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六百零七章 打擂台(5000字)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并没有把这段插曲放在心上,衢城说大其实挺大的,要说小也是很小,同在这个圈子里走动,两人能认识做朋友也不奇怪。

    不过低垂着头的她并没有看见,在两人进去后没多久,罗莹云也进了对面的美容院。

    “帝云今年的年会定在哪一天啊?”南宫成燕从手指间的机子上抽出视线看向对面的女人,声音里有些许的心痛,“去年年会,帝云邀请了我最喜欢的一个艺人做嘉宾,当时不在国内,从互联网上看到的新闻,现在想想真的觉得有些遗憾!!”

    “请的谁啊,让你这么念念不忘!”轻笑着摇了摇头,夏琳君提着眉看着南宫成燕,“今年再给你请回来就是了!”

    “不可能了,”对着夏琳君摇了摇头,南宫成燕无奈地开口,“年初的时候在一场意外中,他走了!”

    “那的确是挺可惜的!”死亡总是让人伤感的,轻叹了声,夏琳君低垂下头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

    “今年定在哪个日子,有没有听展铭提过?”沉默了会,南宫成燕再次问着夏琳君,“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没听他说过,”蹙着眉想了下,夏琳君轻摇了下头,嘴角抿着一抹淡笑,“何况帝云年会,我要做什么安排啊?”

    “说你傻,你别不承认!”看着夏琳君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南宫成燕撇了下嘴角,继续跟她解释着,“你现在是帝云的总裁夫人啊,怎么可能不出席?这也是你秀恩爱的大好机会,让那些觊觎你男人的牛鬼蛇神滚一边去,别惦记你的老公!”

    “这个要靠男人自觉性吧,毕竟他自己要是不愿意,这女人也解不开他的腰带啊!”轻笑了下,夏琳君觉得靠秀恩爱来逼退那些觊觎者,不是个好方法。

    “你说的这些对付那些逢场作戏的有用,对付那些想取代你的,光靠男人的自觉性是不够的!”南宫成燕看着夏琳君没心没肺的样子,也是无奈,“时不时的秀秀恩爱,告诉那些想要取代你的人,别白日做梦,还是必要的!”

    “受教了!”点了点头,夏琳君轻笑着开口,“听上去似乎有这么点道理!”

    “长点心,别到时候被人占了雀巢都不知道!”看着夏琳君那萌蠢萌蠢的脸,南宫成燕止不住地担心,“夫妻或许真的是配好的,你这样的或许只有待在老奸巨猾的人身边才能存活!”

    “我现在明确告诉你,你这个话我不爱听!”睨了眼南宫成燕,夏琳君撇着嘴开口,“当初我也是一个人在盐城生活了几年的人!”

    “你就拉倒吧,搞得好像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一样,”挑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南宫成燕非常不给面子地轻笑着,压着声音出口揭着夏琳君的老底,“你承不承认,在外的那几年受郭总诸多照顾!”

    轻抬眸光看向窗外,微敛的眸子里是曾经在盐城时些许的片段,嘴角抿着轻柔的微笑,点着下颚呢喃出声,“的确,他对我非常的照顾!”

    “曾经再美好,那也是曾经!”抬着手在夏琳君的眼前晃了晃,南宫成燕出声提醒道,“你现在的男人他叫顾展铭,可别搞错了!”

    “你想什么呢?”横了眼南宫成燕,夏琳君正色说道,“哪个是现在,哪个是曾经,我还是分得清的!”

    对着女人做了个ok的手势,两人就此打住了这个话题,不再继续掰扯下去。

    当晚,顾展铭到南宫家,趁着睡觉之前,夏琳君就南宫成燕的问题随口问了男人,“展铭,今年帝云的年会定在什么日子啊?”

    本是低垂着头刷着机子的顾展铭,搁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停了下来,侧身看向同样靠坐在床头的女人,挑着眉轻哑开口,“怎么了?”

    视线在男人的脸上扫过,夏琳君重新收回目光看着拿在手里的书,随意地搭着话,“今天燕子问起来,想到了就随口问下而已!”

    “日子定在了下个星期五!”男人的目光依旧搁在女人柔和的侧影上,薄唇轻抿,“你打算去吗?”

    低垂的视线拧在了眼底的黑色字体上,噙在眼角的轻笑微敛,重新侧过头看向男人,嘴角弯了下,“你原来不打算我去的吗?”

    深邃的眉眼搁在女人的脸上顿了几秒,男人垂下视线放在女人高挺的肚子上,轻点了下头,“原来是打算让你在家休息的!”

    “这样啊!”听着男人的安排,女人的脸上依旧轻轻淡淡,微阖着下巴,轻声问着,“那你打算带谁做你的女伴出席啊?”

    “之前,唐萌跟我提过这个事情,不出意外的话,像往年一样带她出席吧!”视线从女人的脸上撤离,手指继续拨动着屏幕,看着热门新闻。

    听着男人的安排,视线顿在眼底摊开的页面上,贝齿轻咬了下唇瓣,眉间轻蹙,低声开口,“展铭,你决定不带我出席年会,是在唐萌开口之前定下的,还是开口之后定下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侧身看着夏琳君淡漠的侧脸,男人轻笑着反问着。

    “你先告诉我你的答案!”视线搁在男人嘴角边噙着的笑容,女人淡漠的眉眼间拧着些许的烦躁,合上手指间摊开的书,夏琳君重复了刚才的问题,“之前还是之后?”

    “唐萌提这个事情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提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才做了决定!”视线落在被女人放回床头柜的书,见女人的嘴角紧抿着,顾展铭捏着手中的机子,跟她解释着。

    “你不觉得,这个事情应该跟我商量下吗?”夏琳君侧身回视着男人深邃的目光,眉间轻蹙,对于男人擅自决定的行为十分的排斥。

    “这只是公司内部的一个活动而已,你参不参加其实并没有关系!”见女人眉目间有丝火气,顾展铭沉默了会,拧着眉继续跟她解释着,“当时唐萌的心情十分低落,她提起我就应下了。”

    夏琳君轻阖双眼,压下盘旋在心口的火气,重新掀开卷翘的长睫看向男人,“展铭,我跟你今年已经结婚了,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不应该是带着老婆出席公司的年会吗?”

    “看把你气的,”抬着手轻轻地抚过女人肩头的长发,男人轻笑着摇了摇头,“你想去就去,帝云又不是别人家的,这么件小事情没有必要放心上!”

    侧身深呼了口气,平复着郁结在心底的浊气,夏琳君这才重新面对男人,“现在唐萌对我什么态度,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两个,你打算把哪个带在身边才觉得合适?”

    “琳君,你是她嫂子,有些事情没必要较真的!”看着面前不依不饶的女人,男人蹙着眉头跟她讲着道理。

    “展铭,你真的认为我只是在计较年会的事情吗?”看着隐在男人深眸中的不耐烦,夏琳君不可置信地轻笑了下,“现在,我就让你那么的心烦吗?”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掀开被子下了床,看着坐在床上的女人,顾展铭抬着手指揉着额头,“我只是希望你能大方点,特别是对唐萌,这个精神和肉体都受到过伤害的人,请你给她足够多的包容,让她能安稳地度过这段明感的时期。”

    看着男人沉冷的脸,夏琳君轻眨了下双眼,以为她听错了,“你说我对唐萌还不够包容吗?”

    “琳君,唐萌还是个病人!”看着女人,顾展铭眉间的烦躁更深了几分,“跟她计较根本没有必要的!”

    看着在卧室里来回踱着步的男人,女人压了下长睫,轻点了下头,嘴角抿着一抹淡笑,“我知道了,休息吧!”

    提了下薄被,女人侧躺了下去,伸着手臂调暗了床头的光线,合上了轻颤的眼帘。

    站在床尾的男人,双手插在腰间,看着面前侧躺沉默的女人,抬着手抓了下头发,深邃的眉眼紧锁着,瞳孔深处盘旋着烦躁。

    “琳君,明天我去跟唐萌商量下,到时候你们两个一同陪我出席年会,这样安排行吗?”提着步子走到夏琳君的身边,长身下压蹲在女人的面前,男人轻声开口跟她商量。

    “展铭,我累了,休息吧!”从男人的掌心中抽出手指压在耳边,女人轻掀眼帘看着面前的男人,抿着唇线淡漠出声,“就像你说的,这些事情并不重要,没必要浪费大好的睡眠时光来纠结这些事情。”

    看着重新闭上双眼的女人,蹲在窗边的男人紧着长眉沉默了会,站起身绕过床尾重新回到了床上。

    身侧的床往下陷,红唇抿了下,紧了紧颈子边的被子,夏琳君闭着双眼慢慢地陷入了黑甜的梦中。

    耳边清浅的呼吸声让本是烦躁的男人愈加烦躁,侧身看着女人的背影,顾展铭紧锁的眉头结成了疙瘩。

    这个晚上在男人的郁结、女人平静的呼吸中一点点地转进了黎明,迎来了新的一天。

    “什么?展铭说带着唐萌出席年会,让你呆在家里?”南宫成燕拧着眉不确定地再次开口问着对面的女人,“他在搞笑?”

    “他的意思,唐萌早些时候就跟他提了,当时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就应下了!”抿了口温水,夏琳君跟南宫成燕复述着顾展铭的意思。

    “她现在订婚了,可以让李毅峰带她出席帝云的年会的啊!”南宫成燕蹙着眉低声轻喃,抬着视线看着夏琳君,“展铭难道把唐萌的未婚夫忘记了吗?”

    “或许吧!”轻笑了下,夏琳君对于顾展铭宠溺唐萌的行为,已经变得麻木了。

    “我想云柔要是还活着,也享受不了这样的待遇吧!”南宫成燕撇着嘴无奈地开口,“这哪是妹妹,简直是老佛爷啊!什么都依着她!”

    “算了,不纠结这些了!”或许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夏琳君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她承认在最初听到男人这样安排时,心里的确不舒服,不过到了现在,那些似乎也已经不重要了。

    两人说话之间,夏琳君搁在桌子上的机子轻叫了两声,女人挪开压在上面的两本书,瞥了眼屏幕上的名字,见是郭世扬,本是紧抿的红唇弯了下,露出个柔美的轻笑。

    “你现在还跟他保持热线联系吗?”伸着头扫了眼机子,南宫成燕歪着头看向正准备接电话的女人,低声问着。

    “已经很少联系了,不知道他打这通电话有什么事情!”摇了下头,女人的柳眉间夹着一抹困惑,跟南宫成燕低声嘀咕着。

    “世扬,什么事情?”接通电话,夏琳君轻声问着对面的男人,清雅的声线里裹着冬日里的暖阳,轻柔温暖。

    “张老师从国外回来了,想抽个时间跟我们见见,你有空吗?”郭氏办公室内,郭世扬捏着机子靠坐在椅子上,抬着双眼盯着面前电脑屏幕,薄唇轻扯,低哑开口。

    “张建国老师吗?”听到男人提起张老师,夏琳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同时带过郭世扬和她的张建国张老师,“他从米国回来了?”

    “对的,听他说已经回来几天了,都在处理着家里的事情!”听到女人兴奋的声音,郭世扬的眼角染上几分笑意,“在国内再呆几天又要回到米国去,他想在临走之前见见我们!”

    “约在什么时候!”能再次听到张老师的消息,夏琳君都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当初他走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辈子再见面的机会非常的渺茫。

    “下个星期五吧!”听到女人询问时间,郭世扬给了个日子,“这天你有空吗?”

    “有的!”轻笑了下,女人点了下头,“即使那天没时间,为了能再见一次张老师,我也会抽出时间的啊!”

    “张老师的意思,这次能不能让他见下顾展铭!”沉默了会,郭世扬重复了张建国的意思,“他希望能亲眼看看我们的另一半!”

    “那天可能不行!”无奈地叹了口气,夏琳君恹恹地开口,“那天帝云有年会,他是一定要参加的!”

    “那真是不凑巧了!”手指轻点着桌面,男人轻笑着开口,“不过也没什么大的关系,张老师可以上网搜搜就是了,按照现在的摄影技术,看着照片也具有同等效果!”

    “郭太太到时候也会到场吗?”嘴角抽了下,女人的脑海里想到了徐华英,那个知性的女人,手指间卡着机子,夏琳君低声问着对面的男人。

    “会,那天她有空!”捏着机子,郭世扬起身走到了窗户边,看着窗外的街景回答着女人的问题。

    “那你把地址发给我,到时候我过去就是了!”听到徐华英也会到场,夏琳君抿了下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还是我们过去接你吧!”直接否定了女人的安排,郭世扬开口说着,“听说你现在住在南宫家吧,从我这里过去也是顺路的!”

    “也行!”想了下,既然徐华英也在,就没有不方便的,女人同意了男人的方案。

    “这是打算打擂台吗?”看着挂断电话的女人,南宫成燕幸灾乐祸地开口。

    “你想多了,只是凑巧而已!”对着南宫成燕轻翻了个白眼,夏琳君跟她大致说了下情况,“倒是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他!”

    “现在交通多便利,又不是过去,进个城都要爬山涉水,绵延数里,”听完女人学生时代的小故事,南宫成燕颇为感触地开口,“我也有个老师也出去好几年了,不过当时在法国的时候,我倒跑过去看她过。”

    “也是,这次重新联系上,以后走动就方便了!”轻点了下头,女人赞同地说道。

    帝云里的顾展铭看着面前的并肩而坐的两人,薄唇弯了下,“今天怎么都有空跑我这边来了?”

    “南山那个案子,谢谢你!”李毅峰看着面前的男人,嘴角噙着一抹浅笑,对着男人的态度毕恭毕敬,开口说着感谢的话。

    “以后都是一家人,就别说两家的话了!”摆了下手,顾展铭蹙着眉打断了男人接下来的感谢词。

    “行,听你的,以后这些话我放心里记着!”对着男人点了下头,李毅峰态度谦卑地开口。

    坐在他边上的唐萌,粉色的唇瓣上噙着清雅的淡笑,眼角眉梢之间溢满幸福,抬着眸光注视着面前深刻的眉眼,余光瞥过李毅峰虚伪做作的嘴脸,搁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你只要跟唐萌好好日子,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视线扫过边上未发一言的女人,顾展铭叮嘱着李毅峰,“好好做!”

    “我知道,我一定会对唐萌好的!”侧过身看着女人瓷白细腻的脸颊,男人抬着手覆在女人的手背上,手指收紧将她的小手捏在了掌心中,眼底柔情四溢。

    “展铭哥,你放心吧,我们两个会过得很好的!”侧眸瞥了眼身边的男人,唐萌回视着顾展铭的目光,睁着水润的眸子,真诚地跟男人说道。

    (身体原因,今天就五千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