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九章 劳什子汤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烟雾萦绕的房间内,两个男人相对无言,顾展铭伸着手从桌子上拿过唐屹弘搁在那里的香烟,抽出一根搁在指间摩挲着,紧锁的眉头显示他此刻异常沉重的心情。

    “唐门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吗?”沉默了会,顾展铭搁下手里的香烟,抿了口绿茶,提着眼尾问着唐屹弘。

    “关震跟王博还在查,”吸了口烟,唐屹弘拧着眉跟男人说道,“当初他们进入那个房间时,现场已经被酒店工作人员收拾过了,真是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近段时间他们在翻看温泉山庄所有的监控视频,希望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嗯了声,男人低垂着头不再开口,清冷的手指摩挲着瓷杯,眉间的皱痕越发的深刻。

    “我打算把唐萌送出去一段时间,”白色的烟雾中,唐屹弘抬着眼帘瞥了眼沉默的男人,说着他的打算。

    “你决定吧!”叹息了声,顾展铭点了下头,“或许出去段时间,她的心胸能开阔点!”

    瞥了眼长眉沉压的男人,唐屹弘点了点头,却没有那么乐观,早上的情景历历在目,让他不得不在心里画下一条警戒线。

    夏琳君现在有孕在身,夏琳昔又没有那么多的心计,按照唐萌现在的行事风格,唐屹弘怕她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在温泉山庄的事情真相大白之前,把两方隔开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琳昔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顾展铭靠坐在椅子上,漆黑暗沉的眸光压在唐屹弘的身上,“目前情况下,闻姨怕是也不会同意你跟她的事情吧?”

    低笑了声,唐屹弘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我妈同不同意的问题,而是那丫头根本不想跟我结婚!”

    “也能理解,毕竟她并不爱你!”挑了下眉,顾展铭看着唐屹弘无奈却又甘之如醴的样子,不厚道地说出实际存在的问题。

    “那又怎么样呢!”顾展铭的话并没有给唐屹弘多大的打击,见他双手环胸地靠在椅背上,眸光轻凝,眼角挂着些许的得意,“现在她的身体能接受我,并且也只能接受我,这不是上天对我最大的厚爱吗?”

    看着唐屹弘小人得志的样子,顾展铭却是沉默地点了下头,“的确,有这个先天条件在,你就没有情敌了!”

    两个男人简单地作了沟通就散了,顾展铭双手插在裤袋里站在停车坪上,看着唐屹弘开车离开,眉峰沉压,眸光冷凝,心情颇为沉重。

    拉开车门,男人提脚坐进车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搁在方向盘上,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

    视线轻移瞥过搁在台子上的手机,唇线紧抿,暗沉如墨的瞳孔里波纹涌动。

    拿过机子,男人终是拨通了唐萌的电话,听着话筒里女孩依旧温婉的声音,顾展铭压了压浓密的长眉,低哑开口,“唐萌,中午一起吃顿饭,我们聊聊吧!”

    挂断机子,男人沉默了会,发动车子驶出了停车场,往两人约见的地方开去。

    顾展铭到的时候,唐萌还没有来,男人坐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点餐,而是要了壶茶水独自一人轻饮着。

    “展铭哥!”推门进来的女人,轻笑着跟顾展铭打着招呼,悠然自得地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进去。

    男人抬着暗沉的目光,深深地注视着面前这个他疼爱了多年的妹妹,深邃的瞳孔里划过一抹痛惜。

    “展铭哥,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唐萌抬着轻柔的眸光迎视着男人的目光,唇边抿着一抹清浅的笑。

    “先吃饭吧!”男人低垂下视线,扯了下薄唇,声线暗哑裹着一丝沉郁,“你想吃什么?”

    “中午就随便吃点吧,工作室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看着起身离开去点餐的男人,唐萌轻声说道。

    嗯了声,顾展铭轻阖了下眼眸,转身打开包间的门走了出去。

    独自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嘴角的轻笑慢慢地淡去,清冷无温的视线搁在对面男人饮用过的茶杯上,手指轻动重新倒了杯新茶。

    顾展铭推开房门重新走进包间,视线滑过女人手指间转动的茶杯,唇角轻抿,低声询问,“我记得你只喝花茶的,怎么今天喝绿茶了?”

    “看展铭哥总喝这种茶,今天忽然想尝尝味道,”对着男人轻笑了下,唐萌低垂着目光看着面前浮动的茶叶,“尝过后,还是觉得花茶更适合我!”

    男人坐下后,拿起面前的茶杯抿了口,唇角弯了下,却是不置一词。

    轻笑的眸光瞥过男人手指间的茶杯,女人重新拿起手指间转动的瓷杯,搁在红唇间轻抿。

    饭菜很快上来,男人只简单地点了四菜一汤,顾展铭拿起筷子看了眼面前没有动作的唐萌,轻声招呼着,“吃吧!”

    嗯了声,女人挪开面前的瓷杯放在边上,拿起筷子,低头开始进食。

    沉默中,两人用完了中饭,服务员进来收拾残羹剩饭,唐萌却拒绝了工作人员为她再换个瓷杯,看着站在面前为难的女人,唐萌轻笑着开口,“我就用这个,你出去吧!”

    瞥了眼旁边低垂着视线沉思的男人,服务员对着唐萌点了下头,推着小车出了包间。

    “展铭哥,你是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说?”沉默了会,女人抬着轻柔的眸光淡淡地打在面前深邃明晰的眉眼上,眼角眉梢轻漾着徐徐笑意,柔声问着顾展铭。

    看着面前精致柔和的面容,男人深刻的五官里凝着沉重,听到女人的问题,薄唇轻抿,声音里有着疑惑,“唐萌,你对昨晚的事情难道没有一点的愧疚吗?”

    “愧疚?”女人的嘴角依旧微微弯起,眸光轻颤,瞳孔深处隐着淡淡的水光,歪着脑袋看着面前沉冷着脸的男人,“我应该对谁愧疚呢?展铭哥!”

    “唐萌,你用自己的未婚夫去设计对付琳昔,不觉得这件事情非常荒诞吗?”看着面前痛苦却依旧执迷不悟的女人,顾展铭凝视着她的双眸里滑过复杂难辨的眸光。

    低头嗤笑了声,女人抬起手指拢了下垂落在胸前的发丝,声音低落却难掩痛苦,“展铭哥,你是不是也像我哥一样要教训我了?”

    “唐萌,我们并不是要教训你,而是这件事情你的确做错了!”目光落在女人低垂的发顶上,重重地叹息了声,“这样做,你心里难道就痛快了?”

    “展铭哥,我现在心里并不痛快!”轻笑着摇了摇头,唐萌重新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怎么可能痛快呢?原来的计划里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夏琳昔根本不配让我哥这样的男人来碰!”

    “唐萌,让你未婚夫来碰琳昔,你就觉得痛快了?”看着陷入死角的女人,顾展铭拧着眉发问,“李毅峰要是知道你这样算计他,他能安心地跟你过一辈子吗?”

    “他有什么不满意的,我把一个水嫩的黄花闺女送到他床上让他痛快了!”低垂轻抿了口已经凉了的茶水,唐萌无所谓地开口问着,“指不定在心里透着乐呢!”

    “唐萌,你心里没有疙瘩吗?”听着女人不像样的理论,顾展铭捏着发涨的鼻梁,低声问着她,“他以后是你的丈夫,你把丈夫推到别的女人床上,你都舒坦?”

    “展铭哥,我已经二十三岁了,社会上的事情也见得多了,”目光低垂,女人看着手指间转动的瓷杯,声音慵懒透着无力,“多少男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夫妻恩爱都是做给外人看的而已。”

    “唐萌,你太悲观了!”看着面前情绪明显低落的女人,男人长眉之间的皱痕紧紧地拧在了一起,“我们不说别人,就单说你爸爸,他就不是这样的人啊!”

    对着男人轻点了下头,唐萌低叹了声,嘴角抿着苦涩的笑,长睫轻眨,眸光颤动落在顾展铭的身上,“是啊,还有展铭哥,你也是这样忠情的男人!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遇到的并不是你们啊,谁能保证他李毅峰是这样的人?”

    “唐萌,你又怎么能确定他是这样的人呢?”看着女人偏执的模样,顾展铭轻摇了下头。

    “展铭哥,你不能分辨出自己女人的身体吗?”轻拧着细眉,唐萌抬着困惑的视线看着对面的男人,见他沉默没有说话,女人继续开口说道,“可是他李毅峰就是分辨不出,照样把人家压上床,还给自己找了个合理的借口,以为那是我!”

    “唐萌,你不觉得你现在变得很可怕吗?”看着面前眸光透着狠毒的女人,顾展铭忽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对着男人点了下头,手指插进长发间狠狠地抓着发丝,声音破碎而痛苦,“我也知道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可是展铭哥,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心里住了个恶魔,她在疯狂地叫嚣着,冲破我的理智,想要撕毁所有的东西。”

    看着面前被痛苦折磨的女人,男人的心情异常地沉重。

    曾经的顾云柔脆弱地只想要逃避,把自己深埋在黑暗中,不见半点阳光。

    现在的唐萌,却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释放着心里的恶魔,疯狂地报复着她所以为的那些伤害过她的人。

    “唐萌,去外面走走吧!”男人沉压着眉,深邃的眸光里是他浓重的担忧,“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许你会发觉生命里除了报仇还有更有意义的东西存在!你的心就不会被禁锢在仇恨里而痛苦不堪。”

    “展铭哥,你也想要把我送走吗?”女人抬起红肿的双眼,隐忍着痛苦不堪的情绪,轻颤的眸光直直地看进面前的男人,“你们都不要我了吗?”

    “唐萌,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长臂探出,男人轻握着女人搁在桌子上的手,沉重的目光压进女人痛苦的双眼里,“但是,你自己也要努力走出来,否则我们谁也帮不了你!”

    看着男人沉痛的五官,唐萌轻轻地闭上了双眼,一行清泪从她眼角滑落。

    双手紧紧地抓着男人宽厚的手掌抵在额间轻轻地摩挲着,薄肩轻耸,低声哭泣着,对着男人重重地点了下头,“好,我听展铭哥的,我出去走走!”

    听到唐萌同意离开的声音,男人薄唇扯了下,却没有一点高兴的心情。

    夏琳昔被唐屹弘带走并没有如女人的愿,回到她自己租住的房子里,而是被他安置在了外面的公寓里。

    唐屹弘跟顾展铭分手后,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直接回唐家,而是转到超市里提了好几袋子的生活用品回到了刚买下不久的公寓里。

    看着面前静悄悄的客厅,视线在卧室的方向扫过,男人轻声关上房门,提着东西进了厨房,把需要冷藏冷冻的东西放进了冰箱里。

    提着双脚重新走进客厅,看着门边上的两袋子东西,男人挑了下双眉,却没有继续要整理的意思,而是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站在卧室的过道上,放眼看着面前被晕黄的灯光笼罩着的房间,压在男人心间的憋闷渐渐地散开,取而代之地是从四肢百骸慢慢涌入的脉脉温情。

    床铺上的女人依旧陷入深眠当中,对于男人的靠近毫无知觉,唐屹弘脱下身上的外套搁在椅子上,提起丝被的一角侧身躺了进去。

    男人支着头,就着柔和的光影看着视线里安静的容颜,嘴角弯起一抹清浅的弧度。

    手指间勾着女人的一缕发丝轻轻把玩着,身子轻动,额头抵进她海藻般的长发,闭上了双眼。

    夏琳昔轻转了下身子,腰间依旧酸软得厉害,抬了下手想去揉揉,却不想手指被禁锢着动弹不了。

    长睫轻颤睁开了双眼,进入视线的是男人深邃明晰的眉眼,女人的思维有一瞬间的停摆,不明白唐屹弘为什么会出现在目光里。

    双眼移动划过面前偏欧式风的房间,女人迷糊的思维渐渐清明,视线下移重新回到男人深刻的五官上,夏琳昔抿唇轻笑了下。

    杨琳说得对,面前这个男人的确是完美,硬件软件都堪称极品,放眼整个衢城,能与之比肩相比的确是没几个。

    脑海中流转着杨琳说的话,细眉轻提,眸光闪烁滑过狡黠。

    从男人的掌心中抽出手指,沿着他的眉骨慢慢游移着,视线落在他形状优美的薄唇上,女人舔了下粉色的唇瓣,一点点地靠了上去轻轻舔舐着。

    本是浅尝即止的舌却被男人反客为主地侵占,女人酸软的腰身被男人长臂紧紧地揉捏进了他宽厚的怀中。

    一吻结束,女人瘫软在唐屹弘猛烈跳动的胸膛之上,鼻翼轻缩,小嘴微张,手指紧着男人胸前的衣襟,呼吸着新鲜的口气。

    “还要不要?”提着女人娇小的身体往上一挪,两人四目相对,依旧火热的气息再次纠缠在一起,男人抬着手指拂开女人脸颊旁的发丝,深邃暗沉的眸光锁着眼底呼吸急促的小女人,声音低沉暗哑攥着丝丝火星。

    对着男人轻翻了个白眼,轻握拳头的双手抵在他的胸口往外推了推,想在两人之间隔开点距离,“唐总,你想多了!”

    “是吗?”轻笑了声,紧了紧搁在女人细腰上的手指,将人重新拢进了怀里,两人之间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的缝隙,五官下压逼近想要往后撤离的女人,鼻尖抵在她小巧的鼻头上轻轻地摩挲着,“我还以为昨晚我没有用力将你喂饱,刚才又饿了,自己来取食呢!”

    夏琳昔本是粉嫩的脸上渐渐地染上了一层红霞,轻懒的眉眼瞥过男人,眼角勾出无边的风情,红唇阖动,声音里是被惹火的气急败坏,“唐屹弘,你给我闭嘴!”

    暗沉的视线紧紧地裹着女人躲闪的眉眼,身子轻转将人压进床铺,长指顺着裙摆往上抚上女人细腻的肌肤,在她柔软的腰间轻轻地打转。

    “唐屹弘,你给我把手拿出来!”小手紧紧地压在男人四处作乱的手指上,抬着轻颤的双眼怒视着面前的人。

    “宝贝,我听你的话,没有动嘴啊!”女人的那点力对于男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轻抚在她腰间的手指依旧畅通无阻地往上移动着。

    眸光下移落在身前,隔着衣服男人的动作依旧清晰可见,全身的感官更是集中在了男人的手掌下,女人紧着身体不敢动分毫。

    抬着可怜兮兮地目光看着面前暗沉着脸的男人,声音轻颤带着祈求,“唐总,昨晚你真的把我喂饱了!”

    “琳昔,你难道只点火不负责灭火的吗?”薄唇抵在女人的耳蜗上,男人紧着呼吸轻哑开口,搁在女人身前的手指轻轻地拨动着。

    男人轻熟的动作,暗哑的声线,女人轻柔的身段被他一点点的打开,直至无力地摊开在他的身下。

    看着眼底潮红的小脸,唐屹弘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的笑,移动着双脚离开床铺,站在女人慵懒妩媚的视线中,一件件地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他强健的身躯。

    女人轻咬着唇瓣转开了视线,阖上双眼拒绝再看男人魅惑众生的姿态。

    黑暗中的感官异常清晰,昨晚烙印进骨髓里的记忆再次被男人一一打开,那奔腾的血液冲刷着灵魂,手指攥紧身下的床单,承受着男人一次又一次在她身体上的刻画。

    “唐总,我真的饱了!”无力的手贴在男人的胸口上,使着仅有的那么点力气往外推拒着,有气无力地开口,“你再这样我死给你看!”

    “上次看你爬楼梯,还以为你的体力不错!”俯视着身下摊成水的女人,唐屹弘紧着女人的细腰,加快了身下的动作,“我手里有张健身房的卡,你拿去用吧!”

    对着男人轻翻了个白眼,女人紧着胸口仅有的一口气接住男人奔腾而下的急流,双手一松再次睡了过去。

    抬着手指拨开女人额前的湿发,男人从她的身上撤离,从床榻上拿过一条薄毯包裹住女人的身体将她抱进了浴室。

    夏琳昔再次醒来时早已是夕阳西下,揉着饿瘪的肚子,女人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掀开被子挪下床,看着身上重新换上的睡衣,女人撇了下嘴角,拿起搁在床尾的睡袍披在身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间的灯悉数打开着,整个公寓笼在明亮的灯光中,女人挪着无力地身体走向厨房。

    双脚停下,柔软的身体靠在门框上,看着站在炤台前忙碌的男人,夏琳昔轻揉了下双眼,视线重新打量着男人的背影,眼底划过些许笑意,“唐总,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醒了,”回身看着靠在门框上的女人,唐屹弘擦了下手走了出来,轻柔的视线落在女人略显疲惫的小脸上,男人压下身将人抱起放进了餐厅的椅子上,“肚子饿了吧,我先给你盛碗汤先暖暖胃,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夏琳昔:……

    好想对着男人吼,她现在只想吃饭不想喝什么劳什子汤啊,那点穿肠而过的汤水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啊!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会误以为你又想要了的!”盛了碗山药小排汤放在女人的面上,抬着手指轻轻地摸了下她的发丝,嘴角勾着一抹淡笑转身继续抄着最后的一盘菜。

    瞥了下嘴角,对着男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夏琳昔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开始喝汤……

    看着面前没几块干货的清汤,女人有种想哭的冲动。

    “好了,快吃吧!”看着女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唐屹弘拿着冒着热气的几个菜放在了桌子上,轻笑着摇头,“吃饭之前喝碗汤对身体好!”

    “你下次给我饿几天,我给你一碗汤,你试试那感觉!”斜睨着男人,夏琳昔一边把饭一边恨恨地开口。

    “你慢点,我不跟你抢!”看着女人小嘴不停地动作着,唐屹弘放下手里的筷子轻声嘱咐着,“你小心噎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