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四百六十一章 当初的我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成燕看着依旧温温柔柔的郑淮西,紧咬着唇角的贝齿紧了紧,视线一一滑过面前急切的几人,唇瓣干涩地厉害,“妈,当初的我没办法跟展铭同床共枕!”

    “什么叫不能跟展铭同床共枕?”谢芝琳往前挪了下身子,双眼紧紧地盯着南宫成燕,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将人从上到下又看了一圈,“到底是什么病,是不能跟展铭同床共枕的!”

    舔了下干涩的唇角,南宫成燕低垂着视线看着面前茶几上的杯子,深呼了口气,继续往下说着,“他碰我,我会吐!”

    “……”紧盯着她的四人,彼此都目露不解,郑淮西看了看几人脸上的神色,转而继续看着南宫成燕问着,“你的意思是,你的身体没办法接受展铭的碰触?”

    朝着几人点了下头,南宫成燕嗯了声,继续说着,“在最初的那几年,其实我自己也有隐隐的感觉,我不喜欢跟男孩子接触,只喜欢跟同性的朋友嬉闹,但是这些,在我心里其实都是正常的行为,从没有往别处想过,只以为我的感情神经发育地比常人慢几拍罢了。

    一直到你们开始注意到我的婚姻大事上,当时的我只要一想到要跟一个男人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不分彼此的同床共枕,我心里就非常地抵触。

    后来,你们把我跟展铭凑在了一起,我的心里也渴望有个正常的生活,就应下了这桩婚事。”

    南宫成燕说到这里,其实大家大致都有了点底,四人都是震惊不已,彼此对望了一眼,皆是满脸惊讶之色。

    “既然,你想要一个正常的生活,又为什么只跟展铭举办了婚礼,而没去跟他领证?”郑淮西疑惑地开口,“这跟你的说法矛盾啊!”

    “妈,那时候我的心里其实非常的纠结,既想着要正常的生活,又想着不能害了展铭,”南宫成燕双眼愧疚地看着郑淮西,缓缓地将事情讲述出来,“两家的婚事被你们提上日程,婚礼的日子也被你们确定了下来,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就绪,只剩下登记。

    我心里的负疚感越来越强烈,于是在领证的前一天,我把展铭约到了酒店,打算试一下,我的身体能不能接受展铭的碰触!”

    “结果不行?”郑淮西看着南宫成燕,接下了她的话。

    “是的,不行,完全没办法,”南宫成燕点了点头,嘴角噙着苦笑,眼底是那天的片段,“我尝试着放空自己去接受,可是每次的结果都是狼狈地冲进洗手间大吐特吐!”

    对着面前的四人,南宫成燕勉强地笑了下,“后来,展铭也看出来了,我这属于诈婚的行为,让当时的他异常愤怒!”

    谢芝琳已经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视线从南宫成燕身上移到她身边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身上,又挪回了目光,继续盯着南宫成燕,“燕子,你可别告诉我,你喜欢的是女人!”

    “妈,曾经的我应该是有这方面的趋势的,”南宫成燕看着面前紧张担忧的谢芝琳,轻笑了下,“可是在我发觉之前,你们把展铭送到了我的身边,他替我隐瞒下了所有的事情,安排我到国外接受正规的心理辅导。”

    说到这里,大家都清楚了当年发生的事情,彼此对看了一眼,心里五味杂陈,都沉默下来。

    “其实,这事情,没必要隐瞒我们,”郑淮西看着面前的两人,笑了下,“既然能医治好的,你当年告诉我们,我们也会支持你的!”

    “妈,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可是当时,即使那边的医生跟我说,通过心理辅导能扭转过来的几率很大,我也没办法跟你们开口,”南宫成燕看着郑淮西嘴角边的笑容,心理暖暖的,“我怕最后的结果让你们失望!”

    “所以你就跟展铭两人决定不领证了?”谢芝琳看着南宫成燕问着。

    “是的,没办法领证,不是吗?”目光移到谢芝琳的脸上,南宫成燕抿了下唇线,“原本我也不想举办婚礼的,只是当时所有的事情都被你们安排妥当了,没办法取消。

    还有就是我自己也有私心,如果我能恢复正常,我还是希望能做展铭的妻子的!”

    “可是为什么要选择到国外呢?在国内同样可以接受这方面的治疗的!”谢芝琳看着南宫成燕,眼底有点湿润,心底微微泛着疼。

    “我怕你们催着我生孩子!”南宫成燕的嘴角扯了下,无奈地开口解释,“也怕在你们面前暴露,让你们厌恶!”

    “我们怎么会厌恶呢?”谢芝琳眸底泛着水光,“你是我们的女儿,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跟你爸爸最疼爱的孩子啊!”

    “妈,我知道,我就是过不了心里这个关,就想着把自己整正常了再回来,你们即使事后知道了,也不会担心害怕!”眼角滑过水滴,南宫成燕看着谢芝琳,又扭过头看着依旧沉默不言的南宫政宇,“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们在朋友亲戚面前抬不头来!”

    “你这孩子,在说什么傻话!”谢芝琳走到南宫成燕的身边,将人搂在怀里,“要是我们知道,绝对会陪着你一起面对这些事情的,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外,独自面对这些。”

    “其实还好,一个人虽然孤单了点,但是没有心里负担,谁也不认识我,谁也不会关注我,”南宫成燕侧着身看着身边的谢芝琳,吸了吸鼻子,轻笑了下,“真的,妈,过去的几年我过地其实还不错的。”

    嗯了声,谢芝琳点了下头,也只有当南宫成燕说的都是真的,她一个人在外过得很好,心里才不会那么的难受。

    “好了,既然你的病也治好了,”顾东兴看着面前的几人,沉沉地呼了口气,“现在孩子也都有了,选个日子把证补上,就好好地在一起过日子吧,过去的就让它都过去了!”

    “可是爸,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展铭的!”刚爆开了一个雷,在大家都以为能平静下来后,南宫成燕又扔下来一个,炸得几人晕乎乎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合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