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零九章 今晚过后,你别想逃!(7000字)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帝云的年会在万众期待中如期的举行,今年的活动比往年来得更加的隆重,公司不仅邀请了目前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主持人来主持这场年度盛会,更是邀请了娱乐界的几位大咖前来助阵参演。

    整场活动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正式结束。

    夏琳昔站在窗边看着眼前热闹的会场,染着嫣红的嘴角徐徐盛开一抹清雅的淡笑。

    “琳昔,你的房卡呢,我们先把你送回房间吧!”看着身边带了点醉意的女人,杨琳瞥了眼贾立萍,示意她帮着扶一把,以免让她滑坐在地上。

    “也好,这果酒的后颈没想到也这么大!”揉着开始迷糊的额头,夏琳昔靠在杨琳的身上,抬着双飘忽的双眼看着她,轻轻地点了下头。

    “让你贪杯!”点了下她的额头,杨琳扶着她的身体,贾立萍则拿着她的手包,两人一起把她往公司安排的房间里送去。

    “没想到今年优秀员工能有这种待遇!”看着面前布置豪华的房间,贾立萍啧了声,鼻子轻嗅,闻着房间内一抹淡淡的清香,举着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动作,“争取明年也拿个优秀员工的头衔,感受下总统套房的奢侈!”

    “那你晚上留下来就是了!”扫了眼面前信誓旦旦的女人,杨琳轻笑着打趣道,“今晚这丫头也就一个人,你陪着也有个伴!”

    “我也想呢!”看着已经窝进床铺的女人,贾立萍摇了摇头,撇着嘴可惜道,“不过今晚不行,家里的老佛爷今天到这边,我得回去陪着她老人家,要不明天保准被念叨个半死!”

    “是到这边陪你过年吗?”提了下盖在夏琳昔身上的被子,杨琳扭过头看着一脸纠结的女人问着。

    “去年我不是没有回去过年嘛!今年他们怕我又不回去,就让我老妈过来把我抓回去!”撇了下嘴角,贾立萍对着杨琳轻笑了下,无奈的双眼里是满满的幸福。

    噗嗤笑了声,杨琳看着贾立萍摇了摇头,“可见你在家人面前是一点信誉都没有了!”

    “这不是怕嘛!一回去,七大姑八大婆过来,说说这个说说那个,挺烦人!”叹息了声,贾立萍拧着眉又开始纠结起来,“你说我才二十六啊,有必要这么怕我烂在家里嫁不出去吗?”

    “只能说每代人的想法不同!”杨琳按下了房间的大灯,只留下了盏壁灯,随着贾立萍一起离开了房间。

    “这丫头一个人留在这里没事情吧?”回身看着面前连房门都镀金的房间,贾立萍不放心地开口问着身边的女人。

    “放心吧!今天帝云包下了整个华都首府,不会有外人进来捣乱的,何况今晚住在这里的都是帝云内部的人!”挽上贾立萍的手臂,杨琳解释道,“在帝云,谁敢欺负她啊,别太担心了!”

    两人说笑着,穿过长廊进了电梯重新回到了宴会大厅,打算再留段时间离开,毕竟下面依然非常的热闹。

    大厅里,唐萌看着重新回到视线里的两人,轻抿了口红酒,嘴角勾了勾,眼眸回旋瞥了眼身边的男人,“今晚你有什么安排吗?”

    “怎么?想了?”李毅峰回身看着面前脸色微红的女人,视线在她饱满红润的唇瓣上扫过,低垂下眼帘落在挨着她身体的浑圆上,舔了下嘴角,眼底窜着欲望的星火,低哑地开口。

    挑着眼尾看着面前的男人,眼角深处勾着几缕媚态,抬着纤细柔长的手指贴上他的胸口,贝齿轻咬着红润的唇瓣,嘴角抿着一抹娇羞的轻笑。

    女人的意思,不言而喻!

    搁在唐萌细腰上的手紧了紧,将人压进怀里,李毅峰低着头贴进她的耳边,伸着舌头舔了下她精致的耳垂,“好,晚上我好好满足你!”

    被困在男人怀里的唐萌,紧着垂在身侧的手指,眼角眉梢依旧染着娇羞的粉色,灯光下格外的迷人。

    “这是房卡,你先上去吧!我过去跟我哥的女朋友打个招呼就来!”轻轻地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唐萌从手包里拿出了房卡递给了李毅峰。

    “行,那我先上去等你!”看着女人娇羞的模样,李毅峰伸着手指接过了唐萌递过来的房卡,视线扫过,嘴角勾起浅薄的弧度,倒是没想到这次帝云安排了总统套房。

    看着转身离开的男人,唐萌侧身朝着唐屹弘所在的方向走去,视线落在他身边的林彦瑶身上,眼底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哥!林小姐!”轻笑着跟两人打了个招呼,唐萌抬着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哥,我要先去休息了!”

    “李毅峰呢?”抬着眼帘在人群里扫了一圈,唐屹弘垂着视线看着唐萌,拧着眉问道,“他回去了吗?”

    “没有,他说先上去休息了,喝了点酒,头有点晕!”看着唐屹弘,唐萌无奈地解释道,“我也要上去看着,怕他睡过道上,就糗大了!”

    “去吧!”轻阖了下眼眸,男人点了下头,“要是处理不了,打电话给我!”

    “放心吧,我自己能处理!”轻笑着摇了摇头,唐萌看了眼男人身边的林彦瑶,挑着眉看向唐屹弘,眼底闪着促狭的笑,“哥,今晚你们两人也在这里住下吗?”

    “不了!今天彦瑶的家里有事情,得回去!”唐屹弘垂下眼帘瞥过林彦瑶,跟唐萌解释道。

    “那就可惜了,本来还想过去找你说说话的呢!”撇了下嘴角,唐萌无奈地说道,随即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这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能说话的机会多着,也是不急在一时。”

    “是呢!”听唐萌这么说,林彦瑶抿在唇边的笑更是灿烂了几分,抬着长睫睨了眼身边的男人,附和道,“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我先上去了!”跟两人打了个招呼,唐萌也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你妹妹倒挺好相处的!”看着穿梭在人群中的唐萌,林彦瑶轻抬着眼帘看着面前的男人,眼底是轻柔的笑意。

    “你喜欢就好!”搁在女人腰间的手轻轻拍了下,唐屹弘垂下视线对着林彦瑶笑了笑。

    看着男人嘴角边温柔的弧度,女人脸上的娇羞更甚了几分,低垂下视线看着手指间托着的红色液体,林彦瑶的心里如裹着蜜汁般甜蜜。

    “我安排司机送你回去吧!”停顿了会,唐屹弘开口说道。

    嗯了声,女人回身放下了酒杯,对着男人轻点了下头,“好,今晚我就不陪你了!”

    男人摸出机子拨通了张师傅的电话,让他在楼下等着。

    “走吧,我送你下去!”搂着女人纤细的腰身,男人移动着修长的双腿,带着她往外走去。

    走进电梯的唐萌,抬着双眼看着面前跳动的数字,轻扯了下嘴角,眼底划过一抹冷光。

    摸出机子拨通了上面的一个电话,柔软的身体斜斜地靠在电梯上,目光搁在她纤细修长的手指上,“你那边可以准备了,林彦瑶今天晚上并不住在这个酒店里,为了防止万一,房间内的迷香你最好加量!”

    挂断电话,女人依旧靠在那里,双眼轻阖,眼底流转着点点算计,紧抿的嘴角显示她此刻不平静的心情。

    高速上行的电梯在唐萌沉默的视线里停了下来,看着面前静寂的长廊,双脚久久没有动作。

    手指间摩挲着房卡,浓密的睫毛眨动,匀称修长的双腿跨了出去,沿着昏暗的过道走到其中一间房前,抬着手刷开了房间,走了进去。

    唐屹弘看着载着林彦瑶的车子开出视线,双手插进口袋,抬着深邃的眉眼瞥了眼悬挂在高空中的明月,抿了下嘴角转身重新走进了酒店的大厅。

    “唐总!”提着步子快速往外走的关阳看着进进来的唐屹弘,低声打着招呼。

    “这就回去了?”男人停下脚步,目光在关阳提着餐盒的手上扫了眼,“这是提回去给家里那位品尝的?”

    “对的,她今天要加班,没办法过来,昨天晚上就叮嘱我,给她带一份这里的特色菜回去,”垂下视线看了眼手里提着的东西,关阳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送回去,刚好可以趁热吃!”

    “那你快回去吧!”抬着手在关阳的肩膀上拍了拍,男人轻阖了下眼眸,扯了下轻抿的唇线。

    “那我先走了!”对着唐屹弘点了下头,关阳转身朝着大门口走去。

    男人的视线落在快步离开的背影上,舒展的长眉轻敛,低叹了声,脚跟轻转继续往前。

    宴会厅里依旧热闹非凡,唐屹弘站在角落里,重新拿起一杯红酒搁在嘴角边轻抿着,淡漠的眼底敛进这喧哗的画面。

    抬着手腕看了眼,放下手里的杯子侧身离开。

    “看唐总今天的状态,好像心情不佳!”杨琳靠在贾立萍身上,轻声嘀咕着。

    “我也看出来了!”看着离开的背影,贾立萍拧着眉思索了会,手指摸着下巴,煞有其事地开口,“你觉不觉得唐总的背影看上去很孤单?”

    “孤单?你少开玩笑了,你没看到他女朋友一晚上都粘在他身上,仿佛连体人一样,一秒都没分开过!”撇了下嘴角,杨琳甩了个白眼给贾立萍,“他怎么可能跟孤单两字联系在一起啊!”

    “我眼花,你别较真!”看着已经开始迷糊的女人,还一本正经地跟她念叨,贾立萍无奈地低头认错,“你男朋友怎么还不过来,不会是不要你了吧!”

    “乌鸦嘴!”嗤笑了声,杨琳双手缠在贾立萍身上,满嘴的酒气,“你就见不得我好,是不?”

    看着远处走来的男人,贾立萍抬着手招了招,低头扶着又往下滑去的女人,止不住地轻笑出声,“你男人过来了,你难道不保持一下形象吗?”

    “麻烦你了!”看着窝在贾立萍怀里的杨琳,郑一哲压下身将人卷进了怀里,跟她道谢,“这丫头一喝酒就变成无脊椎动物了!”

    “快把她带走吧!可累死我了!”看着被男人横抱在臂弯间的杨琳,贾琳萍轻笑着拍了拍酸疼的胳膊,“改天我也折腾她一次!”

    “需要搭便车吗?”走出几步的郑一哲,回身看着贾立萍,开口礼貌地询问。

    “不用了,我妈已经在楼下等我了!”对着男人摇了摇头,贾立萍拒绝了他的好意,“你快把她带回去吧!”

    对着贾立萍轻点了下头,男人横抱着怀里早已迷糊的杨琳快步离开了大厅。

    看着远去的人影,站在原地的贾立萍忽然心生羡慕,或许找个男人谈场恋爱也不错。

    唐屹弘低垂着头走出转角,跟对面快步走来的人撞在了一起,手指间捏着的房卡落在了地上。

    抬着头看向跟他撞在一起的男人,眉头不自觉地蹙了下,目光在他身后瞥了眼,“唐萌不是说你早上去休息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哥!”低头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两张房卡,李毅峰看着面前的唐屹弘,脸上扯出谦和的笑容,“碰到个多年没有联系的朋友,在一起聊了会儿,我现在就上去!”

    嗯了声,垂下眼帘瞥了眼被李毅峰拿在手里的房卡,眸光拧了下,不知道他手里的两张,哪张是自己的。

    “哥,你是哪个房间的?”翻着手里的两张卡,李毅峰拧着眉问着对面的男人,“我刚才没细看,忘记哪个房间了!”

    注视着眼底的卡片,眸光里有丝烦躁,男人抬着手从中抽了张出来,抬着眼帘看着李毅峰,“就这张吧!”

    看着男人手指间的房卡,李毅峰垂下双眼看了眼手中的卡片,并不在意,搞错了,到时候大不了换回来就是,点了下头,“那哥,我先上去了,唐萌可能早已在上面了!”

    “去吧!”捏着手中的卡片,唐屹弘看着李毅峰轻阖了下眼眸。

    随着李毅峰的离开,转角上再次只剩下唐屹弘一人,耳边隐约还能听到人们热闹地嬉闹声,陪伴在他身边的却是静寂的空气。

    摸出烟盒,从中抽了根出来搁在唇边,低头点燃轻抿了一口,迎面扑来的夜风瞬间卷走了薄唇间吐出的烟雾。

    舌尖辛辣的刺激似乎并不能带走流窜在血液中的烦躁,摁下烟蒂,手指轻弹,扔掉了不能解愁的玩意。

    长身移动,唐屹弘看了眼掌心中的卡片,提着双脚走进了电梯。

    磁卡划过感应器,男人压下门锁推开了房门,出现在视线中的光影让他的双眸微微拧了下。

    双脚沉铸,眸光泛冷,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全身弥漫着彻骨的冰寒。

    寒光四溅的双眸越过昏暗的光线看进房间,鼻息之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幽香,男人的双眉之间陡然升起一股杀气。

    脚跟轻转,冰冷的视线扫过房间内的过道,提着双脚,唐屹弘打算转身离开。

    房间内有重物掉落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女人迷糊的声音落进男人的耳朵中,那熟悉的呢喃声扯住了他已经跨出的修长双腿。

    长臂轻动,推开了半掩的房门,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修长的身影走进了弥漫着浓郁芳香的房间。

    走出过道,微微侧过身,微眯着双眼看进面前豪华的房间,视线轻扫,双脚移动,修长伟岸的身体慢慢地逼近声音的来源。

    推开虚掩的房门,进入男人双眼的依旧是昏暗的光影,鼻息之间浮动的香味愈发浓郁,唐屹弘屏住呼吸,敛住眸光看进光影中,视线紧紧地攥住面前正低垂着头拼命往嘴里灌水的女人。

    夏琳昔紧着胸口的衣领,压抑着盘旋在血液里的火热,拿着水壶往嘴里拼命地灌着冰冷的清水,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冲进体内的冷水仿佛是浇在火中的热油,不但没有将其熄灭,反而更加助长了它的疯狂。

    仿佛置身在一片火海之中,全身早已被冷汗包裹,身上绯色的连衣裙紧紧地贴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溢出嘴角的水渍更是打湿了身前的布料,昏暗的光影中勾勒出她曼妙的身躯。

    轻掩的房门在女人的余光中被推开,出现在门口的身影窜进她涣散的神经,恐怖的讯息瞬间攥住她的感官。

    曾经的经历再次浮现在眼前,早已酸软的身体往后退去,却根本无力移动多少,惊叫声同时从她颤抖的红唇中溢出,穿透静寂的房间砸进男人的耳中。

    唐屹弘抬起手臂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看着视线里狼狈不堪的女人,双眉紧紧地蹙起,长腿移动快速走到夏琳昔的身边,伸着手指直接按住了她仍在惊叫的双唇。

    “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光从女人近乎透明的衣料上的滑过,男人低哑着声音问着掌心下仍旧一脸惊恐的女人,眉间的纹路深深地皱起。

    “唐总!”抬着迷蒙的视线,夏琳昔仔细地辨认着眼底的身影,当他暗沉低哑的声音落在耳膜上时,仿佛听见了世上最动听的声音,女人的嘴角抿起一抹淡笑,手指下意识地抬起紧紧攥着他的袖子,“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感觉好热,喝水都没有用,我好难受!”

    看着面前双颊火红的女人,抬着手指拨开额前汗湿的发丝,男人拧着视线扫过房间,寻找着那芳香的源头。

    却见角落里,一盘已经燃到尽头的檀香还冒着一丝冉冉上升的白烟,眉头狠狠地皱起,唐屹弘弯下身横抱起瘫软成泥的娇软身体,将其重新放置在床铺中。

    身子快速移动到窗边,打开了窗户,紧抿着薄唇看着依旧飘散着浓郁味道的房间,视线滑过床上不安扭动的身躯,男人长眉狠狠地皱起,额头青筋跳动,眼底卷着冷冽的风雪。

    “琳昔!”俯下身,看着眼底轻轻扭动的身体,唐屹弘紧抿着唇角,低哑的声线里裹着燎原的星火,骨节般的手指拂过她汗湿的小脸,“你忍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嗯了声,男人的手指带着女人此刻所渴望的温度,夏琳昔抬起脸颊贴近他的手掌,轻轻地摩挲着。

    “乖,马上就好!”压抑着翻涌上来的欲望,伸着强健的手臂穿过女人柔软的身体,将她卷进臂弯里。

    火热的手指碰触到男人裸露在外的肌肤,仿佛找到了解渴的水源,双手本能地攀附上他的颈子,燃红的脸颊紧紧地贴上了他坚毅的侧脸,寻求着那冰凉的触感。

    快速往外移动的双脚渐渐地停下了动作,低垂的视线里是女人胡乱摸索的小手,喷洒着火热气息的红唇游移在薄唇的边缘,烦躁地寻找着她想要的水源,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得到她此刻想要的东西,只能无助地四处探寻。

    缠在他颈子上的手臂紧了紧,夏琳昔在男人坚实强劲的臂弯里挺起上半身,红唇不得要领地继续游走在他的脸上。

    喟叹了声,唐屹弘轻移了下薄唇贴上她的急切移动的唇瓣,暗沉的眸光攥着能将一切燃烧殆尽的火焰注视着眼底娇媚的容颜。

    舌尖沾染上男人甘甜的津液,本是迷蒙的双眼染上晶莹的亮光,唇瓣开启,女人辗转进他的薄唇中,拼命吸吮着那方水润。

    臂弯线条根根竖起,胸口涨起磅礴的力量,黝黑的深眸里卷着燃烧的火焰。

    唐屹弘回身将人压进了身后的床铺,就着她此时动人的模样,早已与之起舞的舌带着强劲的力量狠狠地压进了她的口腔之中。

    浓郁的芬芳中,男人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地盯着身下焦急的小脸,遒劲修长的手指将她胡乱拨动的双手压制在了头顶。

    腾出一只手抽出了身前的领带,将她的双手绑在了一起,再将交握在一起的手套在了他的颈子上,逃脱不出,移动不了。

    搁在男人颈后的手不安分地扭动着,夏琳昔抬着娇媚的眼委屈地看着面前的人,抬着红唇贴近他的薄唇,想要从中获取更多。

    “夏琳昔!”强健的身体压着女人娇柔无助的身体,男人修长的手指捏住她不安躁动的脸颊,轻阖双眸,压制着体内翻涌的狂潮,紧抿的薄唇开启,做着最后一次的确认,“告诉我,我是谁?”

    施在嘴角边的力越来越大,疼痛从混沌的神经中扯出一丝清明,夏琳昔眯着双眼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愕然,体内陌生的情潮不断地拍打着她燥热的血液,让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顺着体内原始的本能轻吐唐屹弘想要的答案,“唐总!”

    声音落下,男人捏在她唇边的手随即撤离,那丝清明再次从女人的神经中散开,夏琳昔再次陷入无尽的深渊中。

    “今晚过后,你再也别想逃!”压下身,注视着女人的黑眸熠熠沉沉,薄唇擦过她早已红肿的唇瓣,声线暗沉,在她的唇瓣之间落下誓言。

    强健的手指撕开女人早已汗湿的衣衫,柔嫩的肌肤一点点地落进男人早已成为一片火海的深眸,唇瓣之间呢喃出动听的音符,交缠的四肢燃烧着熄灭不了的火焰。

    流淌在彼此之间的音乐慢慢地停歇,唐屹弘依旧压在女人柔软的身体上,抵在她颈窝的鼻子喷洒着火热的气息。

    长睫轻颤,夏琳昔微侧着头看着眼底昏暗的房间,一片浆糊的脑子中仍旧不明白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呼吸之间是他性感成熟的味道,压着卷翘湿润的睫毛,女人不知道此时该怎么面对依旧深嵌在身体中的人。

    “身体还好吗?”在她纠结中,抵在耳边的薄唇轻启,低哑暗沉的声线落进女人的耳中,是他关心的声音。

    嗯了声,夏琳昔顶着绯色的脸,轻点了下头,脑中却是空白,不知道该怎么打破目前这让人尴尬的局面。

    怪他!不怪他!

    女人也说不上来,神经混沌之前,她早已察觉出了问题,只是没想到这药效这么凶猛,让她都来不及作出反应,大脑早已处在迷蒙之中。

    “还要吗?”薄唇在她的侧脸上轻点了下,男人低哑着出声

    “你!我!”女人的双手依旧被绑在男人的颈子后,他此时的动作引来夏琳昔一阵的错愕,见她回过脸,瞠目结舌地看着依旧轻阖着双眼的男人,颤动的唇瓣磕碰出两字,脸颊爆红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什么?”掀开长睫,男人深幽的目光搁在面前惊颤的水眸上,“还要不要!”

    “不,不要了!”紧闭着双眼,女人胡乱地摇着头,“你快点从我的身体里出去!”

    “可是,怎么办呢!”看着身下纠结的眉眼,男人再次压下身,薄唇贴合上她的红唇,沙哑开口,一字一顿,异常清晰地落进她的耳中,“我还想要!”

    “唐总!”清晰着感受着男人强劲地入侵,夏琳昔抬着水润的眸子看着眼底起伏的脸,凌乱的发丝左右晃动,想要从这场纠缠中挣脱出来,“别这样!”

    “琳昔!现在说这些太迟了!”抬起手指抚平她眉间的皱痕,抿着薄唇轻叹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