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六章 多么痛的领悟!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玩闹了一阵后,唐屹弘为着他的福利着想,决定还是叫外卖,这样既省力又方便,能节约出更多的时间吃他喜欢的美食。

    在等待送餐的空档里,夏琳昔被男人塞进了休息室里,让她去重新整理下房间,着重强调她换套新的床品。

    看着男人塞进手里的火红色床品,女人抿唇笑出了声,看着紧闭的房门,轻呼了口气,转身去忙碌。

    唐屹弘重新回到办公室内,坐进办公椅,开始完成最后那么点还没有结束的工作。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办公室内静寂无声,只听到男人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搁在桌子上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静寂的空间,男人手指依然在键盘上忙碌着,侧眸瞥了眼闪烁的屏幕,上面显示的号码,让他的眉心蹙了下,手指也随之停了下来。

    长指拿过机子,眸光轻拧在屏幕上,划开了通话键,贴上耳朵,“妈,什么事情?”

    “你晚上又不回来了?”郑闻怡捏着机子站在阳台上,问着对面的男人,声音里有着明显的不悦。

    嗯了声,唐屹弘起身离开椅子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眼底闪烁的霓虹,对面声音里夹着的几分不悦让他敛了下长眉,“有事情吗?”

    “你是不是跟夏琳昔在一起?”轻叹了声,郑闻怡问着唐屹弘,抬着手指揉了揉发涨的额头。

    回身看着推门进来的女人,男人的嘴角弯了下,抬着手,指了下沙发,示意她稍微等一下,对于郑闻怡的问题,他非常爽快地承认了下来,“是的!”

    对于唐屹弘毫不隐瞒地承认,站在阳台上的郑闻怡却不知道如何接话,抿了下嘴角,声带气恼地开口,“唐屹弘,你到底有没有替你妹妹想过?”

    “妈,唐萌以后不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根本没有冲突的事情,你何必这么认真!”唐屹弘拧着眉跟郑闻怡说道,“这是我的媳妇,她的喜好阻止不了我的决定!”

    “是,你们的确不会住在一起,但是她们毕竟是姑嫂,两人要是不和睦,对家庭会好吗?”一说起这个话题,郑闻怡就头疼,“你现在为了夏琳昔,更是把唐萌送得远远的,这样做不觉得太过分了?”

    “妈,现在有些事情还没有清楚,我不好跟你说明白!”唐屹弘听着对面越来越重的火气,提着双脚往旁边走了几步,揉着眉心,低声跟她说道,“等过段时间,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的!”

    “我就你们两个孩子,我不希望你们兄妹因为一个女人而离心,这样会伤透我的心的!”捏着机子,郑闻怡跟对面的男人说道,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忧伤。

    “妈,你别多想,我跟唐萌两人的感情不会疏远的!”唐屹弘抬着双眼看着正低头摆着饭菜的夏琳昔,压着声线跟郑闻怡保证着,“她们姑嫂两人,以后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放心吧!”

    挂断郑闻怡的电话后,唐屹弘敛着眉重新走到办公桌后面,随手把机子放回了桌子上,手指轻动关了电脑。

    “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寡冷着脸的男人,夏琳昔递过去一双筷子,关心地问道,“你跟唐萌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情!”对着女人摇了摇头,接过筷子,拿起碗开始吃饭。

    “说起唐萌,我怎么感觉有点奇怪啊!”歪着头看着男人,夏琳昔蹙着眉认真地想着年会上发生的事情,“她看我的眼神让我感觉怪怪的,不像以前那样亲和随意,好像隔了层薄纱似的!”

    “她最近跟他未婚夫发生了些不痛快的事情,对谁都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你别放心上!”垂着头吃饭的男人,提着眼角瞥了眼女人,开口对她解释着,“你刚才没听懂我妈的意思吗?她都开始担心我们两兄妹的感情了,可见这段时间唐萌变化有多大了!”

    “你站那么远我怎么听得到!”睨了眼唐屹弘,夏琳昔开口说道,“你还故意压着声音跟那边说话,我也就能零星听到一两个词而已!”

    “这些事情你就别管,”抬着手摸了摸女人的发顶,唐屹弘轻笑着开口,“你只要跟我好好谈情说爱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对着男人呵呵了两声,夏琳昔无语地低头继续吃饭,伸着筷子夹了块牛肉放在了唐屹弘的碗里,轻声说了句,“这烧得很嫩,你尝尝!”

    “媳妇夹得就是香!”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唐屹弘眯着眼回味着,轻喃出声。

    “吃也堵不住你的嘴啊?”横了眼男人,夏琳昔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一顿饭在说笑中结束,看着桌子上所剩不多的菜,夏琳昔摸了摸肚子,感觉今天又有点吃撑了,“晚上得迟点睡了,吃多了点!”

    “放心吧,两次下来,你肚子里的这点货就消化得差不多了!”视线在女人的肚子上扫过,唐屹弘弯着身收拾着碗筷,接着女人的话。

    看着男人已经跃跃欲试的双眼,女人知道今晚是躲不过去的,双眼流转了下,试着跟他讲条件,“屹弘,明天我还要上班,现在年底了事情比较多,晚上体力要是消耗地太厉害,我怕明天会出洋相;要不今晚我们就来一次好不好?”

    “一次啊?”把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打包扫进垃圾桶后,男人站在女人的面前,双手插进裤袋,深邃的眸光流转在她纠结的小脸上,提了下眉峰,在夏琳昔紧张的等待中点了下头,“行,一次就一次吧,聊胜于无吧!”

    见男人同意,夏琳昔从沙发上站起身直接跳到了男人的身上,伸着手臂挂在他的脖子上,“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当然,对自己的媳妇怎么会不好呢?”双手捧着女人的翘臀,高挺的鼻子碰了下她小巧的鼻头,宠溺地开口。

    关掉办公室的灯光,男人就这么捧着女人往休息室走去。

    经过一夜的惨痛经历,夏琳昔终于深刻地体会到,男人口中所谓的一次,是那么地漫长跟煎熬。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抬着轻颤的手在男人赤裸的胸口狠狠地扭了下,以发泄郁结在她心底的气闷。

    “大清早的,你这行为是对我昨晚的表现不满意吗?”捏住女人在胸口作乱的手指,唐屹弘侧身看着依旧闭着双眼的女人,声音低哑裹着点滴笑意。

    “你这个骗子!”侧身背对着男人,夏琳昔睁开无力的眼帘,瞥了眼窗外,见天色依旧比较暗沉,估摸也就六点左右的时间,闭上双眼打算再睡一觉。

    提了下身上火红的提花被子,男人伸着长臂将女人卷进怀里,手指绕到她的身前把玩着,轻阖上双眼埋进女人柔软的发丝,对于她的指控直接选择了无视,“乖,再睡会!”

    两人就像紧紧贴合在一起的两把勺子,相拥着继续睡了过去。

    清晨从顾展铭怀里醒来的夏琳君,拧着眉看着沉睡中的男人,抬着手指轻抚在他额间的皱痕上。

    “醒了?”捏着女人的小手,顾展铭依旧闭着双眼,沙哑开口。

    “你是不是有心事,昨天回来就看你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抬着头搁在男人伸过来的手臂上,夏琳君问着男人,“能跟我说说嘛?”

    长指间把玩着女人依旧纤细的手指,顾展铭蹙着眉沉默了会,睁开清明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女人,薄唇扯了下,“温泉山庄的事情有点线索了!”

    “这不是好事情吗?”听到男人说温泉山庄的事情有线索了,女人的唇角弯了下,见男人的脸上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夏琳君拧着眉困惑地开口,“你怎么看上去心事更重了呢?”

    “昨天下午,关震拿了样东西过来,”男人沉着眉目看着女人,声音清冷,“那些东西是特制的专门用来拍摄客人在房间内活动用的!”

    “你的意思是,当时唐萌房间内发生的事情也被拍摄了进去,是吗?”夏琳君脑子忽然窜进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那些安装在房间角落里的监控设备,让人不寒而栗。

    “不止,如果关震推测无误的话,这些东西恐怕已经流入地下市场了!”男人拧着眉继续跟夏琳君说道,眸光紧紧地盯着她惊讶的小脸。

    “我的天,你是说……”从男人的怀里坐起身,夏琳君捂着嘴惊讶出声。

    “就是你想的意思!”拿过搁在椅子上的睡袍披在女人的身上,顾展铭对着她点了下头,“现在关震正顺着这条线索往上查,希望事情不要太糟糕!”

    “那你们怎么打算?”看着重新坐进来的男人,夏琳君想到唐萌要是知道这种事情发生在她身上,精神应该会直接奔溃吧,“我是说关于唐萌!”

    “我跟唐屹弘沟通过,先把她送出国吧!”伸着手臂将人搂在怀里,顾展铭跟她说着接下去的打算,“等彻底查清楚之后再做打算!”

    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轻叹了声,不管之前怎么样,现在倒真的有点同情唐萌的遭遇。

    “成燕他们到法国的日子也定下来了,那边后天会直接派私人飞机过来接!”沉默了会,夏琳君轻声跟顾展铭说着昨天得到的消息,“昨天燕子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安排下,把之后几天的时间腾出来,跟他们一起过去!”顾展铭听完,拧眉沉思了会,低声说道。

    “也好,燕子又是有孕在身,这次过去很多事情都要依靠那边,”在男人的肩头抬起脸看着顾展铭,夏琳昔不放心地说道,“那边要是尽心倒也还好,如果刁难一下,她一个孕妇带着两个老人是一点都没有办法!”

    嗯了声,顾展铭也想到了这点,捏着女人的小手安抚道,“放心吧,到时候我把张建带去直接留在那边,这样应该能好点。”

    “希望一切顺利,”搁在男人怀里的小脸摩挲了下,夏琳君轻声呢喃,“这样燕子心里也会好受点!”

    “放心吧,燕子她心里有数的!”男人的脸轻轻蹭着女人的额头,敛下睫毛看着掌心中的小手,哑声说道,“现在走到这一步,也只能往前走!”

    嗯了声,夏琳君也知道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顺其自然或许才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莫氏总部,莫源生翻着手里的合同,抬头瞥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随意地说道,“中午有个饭局,你跟我一起过去!”

    “莫总,我下午还有事情!”看着莫源生淡漠冷凝的脸,李清轻蹙了下眉头,为难地解释道。

    “推掉吧,上次那个宋城的张总今天也会来,点名要你作陪!”低垂着头翻看着条款的男人,淡漠地说道,“这次他来之前特意打电话跟我提了这么个简单的要求,我总不好驳了人家的意思吧!”

    “莫总!”听到男人如此一说,本就紧着心脏的李清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清冷的双眸里此刻满是恐惧,颤抖着唇瓣,压着声音开口祈求,“我现在跟着吴剑松,他……”

    “他那边我会另外送他个干净的女人,”低着头的男人直接对着女人摆了摆手,“你最近这段时间给我伺候好张总就是了,他手里的那张合同我还是非常看重的!”

    “莫总,算我求你,你别这样对我!”听到男人如此残忍的话,李清再也压制不住翻涌上来的悲凉,“我跟在你身边也有几年的时间了,你别这样糟践我!”

    “李清,当初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看着女人脸上滑落下来的眼泪,莫源生搁下手指间的签字笔,拧着眉烦躁地靠坐在旋转椅上,声音薄凉卷着冰锥直插女人的心脏,“现在你只是在实现你的承诺而已!”

    “承诺!”女人低垂下头轻喃出声,嘴角的笑和着眼角滴落下来的泪水缓缓地展开,瞳孔深处呈现灰败的色彩,“莫总,你当初给的那些却要我这一身来偿还吗?”

    看着女人此刻要死不活的样子,莫源生嗤笑出声,起身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走至她的面前,两指捏住她的脸颊,薄凉阴沉的双眼搁在她的脸上细细地打量着,“李清,当初要不是我出手,你可能早已成为那万人骑的婊子了,现在倒在我面前装清高了,不觉得磕碜吗?”

    女人抬着朦胧的泪眼看着面前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吃吃地笑了笑,双脚后退从他的两指间挪出,看着他嘲讽地开口,“莫总,我现在跟你口中的玩意又有何区别?”

    “既然看得这么清楚,那就不要在这里给我装清高了!”双手插进裤袋,男人垂下视线上下打量了一番,“回去换套职业装,张总这个人比较喜欢玩这类型的!”

    女人睁着麻木的双眼看着男人转身重新回到办公桌后面,坐进椅子,低下头开始办公。

    没有跟他相处过的人都不会了解他的残忍跟冷血,呆滞地视线一点点地从他的身上撤离,僵硬的身体缓慢地转身,犹如被抽去魂魄的躯体,飘荡着出了莫源生的办公室。

    迎面而来的男人,眉心紧蹙,看着从身边飘过去的女人,双脚提了下却未追上去,看着她从视线里消失。

    女人苍白的脸,呆滞的眼神,脸上的泪痕在他的脑海里晃荡,吴剑松扭过头看了眼莫源生的办公室,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

    双眼从女人消失的转角收回,男人垂下头看着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沉默了会,终是没有追上去,转身继续往莫源生办公室走去。

    “莫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敲开莫源生的办公室,吴剑松敛了心神,将注意力从李清的身上抽回,看着面前低头办公的男人低声问着。

    “我这里有份文件,你今天帮我送到盐城去!”推了下右手边放着的一个档案袋,莫源生看着几步之外的男人说道,“那边的负责人在等!”

    吴剑松垂下双眼看着莫源生手指下的档案袋,眉头下意识地蹙了下,脑海中又晃过那个女人的脸,抬着视线对上莫源生淡漠的目光,紧着嘴角点了下头,“好,我马上送过去!”

    嗯了声,从吴剑松身上收回视线,莫源生低下头看着面前文件,对着他挥了挥手,“去吧!”

    提着双脚向前走了两步,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文件袋,男人转身离开了莫源生的办公室。

    抬着眼帘瞥了下重新关上的房门,莫源生拧了下凉薄的视线,重新低下头继续办公。

    吴剑松离开莫氏大楼后,手指捏着方向盘瞥了眼副驾驶上的文件袋,抿了下嘴角从上衣口袋摸出机子拨下了李清的电话,捏着机子听着里面流转着的音乐,男人的眉心紧紧地蹙着。

    看着没有接通的电话,男人紧了下手指,双目微沉,随手把机子放在了台子上,踩下油门打着方向盘往城外开去。

    这几天夏琳君都在南宫家呆着陪着谢芝琳,今天南宫家三人就要启程到法国,那边派来的私人飞机昨天傍晚早已抵达。

    “我还是觉得展铭就不必一起过去了!”看着两人,谢芝琳跟身边的南宫政宇说道,“现在这种情况,丫头身边也离不开人!”

    “你就别跟着去了!”南宫政宇看了眼夏琳君的肚子跟顾展铭说道,“那边都安排好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让他跟着过去看看吧,这样我们也放心点!”夏琳君看着两个拧着眉一脸不赞同的人,拍了拍高挺的肚子,轻笑着开口,“我又不是马上要生的人,你们会担心身边没人照顾,小宝贝还要等爷爷奶奶回来才会出来呢!”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看着南宫夫妇,顾展铭扭过头看了眼夏琳君,在她浅笑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这几天,我妈会经常到香泉湖看看的!”

    “这样啊!”听说郑淮西会到香泉湖,谢芝琳倒是放心了不少,虽然目前因为温泉山庄的事情,不怎么往那边跑,但是还是很关心夏琳君情况的,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到她这里来问问,“那行吧!”

    “琳君,你就别到机场了!”拉着夏琳君的手,南宫成燕瞥了眼顾展铭,轻声说道,“唐顾两家的人都在那边!”

    “行,那我就不送你们过去了!”对着南宫成燕点了下头,夏琳君轻笑着应下,转头看着南宫夫妇说道,“爸、妈,早点回来!”

    “放心吧,就是一个小手术,做完了我们就回来!”南宫政宇看着夏琳君宽慰道,经历过沧桑的双眼有着看尽一切的豁达,“把自己照顾好!”

    “好!”对着南宫政宇点了点头,夏琳君眨了下酸涩的眼角,勾着唇角轻笑着应道。

    顾展铭拍了下女人肩膀,随着一行人启程往机场赶去。

    看着一行人离开视线,夏琳君侧身看了眼站在身边的王博轻声开口,“走吧,我们回香泉湖!”

    压着早已笨重的身体坐进车厢,女人回过头看着面前的房子,心里忽然感觉空落落的。

    “夫人可以把你妹妹接到香泉湖来陪你!”似乎是察觉出女人情绪上的低落,在前面开车的王博开口提着建议,“或者把你父母接过来,我想他们也是愿意过来陪你的!”

    哎了声,夏琳君看着后视镜,跟王博对视了一眼,继而开口说道,“最近琳昔在跟人谈恋爱,要是把她接到香泉湖来住,我不是怕打扰到他们吗?我妈身体又不方便,来回折腾,还是算了!”

    “唐总跟夏小姐倒是很般配!”关于夏琳昔跟唐屹弘的事情,现在帝云的人几乎都已经知道,王博也是前两天听关震说的。

    “是吗?”看了眼王博的侧影,夏琳君扯着嘴角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在她的心里,始终不看好两人!

    抬着双眼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女人,见她对这个话题兴致缺缺的样子,王博也就不再开口说两人的事情。

    “温泉山庄的事情,有新进展吗?”沉默了会,夏琳君想起顾展铭曾提到过的事情,抬着视线看着后视镜里的男人开口问着。

    “有点,不过不大,还要点时间!”男人简单地回了几个字,却让夏琳君知道了个大概。

    ………………………………………………………………………………………………………………………………………………………………………………

    从二月十二日开始,更新时间会不确定!!!在此通知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