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零三章 你都不抱怨吗?(6000字)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穿戴整齐打开房门,正巧看到南宫成燕从斜对面的房间内出来,双眼里满是促狭的笑。

    撇着嘴角,女人当做没看到她眸子里的八卦,提着双脚擦过她的肩就往前走去。

    “我说,你也太没良心了吧!”南宫成燕抿着嘴角,轻笑着走在夏琳君的身边,歪着头看着女人一脸的不怀好意。

    “你就不能把你脸上的八卦收收吗?”瞥了眼南宫成燕噙在嘴角边的笑,夏琳君无奈地撇着嘴,“小心妈又来收拾你!”

    “这么明显吗?”抬着手揉了揉温柔的脸,南宫成燕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看我就是这么实诚,想什么脸上就有什么!”

    夏琳君对着她呵呵了两声后,抬着脚就下了台阶。

    “现在这个月份应该是能亲热了吧!”跟在夏琳君的身后,南宫成燕压着声音问着,声音里满是好奇。

    “你不是一直在看母婴方面的书籍吗?难道会不了解?”扶着扶梯,双眼注视着移动的双脚,漫不经心地跟身后的好奇宝宝搭着话。

    “这个实战跟理论还是有一定差别的!”轻笑了声,南宫成燕呢喃出声。

    “那你就找个人实战一下!”回身瞥了眼,视线在她高挺的肚子上走过,挑着眼尾轻笑着开口。

    “我是想先在你这里学习一下理论知识,到时候可以灵活运用到实战中去!”双手缠上夏琳君的手臂,南宫成燕颇为认真地回道,“来,先跟我分享下昨晚的经验吧!”

    夏琳君直接被南宫成燕的厚脸皮给打败了,回过身,抬着手指在她圆润光滑的脸上捏了捏,对着她轻翻了个白眼,“亲,昨晚我们就只是睡觉而已,什么都没干!”

    “怎么可能!”拖着往餐厅走的夏琳君,不让她往前移动分毫,南宫成燕睁着双眼盯着面前一脸平静的女人,“你都不抱怨的吗?”

    脸色微红的女人,差一点没提上一口气来,夏琳君抬着手就往南宫成燕的胳膊上招呼,“让你胡说!我抱怨什么?”

    “你的脸皮怎么这么薄,那你们两人做这事情的时候,你的全身不会成粉色的吧!”从夏琳君的身边跳离开来,拿着她那双有色的眼睛上下地打量着,南宫成燕煞有其事地撇嘴轻喃。

    本还是微红的脸,瞬间如煮熟的虾子,夏琳君瞪着她那双冒热气的双眼,却不知道怎么回话。

    “我不会猜中了吧!”仿佛发现新大陆般,南宫成燕瞬间跑到夏琳君的面前,抬着手就往她的领子上扒拉。

    “我现在又没有做那事,我身上怎么是粉色的啊!”抬着手直接隔开了南宫成燕伸过来的魔抓,夏琳君紧紧地抓着领口往后退去,对着她羞愤低叫。

    “那问题是你们做那事的时候,我也不能看啊!”非常苦恼地抓了下头发,南宫成燕撇着嘴角闷声开口。

    “妈!!燕子又对我动手动脚了!”忍着想再次动手的欲望,夏琳君回身就对着厨房的方向大叫了声。

    “你狠!”见谢芝琳已经快步从厨房的方向跑了出来,南宫成燕欲哭无泪地瞪了眼夏琳君,提着双脚兴高采烈地迎了上去。

    “妈,跑这么快干什么去?”在谢芝琳抬起手臂之前,南宫成燕整个人直接扒拉了上去,死死地摁住了她的双手,万分委屈地开口,“妈,你冷静,我真的只是在跟你的宝贝媳妇开玩笑,她的一根汗毛我都没有碰到过啊!”

    “跟你说了,琳君瘦瘦弱弱的根本经不起你那男人手,你老去欺负她干什么!”瞪着面前委屈地想掉眼泪的女人,谢芝琳忍不住又开始教育起来。

    “知道知道,我谨记您老的教诲,从不敢忘!”低垂头,南宫成燕非常认真地跟她保证着,“请您老放心,我一定看管好自己这双让你非常烦恼的手,不会再让你操心了!”

    “那你还不放手,这么压着我,我怎么去做事情?”挣了下身体,谢芝琳发现根本动弹不了,十分郁闷地对着困住她的南宫成燕开口。

    松开了缠在谢芝琳身上的手臂,怕谢芝琳又抬起手往她身上招呼,南宫成燕轻笑着躲开了些。

    捏了捏胳膊,谢芝琳轻轻地在南宫成燕身上瞥了眼,走到一直低头闷笑的夏琳君身边,拉起她的小手往餐厅走去,柔声问着,“肚子饿了吧,早餐妈早准备好了,就等你起来吃呢!”

    看着从面前走过的两人,南宫成燕抬头看了眼天花板,感慨了下她苦难的命运,挪着双脚跟了上去。

    “前两天跟朋友聚会,她给我介绍了个人,听着感觉还不错,”三人围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吃饭的两人,谢芝琳轻笑着开口,“燕子,有没有兴趣去见见?”

    “相亲啊!”抿了口稀饭,南宫成燕抬起头看着面前一脸温和的女人,眨了下双眼问着。

    嗯了声,见南宫成燕的脸上并没有排斥,谢芝琳点了下头,眉头蹙了下却又有点为难地开口,“就是对方有个孩子带在身边,这点让我不是很满意!”

    “妈,人家是养在身边,我的这个才真的是带在身边!”抬着手在她那高挺的肚子上拍了拍,南宫成燕无所谓地开口。

    “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去安排了?”双眼盯着她掌心下的肚子,谢芝琳的眼底滑过一抹痛色。

    “行,你安排吧!”见面又少不了什么,南宫成燕其实对相亲这类活动还蛮期待的。

    夏琳君看着面前神色轻松的两人,嘴角始终抿着一抹笑,不时地接上几句跟着提个意见。

    “话说,你这样带着孩子去相亲,那边没意见吗?”饭后,两人在院子里散着步,夏琳君侧身看着南宫成燕的腹部,不确定地问着。

    “有什么意见?”南宫成燕停在原地想了下,实在是想不出霍靖庭有意见的理由,“他要的是孩子,我这个人这个身体可不是他的!”

    “也是,总不能因为给他生了个孩子,你就失去了自己的整个人生吧!”点了下头,夏琳君也觉得是这个理。

    两人说着话,谢芝琳拿着夏琳君搁在茶几上的手机走了出来,看着她轻笑出声,“展铭的电话!”

    “这才分开几分钟啊,就来电话!”啧了声,南宫成燕摇了摇头,提着步子跟在谢芝琳的身边离开了。

    摁下接听键,拿着手机贴上耳朵,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随即落进女人的耳道中,“应该是睡醒了吧!”

    嗯了声,夏琳君挪着步子继续绕着院子走着,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听上去,你今天的心情不错!”

    “刚才听到个好消息,”男人靠坐在椅子上,唇线微弯,眼角眉梢挂着些许的笑意,“唐萌要跟李毅峰订婚了!”

    “什么?”夏琳君直接被这个消息给震在了原地,毕竟唐萌自从温泉山庄的事情后,神经一直不正常,这猛然间扯到订婚的事情,还是挺意外的。

    “昨天,李毅峰带着他妈妈到唐家拜访,两人之间深谈了一次后,决定下来的!”听到女人惊讶的声音,顾展铭倒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刚听到这个消息,他自己也吃了一惊。

    “的确是个好消息!”听到唐萌订婚的消息,女人先是惊讶,后是挺高兴的,这样一来,顾展铭就能从她的生活中抽离出来,回归到家庭中了。

    “以后我也能有更多的时间来陪在你的身边了!”轻叹了声,顾展铭低哑着开口。

    嗯了声,女人眼角噙着笑,抬着手指拨弄着身边的一棵绿植,心情也是格外的好。

    “这个消息,是从唐家出来的吗?”停顿了下,夏琳君倒是挺好奇消息的来源的。

    “早上唐萌打电话跟我说的!听上去,这丫头的心情也挺不错的!”听女人问起,男人挑着视线看着对面墙壁上的一副十字绣,跟夏琳君解释着。

    “看样子,她的确挺满意这桩婚事的!”唐萌对顾展铭的感情,夏琳君这段时间是深受其害,深有感触,既然她第一时间就跟他说,那么这桩婚事最起码在唐萌心里应该比较看重的。

    “闻怡他们应该也能松口气了!”侧着身看着窗外,男人叹息了声,眼底隐着一抹痛苦。

    “你是不是想起云柔了?”男人薄唇间溢出的声音裹着淡淡的疼痛,落在女人的耳膜上,心跟着紧了下。

    嗯了声,男人并没有否认,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唇线紧抿,收住了这个话题。

    “那你工作吧!”沉默了会,夏琳君看了眼走到身边的南宫成燕,轻声开口,“你也别那么拼命的工作,身体要放在首位的!”

    “好,那挂了吧!”听着女人声音里的责备,男人嘴角抿着的弧度深了几分。

    “给,妈让你吃几颗坚果!”见夏琳君挂了电话,南宫成燕把手里拿着的一小碟坚果递了过去。

    “你吃过了?”接过碟子,夏琳君坐进旁边放置着的椅子,轻声问着。

    嗯了声,南宫成燕伸着手从碟子上拿了颗开心果在手指间把玩着,抬着眼尾看着面前眼角含笑的女人,“什么事这么高兴?说出来分享一下!”

    “听展铭说,唐萌要订婚了!”挑了颗核桃肉塞进嘴里,夏琳君低声跟南宫成燕说着刚从男人哪里得到的消息。

    “唐萌?跟谁?那个李毅峰吗?”听着夏琳君的话,南宫成燕拧着眉想了下,试探地开口问着。

    “对,就是他!听说他昨天带着他妈进唐家拜访了,两人在一起深谈了次就定下了!”对着南宫成燕点了点头,夏琳君解释着。

    “为什么我感觉这么梦幻呢!”支着下颚,视线落在手指间把玩的开心果上,南宫成燕轻笑着摇了摇头,“你高兴,不会认为展铭从今以后从她的魔掌中脱离吧?”

    噗嗤笑声,看着南宫成燕,夏琳君并不隐瞒地点了点头,“她以后有事情就可以找那个真正属于她的男人,不会再动不动找她哥了吧?”

    瞥了下女人嘴角边的笑,南宫成燕拧着眉摇了摇头,“谁知道呢!或许她的展铭哥更让她有安全感呢!你别高兴地太早了!唐萌从小到大对顾展铭的感情,连她亲妈都得靠边站,何况只是一个可以随时换的丈夫而已呢!”

    “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让人瘆得慌!”南宫成燕的话,夏琳君并没有放多少在心里,毕竟在她的观念里,男女之情是非常伟大的,可以创造出很多的奇迹。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看着女人轻笑的眉眼,南宫成燕轻叹了声,但愿是她想多了。

    “唐萌既然答应了这桩婚事,我想她也是认真考虑过的!”看着南宫成燕,夏琳君说着她的想法,“毕竟展铭不是她一辈子的依靠,她也靠不了一辈子!”

    “有道理,但愿唐萌也是这样想的,没有钻在牛角尖里!”点了点头,南宫成燕倒是非常赞同夏琳君的说法。

    “希望一切都恢复正常!”嚼着嘴里的坚果,女人抬着视线看向天边漂浮着的白云,低声呢喃。

    唐屹弘回到衢城才知道唐萌跟李毅峰之间的事情,为此他找唐萌非常认真地交谈了一次,见她脸上并没有半点的勉强,男人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既然决定了,就好好地跟他过日子!”抬着手摸了摸女人的发顶,男人声音暗哑地开口,声线里裹着淡淡地不舍。

    “哥,我又不是远嫁!”见男人的瞳孔里隐着清浅的波纹,唐萌扯着男人的袖子轻轻地摇了摇,嘴角抿着淡笑,“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就不嫁了!”

    “那你还是嫁吧!”轻阖了下眼眸,男人隐去眼角的湿润,轻笑着开口。

    “不跟你说了!”横了眼男人,唐萌转身离开了他位于三楼的房间,踏踏地跑回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房门。

    女人的脚步声渐渐地消失在楼梯口,男人轻叹了声,起身走出了房间。

    “跟唐萌谈过了?”看着走到面前的唐屹弘,郑闻怡轻声问着,见他点了点头,没好气地横了眼,“这么不放心你爸妈呢?还怕我们委屈她不成?”

    “就是怕她自己心里有疙瘩,委屈自己!”在郑闻怡的身边坐下,唐屹弘揉了揉眉眼,低声跟她说着心里的想法。

    “如果她这时候选择别人,我可能也有你这样的顾虑!”听男人这么说,郑闻怡也是点了点头,“不过李毅峰是她之前就选定下来的人,我想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听说陈霞那天也来了?”扭头看着郑闻怡,唐屹弘微眯着双眼,在脑子中搜索着曾经看过的资料。

    “来了,跟我聊了几个小时,这个女人应该是个能相处的!”知道唐屹弘担心什么,郑闻怡把那天的情况大致跟他讲了下,“何况两人结婚后也不跟他们住一起,大的矛盾应该不会有!”

    轻阖了下双眸,男人点了下头,也就不再唐萌的事情上纠结了,毕竟生活只有过了才能知道,现在考虑地再多,多是无用的。

    “这次出去,跟林小姐相处得怎么样?”说完了唐萌的事情,郑闻怡开始关心唐屹弘跟林彦瑶的事情。

    “还不错吧!”瞥了眼郑闻怡,唐屹弘抿了下薄唇,神色淡漠地点了下头。

    “还不错就好好地相处段时间!”看着男人清冷的双眼,郑闻怡在心底叹息了声,唇角微弯,“合适的话,明年就把婚事给办了!”

    嗯了声,男人似乎对此没有任何的异议,点头应下了。

    “等一下还要出去吗?”视线在男人的身上扫过,郑闻怡轻声问着,“这刚回来,就不能多休息几天?”

    “这好几天不在公司,办公桌上的文件怕是要堆积成山了!”轻笑着摇了摇头,男人半开玩笑地开口。

    “那晚上早点回来!”知道要管理这么大的公司,顾展铭也好,唐屹弘也好,两人谁也不轻松。

    “行,那我先过去了!”起身扣了下外套的扣子,男人低身拿起搁在茶几上的车钥匙。

    “去吧!”点了下头,随着男人的脚步往外走,看着唐屹弘打着方向盘开着车子离开视线,方才转身回了屋子。

    唐屹弘的车子转进帝云的停车场,男人并没有第一时间下车,摸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点燃轻抿着。

    白色的烟雾模糊了男人深刻的眉眼,口腔间的辛辣味并没有让他的神经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愈加地烦躁。

    深邃的视线搁在帝云的大门口,眼底是没有焦距的注视,瞳孔深处空茫一片。

    搁在窗外的手指被烫了下,男人瞥了眼指间的烟蒂,早已燃烧到了尽头,却没有发现。

    薄唇轻抿,手指一松,烟蒂落在了地面上,男人推开车门提着双脚下车,高档的皮鞋踩在烟蒂上轻轻一拧,那点星火瞬间被碾成了碎末。

    移动门在男人的眼底打开,唐屹弘修长伟大的身影走进帝云的大门,瞬间引来几双从不同角度而来的注目。

    只是,男人的第一眼直接落在了站在前台,正低头跟人交谈的夏琳昔身上。

    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流让女人从交谈中抬起双眼,微侧过身看向门口,见出差在外好几天的唐屹弘出现在视线中,眉眼弯了下,夏琳昔轻笑着点了下头,随即收回目光继续跟面前的前台乙轻声交谈着工作上的事情。

    男人压了下眼帘,提着步子往电梯的方向走去,目不斜视地走过了女人所在的位置,站在了电梯前等候着。

    轻敛的眉眼里是越发浓郁的烦躁在流转,插在口袋里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低垂的视线搁在面前的盆栽上,唐屹弘的心口仿佛有双无形的手在轻轻地撩拨着,让他回头把夏琳昔叫过来。

    电梯的门在男人的眼前缓缓地打开,修长的双腿提起迈入,长指抬起按下了楼层,却停在了关门键上。

    眼帘轻抬看向依旧低着头跟人交谈着的女人,薄唇紧了又紧,深邃的眸子里墨色愈发厚重。

    “琳昔,唐总让你过去一下!”肩膀被人轻拍了下,夏琳昔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唐屹弘正站在电梯里,目光看向自己。

    对着同事点了下头,夏琳昔回身跟前台乙低声说了几句,收拾了下摊在桌子上的文件,提着双脚走向唐屹弘。

    “唐总,你有什么事情吗?”站在电梯口,女人仰着视线看向电梯里的男人,目光在他深邃的眉眼间走过,礼貌地开口。

    “进来再说!”瞥了眼身边的位置,唐屹弘哑声开口。

    夏琳昔低垂下视线落在男人身边的位置,掀着长睫看了眼他淡漠的双眼,抿了下红唇,挪着双脚走了进去。

    “唐总,你有什么事情吗?”看着关闭的电梯门,女人的双脚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下,抬着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低声开口。

    “我出差了五天!”男人并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低垂着视线仿佛在自言自语,嘴角边噙着一抹淡笑。

    嗯了声,女人点了下头,听着男人近乎唇语的声音,不甚明白地抬着头看了眼唐屹弘刀刻般深邃明晰的侧脸。

    “这五天,你在干什么?”男人微侧过身,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晦涩的眸光锁在她精致的眉眼之间,轻哑低问。

    “上班工作!”夏琳昔的生活一向简单,当唐屹弘的问题落进女人的耳朵中时,她想也没想地出口回道。

    “还有吗?”轻阖了下眼帘,看着女人清澈见底的眉眼,男人再次开口问着。

    “没有了,你也知道我最近都在做交接工作的事情,虽然手里的事情不多,不过还是挺杂的!”对着男人摇了摇头,夏琳昔解释道,“唐总,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男人暗沉晦涩的视线搁在女人疑惑的双眼上,垂放在身侧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紧抿的薄唇扯了下,终是对着夏琳昔摇了摇头,“没什么事情,就是随便聊聊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