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一定为你做主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郑淮西的目光渐渐地从郑闻怡沉重的面色上移开,看着窗外被寒风翻转着的竹叶,陷入了沉思。

    “前段时间在这个圈子里流传的话,”郑闻怡抿了抿嘴角,再次开口,“或许未必是捕风捉影的事情!”

    “闻怡,没有根据的话,不要轻易说出口,那样很伤人的!”回头瞥了眼身边的女人,郑淮西郑重地开口。

    “那我们等几个男人的调查结果吧!如果真跟夏琳君有关系,你打算怎么给唐萌一个公道?”看着同样面色沉重的郑淮西,郑闻怡不得不提出这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等结果出来再说!”郑淮西根本不相信,这次唐萌出事会跟夏琳君有关系,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她也不觉得有回答的必要。

    两个谁也说服不了谁的女人,依在阳台,看着窗外,静静地等待调查结果出来。

    唐甸龙跟顾东兴从外面进来,房间里唐萌依旧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汪楚妍则坐在沙发上拨弄着手机,而郑淮西跟郑闻怡两人依旧站在外面,各自沉默着。

    “顾叔叔,唐叔叔,你们来了!”捏着机子,汪楚妍站起身跟两人打着招呼,回身瞥了眼阳台的方向,“阿姨她们在外面!”

    “你坐吧!”看了眼床上的唐萌,唐甸龙的目光落在汪楚妍的身上,“你父母还没有来吗?”

    “我联系过了,他们在来的路上堵车了,已经跟他们大致讲了下情况!”汪楚妍看了眼往阳台走去的顾东兴,跟唐甸龙说着话。

    嗯了声,男人走到床边,看着睡得十分不安稳的唐萌,伸出手贴在她的额头,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紧皱的眉间,眼底敛着沉重的墨色。

    “查看地怎么样,有没有线索?”看着顾东兴,郑淮西焦急地询问着他翻看监控的结果。

    男人暗沉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郑淮西的身上,唇线紧了紧,轻叹一声,“联系展铭,让他回来一趟!”

    “什么意思?”看了眼身边的郑闻怡,见她的脸色愈发的寡冷,郑淮西往顾东兴的面前走了两步,视线紧紧地盯着他的双眼,不确定地开口,“为什么要让展铭回来?这件事情真跟琳君有关吗?”

    看着一脸不相信的郑淮西,顾东兴抬着手臂按在她的肩膀上,双眼里同样有着几分沉重,“一切等展铭回来,再说吧!”

    “琳君现在在哪里,能查到吗?”蹙着眉,郑淮西继续追问着夏琳君的下落,“她这一晚上,到底跑哪里去了?”

    “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不出意外,应该很快就会上来!”看着焦急的郑淮西,男人的深眸里划过监控里看到了一幕,面色不由地沉冷了几分,抬着视线看了眼面前一言不发的郑闻怡,紧了下嘴角,转开了双眼。

    唐甸龙出来时,就看到三人站在那里,视线搁在外面,彼此脸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们先把唐萌带回家吧!”目光从顾东兴夫妻两身上划过,最后停留在郑闻怡身上,“这些事情,过后再说!”

    “好!”点了点头,郑闻怡重重地叹息了声,抬着手指揉了揉通红的双眼,低垂着目光,对着面前的两人低声说了句,“姐,姐夫,我不想唐萌成为第二个云柔!”

    说完,郑闻怡也不去看面色一瞬间变得苍白的郑淮西,提着双脚直接推开了房门走进了病房。

    “她就是太伤心了,你们别介意!”看着面前两个痛苦的人,唐甸龙揉了揉发疼的额头,替郑闻怡道歉,“闻怡,她不是故意的!”

    郑淮西看了眼目光落在窗外的顾东兴,对着唐甸龙勉强地笑了下,“没事,我们理解她的心情,你们先回去吧!”

    看了眼背对着他的男人,对着郑淮西点了点头,唐甸龙转身走进了病房。

    “你别在意闻怡的话,她只是心里太难受了,就跟当初的我们一样!”看着一脸沉冷的顾东兴,郑淮西绕到他的面前,抬着双眼,轻声解释着。

    “我知道!”低着头,看进面前同样痛苦的双眼,顾东兴轻叹了声,“我怎么能不理解呢!”

    郑淮西回视着男人布满血丝的双眼,轻轻地点了下头,视线看进病房内,见郑闻怡已经扶着唐萌下了床,“我进去看看!”

    回身看进窗户,男人在郑淮西的肩膀上拍了拍,“去吧!”

    “淮西阿姨!”见郑淮西走进来,唐萌直接甩开了扶着她的郑闻怡,奔至她的面前,双脚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的双腿,声泪俱下地痛哭着,“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看着唐萌的动作,郑闻怡往前动了下,随即移动的双脚定在了原地,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拥抱在一起的两人。

    瞥了眼郑闻怡,唐甸龙的双眉拧了拧,却也没有动作。

    站在角落的汪楚妍,眼角划过一抹冷光,视线在几人身上走过,静静地站在边上看着这场年度大戏。

    “孩子,你这是干什么?”弯着身扶着扑在怀里痛哭的唐萌,郑淮西的双眼里也挤满了泪水,“快起来说话!”

    “阿姨,我今天变成这样,都是夏琳君搞的鬼,你不能因为她是展铭哥的老婆,你的媳妇,就不管我的委屈啊!”紧紧地攥着郑淮西的衣襟,唐萌并没有顺着她的力站起来,依旧跪在那里,抬着红肿的双眼,向她控诉着夏琳君的罪行。

    “阿姨知道,你受委屈了!”看着面前悲痛欲绝的唐萌,郑淮西的心里何尝不痛苦难受,曾经经历的往事一幕幕地重新闪现,撕扯着她压制在心灵深处的伤痛。

    “不!阿姨你不知道,”对着郑淮西摇了摇头,唐萌紧紧地攥着胸前的衣领,红肿的双眼里滚落下成串的泪珠,“当我清早醒来,发现自己被……你知道吗?我真想死了算了!”

    唐萌口中的死字紧紧地扣住女人本是痛苦的神经,曾经惨烈的一幕硬生生地挤破岁月的沉压再次展现在她的面前。

    恐惧再次盘旋进她的瞳孔,身子微微地惊颤着,扶着唐萌手臂的手指一点点地攥紧手中的布料,面色越来越苍白,看着跪在面前寻求庇佑的孩子,郑淮西对着她许下了承诺,“好!阿姨一定为你做主!”

    “好,我相信阿姨也是真心疼爱我的!”听着郑淮西的话,唐萌抹了把满脸的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