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六百九十八章 比当初的我还凶猛!(4000字)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布加迪在衢城的街道上飞驰,顾展铭紧着手里的方向盘,淡漠无温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车流。

    夏琳君那轻描淡写的声音伴随着清脆愉悦的笑声,如魔音般穿梭在男人的脑海中,萦绕不去。

    看着面前拥挤不堪的街道,长眉紧紧蹙起,深邃的眸子里翻滚着挥洒不去的烦躁。

    身边此起彼伏的汽笛声,直接浇灭了压制在他体内仅有的那么点耐心,手指轻动,直接拨通了交警大队队长的电话,冲着他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可怜的交警大队队长此刻正在外地参加一个活动,接到顾展铭的电话,兴奋还没到一秒钟,从天而降的冰水就兜头而下,淋得他通体冰凉。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路边就飞来几个身穿制服的交警,英姿飒爽地奔赴拥挤的路口,指挥着车辆有序地离开。

    不过几分钟,本是水泄不通的街道,停滞不前的车流慢慢地流畅无阻。

    顾展铭全程黑沉着脸,看着面前不断加速的车流,压着油门快速地通过了十字路口,打着方向盘往南宫家驶去。

    看着那招摇的车牌号擦身而过,站在路中间指挥交通的中队队长,心有戚戚焉。

    即使只是看着车子,他都能感受到那冰冷狠戾的气息不断地从车身散发出来,喷洒在空气中,直接拉低了本就寒冷的温度。

    看着进入院子的布加迪,南宫成燕提着眉看了眼神色淡淡的夏琳君,抬着手指扣了下眉骨,抬着视线看向对面的南宫政宇,见他此刻正侧身看向门外,扒拉了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眉头轻蹙了下。

    对于顾展铭最近这段时间频繁地不请自来,南宫政宇低叹了声,低头选择了无视。

    事也好,人也好,接触得多,见得多了,曾经再宝贝,也有觉得腻味的一天,现在的顾展铭之于南宫政宇就是这么个存在。

    抿嘴偷笑了下,南宫成燕低垂下视线,横了眼一脸无辜的夏琳君,起身快步往洗手间走去,打算到那里去躲着笑几分钟再出来。

    “爸,你今天没出去吗?”男人走进客厅,深邃的眸光扫了眼沙发上的女人,提着修长的双腿走了过去,直接挨着她的身边坐下,侧身看向南宫政宇,这个现在十分嫌弃他的男人,轻声打着招呼。

    嗯了声,提了下双眼往男人的方向瞥了眼,见他紧挨着夏琳君坐着,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视线滑过一脸淡漠的女人,南宫政宇对着他轻点了下头,“今天没活动,就呆在家里翻翻报纸了!”

    “等过段时间,我抽时间出来,陪你去钓鱼吧!”男人展开长臂搁在女人身后的沙发上,抬着眼帘看着低头看着信息的南宫政宇,眸光轻移看着身边的女人,声音裹着淡淡的柔情,“到时候我们大家一起去,好好放松放松!”

    夏琳君侧声看着顾展铭,提着眉将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后,方才不得不承认身边坐着的这个男人是本尊无疑。

    只是,刚才隔着两个手机都能感受到的阴冷气息,此时不但消失无踪,双眸里更是弥漫着春天般的温暖。

    掌心撑着身下的沙发,女人移动着笨重的身体,往旁边挪了下,想退出男人长臂围出的圈子。

    女人天生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此时的好心情,或许就是因为心里憋着坏!

    “怎么了?”只是女人稍微动了下,男人的长臂就缠了上来,将人拢进了怀里,拧着眉关心地问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放开!”回身往南宫政宇的方向瞥了眼,见他早已侧身而坐,夏琳君在心里默了下,抬着视线狠狠地瞪着面前,磨着牙,压着声线,低声警告着,“别给我动手动脚的!”

    “是不是小宝贝又惹妈妈生气了!”抬着手指抚在女人的腹部,在上面慢慢地游移着,男人微侧着身看向沉冷着脸的女人,薄唇轻启,低声呢喃,“宝贝要乖乖听话哦,不要惹妈妈生气,妈妈已经很辛苦了!”

    听着男人的唠叨声,女人心里烦闷地厉害,抬着手指直接将他的手从肚子上拨开,撑着手臂站起了身,移动着笨重的身体往外走去。

    看着往外移动的身影,男人拧着眉沉默了会,看了眼依旧侧身而坐的南宫政宇,顾展铭站起身走了出去。

    “琳君!”提着双脚走下台阶,视线里是女人低垂着头站在已经败叶的牡丹前,手指轻轻地拨动着那些光秃的枝丫,男人站在她的身后,声线低哑地叫着她的名字。

    “展铭,我上次说的那些都不是一时的气话!”微侧过身,夏琳君轻抬着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声音低落隐着淡淡的无奈,“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情?”男人压着视线看着面前的女人,薄唇轻扯,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唐萌的事情,就只是我的事情吗?跟你丝毫没有关系吗?”

    “是,她作为你的妹妹,照顾她的确无可厚非,她要是愿意,我也应该这样做!”夏琳君隐着心里的烦躁,试着跟男人剖析着她的心理,“可是展铭,你也知道她目前对我的态度,就今天的电话,如果你不再次拨打过来,是不是永远不知道我给你回过,那么这个结是不是永远在你心底埋下?”

    “她只是一时走进了死胡同而已,等她想通了,就不会这样了!”抬着手臂,厚实的手掌轻轻地压在女人的肩膀上,试图跟她解释目前情况下唐萌的心理,“就如之前她对你那么反感,后来误会解开,她也是对你好过的!”

    “那么你能告诉我,她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对着男人点了下头,似是接受了他的解释,手指揉了揉发涨的额头,烦闷地开口,“我是说假如,假如她这样的状况持续一年半载,那么我跟你目前的关系也要持续一年半载,或者更久?”

    “那么你有什么好主意?”看着女人烦躁的眉眼,低垂的视线滑过她已然高挺的肚子,男人的眉跟着拧在了一起,“你能给我个好的办法吗?”

    “展铭,我认真想过了!”看着男人认真的眉眼,女人精致的五官同样肃穆,粉色的唇瓣开启,声音清冷,“目前也就两条路:一是你彻底从唐萌的事件中抽身,回归家庭,安心地做我的丈夫,她那边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唐家处理;二是你从今以后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不要再来回折磨我的神经,毕竟我是个孕妇,神经也是同样脆弱,受不得半点刺激的!”

    女人给出的两条路,顾展铭抿着薄唇,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

    包裹在她肩膀上的手放了下来,男人抬起搁在女人身上的眉眼,越过她的发顶看向院子外一丛光秃的树枝,长眉微拧沉压在深邃晦涩的瞳孔之上,敛进这寒冬里西斜的光影。

    “你可以认真考虑下!”仰着视线看着眼底坚毅的下巴,女人轻咬了下唇瓣,退了一步,并没有逼迫男人即刻做出选择。

    “你让我好好想想!”展开双臂将女人略有些抵触的身体轻轻拢进怀里,低叹了声。

    听着男人无奈纠结的叹息声,夏琳君也是在万般无奈下才出此下策。

    面对岌岌可危的婚姻关系,总是要努力一回,不至于分崩离析之后,后悔没有做过妥协跟努力。

    “这婚姻关系也真是烦心!”站在厨房里,南宫成燕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撇着嘴角跟身边的谢芝琳吐槽着。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情,这句话你总听过吧!”手指间洗着菜,听到南宫成燕的嘟囔声,谢芝琳扭过头瞥了眼,轻笑着开口问道,“婚姻生活哪有那么容易啊!”

    “妈,要是爸遇到跟展铭一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处理?”从窗外的两人身上抽回视线,南宫成燕回过身靠在台子上,看着弯着身洗着菜的女人,好奇地开口询问着。

    瞥了眼两眼放光的女人,谢芝琳轻笑着摇了摇头,“假设性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我就是觉得唐萌插在这个家庭中,安生不了!”看着谢芝琳,南宫成燕拧着眉说着她的看法,“她怎么就能一口咬定是琳君在陷害她,态度还这么的强硬,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被这件事情刺激到了吧!”拿着毛巾擦了下手上的水渍,侧身瞥了眼窗外,低声说着她的猜测,“就想找个假想敌发泄埋在心底的怨气!”

    “她可真是,恨着琳君,却霸占着人家的老公,比当初的我还凶猛!”啧啧出声,南宫成燕摸着下巴深有感触地开口。

    “我让你再胡说八道!”谢芝琳抬着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下,狠狠地瞪了眼,“那是人家的妹妹!”

    “我在说我自己呢!”揉着被拍疼的肩膀,南宫成燕欲哭无泪地抗议着,“这样行了吧!”

    “去,到外面去,别杵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刺我的眼!”对着南宫成燕嫌弃地挥了挥手,谢芝琳直接将人赶出的厨房。

    “咦!展铭,你怎么还没走?”被赶出厨房的南宫成燕,看着依然稳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惊讶地开口,“我还以为你又被唐萌叫走了呢!”

    “霍靖庭派来的两人,我最近怎么都没看到了?”听着南宫成燕不怀好意话,男人深邃的眸子收了几分,瞥了眼依旧翻着报纸的南宫政宇,低垂着视线落在她的腹部,轻哑开口。

    迎着男人冷寂的眸光,南宫成燕缩了缩肩膀,诸多的话直接被堵在了喉咙里,憋红着脸坐在了南宫政宇的身边,默默地看着电视,暗暗地磨着牙发誓,一定要在他背后说够他的坏话,以报他威胁她的仇。

    看着南宫成燕紧抿着唇角,默然地坐在边上,夏琳君侧着身瞪了眼男人,“你的确是可以走了,免得到时候吃饭到一半又急匆匆地离开,把我们也搞得毫无食欲!”

    侧耳注意着两人动静的南宫成燕,听到夏琳君开口赶人,紧抿的唇线弯了下,在心里做了个y手势。

    大仇已报,等一下可以安心愉快地吃饭了,不怕会闷着心情吃饭而消化不良了!

    “我已经把机子关了!”从口袋里摸出机子直接塞进了夏琳君的手里,顾展铭提着眉看着她,“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陪在你的身边,哪儿都不去!”

    捏着男人塞过来的手机,女人的手指轻轻地在上面摩挲着,轻笑了下,随手又送了回去,“你忘了,他们想要找你,未必是通过你这台机子,上次就是通过妈的手机找到你的!”

    “去告诉你妈,让她把手机关了!”听夏琳君这么说,一直在旁边做壁画的南宫政宇侧身看着南宫成燕,开口吩咐着,“把家里所有的通讯设备都关了,我们一起吃顿安生的饭!”

    显然上次的事情,也直接给南宫政宇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里阴影。

    听到他的吩咐,三双眼睛直愣愣地看过去,随即大家都轻笑出声,南宫成燕对着他直接竖了个拇指,“强!我马上去办!”

    “琳君,你的电话也关了!”看着快步往厨房走去的身影,南宫政宇回身看着夏琳君嘱咐着,“或者你先给家里打个电话通下气,以免他们万一打过来而不通着急上火!”

    “爸,其实不必要这样的!”看着面前认真的男人,夏琳君回身瞥了眼顾展铭,十分不好意思地开口,“我刚才只是玩笑话而已!”

    “听你爸的吧!”谢芝琳从厨房里走出来,听到夏琳君的话,接了过去,“我们一家人的确有段时间没在一起好好吃饭了,今天晚上我们都任性一回,吃顿安生的饭!天大的事情,明天再说!”

    视线在几人身上走过,夏琳君轻颤着目光,对着谢芝琳点了下头,嗯了声,“好,今天晚上就听爸妈的!”

    “这就对了!”谢芝琳弯着身,把手机放在了茶几上,轻笑着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