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五章 他希望夏琳君是眼瞎的那一个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车子直接开进了农家小院,夏琳君离开顾展铭的身边往前走了几步,眼角眉梢挂着一抹浅笑,随着清风徐徐荡漾开来。

    张建率先推开车门下了车,抬着视线往顾展铭所在的位置瞥了眼,随即快速地移开了目光,对着夏琳君点了下头,走到后座拉开了门。

    随着张建的动作,夏琳君轻笑着往他的方向移动,知道张建国会从他所在的位置下来。

    顾展铭往前挪了几步,视线扫过已经站在门边的夏琳君,重新搁在了张建身上,见他目光闪烁,不敢对视,男人的双眸敛了下。

    不过随着两扇门的同时打开,进入他视线中的男人,让顾展铭明白张建那躲闪的动作所为何来。

    看见郭世扬从另一扇门下来,夏琳君愣了下,随即扭过头去看顾展铭,见他嘴角抿着轻笑,提着步子朝她的方向快步走了过来。

    “张老师!”男人宽厚的手掌跟张建国的手握在了一起,顾展铭非常礼貌而敬重地随着夏琳君一起叫了声。

    “顾总,真是久仰大名了!”看着面前仪表堂堂的男人,张建国那双精明而儒雅的双眼上下打量着,侧身看了眼夏琳君,浅笑的眸子里是欣慰的目光。

    对上张建国含笑的眼,女人抬着视线看了眼站在身侧的男人,嘴角的笑深了几分。

    “张老师,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郭世扬走到张建国的另一侧,轻抬了下眼帘瞥过顾展铭,低声开口,“琳君的目光,还是不错的!”

    “的确是可以放心了,”对着郭世扬点了下头,张建国呵呵笑了两声,“你们两个都成家了,这找的另一半都这么优秀,是我杞人忧天了!”

    “郭总怎么没把郭太太带来?”几人在农家小院里坐下,顾展铭看着郭世扬问道。

    “她今天到外地去了!”看着对面并肩而坐的两人,郭世扬轻笑着说了一句。

    “还是有点遗憾,上次展铭不在,这次华英又不在,总凑不到一起!”视线在面前的三人身上扫过,张建国无奈地开口说道,“本来你们两对凑在一起,套句现在流行的话,也就完美了!”

    张建国说完后,夏琳君浅笑的余光里看到顾展铭侧头看了过来,却也只是堪堪一瞥而已,随即收回了视线。

    拿起面前的温水抿了口,女人垂下眼帘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郭世扬浅笑的视线淡淡地落在两人身上,顾展铭看夏琳君的那一眼,正好被他全数敛进了瞳孔里,嘴角弯了下,压下眼帘,遮住了深眸中的一丝落寞。

    张建搬了张椅子坐得远远的,双眼打量着面前的农家小院,偶而回过头看一眼四人所在的位置,目光总免不了在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身上扫过,心里倒有几分同情自己家的老板。

    这对面的情敌,实力的确够强劲!

    四人就坐在农家院子里,吃着最正宗的农家菜,聊着各自的生活,跟接下来的打算,忽视掉两个男人之间偶而的眼神碰撞,这次的聚会在夏琳君心里倒是完美。

    下午两年半左右,几人才站起身准备离开,张建国站在车子旁看着面前并肩而立的两人,心情有点伤感。

    垂下视线看了眼夏琳君的肚子,双眼移到顾展铭的身上,轻声嘱咐着,“孩子生了,要是条件允许就带着他们来看看我,我这次回去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了!”

    “好,我答应你,一定带着他们去看你!”看着面前头发花白,眼泛泪光的老人,顾展铭对着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琳君,那老师就回去了!”得到顾展铭的承诺,张建国欣慰地笑了下,转而看向夏琳君轻声叮嘱着,“好好照顾自己!”

    看着张建国眼底的泪光,夏琳君的眼角不免也带了点伤感,轻声嗯了下,看着他被张建扶进了车子,眸光转到旁边的郭世扬身上,对着他轻阖了下双眸。

    在张建打开车子坐进驾驶室时,郭世扬也同时拉开了车门,淡雅的视线扫过两人,并未在夏琳君身上多作停留,对着顾展铭点了下头,坐进了车子。

    看着逐渐远去的车影,依旧处在伤感中的女人紧了下衣领,身子后仰靠在了顾展铭的身上。

    “回去吧,这里太阳西斜温度就低了!”半拥着女人,顾展铭抬着头看了眼已经西落的太阳,低声说道。

    “好!”在男人的怀里转过身,夏琳君对着他抿唇笑了下,眸光扫过面前走动的几个工作人员,回身看了眼面前弯曲的小路,困惑地开口,“展铭,这么偏僻也会有生意吗?”

    “酒香何惧巷子深!”垂下视线看了眼拧着眉的女人,男人轻笑着打开了车门,把她扶进了车子,“今天是我们包场了,平时你来,不事先预定都未必有位置!”

    “真没想到!”看着逐渐离开视线的农庄,夏琳君轻笑着摇了摇头。

    “张老师带过你跟郭总两个人,”沉默了会,顾展铭状似无意地聊起,“似乎没听你提过这个事情吧?”

    知道顾展铭会问起这个,只是没想到这车子刚开出去没几分钟,就把话题扯到了这个上面,夏琳君低垂的视线轻颤了下,“感觉没什么特别的,就忘记说了!”

    听到夏琳君的解释,顾展铭轻笑了两声,薄唇抿了下,眼帘轻抬,瞥了眼后座低垂着脑袋的女人,“要是没有今天的这顿饭,上次就你跟郭世扬陪在张老师身边这件事情,我怕是永远不会知道吧!”

    “胡说什么,”重新抬起头横了眼男人,声音里不免带出了点火气,“你没听刚才张老师的话,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上次徐华英也在现场的!”

    “今天我也在现场,那又怎么样呢?”男人仿佛浸泡在醋缸里,开口继续轻讽道,“有用吗?那双眼睛还不是时不时地往你身上飘!”

    “我怎么不知道!”睨着男人的侧影,夏琳君拧着眉问道,“人家现在跟徐华英感情很好,你不要在这里捕风捉影,竟说些没有影子的话!”

    “是吗?”对于夏琳君的说辞,男人并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郭世扬看夏琳君的那种眼神,没有眼瞎的,都看得出来那深藏在瞳孔深处的感情。

    当然,他希望夏琳君是眼瞎的那一个,而不是明知对方还爱恋她的情况下,继续跟他保持联系。

    之后很长的一段路程里,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车厢内流淌着舒缓的轻音乐,缓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回到香泉湖后,夏琳君就迫不及待地给夏琳昔打电话,询问她跟唐屹弘之间的事情。

    “姐,这个事情的具体情况我不好跟你说得太明白!”听明白夏琳君这通电话的真实意图后,夏琳昔沉默了会,并没有把年会当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你就当我跟人谈场恋爱而已,只不过这个对象是唐屹弘罢了,其实也没有特别的!”

    夏琳君忽然想到温泉山庄的事情,怕唐屹弘为了给唐萌出气而故意找上夏琳昔,心里不禁一阵后怕,“琳昔,要是你对他没有特别深的感情,要不你换个人谈谈?”

    “姐,唐屹弘这个人,你不看好吗?”听出夏琳君的意思,夏琳昔起身走到窗户边,抬着手指在玻璃上胡乱画着。

    “我就是怕!”想把温泉山庄的事情说出来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但是又怕惊吓到她,夏琳君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办。

    “姐!别怕!”夏琳昔似乎想得很明白,坐在飘窗上,看着窗外的景色,跟夏琳君说着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以现在我的情况,也根本无法跟别人深入,跟他有结果那是最好,没有结果,其实也不吃亏!”

    听着夏琳昔如此直白的声音,电话这头的夏琳君沉默了下来,嗯了声,却也免不了叮嘱了一句,“在不见他的真心之前,你别放太多感情进去!”

    “好,我知道了!”轻笑了下,夏琳昔答应了下来,眼底闪过些许的无奈。

    这感情要是能收放自如,爱情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伤痛了。

    挂断电话,夏琳君靠坐在沙发上,眉心依旧轻蹙着,不见松弛的迹象。

    他是你唯一的选择,而你却不是他唯一的选择,这种本就不对等的感情,实在是让人没什么安全感。

    抬了下眼帘看向门外的顾展铭,抿了下红唇起身走了出去。

    “怎么了?”看着满脸愁闷的女人,男人低声询问着。

    “你说,唐屹弘对琳昔是不是真心的啊?”双眉紧蹙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男人,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点滴端倪来,“他不会是因为温泉山庄的事情,而故意找上琳昔的吧?”

    “你在想什么?”抬着手指抚平了女人额头的皱痕,顾展铭拧着眉摇了摇头,“在你心里,他是那种玩弄女人感情的卑鄙无耻之人吗?”

    “哎,我这心里就是不踏实!”对着男人摇了摇头,夏琳君抬着手压在胸口轻揉了几下。

    “别多想,我能告诉你的是唐屹弘对待琳昔是真心的!”长臂轻揽上女人已经臃肿的腰上,低声跟她保证着,“他也不是那种以玩弄女人感情来消磨生命的男人。”

    提着眼尾睨了眼男人,夏琳君嗯了声,算是相信了他的话,只是眉眼之间依旧轻蹙着,沉重的心情并没有放下多少。

    关于到罗德岛设计学院学习的事情,唐屹弘重新找唐萌谈了一次,为了不被郑闻怡打扰,他把人约在了外面。

    “哥,你一定要把我送走吗?”手指间拿着小勺子轻轻地拌着咖啡,女人低垂着头看着瓷杯里荡漾开的涟漪,轻声问着对面的男人。

    “唐萌,你应该知道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看着女人轻搅着咖啡,男人十指交叉搁在桌子上,语重心长地跟她说道,“哥,不会害你的!”

    “行吧,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我就出去!”对着男人点了下头,捏着杯环轻抿了口咖啡,女人的细眉拧了下。

    “唐萌,我们都是为你好,这点你一定要记得!”看着一脸淡漠的女人,唐屹弘真的非常的担心。

    “哥,要是温泉山庄的事情有了进展,你一定要告诉我!”抬着手指轻揉着额头,唐萌闭着双眼跟唐屹弘说着,“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要知道真相!”

    “好!如果有了进展,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轻点了下头,唐屹弘对唐萌保证着。

    “那我先走了,”放下只喝了一口的咖啡,唐萌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包,起身准备离开,“我还约了个朋友,就不跟你多聊了!”

    抬着头看着面前的唐萌,唐屹弘无奈地轻阖了下眼眸,“去吧!别在外面呆太晚,早点回家!”

    对着男人扯了下红唇,唐萌转身往外走去,高挑纤细的身影笼着一层淡淡的清冷。

    看着推门走出去的身影,依旧坐在位置上的男人轻蹙着眉头,眼尾挑着化不开的忧虑。

    唐萌离开咖啡馆,开车直奔美容院,前台服务员引着她进了一个包间,里面早已有两人等候在这里。

    “唐小姐来了!”看着走进来的人,甘月欣起身迎了上去,回过头看了眼依旧冷着脸坐在位置上的罗莹云,对着唐萌轻笑了下,示意她别介意。

    “月欣,我跟你罗姐有些事情要谈,你先到外面等一下吧!”对着走到身边的甘月欣笑了下,目光淡淡地落在始终紧闭着双眼的罗莹云身上,唐萌打发她到外面去。

    “行,那我先到隔壁房间做下脸部护理吧!”轻笑着点了下头,甘月欣拿过她的手包,打开包间的门走了出去。

    看着被重新关上的门,瞥了眼依旧没有动作的女人,唐萌也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另一侧坐进了沙发,从茶几上拿起一包烟抽了根出来搁进嘴里,啪嗒一声打开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女人悠然自得地抽了起来。

    “唐萌,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个解释吗?”罗莹云清冷的声音穿过萦绕的白烟落进唐萌的耳中,“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

    吐了口白烟出来,手指间夹着香烟,回身看着一脸愤怒的罗莹云,女人低笑了下,嘴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莹云姐,即使没有跟我哥上床,我那未婚夫伺候了你一个晚上,你也不吃亏啊!何必露出这种像是黄花闺女被强制**的表情呢!”

    “唐萌!”看着面前一副无所谓的女人,罗莹云整个身体隐隐颤抖着,“你以为我稀罕你那个未婚夫吗?我只对你哥感兴趣!”

    “莹云姐,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低级的错误!”重新抽了口烟,女人拧着眉想着当时的算计,却也实在想不通哪里出现了偏差,会让两个男人进错了房间。

    “你说现在怎么办?”罗莹云想着最近不时到家里来的纪行长,那犹如饿狼般的眼神,头皮不禁一阵阵发麻,十分烦躁地逼问着唐萌,“你打算就这样不管了?”

    “莹云姐,这段时间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摁灭了手指间的香烟,唐萌无奈地跟罗莹云说道,“因为这件事情,我哥让我出国留学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

    “真的?”微眯着双眼看着唐萌,罗莹云显然不相信她的这一番说辞,“你不会是自己想出去吧?”

    “我来这里之前,刚跟我哥分开,”靠坐在沙发上,唐萌抬着头看着天花板,红唇轻撇,勾着一抹嘲讽的笑,“为了个贱货,他这是铁了心要把我送出国呢!”

    “那你同意了!”看着女人高高抬起的下巴,罗莹云提着眼尾问道。

    “同意啊!为什么不同意?”搁在沙发靠背上的头轻转看向罗莹云,嘴角依旧抿着淡淡的微笑,“他既然为了跟那个贱人在一起,而非要把我送出去,我怎么能不满足他的心愿呢?”

    听着女人的话,罗莹云提了下眼尾,轻笑了声,“你觉得你如他愿出去了,他会感激你吗?”

    “我要他感激干什么?”瞥了眼罗莹云,唐萌轻笑了下,“我只是想早点回来好看着他们如何恩爱罢了。”

    “你哥跟她会结婚吗?”看着唐萌,罗莹云烦躁地开口问着,“你父母都愿意接受这样一个被人玩弄过的破鞋吗?”

    提着眼尾瞥了眼罗莹云,唐萌对着她摇了摇头,“目前不会,我这一关没过,他们两个永远别想痛快地在一起。”

    “那就好!”听唐萌这样说,罗莹云提着的心落了地,只是想到最近张晨婉的态度,心里又烦躁了起来。

    “放心吧,嫂子这个位置,我永远为你保留着!”看着罗莹云,唐萌跟她保证着,“或许我们是同一种人,这以后成为一家人,相处起来也不膈应!”

    “那我就希望你能早点回来!”听到唐萌的保证,罗莹云扯着嘴角跟她说道。

    “走吧,我们也过去做个脸部护理!”唐萌站起身跟罗莹云说道,“那贱人能勾引我哥,还不是长了一张狐媚的脸,等哪天真把我惹急了,直接把那张脸给撕了,看她还拿什么勾引男人!”

    看着女人眼底闪现的恶毒,罗莹云只是轻笑了下,随着她一同走了出去。

    三人在美容院内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才走出来,瞥了眼走在前面的罗莹云,唐萌低头从包里拿了个瓶香水递给了身边的甘月欣,“这个是我上次出差时带回来的,感觉这款香味跟你比较搭,你要是不嫌弃就拿着用吧!”

    从唐萌的手里接过香水,甘月欣看着手指间质地考究的瓶子,咧着嘴角笑了笑,跟唐萌道谢,“唐小姐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我怎么会嫌弃呢!”

    “你喜欢就好!”看着女人嘴角讨好的笑,唐萌垂下视线瞥了眼被她紧握在手指间的香水,眼底划过一丝轻蔑。

    “唐小姐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刚才在做脸的时候,听唐萌提了句要出国游学,甘欣月捏着香水瓶问着唐萌。

    “时间上还没确定!”轻叹了声,唐萌无奈地开口,“这夏琳君两姐妹倒是厉害,把我都逼出国了!”

    “唐小姐,你就是对她们两个太客气了!”甘月欣低着头把手里的香水塞进包里,撇着嘴跟唐萌念叨。

    “没办法,谁让她们两个好手段,把我两个哥哥迷得晕头转向的呢!”抬着视线看着面前车水马龙的街道,唐萌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这些了,没劲!”

    “我们等你回来!”看着唐萌低落的神情,甘欣月给她打气,“到时候我们再出手整治她们两个!”

    “你跟夏琳君曾经是同学,就没有她的一点料在手里吗?”罗莹云看着甘欣月,拧着眉说道,“你看唐萌被那两个女人整的,都被送出国了,要是手里有东西就拿出来给她出口恶气!”

    “我手里哪有她什么料啊!”双眼在两人之间扫过,甘欣月着急地跟唐萌说道,“要是有我早拿出来了,还会看着唐小姐被她们欺负吗?”

    “好了,别着急,我们相信你的!”拍了拍甘欣月的手臂,唐萌柔声安抚着,“罗小姐跟你开玩笑的,她并没有恶意。”

    “我知道!”对着唐萌勉强笑了下,甘欣月闷闷地点了下头。

    “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瞥过低垂着头一脸不快的甘欣月,眼底闪过一丝不耐,跟面前的罗莹云说道,“离开之前,我会打电话告诉你们的!”

    “行,我也要到我姑妈那边去一趟!”点了下头,罗莹云接口说道。

    “你们先走吧!”看着两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的身上,甘欣月开口说道,“我再逛逛!”

    “行,那我们先走了!”点了下头,唐萌率先走向了停在路边的车子。

    看着离开的两辆车子,站在原地的甘欣月抿了下唇角,脸上依旧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脑海中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次小岛上的事情,只是夏琳君现在已经跟顾展铭结婚,那件事情即使捅到他的面前,人家也未必会有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