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三章 想骂娘!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窝在男人颈窝的女人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抬着手就在唐屹弘的胸口轻捶了下,引来他一声夸张的呼痛声。

    低笑着将人放在床铺上,起身快速地剥掉了身上的外衣,钻进了女人的被窝中。

    “你能要点脸吗?”瞪着侧躺在眼底的男人,夏琳昔撇着嘴嫌弃地开口。

    “要脸干什么?”轻瞟着女人嫌弃的脸,唐屹弘转着困惑的眸光睇着女人。

    抬着纤细的手指扯了扯男人的脸皮,夏琳昔对着他呲了呲牙,撑着手从床铺上爬了下去,“你先睡吧,我还得收拾下!”

    回身瞥了眼床铺上的男人,夏琳昔轻笑着转身按掉了房间的灯光,压着脚步走了出去。

    就着客厅铺散进来的光线,男人暗沉的眸子敛进女人纤柔的身影,身子轻侧看着她走出房间,耳朵里传来东西挪动的细微声响,唐屹弘轻扯着薄唇慢慢地合上了双眼。

    站在客厅里的女人,手指轻抚着男人的呢子大衣,嘴角抿着一抹淡笑,眸光流转看向窗外黑沉的夜色,眼底轻漾着淡淡的温情。

    双脚移动走到门边认真地检查了下门锁,按下客厅的大灯,只在过道上留了盏晕黄的壁灯,女人压着声音重新走进卧室,轻掩上房门,只留下一条缝隙透进几缕昏暗的光线,打开衣柜的门,把衣服挂了进去。

    抬着轻颤的长睫瞥了眼床上的男人,见他侧躺在床铺的内侧,早已闭上了双眼。

    抬着手指解开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掉只剩下内衫,手指往后勾开了包裹着丰满的小衣,夏琳昔才提着双脚走向了床铺。

    身子刚挨上柔软的被子,就被卷进了男人宽厚火热的怀里,回身看着依旧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女人轻声开口,“你还没睡呢?”

    嗯了声,紧了紧怀里的女人,下颚抵着她的细肩低声开口,“睡吧!”

    在男人紧闭的眉眼上扫过,夏琳昔侧身躺在了他的怀里,轻垂的视线看着男人搁在椅子上的衣服,抿了下红唇轻声开口,问着身后的男人,“这次的事情,你有没有线索?”

    本已闭上双眼的男人,重新打开了眼帘,暗沉的视线看着隐匿在昏暗光线里的房间,长眉轻蹙,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

    “是吗?”枕在男人胳膊上的脸轻轻地挪了下,眉心紧蹙,眸光冷凝,声音里有着无可奈何的悲凉,“你说,我是不是跟酒店泛冲,每次都被人给算计!”

    “琳昔!”卷着女人纤腰的手臂紧了紧,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声音低哑带着浓重的抱歉落进女人的耳中,“对不起!”

    “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摇了下头,夏琳昔轻声呢喃,转而轻笑了下,“其实我应该感谢你的,上次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我的小命可能早交代在那个变态的手里了。”

    顿了下,想起过往,夏琳昔依旧禁不住害怕,身子往后贴进男人的胸膛,稳了稳慌乱的心神继续跟男人念叨着,“这次呢,虽然被你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不过总比落在那些猥琐的男人手里强!”

    卷在女人身上的手臂紧了紧,听着她提起这两次的无妄之灾,男人暗沉的眸子如这墨色的夜,漆黑清寒,裹挟着深重的疼惜跟抱歉。

    “睡吧!”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女人的发丝,薄唇在她柔软的发丝上轻吻,“那些都过去了,别怕!”

    嗯了声,女人在他的怀里乖巧地点了下头,轻阖上双眼。

    整个娇小的身体被拢在男人的怀里,女人的嘴角隐着淡淡的笑容,其实不管以后怎么样,最起码在这寒冷的冬季里,有个自动发热可以取暖的暖炉还是非常不错的。

    耳边流转着女人清浅而匀称的呼吸声,男人敛着墨色的星眸却没有半点的睡意,瞳孔深处波纹纵横交错,是他此刻复杂难辨的心情。

    一夜无梦,两人相拥着直到天亮,男人先一步睁开了双眼,视线扫过面前小而温馨的房间,温热的指腹轻揉着女人无骨的手指,嘴角轻勾。

    伸出长臂拿过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瞥了眼屏幕上的时间,男人长眉轻蹙了下,倒是没想到了一觉睡到了八点多。

    眸光下垂看着依然熟睡的女人,唐屹弘慢慢地抽出了压在她颈子下的胳膊,掀开被子下了床。

    夏琳昔悠悠转醒时已经过了十点,睁开双眼下意识地看向耳畔,那里早已没有人,手指轻抚过枕头,已经没有半点温度。

    穿戴整齐从房间内走出来,视线扫过不大的客厅,房间内并无半点影子,提着双脚走进厨房,桌子上搁着个保温瓶,瓶子下面压了张纸条。

    女人压着身扫过上面遒劲有力的字体,嘴角弯了下,转身拿过碗倒出瓶子里的瘦肉稀饭,坐进椅子喝了起来。

    唐屹弘离开夏琳昔的房间后开车回到了唐家,男人的视线扫过停在院子里的白色车子,眼帘轻抬看进大门,见客厅里坐着几个人影,长眉轻蹙了下。

    “应该是屹弘回来了!”侧身往院子里看了眼,郑闻怡轻笑着跟身边的林夫人说道,“这段时间他也忙,夜里太晚基本就住公司了,昨晚应该也在帝云休息,到现在才回来。”

    “要管理这么大的公司也的确是累的!”收回视线,林夫人回身看着郑闻怡说道,“我家老林管理那么点小产业都经常熬夜到三更半夜,何况是帝云这么大的产业了!”

    “这以后有彦瑶照看着,我也放心点!”笑看了眼对面跟唐萌说话的林彦瑶,郑闻怡轻笑着跟林夫人说道。

    顺着郑闻怡的视线看向正低头跟唐萌说话的女儿,林夫人的眼底溢满宠溺的笑。

    唐屹弘的车子开进院子,林彦瑶回身瞥了眼,对上林夫人打趣的视线,白皙的脸颊泛起微红,卷翘的睫毛垂下掩盖住闪烁在瞳孔里的喜悦。

    坐在她对面的唐萌手指间捏着茶杯,轻抿了口玫瑰花茶,提了下眼帘瞥过面前羞涩的女人,红唇轻撇,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眼底流转着嘲讽的笑。

    “妈!”走进客厅的男人,抬着淡漠的眸光扫过面前的几人,嘴角勾了勾,对着林夫人轻点了下头,视线滑过两个坐在一起的女孩,目光在唐萌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随即撤离。

    “回来了!”看着走进来的男人,郑闻怡轻笑着瞥了眼对面的林彦瑶,又把目光投在了唐屹弘的身上,“还以为你昨晚就会回来呢!”

    对着郑闻怡轻笑了声,唐屹弘走到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今天我看天气不错,就把你林阿姨给约过来聊天了,刚好彦瑶也在家,就让你林姨给带过来!”回身看了眼两人,郑闻怡低声跟唐屹弘解释道。

    抬着视线看着对面的女孩,一身紧身毛衣打底,外套一件短款棉衣,下配小脚紧身裤,脚踩时下流行的毛鞋,长发披肩青春靓丽。

    从女人身上收回视线,男人低垂着眼帘轻笑了下,侧头看着一脸笑意的郑闻怡,瞳孔轻敛了下。

    “中午你爸也回来,到时候把你林叔叔也叫来,我们两家坐在一起吃个便饭!”郑闻怡看着身边的男人,轻声询问着,“你看这样安排行吗?还是你自己有更好的方案?要是有,我们就听你的安排!”

    视线一一滑过面前的几人,唐屹弘挺了下背脊,目光落在林夫人身上看了眼,双眼转动看向林彦瑶,对着两人抱歉地笑了下,“我这里有件事情要跟林小姐说,我们出去一下吧!”

    看着男人勾在嘴角边的浅笑,林彦瑶心里咯噔了下,眼眸轻转瞥了眼敛了笑意的林夫人,搁在腿上的手指摩挲着,对着男人轻点了下头,“好!”

    回身看了眼唐屹弘,见他脸上依旧挂着清浅的笑,又回身看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林彦瑶,眉头轻蹙了下,瞥了眼正低头喝着花茶的唐萌,郑闻怡的心里有点不安。

    “这两孩子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还非得避开我们!”对着林夫人轻笑了声,视线越过大门落在站在院子中低声交谈的两人。

    “不知道呢!”捏着手指间的瓷杯,林夫人抿了下嘴角对着郑闻怡笑了下,却明显感觉挂在她眼角的笑有些勉强。

    并不知道唐屹弘跟林彦瑶如何说的,两人回到客厅后不久,林彦瑶就借口有事,拉着林夫人离开了唐家,走得比较匆忙。

    看着两人的车子离开,郑闻怡收了脸上牵强的笑,回身看着唐屹弘,声音里透着不高兴,“你在搞什么鬼?”

    “妈,我们进去说吧!”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白色的车影消失在眼底,男人回身看了眼发怒中的女人,薄唇弯了下,侧身往里走去。

    “这孩子!”撇了下嘴角,眼底满是无奈,回身看了眼早已没有车影的路,轻叹着走进了屋子。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情!”重新坐下后,郑闻怡一脸肃穆地看着唐屹弘,大有他不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她绝对不轻饶他的架势。

    靠坐在沙发上,男人的眸光扫过对面的唐萌,见她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唐屹弘沉默了会,抬着视线看着郑闻怡认真地开口,“妈,前天晚上,公司年会我把夏琳昔给睡了!”

    “你说什么?”郑闻怡抬着手指掏了下耳朵,不确定地再次问着唐屹弘,“我这耳朵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妈,你没听错,”轻阖了下双眸,男人对着郑闻怡点了下头,“我的确把夏琳昔给睡了!”

    “唐屹弘,你到底想干什么?”瞥了眼对面没有反应的唐萌,郑闻怡抬着手在男人的手臂上用力地拍了下,“你明明知道你们两人不可能,还去做这样的事情,你到底想干什么?”

    “昨天晚上,我留宿在她那里!”男人抬着深邃的目光认真地看着面前怒火中烧的女人,声音里有着他强硬的态度,“我会娶她进唐家的门。”

    “你先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发生的?”微眯着双眼看着一脸认真的男人,郑闻怡压着心底的烦躁问着他,“她有没有算计你??”

    “妈,你之前那么看重她,她的品性难道不了解吗?”听着郑闻怡对夏琳昔的误解,唐屹弘拧着眉反问着,“她的双眼,你一眼就能看到底,心里想的脸上就能看出,你认为她会干出设计人的事情吗?”

    男人话音落下,一直没有出声的唐萌猛然站起身,看着郑闻怡弯了下红唇,“妈,我先上去了,你们聊!”

    看着快步跑上楼的唐萌,郑闻怡横了眼唐屹弘,无奈地叹息了声,“你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明知道唐萌现在对夏家姐妹非常感冒,你还招惹上人家!”

    从楼梯口收回视线,唐屹弘垂下双眼,沉默了会,低声跟身边的女人说道,“妈,我打算把唐萌送到罗德岛设计学院去学习段时间!”

    “我不同意,”双眼怒瞪着唐屹弘,郑闻怡直接否决了他的提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小算盘,把你妹妹支得远远,你就可以跟夏琳昔在一起了是吧?告诉你,根本不可能!”

    “妈,你在想什么?”轻叹了声,男人揉着发疼的额头无奈地开口,“把唐萌送出去,和我跟琳昔的事情根本不搭界,你别混在一起说,这样没有意思!”

    “那你告诉我,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把你妹妹送回去,”看着男人紧蹙的眉头,郑闻怡怀疑地继续逼问,“你这样做,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目的!”

    “妈,你相信我,我这样做,一切都是为了唐萌好!”回视着女人不信任的目光,唐屹弘认真地回答着。

    “屹弘,你跟琳昔的事情,妈目前没办法答应你!何况林家又该怎么交代?”郑闻怡眉心轻蹙,对着他摇了摇头,“林家对你这样的戏弄能轻易地揭过吗?”

    “林家的事情,我会处理,这个你不必担心!”看着女人紧锁的眉头,唐屹弘开口说道,“我会安排好的!”

    看着男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郑闻怡额头的皱痕拧地更深了几分,侧身瞥了眼二楼的方向,看着唐屹弘郑重地开口,“这件事情既然你自己有把握处理好,那么我也不插手了,至于你跟琳昔的事情,以后再说,而唐萌的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不会同意的!”

    看着态度坚决的女人,唐屹弘抿了下唇瓣,轻拧的眸光带着无奈,抬着视线瞥了眼二楼的方向,深邃的眸光敛着思虑。

    香泉湖别墅内,夏琳君手指搭着扶梯走了下来,见顾展铭正拿着机子跟人打着电话,听到声响,男人侧身看了过去,眸光注视着挪下台阶的女人,双脚移动快速地走了过去,伸出长臂牵住女人的手,将她扶了下来。

    瞥了眼男人手里捏着的机子,夏琳君从男人的手里抽回手,挪着步子走进客厅坐进了沙发。

    压着声音跟对面的人说了几句,顾展铭挂断电话走到了女人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们走吧!”抬着手指把几缕垂落下来的发丝别到耳后,夏琳君侧身看着顾展铭轻声说道。

    “好!”扶着女人的手臂,男人拿过她搁在沙发上的手包,提着双脚往外走去,“别着急,时间还很充裕。”

    嗯了声,侧身对着他笑了下,夏琳君摇了摇头,“倒不是着急,这每次去见老师,我这心里都比较紧张,就像还在学校里一样,怕表现不好,被他批评!”

    “你可真是!”对着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顾展铭将人扶进车子,手掌在她的发顶揉了揉。

    看着坐进驾驶室里的男人,夏琳君抬着视线瞥了眼后视镜,轻颤了下长睫,“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看你昨天回来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公司上的事情!”抬起轻笑的眸子看着面前的镜子,顾展铭摇了摇头,“你把自己照顾就好了,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听男人说是公事,夏琳君也就轻点了下头,不再继续追问,毕竟她也帮不上忙。

    沉默了会,男人轻敛的眸子重新落在镜子上,看着视线里的女人,薄唇轻扯说起了另外的事情,“琳君,琳昔跟唐屹弘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拧着眉看进后视镜,对上男人的视线,夏琳君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听她提过!”

    “具体的事情,你还得问当事人,”长指摆着方向盘,男人深邃的眸子看着面前的车流,轻压的眼帘里收着他复杂的情绪,“我也是昨天早上听唐屹弘说的!”

    “这丫头!”蹙着眉心,女人侧身看向窗外,声音里裹着几分担忧,“我晚上打个电话问问吧!”

    嗯了声,脚下轻踩,男人加了点速度汇进车流往目的地开去。

    两人到达约定的地点时,张建国还没有来,夏琳君看着面前位于竹林之中的农庄,细眉弯了下,看着地上悠然自得找吃的几只芦花鸡,抿着的唇线倒是松了几分。

    “上次跟几个朋友到这边吃过一次饭,这里田园的环境我想你们应该会喜欢的!”看着女人嘴角上弯起的弧度,男人跟着笑了下,抬着手指理了理女人额前的碎发,跟她解释道,“就把这次的聚会定在了这里!”

    “是挺好的!”双手环在男人的手臂上,歪着头靠在他的肩上,看着眼底质朴的农家小院,轻笑着点了点头,“上次聚会,张老师还念叨你他年轻时候的生活。”

    “我们以后老了,回归到这种生活,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视线扫顾面前宁静的农家院子,顾展铭低声跟身边的女人说道,“远离城市的喧嚣跟浮躁,奔腾的血液都感觉慢了几拍下来。”

    “好啊!”点了下头,夏琳君对这种生活倒也是挺向往的,回身看了眼来时的路,提着眉低声念叨,“不知道张老师他们找不找的到这里!”

    抬着手腕瞥了眼时间,回身看着蜿蜒在眼底的小路,顾展铭倒是并没有多大的担心,“张建开车,你放心吧!”

    轻抬着手遮在眼前,微眯着双眼眺望着远方,眼底敛进一片青翠的竹子,随着清风发出沙沙的声音。

    男人双手插在长裤袋子里,敛着细碎光影的深眸淡淡地打在女人的身上,视线落在她身前的凸起上,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黑色的车子一点点地进入女人远眺的视线里,夏琳君回身看了眼此时坐在院子里,正低头刷着新闻的男人,柔声说了句,“他们来了!”

    闻声,男人抬起双眼扫过女人所在的方向,视线轻移落在蜿蜒的小路上,只见上面的确有辆车子在移动着。

    收了机子,顾展铭站起身,抬着双脚走到夏琳君的身边,随着她的视线看着眼底不断接近的车子。

    看着近在眼前的农家小院,开车的张建却没觉得有些许的高兴,抬着视线瞥了眼靠坐在后座的两人,他觉得今天会大难临头。

    “倒是没想到顾总会选在这个地方!”看着身边不断后撤的景色,张建国轻声跟身边的郭世扬说道,“倒是有心了!”

    对着张建国笑了下,郭世扬抬着视线看向已经出现在眼底的院子,两个并肩而立的男女非常显眼地站在那里。

    “那就是顾总吧!”看着窗外,提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张建国回身问着身边的男人,“本人倒是比出现在网络上的照片看上去更招眼!”

    “对的,那就是琳君的丈夫顾展铭,”对着张建国点了下头,瞥了眼前面一路淡漠着脸的张建,郭世扬跟他说道。

    或许是感受到来自郭世扬的注视,张建提了下眼帘瞥过后视镜,心底好想骂娘。

    郭世扬跟夏琳君的事情,还是有一次听关震无意间说起了解到的,现在他把这个男人载到顾总的面前,只要一想到他那裹着冰渣的目光,男人心里就不禁抖了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