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零五章 我们依旧是好姐妹!(5000字)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惊颤中回神的女人,圆瞪着她那双明显受惊过度的眸子,看着面前深邃的眉眼。

    柔软无力的身体依旧困在男人的长臂之间,紧着手指间的衣襟,女人试图活动下被他禁锢的四肢,却发现双脚腾空根本没有着力点。

    男人漆黑如墨的瞳孔闪烁着淡淡的幽光,注视着眼底惊慌失措的容颜,唐屹弘紧了紧臂弯之间的力量,将人往上提了提,四目相对,气息交融,紧抿的薄唇再次逼近擦过女人的红唇,淡哑开口,“你的答案!”

    水眸落在面前的薄唇上,女人伸着舌尖舔了下红肿的唇瓣,双眼里流转着一抹困惑。

    本是攥在男人衣领上的手指慢慢地松开,抬着轻颤的手臂爬上了他的颈子,纤细的臂弯拢了上去,长睫轻颤中,女人水润饱满的唇瓣在不确定中贴上了男人的薄唇。

    女人的反应落进男人深邃的眸子,眼底卷着一抹狂喜,收在女人腰间的臂弯下意识地紧了紧,仿佛要将怀里的人揉进身体里。

    红唇轻啄着,一下又一下,女人的细眉却是越拧越紧,困惑中,夏琳昔试探地伸出香舌探进男人的口腔,依着唐屹弘刚才的模样慢慢地与他的舌尖飞舞着。

    女人清澈的眸底,喜悦犹如烟花般盛开,圈在男人颈子上的手臂渐渐地收紧,柔软的身体深陷进男人宽厚的胸膛,在他的臂弯间开怀轻笑。

    看着臂弯里眉开眼笑的女人,唐屹弘紧着长眉,荡漾在瞳孔深处的喜悦渐渐地消失殆尽,只剩下万分的无奈。

    “唐总,我能跟人亲吻了!”搂着面前的男人,夏琳昔兴奋地抬着手拍着身下的肩膀,眉眼之间是抑制不住的愉悦心情。

    嗯了声,看着女人高兴的模样,唐屹弘的嘴角轻扯了下,心底的无奈渐渐地被女人嘴角边的轻笑感染,心湖里有波纹荡漾。

    “你不知道,上次江辰亲吻我,我都还会反胃!”依旧被困在男人臂弯里的女人,激动中跟男人分享着她此刻无法形容的心情,“我都对自己绝望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好了!”

    依旧处于兴奋中的女人没有发现,怀抱着她的男人此刻沉入黑炭般的脸,深邃的眉眼间是一片北国冰寒。

    “唐总,你放我下来,我得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姐!”轻笑间,女人抬着手指轻轻地拍了下唐屹弘,双脚挣扎想要从男人的臂弯上下来。

    轻敛的眸子重新抬起,男人漆黑晦暗的眼眸注视着她,嗓音冰冷薄凉卷着淡淡的嘲讽,“夏琳昔,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含笑的眸子看着面前寡冷的脸,女人轻点了下头,轻柔的声音里是女人对他深深地感激,“唐总的确对我照顾有加,要不是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悉心引导,或许今天的我依旧生活在恐惧中。”

    低头嗤笑了声,唐屹弘瞥着面前笑意连连的女人,紧着女人的身体猛然一转,将怀里的人抵在了电梯上,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紧致小巧的下巴,迫使她对上男人暗沉的双眼,声音裹着让人忽视不了的狠戾,“夏琳昔,你我都是聪明人,别给我装疯卖傻,告诉我你的答案!”

    看着男人狠戾的眉眼,被他禁锢在怀里的女人一点点地收了眼角眉梢的笑,低垂下视线轻轻地落在男人胸前的衣扣上,无奈地叹息,“唐总,刚才我真的是高兴能跟你亲吻!”

    似乎察觉到话里的歧义,女人轻咬了下嘴角,抬着眸光瞥了眼依旧沉冷着脸的男人,声音顿了下,转而解释道,“应该是高兴于跟人能进行这么亲密的接触,对你的感激也是发自肺腑,不敢忘记!”

    箍在女人腰间的手臂依旧强劲有力,男人的双眼紧紧地搁在她卷翘的长睫上,听她说着感激的话语,修长伟岸的身躯轻压在柔软的身体上,呼吸之间轻轻嗅着她发间淡雅的洗发水香味。

    “可是唐总,请原谅,你的要求我做不到!”女人轻轻柔柔的声音,清晰明了地落进男人的耳中,拒绝地彻底明了。

    男人的眸光注视着眼底轻颤的睫毛,粉色的红唇张合之间是她明确的态度,轻笑了声,男人暗哑出声,“江辰,真的就那么好?让你可以忽略他那个对你百般挑剔的妈,而继续跟他在一起?”

    眼帘轻抬,女人的眸底有丝诧异,却也没有开口解释,只见她轻点了下头,柔声开口,声音里有着淡淡的依恋跟不舍,“江辰,的确很好!”

    可惜我两已经结束在了那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再也回不到从前!

    男人的臂膀依旧包围着女人较小的身体,沉默却从四面而来,围着两人轻轻地打着转。

    “唐总,你女朋友很漂亮!”微侧过身,避开了男人喷洒下的火热气息,夏琳昔抿着红唇轻哑出声。

    “女朋友?”男人轻声呢喃,薄唇间微微勾着一抹自嘲的笑,眼眸轻阖,“的确,很漂亮!”

    搁在男人臂弯上的手指动了下,对着他点了下头,“唐总,我能离开了吗?”

    绕在女人腰间的手臂渐渐地松开,最终从她不及一握的细腰上滑落,轻抿的唇瓣溢出一声轻笑,“夏琳昔,以后好自为之吧!”

    嗯了声,犹如蚊蝇的轻叫,女人低垂的头点了点,挪着步子从男人的身边退开。

    电梯门被重新打开,抬着头看向门口空无一人的过道,夏琳昔轻呼了口气,提着双脚跨了出去,这次她没有再回身看向男人,紧着身侧的手指快速地离开。

    被独自留下的男人,低垂着目光,薄唇间依稀还残留着女人唇角的芬芳,漆黑如墨的瞳孔里是她迷醉的模样。

    微侧过身,男人抬着无波的深眸瞥过头顶的数字,手指轻点重新按下了楼层。

    电梯门重新在男人的眼底合上,长睫下压落在深邃的眼窝上,掩住了他眼底的暗沉。

    汪楚妍靠坐在床头,抬着手指梳过柔顺的长发,眼眸流转看向轻纱半遮的窗户,今天的天色依旧好得让人心情舒畅。

    掀开薄被,挪着酸软的双脚踩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女人赤裸着身体下了床。

    回身瞥过凌乱的床铺,女人麻木地移开双眼,挪着身体走进了浴室。

    门铃声隐约从门口传来,擦拭着一头湿发的女人抬着疑惑的双眼看向实木门,回身瞥了眼客厅里的挂钟,不明白谁会在此时找上门。

    挪着身体走到门后,隔着猫眼看到唐萌站在外面,汪楚妍的眉心不自觉地蹙了下。

    门铃声依旧在想着,大有不开门不停歇的架势,站在门内的女人紧了紧胸口的睡袍,抬着手指按下了门锁。

    “我说呢,这么久不开门,原来是在洗澡呢?”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唐萌抬着双眼上下打量着,提着双脚直接踏进了房门。

    “你有事情吗啊?”站在门口,视线落在唐萌的背影上,汪楚妍拧着眉,脸上毫无笑意地开口问着。

    “我们不是好姐妹吗?这都有好几天没有见面了,路过就上来看看你跟莫源生的爱巢!,”放下随身带着的手包,唐萌回身瞥了眼依旧站在门口不动的女人,微扯的嘴角露出淡淡的轻笑,“楚妍姐,难道不欢迎吗?”

    捏着手里的毛巾,汪楚妍移动着双脚走了过去,在唐萌的对面坐下,抬着探究的视线看向面前一脸淡笑的女人,“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轻笑了声,看着女人的目光中隐着尖锐的狠戾,唐萌起身坐到了汪楚妍的身边,抬着手指轻轻勾着她垂落在胸前的一缕秀发搁在手中把玩着,“楚妍姐,真是贵人多忘事,真的就忘记我上次说的话吗?”

    “唐萌,莫源生马上要回来了,你不想再经历温泉山庄的事情,最好赶快离开!”回身看着唐萌,汪楚妍淡漠地开口,并没有将她威胁的话放在心里。

    “楚妍姐,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就不要拿出来了!”抵着女人的肩膀,唐萌笑的不可抑制,“我敢走进来,肯定做了十足的准备,所以你不必为我担心!”

    “你笑什么?”女人的笑声,让汪楚妍十分的烦闷,禁不住出口呵斥。

    嘴角的弧度渐渐地寡冷下来,唐萌抬着一双冰冷的眸子看向面前烦躁的女人,趁她不备之际,猛然间出手将她推到在沙发上,双脚分开直接跨坐在汪楚妍的胸腹间,跪在沙发上的双腿直接压在了她的双臂上,将人直接压制在身下不得动弹。

    捏着她胸口的衣领轻轻一扯,露出上面深浅不一的痕迹,手指贴在女人柔嫩的肌肤上慢慢地游走着,看着上面交错的痕迹,嘴角的笑冰冷而诡异。

    “唐萌,你到底想怎么样?”怒视着坐在身上的女人,汪楚妍试着动了下被她压制在膝盖下的手腕,发现根本移动不了,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腕骨处传来,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沁出。

    “怎么样?”看着女人痛苦的模样,唐萌轻笑着摇了摇头,啧了声,不无可惜地开口,“楚妍姐,我以为上次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没想到,到了今天你还是不懂,还要问我这个问题!”

    “唐萌,温泉山庄的事情曝光出来,你也跑不掉,大不了我们一起去死!”看着身上的女人,汪楚妍愤然出声,“不要忘记,算计夏琳君可是你的主意!”

    “楚妍姐,这么多年你难道只长个子不长脑子吗?”瞥了眼气急败坏的女人,唐萌抬着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凭借唐顾两家对我的宠爱,你说即使这件事情败露在他们的面前,等待你我的结果会是一样吗?”

    “唐萌,你太自信了,夏琳君毕竟是顾展铭的老婆,你这样算计着给他戴绿帽子,”轻笑了声,汪楚妍摇了摇头,“我想你的后果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女人的话音落下,腕骨处的痛楚猛然加剧,汪楚妍抬着愤怒的双眼惊声尖叫,身子拼命地挣扎着,想要将身上的女人掀开。

    啪的一声,唐萌抬着手臂狠狠地甩向身下溢满痛楚的脸,直接将她的脸刮到了一边。

    “汪楚妍,今天我让你看看欺负我唐萌会是什么下场!”目光在女人敞开的衣领上瞟过,眼底的轻蔑显而易见。

    “唐萌,你想干什么?”见唐萌拿着机子拨通了电话了,汪楚妍的双眼里出现了惊恐的颜色。

    “楚妍姐,我不想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就此结束,”跪在女人手腕上的腿加重了力量,直接压制住她不断翻动的身体,抬着手指轻轻地拍着女人红肿的侧脸,唐萌拧着眉跟她轻声呢喃,“所以,我给你找了几个流金里的头牌来伺候你,算是抵消了当初你算计我的事情吧!”

    “唐萌,你不得好死!”惊惧中,被压制住的身体奋力挣脱着,抵在腕骨上的疼痛撕扯着她惊慌的神经,注视着女人的双眼,不时往门口看去,心底的恐惧再不断叠加。

    “看到你这么恐惧,我这心里真是好受多了!”看着身下惊恐的双眼,唐萌轻笑着开口,瞥了眼门口的方向,抬着手指抵在红唇上,“嘘!听,伺候你的人来了!”

    怒瞪着惊恐的双眼,耳边是门锁转动的声音,汪楚妍侧过头看向被打开的房门,视线中踏进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唐萌!你这个疯子,你不得好死!”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汪楚妍此刻才知道她之前嘀咕了女人的狠毒。

    “楚妍姐,为了我们姐妹情深,你就受累几回吧!”轻笑着从女人的身上移开,唐萌走到两个男人的面前,手指间夹着一张支票,在两人的面前甩了下,低声吩咐,“给我好好卖力,伺候好我姐,这张百万的支票就算你们的了!”

    “您放心,我们一定做到唐小姐满意为止!”低垂着头,男人瞥了眼唐萌手指间的支票,低声承诺着。

    “去吧!”嗯了声,唐萌坐进了沙发,看着两个逐渐逼近卧室的男人,嘴角扯出一抹残忍的笑,低垂下视线出声提醒,“不要忘记把那份药给她喂进去!”

    “知道了!”其中一个男人压着声线回道,却见另一个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直接打开了紧闭的房门,引来汪楚妍的惊声尖叫。

    沙发上的女人闭上双眼,静静地聆听着从卧室内传出的一声声糜烂的声音。

    客厅里的时钟一格格地走着,靠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嘴角始终挂着清浅的微笑,在心里细数着从卧室内传出的尖叫声。

    那一声声的惊恐绝望,平复了深埋在女人心底的扭曲和愤恨。

    侧过头看向有了异响的房间,见两个男人早已穿戴整齐重新走了出来,对着沙发上的女人轻点了下头,弯下身从茶几上拿起那张支票,两人踩着无声的脚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唐萌抿了下嘴角,侧身看向依旧没有动静的房间,提了下细眉,起身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摆着她那引以为傲的臀走进了依旧充斥着糜烂气息的卧室。

    “楚妍姐!”看着依旧躺在床铺上的女人,唐萌含笑的眉眼愈发灿烂,提着双脚坐到了她的身边,压下身半俯在女人的旁边,手指轻轻拨开她额头的发丝,视线滑过女人憔悴的脸,“看这两人,这是饥渴成什么样啊,把你折腾成这疲惫的样子,怪让人心疼的!”

    转动着麻木的双眼看向面前这张蛇蝎一样的嘴脸,汪楚妍扯了下嘴角,无声地闭上了双眼。

    “经过这场超负荷的运动,我知道你也累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下次我们再约时间聊!”从床铺上站起身,唐萌轻笑着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唐萌停下脚步,回身看向床铺上纹丝不动的女人,嘴角抿着一抹嘲讽的笑,轻柔地开口,“楚妍姐,从今以后我们还是好姐妹,有什么需要我唐萌帮忙的,你只管来找我,我一定全力以赴地帮你解决!”

    话音落下,女人提着双脚快速地往外走去,不一会儿,门锁落下的声音传回静寂的房间内。

    床铺上的女人张开朦胧酸涩的双眼,抬起无力的手指,扯过身下的薄被紧紧地裹住破败的身体,隐忍的泪水从眼角滑落,隐没在高档的丝绸之中。

    唐李两家联姻的消息并没有大肆地进行传播,这次两家都有意进行低调处理,唯有与两个家族有密切关系的人家才得到消息。

    顾展铭拿着手指间的请柬,抬着眸子看向对面一脸淡漠的唐屹弘,轻抿了下薄唇,淡笑地开口,“你这是什么表情,唐萌订婚,怎么从你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的笑容啊!”

    “这疼在心里几十年的妹妹,马上要交给另一个人,心里有点失落而已!”扯了下嘴角,唐屹弘摇了摇头,低声开口。

    “你可真是个妹控!”顾展铭放下捻在手指间的请柬,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男人,撇了下嘴角摇了摇头。

    对于男人的调侃,唐屹弘只是抬着眼帘瞥了眼而已,并没有进行反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