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问你,我丈夫死了没有!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驱车赶到南宫家时,正看到谢芝琳跟陈阿姨从车上往外搬东西,目光扫过两人手里的东西,都是些从医院带回来的。

    “展铭!”正弯身准备拿东西的谢芝琳看着走来的男人,对着他轻笑了下,“怎么这个点过来啊?”

    “琳君,出院了?”垂着视线看着地上的东西,顾展铭抿了下嘴角,声音里卷着些许的涩然。

    “那丫头没跟你说嘛?”看着顾展铭脸上近似于难过的情绪,谢芝琳侧身往楼上瞟了眼,眼底划过无奈,“可能是怕你忙,耽误你正事!”

    “我来吧!”薄唇轻扯了下,从谢芝琳的手里接过东西,顾展铭又弯身从地上拿起了一个手提包,快步往屋内走去。

    “这两孩子!”摇了摇头,谢芝琳头疼地转身继续忙活去了。

    收拾完东西,看着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的男人,她才打发陈阿姨上楼把夏琳君给叫了下来

    “你怎么过来了?”看着顾展铭,夏琳君拧着眉问道,“帝云今天不忙吗?”

    看着女人清澈的眸子,男人沉闷的心情并没有消散多少,晦涩的瞳孔波纹暗涌,紧抿的唇角轻轻掀动,“不忙!”

    哦了声,女人点了点头,却不知道继续说什么,沉默了会,抬着头继续问着唐萌的事情,“今天不用陪唐萌吗?”

    “不用!”对着夏琳君摇了摇头,男人清越的眉骨蹙了下,“今天出院,怎么不跟我说一下,我可以安排时间去接你!”

    女人的长睫轻眨了下,视线下滑落在男人精致的扣子上,嘴角弯起,“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没必要占用你宝贵的时间!”

    “琳君,你不觉得现在我们的相处模式出了问题吗?”听着女人温柔体贴的话,男人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了一起。

    “是吗?”侧过身看着停在院子里的布加迪,夏琳君摇了摇头,“我不觉得有问题啊!”

    “琳君,我是你丈夫,是孩子的父亲!”顾展铭提着双脚走到夏琳君的面前,修长的身影挡住了落下来的暖阳,将女人笼在了他的影子里,“你不觉得,你现在开始把我排除在生活之外了吗?”

    看着面前沉冷着脸的男人,夏琳君挪着双脚走出了他的身影,重新站在了温暖的阳光里,侧眸看着男人坚毅明晰的脸,水眸里满是不认同,“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感觉呢?”

    看着女人疑惑的双眼,顾展铭双手插在劲瘦的腰上,提着双脚踩在松软的草地上来回踱着步子,“接你出院,你不觉得应该是我这个丈夫做的事情吗?”

    听着男人的话,女人双眼里满是惊愕,随即抬着手抵在红唇上,咯咯笑开来,“我还以为什么大事情呢,原来你这么在意接我出院这个事情啊!”

    听着女人悦耳的笑声,今天的顾展铭却觉得分外地刺耳,双手插在原地,满腔的浊气盘旋冲撞,却又不得不压制下来,深邃的眸光灰败无力。

    “展铭,你知道我为什么出院了要重新回到成燕家住吗?”收了脸上的浅笑,女人眸光清冷地注视着面前的男人,低声地问着。

    男人回身看了眼客厅里低声说着话的两人,抽回视线继续搁在女人淡漠的脸上,没有开口,示意她说下去。

    从男人的身上移开视线,看着远处树冠上依旧浓郁的树叶,那交缠在一起的枝丫,眼角染上些许的笑意,不无羡慕地开口,“香泉湖太大了,说句话都能有回音,实在是让人觉得空寂地厉害!”

    “我说了……”听着女人的话,男人薄唇轻掀继续着之前说过的话。

    “是,你说了我可以接我的父母过来!”重新把视线挪回到男人的身上,夏琳君失望地摇了摇头,直接接过了他的话,“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我是个出嫁的女儿,为个男人怀孕,却要娘家的人来陪,你让他们怎么想?”

    听着女人的不满,男人的长眉下压,依旧没有开口。

    “你是死了吗?”团在女人心底的郁气,在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忽视下,终于还是冲出了牢笼扑了出去,声音里满是尖锐,“顾展铭,我问你,我丈夫死了没有?”

    女人的这声责问轻颤而破碎,痛苦而脆弱,盯在男人身上的视线早已模糊不堪。

    “琳君!”看着无声流泪的女人,顾展铭满腔的不满犹如被人用针轻轻一戳,刹时无踪。

    “说实话,我丈夫要是死了,我或许不会这么难过吧!”抬着手指轻轻抹去眼角的水渍,轻笑着开口,“可是他不仅好好地活着,还每天过来戳我的眼,跟我说着他的那些无可奈何,要我谅解他!”

    看着男人动了下身子,夏琳君直接抬起手做了个停的动作,舌尖卷着浓重的鼻音继续开口,“你也别再开口强调唐萌对你的重要性,如果你的那些无可奈何还存在,你还依旧不能陪在我的身边,那么请你以后别再出现,让我有个平静的心情好好养胎!”

    女人的话音落下,站在原地平复了下心情,转身往回走去,移动的双脚没有半分的迟疑。

    看着再次走进屋子的女人,顾展铭拧着眉站在原地,裹挟着暖阳的微风抚摸过他的脸,却让他感受到了深冬的寒冷。

    “你先回去吧!”谢芝琳蹙着眉从房子里走出来,看着低垂着头满脸沉郁的男人,“这件事情,谁也怪不了,只是希望事情能早点结束,不要到最后所有的情分都没有了,才觉得惋惜!”

    “妈!”薄唇轻动,男人抬着视线看向别处,忽然觉得喉咙酸涩地厉害,平时滔滔不绝的口才此刻却艰涩地吐不出半个字。

    “回去吧!!抬着手在男人的胳膊上拍了拍,谢芝琳轻叹了声,“我会好好照顾琳君的!”

    “谢谢你!”看着面前的女人,顾展铭低压着声音开口,抬着眼睑看向客厅,那里早已没有了夏琳君的身影,男人的眸子暗了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