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四百六十章 妈,都是真的!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女人没好气地拍掉了男人的手,提了提身上的被子,身子往外挪了挪,远离了身边的这个大火炉,“到一边去,我要睡觉了!”

    看着空出来的那么点距离,男人轻笑了声,掀开被子下了床,没一会儿,夏琳君就听见浴室里哗哗的水流声传出来。

    看着依旧酸疼的手,女人磨了磨牙,“不怪你,对手太强了,以后拿那么粗的棍子多练练就好了!”

    顾展铭掀开被子重新躺进来,夏琳君已经迷糊上了双眼,男人将人重新拢进怀里,深邃地眉眼半埋在女人的秀发中,和着女人绵柔的呼吸声一起睡了过去。

    清晨,男人从睡梦中醒来,时间才过七点,因为今天要忙着家里的事情,时间上不必这么紧张,他也没急着从床上起来。

    看着侧着身窝在怀里还在呼呼睡着的女人,紧抿的唇线弯了下,手指抬起,男人温热的指腹轻轻拂过女人精致的眉眼。

    男人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的是当年在盐城初见她的模样,不由地感慨命运的神奇,兜兜转转多年,还是将两个本是毫无牵扯的人变成了此刻最亲密的爱人。

    指腹下的眉动了下,男人的手随即从女人的脸上撤离,搁在她眉眼间的眸光注视着眼底容颜的动静,见她只是蹙了下柳眉,并没有转醒的迹象,男人松了口气,毕竟时间还真的早了点。

    拥着女人又躺了会儿,顾展铭慢慢地将手臂从女人的颈子下撤离,挪着身子下了床。

    站在床边见夏琳君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男人拿了床头柜上的手表出了卧室,轻轻地又将门给掩上。

    上午八点半,关震来电话说两家的家长都已到达霍靖庭所下榻的酒店—万隆时代。

    收了电话,男人简单地对王阿姨吩咐了声,随即坐上车离开了香泉湖。

    此时,位于酒店内的四人虽然彼此寒暄热聊着,但是看得出来大家脸上都是懵的,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

    “燕子,你跟展铭搞什么?”郑淮西见南宫成燕坐在边上一直没有说话,昨晚上被顾展铭提起的疑问,让她开口询问。

    “妈,等展铭来了,所有的问题,我们会一一给你们解答的!”南宫成燕抱歉地看着,这个一直把她当亲闺女疼爱的女人,心底微微泛着疼,希望今天过后,他们还能这么疼爱她!

    “这两孩子,也不知道搞什么,昨晚上我问了好长时间,也不告诉我!”谢芝琳看着郑淮西抱怨着,随即想到了还依旧挂在各处的照片,轻笑了下,“没想到展铭的摄影技术这么好,那些照片拍出来比专业的还专业!”

    “没有接手帝云之前,他自己玩过一阵,看样子那些东西还被他记在心里,现在拿出来用用,也还能看!”郑淮西听谢芝琳提起,也随口跟她聊着。

    顾东兴跟南宫政宇则坐在一旁喝着茶,并没有参与进几个女人的谈话中,只是见他们脸上的神色,也不是很轻松,显然两人也觉得今天或许会有事情发生。

    顾展铭推门进来,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对饮着,三个女人低声交谈着。

    见男人走进来,都停了手住了嘴,双眼齐齐地搁在顾展铭的身上。

    客厅里安放了三张沙发,其中两张已被四人坐着,男人领着南宫成燕来到了第三张沙发上坐下。

    看着面前的四人,顾展铭叹了口气,神色严肃地开口,“爸,妈,接下来我跟成燕要说的事情,比较多也比较的大,提前跟你们说一下,你们心里有个准备!”

    “你倒是说啊,昨天跑回去说一通,又不说什么事情,折腾地你老妈一夜没睡!”顾东兴看着男人,非常不满地催促着。

    其余三人的目光也紧紧地落在坐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眼神里也装满急切。

    “我跟成燕当年并没有登记结婚!”顾展铭看着顾东兴,薄唇轻启,一字一字分外清晰的往外说着。

    男人身边的南宫成燕则紧紧地注视着南宫政宇的反应,见他只是一脸惊讶地看着顾展铭,并没有其他不适的症状,心里松了下。

    “怎么可能,你们的结婚证还被我收在保险箱里呢!”听男人说当年两人的婚姻是假的,谢芝琳根本不相信,轻笑地开口打断了男人的话。

    “那两本结婚证是我们当初花了点钱买的高仿品,婚姻登记处是根本查询不到任何信息的!”顾展铭看着谢芝琳轻声解释着。

    从震惊中醒过来的郑淮西不可置信地看着并肩而坐的两人,视线落在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南宫成燕身上,“燕子,展铭说的话,都是真的吗?你们当年就没有登记结婚?”

    “妈,都是真的!”南宫成燕紧咬着唇瓣对着郑淮西点了点头,“当初,我拿给你看的结婚证,是我花了一千块钱专门找人高仿得来的,并不是从政府机关里拿出来的。”

    “可是,这是为什么?”郑淮西实在是不明白了,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好几圈,“如果你们当年对彼此没有感觉,可以直接告诉我们,我们也不会逼着你们结婚啊?干什么搞出这些事情来?”

    “因为当年的我要出国去治病!”面对郑淮西的责问,南宫成燕低垂下了头,十分艰难地回答着。

    “治病?什么病?怎么我跟你爸爸都没听你说过?”谢芝琳一听当年南宫成燕得过什么病,心里又急上了,跟一脸震惊的南宫政宇对视了眼,急切地问着。

    “……”沉默了好长时间,南宫成燕都没有开口说话。

    急切地几人转过头看着她身边的男人,见他也是低垂着头,没有想回答的意思。

    顾东兴直接敲了下面前的茶几,火气非常的大,“你们倒是说话啊?都哑巴了,既然要说清楚,就全部给我说出来!”

    郑淮西瞥了眼此时吹胡子瞪眼的顾东兴,声音温柔的开口,“燕子,当年你到底得了什么病,需要让你们两个不惜以假结婚来欺骗我们,还要远渡重洋去看病,你能告诉我们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