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四百零九章 就按协议来办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在里面放了点蛋清,放了点盐,你尝尝!”见女人满脸的疑惑,王阿姨笑了下,“顾总觉得味道也可以,你快尝尝!”

    女人嗯了声,仿佛王阿姨最后那句话,没有听见似的。

    勺子放在嘴边抿了小口,却并没有像昨晚上一样,顺利的进入胃中。

    萦绕在鼻尖的稻米清香此时如同催吐的药物一样,胃里瞬间翻腾起一阵恶心感,放下手里的碗,女人捂着口鼻直接往洗手间里跑去。

    低垂着头往前跑的女人却撞进了开门进来的男人怀里,夏琳君抬起头看了眼扶着自己的人,视线里熟悉的衣服颜色让她知道原以为离开的男人并没有走。

    抵在喉咙里的异物让女人直接拨开了男人伸过来的手,绕过他的身子冲进了洗手间,直接跪坐在地板上抱着马桶干呕起来。

    顾展铭收了半抬着的手,看了眼身边的王阿姨,目光扫了眼桌子上的碗,“不合胃口吗?”

    王阿姨看了眼男人,摇了摇头,直接走进洗手间,看着趴跪在马桶边的女人,心疼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可怎么办才好!”

    “就是闻不怪这个味道!”夏琳君抬着手,擦了眼角流出的生理盐水,看着马桶里却也没有任何东西吐出来,最多也是一点口水。

    顾展铭从外面进来,走到女人的身边,蹲下身,伸直长臂将半趴在那里的女人搂进怀里,“现在好点没有?”

    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让夏琳君的心里无端地生出万分委屈来,泪水不断挤满瞳孔,唇角却弯起,肩膀动了下,从男人的掌心中脱离开来。

    顾展铭黑沉的眸子落在女人的侧脸上,见她低垂着长睫,贝齿紧紧地咬住唇瓣,唇线却是往上翘着,男人鼻间的气息不免厚重了几分。

    也不管女人的拒绝,长臂直接穿过她的身体,将人直接抱了起来,转出了洗手间,“地上凉,现在你的身体不只是你一个人的!”

    重新被放在床铺上的女人,也不管王阿姨在不在,直接拉过男人还没有收回去的长臂,放在贝齿间狠狠地咬了下去。

    顾展铭也没有收回手,接这么放任着,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疼惜,曾听郑淮昔说过怀孕的艰辛,却没想到亲眼见到又是另一个感受。

    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能抱着马桶吐半天的口水。

    手背上是女人滴落的滚烫的泪水,耳边是女人压抑的低泣声,男人垂放在身侧的手指根根攒紧。

    口舌间浓郁的铁锈味让女人的贝齿松了开来,晃动的视线里是男人早已模糊的血肉,心却没有出息的紧了下,紧攥着男人手臂的手指垂了下来。

    “你们这两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阿姨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直到夏琳君的嘴巴离开顾展铭的手,才快步走了上去,拿过一边备用的碘酒纱布帮着处理着伤口。

    男人却是随意地擦了下,在床边蹲下,看着依然垂泪的女人,手指抹过她的眼底,将那些不间断落下的泪擦去,薄唇开启,低哑的声音里是万分的疼惜,“你现在好点了吗?”

    女人没有避开男人的碰触,用力地压了压眼睑,重新睁开的双眼里带着几分决绝,“顾总,请不要忘记昨晚的话!”

    昨晚的话,男人在脑子了过了一遍,看着女人此刻双眼里的执念,搁在她脸上的目光沉了几分,“你说的是协议?”

    “是,协议!”夏琳君的余光里,王阿姨转身走了出去,并掩上了门,女人的目光狠狠地钉进男人的瞳孔里,“既然婚姻形同虚设,那我们就按那份协议来办吧!”

    男人的目光裹着雪霜沉沉冷冷地搁在女人的脸上,紧抿的唇线,线条绷直的脸部都在告诉夏琳君此刻他的不悦。

    心缩了下,却也只是一瞬而已,女人落在男人脸上的视线更坚毅了几分,“这也是你昨天晚上的意思,不是吗?”

    在两人沉默的对视较量中,男人点了下头,嘴叫轻扯的弧度渐渐的加深,“行,既然你也同意按照那份协议来办事,那么什么时候开始?”

    “我已经怀孕了,我们之间床上的关系根本不需要再继续保持着,”夏琳君移开了视线,看着窗外虚无的一点,“等生下孩子,你直接带走就可以!”

    “孩子对你来说,可有可无?”顾展铭起了身,视线搁在她的头顶,声音清冽淡漠。

    “孩子?我以后结婚了还可以再生的!”夏琳君挺直着腰身,满不在乎地回答着男人,“只要田好,还怕种不出瓜来吗?”

    女人的声音落下,立刻感觉到身边男人的气息沉重了几分,搁在身上的视线冰冷刺骨,流动的空气都裹挟着冰渣慢慢地吸入鼻腔,流入心肺,冰冻着她的心神。

    “你是认真的?”顾展铭蹙眉站立,眸底深寒,冰冷视线紧紧地搁在女人的脸上。

    双手紧紧地攥着身下的白色床单,紧缩的心脏泛着丝丝疼痛,哽住的呼吸压迫着心肺,整个身体疼痛万分,牙根紧咬,却也是点头轻声嗯了下。

    男人的黑眸浮浮沉沉,在女人紧绷的神经堪堪断裂之际,移开了搁在她身上的视线。

    “如你所愿!”顾展铭转身离开之际,只留给女人这四个字,以及肃冷的背影。

    房门被重新关上,锁落下的声音敲在了女人的心上,本是看着外面的目光慢慢地挪了回来,放在了门上,视线越来越模糊,夏琳君知道眼里一定又进了细沙了,又不不会这么疼痛难忍。

    双手抚上双眼,本想擦掉眼里的砂砾,却不想擦下的是满手湿润。

    看着掌心中的泪痕,女人蜷缩起整个身子,双臂紧紧地抱住双腿,头深深地埋进了臂弯之中,眼泪如冲突了峡口的洪流倾泻而出,浸湿了衣料。

    男人站在门口,耳里是一声声低低的哭泣声,低垂着眼帘,沉默地矗立在那里,若不是他身侧紧握的拳头,王阿姨都以为他是无所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