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三章 天气不错,适合领证!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不用!”想都没想,夏琳昔直接摇头拒绝了,蹙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唐总,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这只是场意外,你我都不必当真!”

    男人暗沉的视线紧紧地看进女人的双眼中,仿佛要融入她的灵魂一般,剖析着她真实的想法。

    “你别这样!”夏琳昔在男人的怀中轻转过身体,抬着手覆在了他深邃的眉眼之上,抿着红唇,淡雅出声,声音里裹着些许的无奈,“唐总,你我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你不觉得我们的身体契合地刚刚好吗?”

    ******

    起起伏伏中,女人睁着无力的双眸瞥了眼环抱着她的男人,脑袋一歪随即陷入了梦中。

    看着沉睡中的女人,唐屹弘提过被子裹在两人身上,手指轻抚过她的眉眼,男人的嘴角勾着浅笑,喟叹一声,搂紧怀里的人,视线穿过晕黄的光影扫过面前豪华的房间。

    清冷的眸光落在被他随意扔在桌上的房卡,瞳孔深处暗纹波动,眼底是那转角的一撞,手指随意地一抽。

    视线下滑落在怀里深眠的容颜上,紧在她身上的手又往怀里拨了下,心底有着万分的庆幸。

    鼻翼轻动,嗅着空气中早已淡去的清香,男人紧缩的瞳孔流淌出刺骨冰冷。

    搁在女人肌肤上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深邃的下颚搁在她饱满的额头上,轻阖的双眸流转,就着这浓郁的夜色陷入沉思。

    从酸疼中悠悠醒来,依旧混沌的思绪中,夏琳昔抬着手指抚向酸胀的腰间轻轻按压,双眉紧蹙,红唇呢喃,“累死了,这觉睡得感觉被鬼压床了!”

    手指下是她细腻的肌肤,女人的手指下意识地摸了摸,确定身上并没有裹着任何的布料后,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身体下意识地弹坐起。

    抬着清明而惊恐的双眼环视着面前豪华的房间,昨夜的影像一点点地重新汇入女人的脑海,拉成一段令人脸红心跳的影片在她的眼前播放。

    “这是又想到什么了?看你脸都红成猴子屁股了!”男人支着头看着面前赤裸着身呆坐在那里的女人,视线落在她身前的丰满上,舔着干燥的薄唇低哑开口

    身后猛然蹿出的声音又一次把正处在失神中的女人吓了一跳,只见她紧着被子迅速地侧过身看着身侧的男人,圆睁的双眼里有着一抹不可思,禁不住低叫出声,“你怎么还在这里?”

    “宝贝,昨晚上我们经历过那么多次愉快的相处,怎么才过了几个小时而已,就翻脸不认人了?”男人拧着眉看着夏琳昔,嘴角轻抿卷着心碎的声音,难过地质问着面前的女人。

    看着面前这个已然完全没有形象的男人,夏琳昔忍住嘴角抽抽的冲动,闭了闭双眼,压下心底的烦躁,“唐总,你醒醒,现在天亮了,别发神经行不行?”

    “好!”在女人的无奈声中,男人收了脸上的嬉闹,坐起身来,看着夏琳昔认真地点头,“我们来谈谈接下来的事情!”

    “接下来什么事情?”视线扫过男人胸口交错的抓横,夏琳昔的双眼闪了下,快速地从上面移开落在了床尾的位置,垂下双眼,低声问着。”

    “你看,现在我们都已经有了肌肤之亲,”男人火热的视线紧紧地注视女人裸露在外的肌肤,手指游移在明晰的下巴上,“我们是不是也该把事情给办了?”

    “我们什么事情?”拧着眉回身看着唐屹弘,对于他的话,女人的脑中根本毫无概念。

    “领证结婚!”看着女人迷糊的脸,唐屹弘心情愉悦地开口,侧身看着被厚重纱帘掩盖的窗户,清雅开口,“今天的天气不错,很适合情侣去领证,我觉得选日不如撞日,我们两人也把事情给办了吧!”

    看着自说自话的男人,夏琳昔紧紧攥着手中的被子,才能压制住双手去贴上男人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发烧,烧坏了脑子。

    “看样子,你也同意我的方案!”见女人沉默着没有开口反对,唐屹弘轻笑着点了点头,“不愧是我唐屹弘看中的女人,睡过一晚后,想法都是同步的!”

    拧着眉看着面前神经兮兮的男人,夏琳昔忽然有个惊恐的想法,觉得面前这个神神叨叨的男人并不是真正的唐屹弘。

    缩着身子慢慢地往后退去,双眉轻蹙紧紧地盯着面前一脸轻笑的男人,抓着被子的手微微颤动着,盘旋在她心底那个可怕的想法狠狠地攥住了她紧张的神经。

    看着视线中不断往后挪去的身影,唐屹弘抬着手揉了揉饱满的额头,看着闪现在女人脸上的丰富表情,男人无奈地撇着嘴,“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昨天晚上把你做到晕过去的难道会是别人吗?”

    对着男人直接呸了声,夏琳昔卷着被子就想从床上下去,打算远离这个已经面目全非的人。

    长臂探出直接连人带被的搂进怀里,唐屹弘低垂着视线看着面前不停挣扎的女人,抬着手指轻松地压制住她飞舞的双手,眉眼之间拧着淡淡的无奈,“好了,别闹,我们好好谈谈!”

    “谈什么,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侧过头避开男人专注的眼神,夏琳昔撇着嘴无奈地哼唧了声。

    “我刚才的话是认真的,我想跟你结婚!”压下薄唇逼近女人的小脸,专注的视线搁在女人不耐的小脸上。

    “唐总,我说了我们不合适,”见男人薄唇轻动,夏琳昔抢先开口,“我知道你要说我们的身体契合,但是婚姻不光只有欲望的,还有其他很多东西,比如两人身后的家庭、爱好、世界观等等,你觉得这些我们能匹配吗?”

    “匹配!”男人想也没想,点头就认,看的夏琳昔一阵无语。

    “我不爱你!”无语中的女人,看着男人说出了最为重要的理由,“就这一条,我们之间就不可能!”

    “琳昔,什么是爱?”长指挑起女人垂落在身前的一缕秀发,缠绕在手指间轻轻地把玩着,微拧的眸光攥着她的视线,哑声轻喃。

    “唐总,你之前也经历过爱情吧?”窝在男人的胸口,夏琳昔不在挣扎,抬着眸光看进男人深邃晦涩的双眼,“何必装成纯情少年!”

    “那是好几年前的感情了,说起来还真忘记了那时候的感觉!”看着女人嫌弃的双眼,唐屹弘并不隐瞒他的曾今,“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总觉得我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你爱我?”拧着眉看着面前说着情话的男人,夏琳昔总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不知道!”

    顺着男人的视线,女人垂下双眼看着他掌心下的位置,轻拧的眸光重新抬起对上唐屹弘看下来的视线,漆黑的深眸犹如无底的深渊仿佛要将人狠狠地攥进去。

    “唐总!”红唇溢出一声叹息,夏琳昔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江辰已经彻底走出了她生命,面前的男人却又是如此的耀眼,对他心动似乎并不难,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只是,对于两人的未来,她却没有半点的信心!

    本想继续逼问的男人,耳中隐约听见敲门声,唐屹弘抬着眸光瞥了眼房门的方向,垂下视线看着眼底纠结的眉眼,“别急着做决定,我们可以试着从普通情侣开始,你觉得怎么样?”

    看着眼底退让的男人,夏琳昔忽然觉得试着交往未必不好,毕竟她的身体并不抗拒他的进入,就单凭这一点,目前似乎没有理由拒绝,毕竟结婚是她一定要经历的阶段,她不想成为父母头疼的人。

    在男人灼灼的视线中,夏琳昔轻点了下头,试试就试试吧!

    压抑着胸口奔涌的热流,唐屹弘紧着怀里的女人,低垂着头压进她的颈窝,压在她胸口的手掌往下使了几分力,轻笑着开口,“记住你现在的承诺,把这里打开让我进去!”

    紧抿着唇瓣,微侧着头,轻颤的眸光看着面前轻笑的眉眼,在他轻柔的视线中,女人挪着粉色的唇瓣靠近男人的薄唇轻点了下,嗯了声,回应着他的要求。

    “乖女孩!”薄唇压进她往后撤离的唇瓣,狠狠地吮吸后,男人紧着怀里的女人,喟叹出声。

    “门口好像有敲门声!”夏琳昔推了推依旧半压在她身上男人,神色紧张地瞥了眼房门,“这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同处一室怎么办?”

    “男女朋友睡一起很奇怪吗?”点着女人的额头,唐屹弘拧着双眸看向门口的方向,嘴角弯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我没衣服穿啊!”推开男人的手臂,夏琳昔转身看着洒落在床边的连衣裙,哭丧着脸回身瞪了眼男人,“你就不能好好脱吗?看把我这件衣服给糟蹋成这样?这是我一个月的工资才买来的啊!”

    “我也想好好脱来着,只是到嘴的食物太可口,手指就控制不住想早点拆吃入腹,用的力就无法掌控了!”起身下了床,绕过床尾捡起地上破碎的衣服,唐屹弘无奈地撇嘴道。

    “那现在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裹着被子出去吧?”看着男人手指间垂挂的布条,夏琳昔揉着轻蹙的眉骨,无奈地开口问着。

    “我来处理!”把衣服卷了卷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唐屹弘拿起搁在床头柜上的机子,拨通了上面其中的一个号码,“杨秘书,准备一套女士套装给我送到xxx号房间,尺码我等一下发你短信,动作快点!”

    杨秘书三字落进女人耳中时,夏琳昔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想抢下男人手指间的机子,却还是晚了一步。

    “你让杨琳送衣服过来,你让我怎么面对她啊?”提着脚就往男人的腿上招呼,夏琳昔揉着长发,烦闷地开口,“这让她怎么想我啊!一个年会爬了老总的床,还让她送衣服过来!”

    “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你未嫁我未婚,成年男女来个一夜情不是很正常!”将怒火中的女人拥进怀里,唐屹弘挑着眼尾轻笑着开口,“等一下,她过来要是问起,你就说你昨夜寂寞难耐把我给睡了!”

    “你说的!”听着男人的话,夏琳君拧着眉想了下,轻点了下头,这样说似乎也不吃亏。

    “好了,你现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捡起洒落一地的衣裤,男人解开身上的浴袍,当着夏琳昔的面穿戴整齐走了出去,重新将卧室的房门关上,隔绝了女人的视线。

    从实木门上收回视线,夏琳昔紧了下围在胸前的浴巾,回身走到床边,掀开被子重新上了床。

    视线里一抹艳丽的红色盛开在白色的床单上,女人轻颤的眸底闪过一抹黯然,身子下滑重新钻进丝被中,长睫下压,盖住双眸中的酸涩。

    走出卧室的男人,双手插进裤袋站在客厅中,眉峰下压,深邃的双眸卷着风雪盯着被敲击着嘭嘭作响的房门。

    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双脚挪动,走向房门。

    站在门外的唐萌放下拍打着房门的手,回身看着围在身后的一群人,垂下视线勉强地笑了下。

    “李先生昨晚可能多喝了几杯,现在或许还在睡梦中没听见!”看着唐萌嘴角牵强的笑容,身后的一人开口帮着解围,“唐小姐别着急,可以打电话到楼下让客服上来一下,让他们把门打开就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