已!”

    “闻姨能告诉我,我们两人哪里不合适吗?”重新掀开长睫,夏琳昔看着郑闻怡认真地问着。

    视线搁在夏琳昔较真的脸上,郑闻怡垂下视线沉默了会,咖啡浓郁的芳香在鼻间浮动,却根本没有半点的欲望去轻抿一口。

    “看样子,温泉山庄的事情,你姐并没有告诉你!”视线依旧盯着面前的咖啡,郑闻怡沉声开口,跟她轻声说着发生在温泉山庄的事情,“你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情后,你跟屹弘之间还有可能吗?”

    “这不可能,我姐不可能做那样的事情!”震愣中,夏琳昔看着郑闻怡直接开口反驳着,“你们有证据证明是她干的吗?”

    “琳昔,是不是你姐干的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敛着沉冷的目光,郑闻怡看着夏琳昔开口,“因为那件事情,唐萌的心理出了点问题,对你们两姐妹是恨之入骨,她不可能接受你做她的嫂子的!”

    “闻姨,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不是我姐做的,它所产生的后果都要我们两姐妹背负,是吗?”听完郑闻怡的话,夏琳昔觉得不可思议,拧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

    “说背负,其实太严重了!”对着夏琳昔笑了下,郑闻怡摇了摇头,“其实你不觉得,屹弘选择跟你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或许只是想对你负责呢?”

    “什么意思?”郑闻怡的话还是在夏琳昔的心湖里投了颗石子下去,见她眉心之间微微蹙了起来,搁在桌子上的手指收了下。

    “如果没有发生年会当晚的事情,你认为我家屹弘会选择跟你在一起吗?”轻笑着看着面前的女孩,郑闻怡帮她剥开事情所谓的真相。

    “你的意思是,他只是因为跟我上了床,对我负责而已?”对于郑闻怡的说辞,夏琳昔垂下了眼帘,轻声呢喃着。

    “琳昔,你是聪明的女孩,屹弘之前有对你表示过想要跟你在一起的想法吗?”郑闻怡微眯着双眼,引导着夏琳昔走进她设的局里。

    随着女人问题的落下,夏琳昔低垂的视线里一帧帧画面闪过,都是关于他跟她的。

    不管在出差在外,还是她生病期间,或之后的工作上,唐屹弘表现得都很绅士,虽然对她有诸多的照顾,但是从不越雷池半步。

    “没有吧?”对于这一点,郑闻怡还是非常肯定的,之前因为夏琳昔神经受到刺激而不能接触异性,两人就谈论过这件事情,为了逐步接近夏琳昔,在这方面唐屹弘并没有太多的表现。

    沉默中的夏琳昔,拧着眉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慢慢地消化着郑闻怡说的事情,在她千转百回之后,紧缩的心脏疼了下。

    温泉山庄的事情,他从没有提起过,关于唐萌他也没有跟她聊过,那天晚上他的态度现在还历历在目。

    夏琳昔忽然想到还有一种可能,唐屹弘会不会出于报复而找上她!

    在时间上,他让自己离开帝云应该是发生温泉山庄之后。

    他在报复夏琳君让唐萌受到了那样的伤害,而拿自己开刀是最直接的报复方式,也可见他对自己没有半点情分。

    年会之后,他或许觉得这样报复来得更为直接彻底,身心都占有之后抛弃,这是对夏琳君最好的报复。

    她一直不明白,在帝云包下整个酒店之后,怎么还会有人在房间内下药。

    现在,夏琳昔觉得她或许知道为什么当晚的自己会中药,而唐屹弘又恰好走进房间。

    长睫下压,掩住眸中闪烁的悲凉,紧着发疼的心脏,夏琳昔轻笑了下,重新抬起眼帘看着面前的女人,轻点了下头,“闻姨,其实你不必这么着急的,我已经辞职,离开帝云也不过就剩几天的时间而已!”

    “你从帝云辞职了?”蹙着眉看着夏琳昔,郑闻怡显然不怎么相信她的说辞,“我怎么没听屹弘提起过?”

    “这我就不清楚了,或许在他的心里,这件事情根本无足轻重吧!”夏琳昔对着郑闻怡笑了笑,抬着手腕看了眼时间,看着对面依旧怀疑的双眼,抱歉地开口,“不好意思,我得回去了,今天得回香泉湖去陪我姐姐,就不在这里久留了!”

    “琳昔,希望你说到做到!”看着起身准备离开的女孩,郑闻怡低声开口,声音里有着淡淡地祈求,“我不希望我两个孩子因为你而反目成仇!”

    已经转身的夏琳昔,脚下的动作顿了下,随即提着步子离开了包间。

    独自留下的郑闻怡,侧过头看着已被浸泡进夜色的街景,抬着手指捏了捏鼻梁,但愿事情真能顺利解决。

    从咖啡馆出来的夏琳昔,站在清冷的夜色里,抬着头看着高耸在眼前的帝云大厦,视线落在顶部那依旧亮着灯的窗口上,清冷的双眼里毫无波澜。

    手指抓着黑色的手包,收回视线,女人提着步子走到了马路边,伸出手拦了辆车子直奔香泉湖。

    还在埋头工作的男人,第n次看过电脑屏幕上的时间后,终是停下了手指间忙碌的动作,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低垂着视线看进夜色中。

    双手叉腰侧身瞥了眼办公桌上的机子,唐屹弘长眉紧紧地蹙起,视线滑过依旧紧闭的房门,薄唇轻抿了下。

    瞥了眼手腕上的时间,男人提着步子往外走去。

    清冷的灯光下,长廊静寂无声,唐屹弘双手插进裤袋里,修长的双腿踏着光影走进电梯。

    沉默的视线搁在跳动的数字上,电梯门在他的双眼里缓缓打开,提着脚步走出电梯的男人看着眼前昏暗的楼层,插在裤袋里的手指紧了下。

    暗沉的眸光就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看进眼前一片漆黑的办公室,站在过道上的男人,长身玉立,挺拔的身子孤寂清冷。

    香泉湖内,夏琳君看着走进来的夏琳昔,轻笑着上前拉住她的手,“跟你说了,你不必跑过来的,这里王阿姨在,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是我想我家的小宝贝了!”睨了眼夏琳君,夏琳昔抬着视线看着走出餐厅的王阿姨,轻声打着招呼,“王阿姨!”

    “琳昔小姐过来了?”看着面前两个有七八分相似的女孩,王阿姨温和地点了下头,“肚子饿了吧,马上好吃了!”

    “没事,不着急!”对着王阿姨摇了摇头,夏琳昔眼角含着笑,随着夏琳君坐进了旁边的沙发。

    “你跟唐总怎么样?”看着王阿姨重新走进厨房,夏琳君压着声音问着夏琳昔,视线在她的脸上认真地观察着,“你跟我说实话!”

    “姐,我跟他才相处几天啊,这个怎么样应该怎么说啊?”斜了眼夏琳君,夏琳昔捡了颗开心果放进嘴里轻嚼着。

    “琳昔,”看着面前低垂着头剥着坚果的女孩,夏琳君蹙了下眉心,搁在腿上的手指下意识地摩挲着,红唇抿了又抿。

    “姐,你放心,我自己心里有数的!”看着夏琳君双眉间的担忧,夏林昔倾着身把手指间的坚果壳扔进垃圾桶,眼睑轻眨,掩下滑过眼底的黯然,对着她笑了下,“最痛的事情我都经历过,这些早已不是问题了。”

    看着浮现在女孩唇角上的浅笑,夏琳君叹息了声,眼底是唐萌那疯狂的状态。

    “夫人,琳昔小姐吃饭了!”王阿姨从厨房走出来,看着依偎在一起聊天的两人,轻笑着打断了她们之间比较沉重的对话。

    “走吧,什么事情我们吃好饭再说!”站起身,夏琳昔看着依旧拧着眉的夏琳君说道。

    嗯了声,拉住夏琳昔伸过来的手,夏琳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随着她一同往餐厅走去。

    一阵铃声在两人的身后响起,夏琳昔回过头看了眼搁在沙发上的手包,对着夏琳君说道,“我去看一下!”

    嗯了声,夏琳君也没有在意,提着双脚继续往餐厅走去。

    看着手指间的机子,无波的视线搁在闪烁的屏幕上,唐屹弘三个字落进女人清冷的双眼里,她的眼底划过一抹嘲讽的笑,手指轻动,直接设置成了静音的模式,任由机子闪烁不停。

    “谁的电话啊?”看着走进餐厅的女孩,夏琳君轻声问着。

    “不知道是谁,号码没见过,接起来没有声音,可能打错电话了!”夏琳昔坐进椅子,拿起面前的筷子,抬着头瞥了眼夏琳君,抿着嘴角随意地解释道。

    目光在夏琳昔轻抿的唇角滑过,见她的眼角挂着清浅的笑,夏琳君跟着笑了下,“快点吃吧!”

    “姐夫那边顺利吗?”吃了几口饭,夏琳昔侧着头问着南宫政宇那边的情况。

    “已经入院了,正在全面检查评估身体情况,”咽下嘴里嚼着的饭,夏琳君说着从顾展铭那里得到的消息。

    “希望一切顺利!”听了夏琳君的话,夏琳昔叹息了声。

    “问题应该不大!”夏琳君跟她说道,“之前这边的资料过去,那边的专家事先进行评估过,有把握了才接收的。”

    “那就好!”听了夏琳君的解释,夏琳昔轻点了下头,两人结束了这个话题。

    唐屹弘捏着机子贴在耳朵上,低垂着眼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随着话筒里音乐一遍遍地响起又停止,男人眉心越拧越紧,直至结成解不开的疙瘩。

    “这丫头,今天这是怎么了?”拧着眉看着手指间安静的机子,唐屹弘揉着眉心低语着,“怎么连电话都不接?”

    抬着视线瞥向落地窗,眸光中隐着淡淡的忧虑,压着长眉沉思了下,手指轻动,拨通了香泉湖内的座机号码。

    “这个点也不知道谁打来的!”看着王阿姨快步往客厅走去,听着外面响起的铃声,夏琳君困惑地呢喃着。

    眸光扫过低声念叨的女人,夏琳昔的双眼落在接电话的王阿姨的身影上,见她接起电话嘴角浮起浅笑,视线往这边扫过,跟那边低语了几句,女人的眉蹙了下。

    王阿姨搁下手里的话筒,快步走了回来,双眼落在低着头吃饭的夏琳昔身上,轻快地开口,“夏小姐,唐总找你!”

    “唐屹弘?”抬着头,女人惊讶地看着王阿姨,侧眸瞥了眼正盯着她的夏琳君,轻笑了下,起身走了过去,“他怎么把电话打到座机上去了?”

    看着走向客厅的身影,依旧坐在餐厅里的夏琳君,视线滑到沙发上隔着的女士手包上,眉心轻蹙了下。

    “唐总!”接起电话,夏琳昔嘴角依旧抿着一抹淡淡的浅笑,声音愉悦,没有半丝一样地跟对面的男人打着招呼。

    “你到香泉湖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听到女人的声音,盘旋在胸口的气闷烦躁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地是淡淡的失落,“手机也打不通!”

    “是吗?我倒没有注意,可能上班的时候设置了静音没有恢复过来吧!”女人抿了下嘴角,轻声跟对面的男人解释。

    “算了,知道你在香泉湖,我也放心了!”听到女人轻快的声音,唐屹弘重新坐进旋转椅,寡冷的嘴角重新浮起淡淡的轻笑,“你们还在吃饭吗?”

    嗯了声,双眼往餐厅的方向瞟了眼,清浅的弧度始终在女人的嘴角上挂着,不曾下去过,“先这样吧,我姐还在等我一起吃饭,我过会再给你打电话吧!”

    “行,那你先去吃饭吧!”听女人这么说,唐屹弘哪里还会缠着夏琳昔说话呢,只能悻悻然地挂断电话,低声叮嘱了句,“睡前给我来个电话!”

    嗯了声,夏琳昔搁下手里的话筒,重新回到了餐桌前,拿起只吃了一半饭的碗,低头重新吃了起来。

    坐在她对面的女人,抬着视线在她的脸上扫了眼,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夹了一筷子的菜放进她的碗里,跟她抬起的双眼对视了眼,彼此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吃饭。

    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的男人,看着面前的机子,唇线紧抿,深邃的眸光浮浮沉沉。

    屏幕在男人沉默的双眼中重新闪烁起来,看着上面的名字,唐屹弘微眯起视线,接起了电话,“妈!”

    “晚上回来吗?”郑闻怡看着客厅里的老式挂钟,问着对面的男人,“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回来一趟,唐萌的事情,我们坐下谈谈!”

    男人轻拧着视线流转在静寂无声的办公室内,沉默了会,嗯了声,“晚上我回去一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