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三百九十九章 没有准备好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此,夏琳君醒来打算再找男人麻烦时,却见房间里空空如也,根本不见他的影子,只留下一件换下来的衣服挂在椅子上。

    见到他就烦,就会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疼;看不到人,也烦,心底的火无处发泄,憋地难受。

    南宫成燕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正低头整理着衣服的谢芝琳,拧着眉想了又想,红唇动了下,“妈,昨天晚上我睡觉怎么睡得这么死?”

    “哦,最近你爸睡眠不怎么好,昨晚的汤里我放了一味促进睡眠的药材,你喝了一碗下去,药效厉害点吧!”谢芝琳仍旧低垂着头,忙着手里的事情,随意地跟成燕解释了一句。

    “可也不能死成这样啊?”抓了抓头皮,女人怀疑地看着忙碌的谢芝琳。

    “昨晚怎么了?”谢芝琳抬着头看着南宫成燕,挑着眉打趣了句,“你从床上摔下去了?”

    “那倒没有!”南宫成燕歪着身窝进沙发,想着身上的痕迹,心里有点抓狂,见对面的人一脸平静,好像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就歇了试探的心思。

    看了眼沉默不语的成燕,谢芝琳捧着整理好的衣服起身离开了客厅,往卧室走去。

    唐萌这段时间异常的乖巧,每天高兴得出门,高兴地回来,时不时地跟李毅峰约个会,拍些照片发给郑闻怡看看,不再操心顾展铭的家事。

    捏了个小手包,刚跟郑闻怡说了声拜拜准备出门的唐萌,手里的机子响了起来,瞥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对着身边的人浅笑了下,“不知道楚妍姐找我什么事情?”

    “你接下电话不就知道了!”拍了下唐萌的肩膀,郑闻怡转身往里走了,对于听女儿的电话这个事情,她一点都没兴趣。

    看了眼转身离开的身影,视线重新落在手里的机子上,本是轻扯的唇线淡漠了下来,划开接听键接起了电话,“楚妍姐,有什么事情吗?”

    “对,我现在还在家里,”唐萌一听她已经到自己的工作室去了,停了正往车子走去的步子,“什么事能在电话里说吗?”

    “订单?关于哪方面的?”双脚继续移动着,摁下了手里的遥控器,车子应声开了锁,女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员工制服?”坐在车子里的女人并没有马上发动油门,捏着机子继续跟对面的汪楚妍聊着,“是莫氏的啊!”

    一听汪楚妍提起莫氏,唐萌的眉就皱了下,心里有点排斥,“我设计的东西未必能入他们的眼!”

    “那是展铭哥照顾我,这个我是知道的,”唐萌听汪楚妍提到顾氏的的员工制服,顺口将顾展铭推了出去,“我真的怕设计不出合莫总心意的衣服来,他还是趁早找别人的好!”

    “他也在我的工作室了吗?”听汪楚妍说莫源生也到了她的工作室,唐萌低垂着头想了下,“那行吧,我现在过去,具体谈一下再说!”

    “阴魂不散!”收了电话,女人的眼底滑过不耐烦,却也不得不启动车子往工作室开去。

    莫源生跟汪楚妍两人被前台请到了会客室里,“你们两位先在这里等一下唐总,我已经电话通知过她,应该很快就到了!”

    “好的,你去忙吧,我们在这里等她!”汪楚妍朝前台接待点了下头。

    莫源生见前台离开,从座位上站起了身,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街景,“这里的位置非常不错,不做生意,光一年的租金就达几百万吧!”

    “这么大的面积,何止!”汪楚妍依旧坐在位置上,看着临窗而站的男人,说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的婚礼,你有什么要求吗?”莫源生一手搭在窗户上,回身看着女人,“我自己有套计划,却不知道你的想法,怕到时候你不满意,想听一下你的看法!”

    汪楚妍其实这段时间一点都没想过这个问题,脑子一过这个话题,脑仁就发疼。

    “源生,我们的婚礼能不能推迟到明年?”看着背光而立的男人,女人的心紧缩着,就怕他一不高兴,又做出让她惊恐的事情来。

    “怎么了?”听女人说要推迟婚礼,莫源生并没有女人臆想中的发怒或者不高兴,而是温柔地询问着缘由。

    “我就是,没准备好!”不可能说自己现在很怕他,怕跟他过夫妻生活,只能往自己的身上找原因来搪塞。

    莫源生微侧着头,双眼淡漠地看着端坐在那里的女人,嘴角却挑着一抹笑,声音淡淡的夹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楚妍,我不喜欢我们的婚事有个万一的变故!”

    女人的身子下意识的缩了下,手指扣着自己的指腹,低垂着视线,声线压紧,“我是真的没有准备好!”

    “不必你准备,一切都交给专业团队来打理就是,”莫源生直接忽略了女人的话题,给了她一个答案,目光在她的身上转了一圈,“给了你这么长的时间准备,我希望婚礼当天不要出任何意外!”

    女人的身子又是一缩,颤动的目光往男人的方向看了眼,却落进他那双没有温度的双眼里,激地女人一阵哆嗦。

    汪楚妍的反应,莫源生非常的满意,双脚移动重新走到女人的身边坐下,长臂穿过她的纤腰,捏在了她的腰窝上,将人带进了怀里。

    女人的目光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眼,手指摁在男人的手臂上想将他推开,“你别这样,这是在外面!”

    “你的意思在床上就可以,是吗?”莫源生故意曲解着女人的意思,身子向女人压了过去,整张脸埋进了她的颈子,深出舌头在细腻的肌肤上舔了下,激地女人起了一层疙瘩。

    男人砸吧了下嘴巴,深深地吸了口气,“还是记忆中的味道,真让人怀念,我们新婚夜好好玩玩!”

    汪楚妍的双眼里满是惊恐,手脚并用地挣脱开男人的束缚,从他的身边跳离开,看着端坐在那里仍是一脸笑意的男人,女人压在胸口的手瑟瑟发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