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五章 这不科学!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低头漫无目的走着的女人,并没有发现在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车子,驾驶室里的男人正侧眼看着她。

    “那个妞,你认识?”坐在副驾驶里,一脸络腮胡的男人问着胡利豪。

    “她叫甘月欣,是我以前交往过的一个女朋友!”回身瞥了眼男人,胡利豪跟他解释道,“不过倒是没想到这分手几个月,倒是长本事了!”

    看着刚才三个女人之间熟络的程度,男人提了下眼角,手指游移在下巴上,倒是让他想起了曾经在一次夜会上,罗莹云带着个脸上戴个面具的女人出现过,那时还被她警告了一番。

    现在脑子里想着唐萌的身段,却跟他放在e盘里,无聊时就翻出来观摩一番的女人重合在一起。

    倒是有趣了!

    “这身材倒是正点!”络腮胡男人摸着下巴,双眼放光地看着眼底移动的女人,跟胡利豪低声说道。

    “你有兴趣?”瞥了眼男人嘴角边淫邪的笑容,胡利豪提着眼角问道,“要是有兴趣我倒可以把她给你弄过来玩玩!”

    “你不介意?”从女人身上收回视线,络腮胡男人微眯着双眼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哥,相对于兄弟,女人就是件衣服而已!”看着络腮胡男人,胡利豪郑重地说道,“这有什么好介意的!”

    何况这件衣服,早被他穿破了,现在既然还有点利用价值何不拿来用用!胡利豪在心里嘀咕着。

    “那行,你帮我弄过来吧!”视线重新转到车窗外盯着眼底的尤物,络腮胡男人哑着声跟胡利豪说道,“这件事情要是办成了,那五百万的事情好说!”

    “哥,你等好吧!”听到男人松口,胡利豪高兴地差点跳起来,转头看着窗外那间移动的衣服,仿佛看见了金灿灿的黄金在跟他招手。

    关震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帝云,今天这猛然间走进大厅,还是让不少人侧目。

    看着他快步走进直通总裁办的电梯,前台乙侧身看了眼前台丙,轻声嘀咕着,“怎么看关震的脸色不好啊!”

    “他那张脸你能看出好跟不好吗?”前台丙回头看着前台乙,神奇地惊呼了声,“你观察可真细微啊!”

    “你没察觉出他身上冰冷的气息吗?”横了眼丙,乙回过头看着早已紧闭着电梯。

    “木有!”对着乙撇了下嘴巴,丙低下头翻着手里的本子,“我只知道他的脸常年包裹在冰雪里,不分春夏秋冬。说实话,我好想知道他在床上跟他女朋友亲热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张脸!”

    抬着尾指扣了下眉,乙垂下头默默的干她自己的事情,直接忽略了丙的最后一句话。

    关震走出电梯,迈着步子快速地往唐屹弘所在的办公室走去,现在顾展铭正在他的办公室内。

    路经秘书室时,扭过头往里看了眼,对上贾立萍看过来的眸子,男人的弄眉蹙了下,随即移开了视线,快步走了过去。

    “杨秘书,关震来了!”收回视线,贾立萍跟对面的杨琳说道,“那双眼可真是冷!”

    “是吗?他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帝云了!”停下手里正在书写的笔,杨琳抬起头看着贾立萍说道。

    “他有女朋友吗?”提着眉看着又重新埋下头的杨琳,贾立萍好奇地问着。

    “怎么,你有兴趣?”听到女人的问话,杨琳依旧低着头写着东西,轻抿了下唇瓣,“好像是没有,上面的关阳应该是名草有主了,他倒是没听说过!”

    “他,我可不敢肖想!”轻笑着摇了摇头,贾立萍合上面前已经校正过的文件,跟杨琳说道,“我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还是知道的!”

    “你可真没用!”抬着视线看向站在柜子前的女人,双眼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扫过,落在她清秀的脸上,“宝贝,要不你去试试?”

    “试试被他丢出来的感受吗?”对着杨琳横了眼,贾立萍放好文件重新坐回椅子上,“我才不干呢!要出手也得找个有把握的才行啊!”

    “行吧,希望你尽早找到你认为有把握的那个人!”杨琳瞥了眼对面的女人,轻笑着开口。

    两人说笑了一阵,再次低下头做事情,把这段插曲抛到了脑后。

    关震敲开办公室的门,精明的双眼在两个男人身上扫过,提着步子迈了进去,手往后一压重新关上了门。

    “有线索了?”摁掉手指间还在冒烟的香烟,唐屹弘提着双眉扫过关震,低声问着。

    “坐下说吧!”顾展铭指了下对面的位置,跟关震说道,“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事情可能比较麻烦!”看着面前的两人,关震重新捋了遍思路,开口说着最近这段时间获得的线索,“如果我的推测不出意外的话,当时唐小姐在房间内发生的事情或许早已被刻制成光盘在市面上销售了!”

    “你说什么?”唐屹弘听完关震的推测,猛然站起了身,双眼圆瞪满是惊诧,“到底怎么回事情?”

    “你们看看这个!”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个透明密封袋子,递给了顾展铭,随即关震解释道,“这是一款目前非常流行的无线隐形摄像头,就安装在电源开关上!这套设备是我们在另外的一个房间内找到的!”

    “其他的房间没有找到吗?”倒出袋子里的东西,顾展铭捻在手指间认真地翻看着,淡漠的脸上平静无波,男人的眼底却是波涛汹涌。

    “翻遍了所有的房间,就找出这套,”抬着视线看了眼依旧愣神中的唐屹弘,关震看着顾展铭开口说着情况,“但是我们在其他几个房间内,还是发现了有几个开关重新安装的新鲜痕迹,这意味着这些设备被移出没有多久!”

    “你的意思是,这些设备是最近才被人拆除的吗?”唐屹弘紧着声音问着。

    “对,有些痕迹看上去还是非常新鲜的!”关震看着唐屹弘跟他说着查看到的情况,“移动过的痕迹非常明显。”

    “唐萌所入住的房间也发现了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看着关震,顾展铭接下了他的话,“是不是?”

    对着男人沉重地点了下头,“现在我们正在排查温泉山庄所有的工作人员,看能不能找出安插在其中的内应。”

    “你怀疑里面有内应?”重新收拾好情绪的唐屹弘拧着眉看着关震问道,“何以见得?”

    “我们查看了目前得到的所有监控视频,最近这段时间并没有人频繁的出入温泉山庄,”看着面前脸色同样凝重的两人,关震继续说着他目前掌握到的信息,“那么这些设备是如何移出的呢?”

    答案不言而喻!

    “会不会是温泉山庄本身就在从事这样的事情?”唐屹弘全身散发着冷凝的气息,冰冷阴翳的双眼盯着关震,说着他的猜测。

    “不会,”回视着唐屹弘寒冷的视线,关震低眉沉默了会,跟他肯定地说道,“这家山庄的老板我们也彻查过他的底细,为人还是比较正派的。从房间内挖出这样的东西,他也感到十分震惊,当时就拿出手机报警处理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出这幕后的黑手!”顾展铭拧着眉盯着关震,心情颇为沉重,这要是关震的猜测成立,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王博已经在探查地下市场了,”关震跟面前的两个人说着最近时间段的安排,“希望能有点消息!”

    “当时郭世扬入住的房间有没有这套设备?”顾展铭拧着眉沉默了会,问出了搁在他心里的问题。

    唐屹弘抬着视线瞥了眼被白色烟雾打地模糊的男人,随即垂下视线,摁灭了手里的香烟。

    “他的房间里有一套,不过区别于这套的是,那个房间里是安装在路由器上的!”看着沉冷着脸的男人,关震跟他说道,“那个路由器是特制的,如果不仔细辨认,根本无法发现里面安装了这样的设备。”

    “里面的东西也取走了?”侧眸看着关震,顾展铭沉压着眉峰说道。

    “对,拿走了!”点了下头,肯定了顾展铭的猜测。

    “这些人真的是无法无天,”唐屹弘双手插在劲腰上,在办公室内来回踱着步,“也不知道多少人被祸害而不自知!”

    只要一想到唐顾两家极力想要压制下来的事情,或许早已在黑暗的角落被人用来牟利,他就恨不得杀了那些人。

    事情大致说了下,关震就起身离开了,为了能尽快找到线索,最近这段时间真是没睡个好觉。

    带着手里几个人,几乎把温泉山庄所有的角落都翻遍了,才弄到那么点或许有用的线索。

    现在他的心里其实非常的矛盾,既希望这条线索有用,这样两个房间内当晚发生的事情能真相大白。

    又不希望这条线索有用,这样唐小姐不必再次遭受无妄之灾,陷入痛苦之中。

    拧着眉的男人快步往外走,他还得赶回去跟王博碰个面,看他那边今天有没有新的收获。

    关震离开后,两人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唐屹弘手指间的香烟就没有断过,顾展铭眉心间的深壑能夹死一只苍蝇。

    “你尽快安排唐萌离开!”看了眼早已被塞满的烟灰缸,顾展铭抬着视线看着唐屹弘,“如果真如关震所言,那么远离是非之地是对她最好的安排。”

    “这两天我就把她送出去!”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唐屹弘面色沉重地开口。

    顾展铭重重地呼了口气,站起身看着落地窗外阴沉的天气,沉压的长眉里是他沉闷不堪的心情,长指解开衣领的扣子,依旧觉得透不过气来。

    看着男人此刻湛黑森冷的脸,唐屹弘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随着他的目光一同看进面前这浑浊的天空,声音低沉裹着淡淡地安抚,“别担心,唐萌不是云柔,十年前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的!”

    “这群畜生,为了钱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骨节拧紧,清晰的声音落进静寂的空气中,寡冷的嘴角紧紧地抿起,阴翳暗沉的深眸里裹挟着撕碎一切的狂怒。

    看着眼底灰蒙蒙的天空,唐屹弘轻叹了声,心情同样沉重而烦闷,却无计可施。

    为今之计,也只有等关震这边能有所突破了。

    顾展铭离开后,唐屹弘靠坐在旋转椅上,拧着眸光看着眼底半边的衢城,根本无心工作。

    抬着手腕瞥了眼时间,不过三点半,唇线轻抿,回头瞥了眼搁在桌子上的机子,长臂探出拿了过来。

    长指轻动,在屏幕上按下夏琳昔的电话,自从那个早晨从她那里离开后,两人就没有联系过,更谈不上见面了。

    低垂的视线里是深刻在脑海中的十一个数字,手指滑动间带了几分气恼。

    这哪里像两个谈情说爱男女之间正常的相处模式,一个没动静,另一个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活的潇洒自在,仿若还是单身一般。

    唐屹弘这几天并没有主动联系过夏琳昔,他一直在等那丫头能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可惜的是,每天等到夜深人静,鬼影子都出来飘荡了,也没见她的只言片语。

    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电话两端的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当中,唐屹弘轻转了下身下的旋转座椅,拧着眉低声开口,“怎么不说话?”

    “在等你说话呢!”夏琳昔拿着机子站在长廊上,落在窗外的眸光中有些许的颤动,按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扣动着。

    “这两天很忙吗?”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轻阖着双眼问着对面的女人,“还是说你不知道我的号码?”

    “没有!”听着男人的问题,夏琳昔给了他否定的答案。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唐屹弘郁闷地开口,掀开长睫看着窗外,“最近这段时间我都在加班,夜宿在公司,睡在你曾经睡过的那张床,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夏琳昔低垂着头,声音同样沉闷,嘴角轻撇,眸光微涩。

    “今天下班后上来陪我!”抓狂的男人闭了闭眼帘,直接开口下命令,“我的办公室在哪里,你还记得吧?”

    “哦!”听着男人的命令,女人本是微涩的眸光闪了下,却也乖乖地应了下来。

    “夏琳昔,你现在是我女朋友,”只听到一个字回复的男人,显然是不满意对面的女人应付的态度,坐直了身体,准备教育教育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你难道不应该时刻关注你男朋友的动向吗?”

    “你要我关注吗?”夏琳昔拧着眉认真地问着对面的男人,“你不怕有束缚吗啊?”

    “琳昔,你之前的那场恋爱,也是这么散养江辰的吗?”听着女人两个连续的问题,唐屹弘低垂着眉,认真地问着她,“还是说,对于你来说,你我之间根本不算恋爱,又不你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你跟他不一样!”夏琳昔靠在墙壁上,低着头认真地跟唐屹弘说道,“他不会在我的世界里消失好几天而不联系我,而你这几天做到了!”

    江辰,这两个字似乎并不是两人之间的禁忌,提起来,谁都没有感觉到尴尬。

    坐在旋转椅上的男人郁闷地好想哭,他这是造得什么孽,“我不联系你,你就不能联系我吗?”

    “不能!”看着映在玻璃墙上的影子,夏琳昔非常认真地跟唐屹弘说道,“我怕被你嫌弃!要是以后你超过十天不主动联系我,我就当作你要跟我切断关系!我会在你的世界里消失地干干净净!”

    “你厉害,我认输!”听着夏琳昔的话,唐屹弘能有什么办法,谁让这场爱恋,他是最先动心的那个呢!

    “你也挺厉害的!”听到男人无可奈何的声音,女人抿了下嘴角,眼角染上浅笑,顺口接了句毫无意义的话。

    “这倒是,能把你做晕过去的,我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听到女人的夸赞,男人不要脸的又开始胡说八道起来。

    回应他的却是那边直接挂断电话,看着手里的机子,唐屹弘轻笑着摇了摇头。

    下班之后,夏琳昔并没有第一时间就上楼,而是在办公室内磨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估摸着杨琳跟贾立萍都离开了办公室才到了唐屹弘的办公室。

    “我们的关系,现在天下皆知了,你躲谁呢?”抬着头瞥了眼走进来的女人,唐屹弘轻笑着开口打趣道。

    “那不一定,很多人都等着我被你玩弄后甩了,看我的笑话呢!”横了眼依旧忙碌着的男人,夏琳昔凉凉地开口说道。

    “宝贝,你这个词用错了,什么叫玩弄?”停下在键盘上忙碌的手指,唐屹弘看着正低头喝水的夏琳昔一本正经地开口,“我只承认我弄你了,可不承认玩你哦!”

    可怜的女人被男人的话给气得直接一口水喷了出去,低头剧烈地咳嗽着,抬着手指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喝水都能呛到,你说怎么能让人放心呢!”唐屹弘起身快步走了出去,一手扶着女人的手臂,一手贴在她的背脊上拍抚着,眼底满是关切。

    “唐屹弘,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呢?”含着泪水的双眼狠狠地瞪了眼身边的男人,夏琳昔抬着手用力地在他的胸口拍了下。

    弯下身,男人直接将人横抱起坐进了旁边的沙发,看着女人依旧郁闷的神色,唐屹弘提着眉反问道,“你难道不喜欢这样的我吗?”

    拿着纸巾压了下眼底冒出来的水渍,夏琳昔抬着眼帘看了眼男人认真地眉眼,轻颤的眸光躲闪了下,红唇紧抿着没有开口。

    身子侧倾把女人压在了扶手上,长臂裹住她的腰身,薄唇下压逼近她的红唇,在上面轻啄了下,讳莫如深的眸子敛进她此刻低垂的双眼,“琳昔,你真的不喜欢吗?”

    “我不知道!”鼻尖唇畔是男人火热的气息,窝在他怀里的女人长睫轻颤,轻声开口,“唐总,你别这么着急!”

    “好,我不着急!”额头抵住女人的眉心,男人轻点了下头,低哑承诺,“我们慢慢来!”

    抿唇轻笑了下,为这男人再一次的退让,夏琳昔轻抬了红唇在他紧闭的薄唇上碰了下,“奖励你的!”

    “既然是奖励,那就来个实实在在的!”话音落下,薄唇压进女人的红唇,流转在两人之间的空气瞬间焦躁地厉害,仿佛只要一点火星就能燃烧起来。

    “真是磨人!”看着瘫软在怀里的人,唐屹弘闭了闭双眼,压下流窜上来的欲望,拇指抹去女人唇角的水渍,无奈地开口,“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你榨干!”

    在男人的怀里挪了下位置,轻翻了个白眼,羞红着脸撇到一边,懒得搭理他。

    “晚上想吃什么,自己做还是叫外卖?”紧了紧怀里柔软的身体,唐屹弘低声问着。

    见女人认真想着,男人话锋一转,薄唇抿着笑,提着眉上下打量着怀里的人,“先跟你报备下,今天晚上你要有心理准备,我这饿了几天的人,可不会收着!”

    “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就想着吃!”听着男人又绕到了“吃”上面,夏琳昔真是无力吐槽,“这才几天时间,能把你饿成什么样?”

    “没办法,食物太美味,让人忍不住想一吃再吃!”看着怀里又开始翻白眼的女人,唐屹弘抬着手指把玩着她的发丝,低笑着说着他的心得体会,“你难道不想吃吗?”

    “不想!”忽视掉脸上不断冒上来的热气,夏琳昔瞪着双眼狠狠地对着男人开口。

    “不对啊!”摸着明晰的下巴,唐屹弘拧着眉苦恼地开口,“这根本不科学啊,那几次我怎么感觉你吃得很用力的啊!怎么会不想的呢?”

    “我让你再胡说八道!”在男人的怀里坐起身,夏琳昔红着脸把他摁倒在沙发里,跨坐在他的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恨恨地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