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三百八十八章 想干什么?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成燕站在那里,迎着清冷的晚风,心窝处如被灌进了风雪,迷茫的双眼里布满惊恐,嘴边的苦笑犹如凋零的落叶堪堪地挂在那里,更显得凄楚,“认了,还能怎么办?”

    听女人这么说,男人知道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那么即使最后那个男人不愿意站出来,也无所谓了,虽然事情处理的会麻烦点,“行,过段时间我给你答复!”

    两人沿着小区走了一圈回来后,家里的晚饭已经摆上了桌,谢芝琳站在客厅里看着两人进来,目光从南宫成燕的身上滑过,放在了男人修长挺拔的身上,“冷了吧,快进去吃饭吧!”

    “爸呢?”顾展铭往书房的方向看去,问着谢芝琳。

    “已经在里面等你们了,快进去吧!”谢芝琳在南宫成燕的手上摸了摸,她手上的温度还暖和着,也就放心下来了,听男人问起,笑着答了句。

    南宫政宇见两人回来,指了指身边的位置,把顾展铭叫了过去,“展铭过来,晚上我们父子俩坐一起,喝点酒。”

    南宫成燕想到早上南宫政宇十分难看的脸色,目光不安地看了过去,见他仍是之前见到顾眨铭时候的样子,满脸带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女人眼底的担忧淡了下去。

    “你爸说,今天高兴,想跟你喝点酒,”谢芝琳笑着跟顾展铭解释,脸上却有着担忧,“我本是不同意的,后来问了他的主治医生,给规定了量,也就他面前的那么点,我也就随他了。”

    “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啊?”顾展铭走到南宫政宇的身边坐下,看了眼面前大半杯的红酒,眉蹙了下,扭头问着谢芝琳。

    “有个失联了十几年的朋友,在今天见上了,”南宫政宇抿了口小杯子中低度的白酒,嫌弃地在嘴边舔了下,看着谢芝琳抱怨着,“这酒真是一点酒的味道都没有,你纯粹是拿白开水对付我吧!”

    “有的喝就喝吧,还抱怨!”没好气地白了眼南宫政宇,看着顾展铭依然没有动的筷子,“展铭,快吃饭,冷了就没有味道了。”

    “妈,你不用管我的,我自己来,”顾展铭笑了下,夹了一筷子的菜放进嘴里。

    “来,我们父子两,自从我生病后就没一起碰杯过了,今天晚上趁着高兴多碰几次!”南宫政宇举着他那个小杯子在顾展铭的大杯子上碰了下,“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多喝点,我可把我珍藏了几十年的一瓶拿出来给你开了!”

    “好,晚上就陪你多喝几杯!”顾展铭举着杯子喝了一口,葡萄酒的醇香萦绕在男人的舌尖,久久没有淡去。

    不知不觉中,桌上的菜已去了大半。

    南宫成燕瞥了眼已经去了大半的红酒瓶,眉蹙了下,看着已经略有些醉意的男人,“展铭,够了,别喝了,吃几口饭吧!”

    南宫政宇看了眼面前半垂着眼的男人,双眼微眯了下,看着已经少了大半红酒的瓶子,点了下头,“没想到,不自不觉陪着我喝了这么多,不要喝了,喝多了就伤身了!”

    “还不是你的问题,看把孩子给喝的!”谢芝琳瞪了眼南宫政宇,看着已经支起头在那里轻揉着额头的男人,“展铭,要不你先上去休息一下,饭给你热着,醒来再吃吧!”

    感觉有点困意的男人点了点头,扭过头看着南宫政宇,“那爸,我先上去躺一下!”

    “燕子,你扶一把!”南宫政宇给成燕打了个眼色,示意她跟上,“小心点,别摔倒!”

    “那行,”南宫成燕扶着男人的胳膊,将人往外带去。

    看着两个孩子往楼梯上走去,谢芝琳把目光收了回来,放在南宫政宇身上,见他把面前还剩余的那么点酒直接倒进了桌子低下的垃圾桶里,女人眼里满是困惑,“你这是干什么呢?”

    “像喝白开水,一点味道都没有,”南宫政宇瞥了眼谢芝琳,看着桌子上的菜,“你给展铭弄点解酒汤吧!”

    “行,你要不要也来一碗?”谢芝琳起身,问着南宫政宇,见他摆了摆手,她也不强求,毕竟晚上也就喝了那么点而已。

    南宫政宇见谢芝琳在厨房里忙活开,抬着的目光看着窗外已然黑沉下来的夜色,瞳孔缩了缩,将瓶塞重新塞进瓶口,手指捏在瓶颈上慢慢地抽紧。

    “燕子的牛奶热了没有?”南宫政宇扭过身看着厨房里的谢芝琳,“这丫头一晚上的眼睛就盯着展铭了,就怕他多喝了,我看都没怎么吃饭。”

    “已经在热了,”谢芝琳扭过头应了身,继续忙活着手里的事情,背后忽然啪地一声,惊地她差点甩了手里的勺子,忙回过头,看着声音的来源,只见南宫政宇的脚边一地的红酒跟碎玻璃渣滓,“怎么年纪越大,做事反而越毛躁了啊?”

    “忙着跟你说话,手滑了一下,”南宫政宇忙往卫生间里走去,提了个水桶,拿个拖把出来,跟忙着锅子里的谢芝琳解释着。

    “说吧,你今天这是打算干什么?”谢芝琳关了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拉开一把椅子重新坐了下来,看着正弯着身收拾着的男人,“今天你回来,我就感觉不对劲!晚上灌展铭酒,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将拖把放进水桶里过了一遍,南宫政宇捏着手里的木头棒子,看着椅子上的女人,“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为了孩子,得想想办法不是!”

    “你想的什么办法?”谢芝琳手指指着面前一桶的葡萄酒,“你的办法就是把女婿灌醉了,然后送他们上床?问题是燕子现在怀着孩子呢!一个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你想什么呢!”白了眼谢芝琳,南宫正宇放下手里的拖把,选了个面对门口的位置坐下,看着她说着。

    “那你倒跟我说清楚啊!”谢芝琳挪了下椅子,往南宫政宇的方向靠近了几分。

    瞥了眼门口的方向,南宫政宇低声跟谢芝琳说起了自己的计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