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八章 昨晚我把夏琳昔给睡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萌离开了房间,唐屹弘愣神了好久才提着步子走出去,侧身看着空无一人的长廊,深邃的眸光里是散不去的忧虑。

    低垂着头,男人提着步子往回走,站在紧闭的房门外,抬着漆黑如墨的双眼看着面前的房门,清浅的笑意一点点的在他深眸里晕染开来,薄唇轻扯是他愉悦的心情。

    插在裤袋里的手轻轻地摩挲着掌心中的房卡,骨节分明的手指抬起轻扣在实木门上,仿若敲在了他心里那扇关了很久的门上。

    时间过了几分钟,又或者就那么几秒,紧闭的房门在男人的视线里打开。

    看着裹着床单躲在门后,只探出一个小脑袋的女人,男人嘴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提着双脚走了进去。

    手指压在门把上,重新将房门关上。

    “哇靠!哇靠!哇靠!”半掩着房门注视着外面动静的男人,嘴里不住地叫唤着,圆睁的双眼里是他错愕万分的情绪,回身看着一脸无知的同事,眉间紧紧纠结着,犹如两条打结的毛毛虫横卧在他的双目之上。

    “你看到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画面了?”拉开房门往外看了眼,走廊里一片静寂,连鬼影子都没有,重新按上手中的门把,侧身看了眼大惊小怪的男人,“见鬼了?”

    “唐总房间里有女人!”抬着手指着房门,男人压着声线跟对面的同事说着,脸上错愕的表情依旧没有收敛。

    “你个八婆!唐总有女人不是很正常,昨晚他身边的女朋友所有人都看见了,”横了眼男人,同事转身往里走,提了刚收拾好的东西准备离开,“你这个表情我还以为里面是个男人呢!”

    “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看了眼同事手里提着的东西,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意味声长的笑,“可不是昨晚上的美女哦!”

    “谁?”本来打算离开的同事,听他这么说停下了移动的双脚,拧着眉饶有兴致地开口问着。

    “他的秘书!”男人看着对面的同事神秘兮兮地开口,抬着手指摸着下巴,眼神里带了点八卦,“原来当初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夏琳昔?”同事随手放下了手里提着的东西,提着看了眼紧闭的房门,“你没看错?”

    “错不了!”摇了摇头,男人横着眼看着也是一脸好奇的同事,嘴角勾着一抹不怀好意地轻笑,“要不,我们留下来看热闹?”

    “你想死得快点吗?”拧着眉看着一脸八卦高于生命的男人,这位同事随即点了点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死大家一起死吧,我们去敲门吧!”

    两个哥两好的男人,相视一笑,并肩走出了房间,准备找人陪葬。

    唐屹弘看着面前赤脚踩在地毯上的女人,弯身将她横抱了起来,低垂的视线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攥火的目光一一划过点缀在上面的痕迹,眼底波纹暗涌。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紧着胸口的布料,女人抬着清亮的眸子看着男人淡漠的脸。

    “没事!”横抱着女人坐进沙发,将人拢在怀中,唐屹弘对着她摇了下头,手指轻轻抚摸着她圆润的薄肩。

    侧身看着男人沉压的双眉,夏琳昔挑了下眼尾,对于男人的隐瞒不说,她只是轻笑了下,并不勉强。

    “琳昔,我们结婚吧!”紧着手指间的纤细腰身,男人低下头搁在女人的肩膀上,额头抵在她的细肩上轻轻摩挲着。

    “唐总,你那些话才过了几个小时而已,不会忘记了吧?”看着肩膀上浓密的发丝,夏琳昔拧着眉,眼底闪过一抹困惑。

    “我没有忘记!”薄唇抵进女人的颈窝,在她细腻的肌肤上轻啄着,男人暗哑声音带着浓浓的眷恋,“我就是想每天晚上能睡到你!”

    本是窝在男人怀里的安静女人,抬着手直接推开了搁在肩膀上的脑袋,“滚一边去!”

    抬着头看着面前喷火的眸子,唐屹弘轻笑出声,紧着怀里挣扎着要离开的身体,低声道歉,“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说,应该是让你能合法睡我,这样对吗?”

    挣脱不开男人的钳制,夏琳昔轻翻了个白眼,撇着嘴不再挣扎,手指间摩挲着他袖子上精致的袖口,长睫轻眨,不再开口。

    拢着怀里的女人,唐屹弘靠坐在沙发上,轻阖着双眼,搁在女人腰间的手隔着布料轻轻摩挲着掌心中的软肉。

    敲门声在两人的沉默中响起,夏琳昔从男人的怀里坐起身,侧眸看着依旧淡漠着脸的唐屹弘,挪着双脚下了他的双腿。

    “坐着,我去开门!”将人拉回安置在沙发上,男人起身走向门口,修长的手指按下了门把,拉开了房门。

    站在门外的杨琳侧身看了眼身后的房门,紧着眉扣下了手指,看着落进视线里的男人,本是提着的心更是紧了几分,却依旧冷静地跟唐屹弘打着招呼,“唐总,我把衣服送来了,琳昔呢?”

    “在里面呢!”侧身将人引进来,男人再次关上了房间的门,隔绝了隐匿着对面房间内的几双偷窥的眼睛。

    “琳昔,你没事情吧?”看着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的女人,杨琳提着袋子走到她的身边坐下,紧张的双眸在夏琳昔的身上上下打量着,女人胸口布满的痕迹让提着的心彻底凉成了冰渣。

    “我没事情,”神色淡漠地从杨琳的手里拿过袋子,低头翻着里面的衣服,随口跟她说着,“倒是麻烦你又跑一趟!”

    目光紧锁着一脸平静的女人,杨琳扭过头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提着眉对着唐屹弘使了个眼色,似在问到底怎么回事情。

    抬着手指摸了下鼻子,男人低垂着头抿唇轻笑了下,瞥了眼依旧翻着衣服的女人,提着双脚走了过去,长身下压,强健的手臂穿过她的双腿,将她横抱起来,看着一脸呆愣的杨琳,轻声吩咐道,“杨秘书,我先抱她去泡个澡,你在这里等一下!”

    在杨琳的目瞪口呆中,唐屹弘横抱着夏琳昔走进了浴室。

    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眨巴着双眼看着面前梦幻的一幕,下意识地抬着手指狠狠地往自己的手臂上猛掐了一下,一阵钻心的疼差点让她飚出眼泪。

    视线轻扫着面前豪华的房间,杨琳嘴角慢慢地浮上一抹浅笑,抬着手指扣了下细眉,低头快速地扒开了身边的包,从里面拿出机子,灵活的手指飞快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不过几秒,回复的短信就送到了机子里,看着屏幕上静静躺着的一行字,杨琳趴在沙发扶手上闷笑着。

    “你在笑什么?”穿戴整齐的女人挪着依旧酸软的双脚走到杨琳的身边,压下身轻拍了下她微微松动的肩膀,困惑地开口。

    “你洗好了?”杨琳侧身往旁边瞥了眼,见唐屹弘没有出来,抬着手指拉着夏琳昔坐在身边,一脸八卦地看着她,“快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情,唐总睡的你,还是你睡的唐总?”

    看着面前眼冒金星的女人,夏琳昔嘴角抽了抽,“杨秘书,他睡我,跟我睡他,有什么区别吗?”

    抬着眉想了下,杨琳拧着眉点了下头,“好像是没区别,不过哪个先动手的啊?”

    “应该是我吧!”轻叹了声,夏琳昔歪着身靠在了杨琳的身上,声音低落有着无奈,“酒店这种地方的确跟我相冲!”

    “怎么会呢!”看着肩膀上的女人,杨琳压低了声音跟她说道,“唐总多好啊,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了,这样不是很好吗?”

    “妞啊,我不爱他!”轻叹了声,夏琳昔闷闷地开口,“不要说煮成熟饭了,就是煮糊了,也没用啊!”

    “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不爱?”点着夏琳昔的额头,杨琳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表情看着她,压着声线继续教育着她,“我问你,他抱着你,你觉得恶心吗?跟你同床共枕会觉得厌恶吗?”

    夏琳昔拧着眉想了下,对着杨琳摇了摇头。

    “这就好了,即使现在不爱,以后睡着睡着就睡出感情来了!”见夏琳昔摇头,杨琳轻呼了口气,就怕她会说厌恶、恶心,那真的是没办法。

    “感情你跟你家的那位,这么深厚的感情是睡出来的?”提着眉看着杨琳,夏琳昔轻笑着开口。

    对着夏琳昔呵了下,杨琳撇过头懒得搭理她。

    不过随即却又侧过身看着一脸淡漠的女人,拧着眉困惑地开口,“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羞涩的啊?这跟男人亲热了一晚后,被人看见一身的痕迹,你不应该要难为情一下吗?”

    “是吗?”拧着眉回视着杨琳,眼神里有着疑惑,“一定要羞涩一下吗?”

    抬着手使劲地揉了揉脸,杨琳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人,张了张唇瓣却不知道说什么来表达她此刻无语的心情。

    “好嘛,我下次注意点!”看着杨琳郁闷的神色,夏琳昔对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其实是会难为情的,就是刚才忘记了而已!”

    看着面前的这个怪胎,杨琳无语凝噎,侧身看了眼刚从卧室出来的男人,嘴角却是弯了下。

    “我们走吧!”手上提着夏琳昔的肩包,唐屹弘走到两人面前,低下头看着面前一头长发披肩的女人,柔声开口。

    “哦,好!”看了眼被男人拿在手指间的包带,细眉蹙了下,却也没有伸手拿回来的打算,手指撑在沙发上站起了身,却在挪开双脚走动的瞬间差点摔倒在地。

    唐屹弘伸出手快速地将人搂进怀里,睨了眼脸上染上层薄胭脂的女人,眼角隐着淡淡的笑意。

    两人的身后,杨琳撇开头,当做没看到刚才的一幕,不过嘴角扯开的弧度却是异常明显。

    再次被横抱进男人怀里的女人,扭过头瞥了眼身后忍着笑的杨琳,抿着嘴角不好意思地垂下了视线。

    杨琳快走几步,绕过两人率先打开了房门,只是出现在她面前的场面差点惊爆她的双眼。

    只见昨晚入住在这里的帝云所有员工一字排开,靠在墙壁上低声交谈着,见房门打开,集体静音,一双双眼睛犹如千瓦的探照灯扫过来,亮瞎人的眼。

    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哪里见过这阵仗,还是现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手忙脚乱地就想从唐屹弘的身上下来。

    “别动!”低垂着头,男人抬着眼帘看着门外一双双八卦的眼,薄唇贴在女人的耳边,低哑开口,“你难道想在他们面前摔倒吗?”

    夏琳昔抬着涨红的脸,眸光轻颤看着面前的男人,手指紧紧地攥着他胸前的衣襟,红唇轻抿带着祈求,“唐总,我们先别出去了!”

    “别怕,他们只是好奇而已,没有恶意的!”轻抬眼眸睨了眼对面站着的几人,低声安抚着怀里不安的女人,“何况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没有见不得人的!”

    “问题是,昨天你还是我的上司啊!隔了一个晚上从同个房间里出去,就成了男女朋友关系,别人会怎么想?”压着声线跟男人念叨着,夏琳昔想想都觉得想撞豆腐。

    “交给我,别担心!”抬着下巴安抚地碰了碰她的额头,长臂卷着怀里的女人,抬着修长的双腿跨出了房间。

    两人亲密的身影彻底落进了所有人的视线中,本是静寂的长廊此时更是鸦雀无声。

    男人黑曜般的眸子扫过面前一时没反应的众人,侧身移动长腿往前走去,紧抿的薄唇轻扯,落下的声音充满威胁,“都站在原地别动,哪个动一下,扣三个月的奖金!”

    男人低沉威胁的声音惊醒了一个个呆愣中的人,一颗颗躁动的心脏却被狠狠地禁锢在了不能动弹的身体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唐屹弘怀抱着夏琳昔大摇大摆地离开视线。

    “哇靠,没想到是真的!”懊恼之后,长廊瞬间沸腾,一个个就着旁边的人开始八卦,“昨晚我还以为是那个林小姐将会是唐太太呢,这大清早的夏小姐就把这个位置给坐实了?”

    “看样子是的!”回身看了眼早已没有人影的过道,身边的人点了下头,“看刚才唐总的样子,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不同来,昨晚那个可没有这种腻味的味道!”

    “真是可惜今天是休息日,我好想回帝云跟同事说八卦去啊!”揉着长发,女人郁闷地开口叫嚷着,“这有秘密不能跟人分享实在是太难过了,不行,我先去打几个电话!”

    一时间,人手一个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短短几分钟之内,关于夏琳昔跟唐屹弘的八卦就在帝云员工中传了个遍。

    出了酒店的三人自然不知道楼上发生的事情,唐屹弘把人放进劳斯莱斯后,回身从杨琳手里接过了女人的包放进了车后座,抬着目光看着仍旧站在车旁没有动作的人,“杨秘书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从紧闭的车门上收回视线,杨琳浅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我的车子就停在那边,你们先走吧!”

    嗯了声,唐屹弘绕过车头坐进了驾驶室,摆着方向盘驶出了停车位,慢慢地从杨琳的视线中走远。

    “这丫头!”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车影,杨琳轻笑着摇了摇头,余光瞥见从酒店大门走出来的几个帝云员工,女人提着步子就往车子所在的方向跑去。

    开玩笑,这要是被抓住今天就别想回家了,看他们刚才冒着绿光的双眼,让人瘆得慌。

    香泉湖内,顾展铭看着窝在沙发里低头潜心学习的女人,轻阖了下薄唇,“昨天的聚会怎么样?”

    “挺好的,老师的身体还是很健朗!”轻眨了下双眼,夏琳君抬起头看着翻动着报纸的男人,唇角抿着一抹淡雅的笑跟他说道。

    “需不需要我出面请他吃顿饭?”男人合上报纸,看着夏琳君认真地问着,“最近这两天时间上还是能安排出来的!”

    看着男人的水眸轻眨了下,低垂下视线沉默了会,昨天的聚会氛围很好,不过看得出来对于顾展铭没有去这件事情,张老师还是有点遗憾的。

    “那我跟老师那边约一下吧!他最近这几天都在忙碌着跟相熟的人聚会,不知道他那边时间上能不能排出来!”眼帘重新掀开,夏琳君看着顾展铭说道。

    “那你安排吧,确定了就告诉我一声!”点了下头,男人应下了夏琳君的安排。

    “昨天晚上帝云的年会想必也很成功吧!”见男人放下了报纸,夏琳君同样合上了拿在手指间的书本,柔声问道。

    “还不错!”起身走到女人的身边,展着手臂将人拥进怀里,顾展铭轻扯了下唇线说道。

    “下次别喝那么多酒!”抬着小手在男人的胸口轻拍了下,女人紧着双眉说道,“这样喝酒多伤身啊!”

    “偶而一次!”捏住女人搁在胸口的小手细细把玩着,男人垂下双眸看着女人不赞同的脸,低声保证着,“下次不会了!”

    瞥了眼男人认真的眉眼,女人也只是嗯了声,不再开口说教,歪着身窝在了他的怀里,聆听着从他胸口传来的心跳声。

    搁在茶几上的机子震动了下,顾展铭挪过视线瞥了眼,见是唐屹弘的电话,身子前倾长臂探出拿了过来。

    “怎么今天打电话过来?”手指间卡着机子,瞥了眼身边重新拿起书的女人,男人拧着眉问道,“你难道不需要陪林小姐的吗?”

    “行吧,在哪里?”沉默了会,不知道对面的唐屹弘说了什么,男人抬着手指揉了下眉骨,“那我过去,等一下见!”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侧眸看着男人沉思的脸,夏琳君挑着眉问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事情还挺严重的?”

    “我要出去趟,具体的电话里也没有说!”侧身看着夏琳君,顾展铭拧着眉解释了句,“不过听他的口气,事情似乎挺严重的!”

    “那你快去吧!”听男人这么说,女人的眉眼也染上了一层忧色。

    “行,那我先出去会,尽量赶回来陪你吃中饭!”站起身,男人扣上了敞开的外套,低垂着头跟夏琳君说道。

    “吃饭的事情无所谓,你先去忙正事吧!”随着男人的步子往外移动,夏琳君柔声嘱咐着,“开车慢点!”

    “进去吧!今天外面温度有点低!”回身看着夏琳君,顾展铭抬着手捏了捏女人的胳膊,“在空调房里待着,别出来了!”

    嗯了声,夏琳君对着男人轻点了下头,看着他走出屋子关上房门。

    看着紧闭的实木门,女人站在原地轻叹了声,这才慢悠悠地转身重新走回了客厅坐进了沙发。

    顾展铭开着车子到达跟唐屹弘约定的地点,进入包间见男人早已坐在了那里,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烟草味,眸光在他沉冷的脸上瞥过,挑着眉轻笑了下,“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看把你给难成这样?”

    “昨晚我把夏琳昔给睡了!”男人摁掉抽了大半的香烟,抬着晦涩的双眸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

    “你说什么?”刚拿起茶杯准备喝水的男人,听到唐屹弘的话,捏着杯身的手指松开,茶杯瞬间又回到了桌子上,溅出一滩水渍。

    “唐萌为了报复夏琳君,设计陷害琳昔!”唐屹弘拧着眉跟男人大致说了下事情,“现在看她的样子感觉是走火入魔了,任何话都听不进去,我感觉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因为温泉山庄的事情?”男人的眉头同样紧缩,搁在桌子上的手指紧紧地捏在了一起,沉冷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可思。

    “对,她说她痛恨夏琳君,她也要让她妹妹尝尝那种痛苦!”看着顾展铭同样震惊的脸,唐屹弘重复着唐萌的话,紧锁的瞳孔里是他散不去的心痛,“这些事情我都不敢跟爸妈说,怕他们接受不了唐萌现在的转变。”

    听着唐屹弘的话,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敛着双眸,一时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种心狠手辣,不计后果跟代价的报复,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出自唐萌的手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