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五章 你这样算计到底想干什么?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好是在酒店,要是在家里,唐小姐昨晚怕是要睡楼道了!”大家轻笑着打趣道,“都散了,各自回家吧!”

    “麻烦大家了,都回去吧!”唐萌轻笑着说道,抬着清眸扫过在场的众人,视线滑过距离此处不远的一个房间,微压眼帘,隐没闪烁其中的冷光。

    就在大家说笑着准备散开时,不远处的房间猛然被打开,从里面跑出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神色略显慌张。

    忽然看到视线里出现那么多人,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却是很快反应过来,抬着手扒拉了下垂落在脸颊边的发丝,转身跑开,只留下一个仓皇逃离的背影。

    “那个女人是谁?”看着离开的身影,人群中有个困惑的声音传来,“昨晚这里被我们帝云包场了吧,看着身影感觉很陌生啊,这个女人我怎么没有印象,是帝云哪个部门的?”

    “脸被长发遮着,没看清是谁!不过我也觉得比较陌生!”身后的人拧着眉想了下,看了眼身边的人,似乎是在寻找有没有人认识刚才那惊鸿一瞥的女人,却见大家都在摇头。

    “不会是哪个哥们叫的小姐吧!”其中一人起哄道,“走,我们去看看那美女出来的房间里住着谁?”

    “就你胡说八道,如果是人家的女朋友呢?”看着身边信口开河的男人,其中一人不赞同地摇了下头,“小心人家把你舌头拔了!”

    “看我这嘴贱的,”说着抬起手就往自己嘴巴上扇了一巴掌,男人尴尬地跟周围的人道歉,“不好意思,大家就当我昨晚喝的黄尿没清醒!”

    说笑间,一堆人移到了刚才女人冲出来的房间前,看着半掩的房门,彼此对视了一眼,却没有立即将门推开。

    依然站在门口没有动作的唐屹弘,在那逃离的身影上深深地注视了一眼,收回暗沉的目光锁在唐萌的脸上。

    见她嘴角依旧勾着一抹清雅的微笑,视线随着移动的人群看向他们所站的位置,神色淡漠毫无起伏。

    男人垂下的视线搁在她垂放在身侧的手上,眉心轻蹙了下。

    “唐萌!”看着侧身而立的女人,唐屹弘拧着眉叫了声。

    “哥!”唐萌回过身看着面前的男人,视线滑过他深邃立体的眉眼,不好意思地开口,“都怪我,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唐屹弘晦涩难懂的目光沉沉地落在女人浅笑的眸子上,扭过头看向忽然静寂无声的过道,见刚才涌进房间的人群快速地退了出来,并以诡异地气氛站在那里,有几双眼睛更是不时地朝两人所在的位置看过来。

    男人重新抬起视线沉沉地压了过去,对上看过来的几双眼睛,却见他们又快速地收了回去。

    眉峰下压,搁在门把上的手轻轻一拉,关上了身后的房门,提着修长的双腿走了出去。

    “哥!”见唐屹弘起身往前走去,落在他背影上的眸子闪了下,眼底划过一抹慌乱,紧在身侧的手指用力地扣进了掌心之中,低声叫了下,试图留住男人移动的双脚。

    往前走动的步子停下,男人回身瞥了眼,清寒的目光搁在唐萌隐忍的脸上,薄唇紧抿,却是不发一言,侧身继续往前走去。

    看着男人往前起伏的双脚,唐萌用力地闭了闭双眼,侧身看了眼身边紧闭的房门,眼底怨毒更深。

    垂下视线,掩下眸底翻涌的情绪,抿着嘴角,抬着修长匀称的双腿跟了上去。

    看着逐渐走近的两人,站在原地的一堆人彼此脸上出现了尴尬的神色,双脚自动往后退去,空出一条道来。

    “这是看到了什么?”视线一一划过面前的几人,唐屹弘扯着薄唇轻笑着开口,“让你们露出这种表情!”

    对着唐屹弘尴尬地笑了笑,闪烁的视线滑过他身后的女人,张主任抬着手拍了拍身边的人,“走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都回家去吧!”

    “对对对,回家回家!”大家异口同声地应道,看着面前的两人,神色尴尬地打了声招呼,呼啦啦的一下散开,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关门声此起彼伏地在过道上响起来。

    热闹的长廊,瞬间静寂无声,唐屹弘侧身看了眼身边的唐萌,提着双脚就走进了房间。

    站在客厅里,男人的鼻尖充斥着依旧浓郁的芳香,眉间狠狠地拧起,快步走到窗户边推开玻璃,早晨依旧寒冷的风迎面扑来。

    大开的房门,打开的窗户,对流的空气瞬间卷走了残留在房间内的气体,新鲜的卷着一丝寒意的气流裹着男人挺拔的身体,走进了卧室。

    唐萌抬着手捂住鼻子,蹙着眉心厌恶地扫过面前的房间,抬着浓密的长睫看着走进卧室的身影,脚下一时没有动作。

    站在过道上,看着凌乱的房间,唐屹弘抬着暗沉清寒的眸子看着呆坐在床边的男人,阴翳逼人的视线扫过他凌乱不整的衣衫,寡冷的唇角隐忍着一股怒气,“出来!”

    提着步子转身走了房间,冰封的视线扫过身后的女人,全身卷着一股寒潮从她身边走过。

    唐萌瞥了眼已经走回客厅的男人,隐忍着从心底深处翻涌上来的厌恶,抬着眼帘看向卧室,微微眯起的双眼看着已经站起身开始整理衣服的男人。

    李毅峰低垂着头,整个人颓废地厉害,看上去仿佛被榨干了精气神,只剩下副躯壳,双眼浮肿,看上去就是纵欲过度的样子。

    “你真让我感到恶心!”冰冷的视线扫过男人,唐萌抬着下巴侧身往外走去,仿佛面前的只是一只恶心的臭虫而已,多看一眼都让她厌恶。

    男人抬起浮肿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女人,眼神里多了一丝焦虑,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快步朝女人跑去,“唐萌,你听我解释,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发生的,昨晚我真的以为床上的女人是你,我才……”

    “你给我闭嘴!”女人圆瞪着双眼看着面前令她反胃的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止不住地发抖,喷火的双眼是她无处发泄的愤怒,盘旋在胸口的那股无力感紧紧地攥着她的神经,气血上涌,眼前一阵发黑。

    “你们两个给我出来!”听着卧室传来的吵闹声,坐在沙发里的男人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紧蹙的眉心是他压抑的愠怒,薄唇紧抿清冷出声。

    唐萌侧身隐忍着怒气走进了客厅,挑了个距离唐屹弘最远的位置坐下,扭头不看任何人。

    李毅峰整理完衣服才姗姗地从房间里挪出来,抬着视线瞥了眼边上的女人,对上唐屹弘晦涩难懂的眸光,舔了下干燥的唇瓣轻叫了声,“大哥!”

    “说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情?”男人的目光直直地射进李毅峰的双眼,唇线松动,淡漠出声。

    “大哥,你相信我,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抬着步子往前挪了一步,却在男人清冷的视线中停下了脚步,抬着手打着手势,语无伦次地试图讲述着昨晚的事情,“我跟你分开后,就拿着卡刷开了房间,当时房间内漆黑一片,本想抬手开灯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唐萌贴了上来,抱住了我!”

    扭过头看了眼正怒视着他的女人,李毅峰紧了下唇瓣继续解释,“我当时真的以为是唐萌,可能多喝了几杯酒的关系,身体的感觉又非常的好,就顺着女人的心思跟她……”

    唐屹弘如刀的视线落在男人慌乱的双眼上,试图想找出他说谎的痕迹,可惜,令他失望的是,没有。

    低垂下视线看着脚下地毯上精美的图案,鼻间轻动,一丝不甚明显的芳香依旧在鼻翼之间浮动。

    眼帘下压,唐屹弘拧着双眉,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额间游走,声音暗沉裹着冰雪,“昨晚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哥,昨晚我跟我以为的唐萌在床上……”李毅峰红着脸尴尬地跟男人解释,“那时候谁还会在意这些啊!”

    轻压着额头,男人侧目看向一直沉冷着脸却没有说话的女人,“唐萌,这件事情,你想怎么处理?”

    “哥!”唐萌抬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向唐屹弘,对上他湛黑深沉的的眼神,女人随即垂下头,避开了他的视线,抿了下红唇,声音里裹着委屈跟无奈,低哑着开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

    沉默了会,手指抚过长眉,唐屹弘抬着视线看向依旧站在客厅里的男人,紧着眉心开口,“你先回去吧!先让我跟唐萌谈谈!”

    李毅峰对着男人点了下头,侧身看向依旧低垂着头不愿意看他的女人,烦躁地抓了把头发,“那哥,我先回去,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嗯了声,唐屹弘轻阖了下双眸,“去吧!先让我们谈谈再说!”

    李毅峰离开后,房间内一时静寂地可怕,男人双手环胸靠坐在沙发上,深邃晦涩的眸子落在面前的茶几上,薄唇紧抿,眼神阴沉。

    “哥!你怎么了?”唐萌拧着视线看着面前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男人,手指间拿着张纸巾轻轻擦拭着眼睑流落下来的水渍,“我都不感觉难过,你又何必这么大气性呢?”

    “唐萌,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嘛?”唐屹弘侧身看向低头哭泣的女人,眉间的疙瘩拧地越发的紧,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裹着淡淡的失望。

    “哥,我说什么?我这刚订婚就被人戴了顶人尽皆知的红帽子,我能说什么?”女人紧着手指,似乎在强忍着悲痛,向男人诉说着压制在心底的痛苦。

    “唐萌,我要是猜测的没错的话,按照计划,进入这个房间的人应该是我吧?”男人的嘴角勾着一抹浅笑,清冷的眸光淡淡地打在低头饮泣的女人身上,“你给李毅峰安排的房间应该是刚才那间,对吧?”

    “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女人抬着困惑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轻颤的视线在房间内走了一圈,最后回到男人的身上,“什么叫我安排,这次活动不是帝云策划部统一安排的吗?”

    “是啊!我也奇怪,”轻揉着额头,男人的声音里也是充满疑惑,“你说那个罗莹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的呢?”

    “哥,你说刚才从这个房间离开的女人是罗莹云?”拧着眉,唐萌惊叫着问着唐屹弘,“她什么时候跟李毅峰勾搭在一起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出呢?”

    男人支着头,目光幽幽地看着唐萌,嘴角依旧勾着淡雅的轻笑,“唐萌,你觉得你哥我真的那么容易忽悠吗?”

    女人抬着依旧湿润的长睫,定定地注视着面前的男人,对上他暗沉清冷的视线,紧抿的唇线忽然就那么弯了下,嗤笑出声,“哥,你为什么就不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呢?”

    “唐萌,为什么?”男人嘴角的弧度慢慢地寡冷下来,寒光四溢的深眸紧紧地注视着面前充满愤恨的双眼,“一个是你的哥哥,一个是你的未婚夫,你这样算计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轻摇着头,唐萌抬着手捂住脸,低垂着头轻轻哭泣着,“我就是恨,恨夏琳君毁了我,她让我痛,我就让她的妹妹也尝尝这种滋味!”

    “唐萌,你疯了吗?”听着女人充满怨恨的话,唐屹弘眉间阴冷的气息更浓了几分,“温泉山庄的事情跟夏琳昔有什么关系?何况这件事情,到现在都没有查清楚到底是不是你嫂子干的!你就这样,不觉得太武断了吗?”

    “哥,为什么你们还要查,那件事情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干的!”女人惊叫着对着男人嘶吼,“你为什么要进那个房间,她夏琳昔根本不配让你沾身,她就跟她那个姐姐一样,是个不要脸的贱货而已!贱货就只配被人玩弄!”

    “唐萌!你适可而止!”听着女人嘶声力竭的辱骂声,唐屹弘压抑着盘旋在胸口的浊气,继续逼问,“你告诉我,你把罗莹云推给我又想干什么?你认为夏琳昔不配让我碰,她罗莹云就配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