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三百二十章 我们明天先去领证吧!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想了下,也觉得有道理,按照目前的情况又不能说清楚,说跟不说都是挺刺激人的,情况真是不好办。

    “你回去吧,等一下我跟他们解释!”南宫成燕回过身看了眼身后,见郑淮西正弯着身收拾着茶几上的东西,推了下身边的男人,“走吧,回去晚了,小心你家里的那个闹上,这次也许不止破点皮那么简单了!”

    “行吧,那我先过去了,”对于女人的打趣,男人只是笑了下,看了眼客厅里的情况,瞥了眼里面的摆钟,时间已经将近十点了,想着上午发生的事情,心里也是一阵无奈,真是什么事都凑到一起了。

    男人汽车启动的声音惊动了客厅里收拾东西的郑淮西,抬头看了眼独自站在门口的人,不由地叹气,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燕子,你到底怎么想的?”

    “妈,”南宫成燕回身见郑淮西走了过来,身子侧了下,直接面对着她,浅笑地看着这个温柔的女人,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假如我跟展铭分开,你们会生气吗?”

    “……”郑淮西虽然自从上次照片的事情后,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但是当真正面对这个问题时还是觉得非常的突然,“你就不想再试试?”

    “妈,即使我们不是夫妻了,你还是我的好妈妈,没什么变化!”南宫成燕的手挽上郑淮西的,两人走下台阶,在院子里散着步,“我跟展铭这辈子是真的有缘无份的那种,强求不得!”

    郑淮西没再说话,任由成燕子挽着她的手随意地走着,“就是怕你父母不同意,这次住院,你可能也知道了原因,几张照片就能让你爸受这么大的刺激,要是你们真的分开,我怕会出事情!”

    “我也是怕这个,所以我跟展铭的事情,一直压着不说,”南宫成燕非常抱歉地看着郑淮西,“妈,展铭非常喜欢那个夏小姐,你见过吗?”

    “见什么见,要不是这次人家送上门给我们看,我都不知道有这号人物,”一说起这个,郑淮西就一脸的郁结,扭过头看着南宫成燕,“他跟你说过那女孩子?怎么说的?具体说说!”

    南宫成燕一见郑淮西的样子,就知道她是非常想见见那姑娘的,心里也是挺为那女孩开心,不过难免有点酸酸的味道,“妈,以后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郑淮西直接喷笑出声,手指点了点女人的额头,“想什么呢!”

    随即叹了口气,拉着成燕的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希望那孩子也跟你一样是个好的,我也放心了!”

    “你得相信展铭的眼光,”重新挽上郑淮西的手臂,南宫成燕浅笑地安抚着,“要不我们两个偷偷进去看看?”

    随即想到那天男人的警告,摇了摇头,“不行,现在我们过去,可能会被直接当成恐怖分子干掉的!”

    南宫成燕将那天顾展铭警告自己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郑淮西,“所以,妈,你如果想去看,你得先跟展铭哥报备下!”

    摇了摇头,郑淮西看了眼南宫成燕,“以后再说吧!”

    嗯了声,见郑淮西兴致缺缺的样子,成燕也就没说什么了,两人回了屋子。

    客厅里的顾东兴看着进来的两人,见她们的脸上没有什么不对劲,也就继续看自己的新闻了。

    顾展铭回到香泉湖,看着面前静寂的房子,男人搁在二楼窗户上的目光深了几分,上面的灯还亮着。

    楼上的女人听到院子里车子开进来的声音,侧头看了眼窗口,随即挪回目光放在了手里捧着的书上。

    顾展铭推门进来,女人抬头看过去,嘴角挂着浅笑,温和的开口,“顾总,回来了?”

    男人嗯了声,走了过去,站在床边,视线在女人手里捧着的手上瞥了眼,提了下裤子,坐在了床沿上。

    见男人坐了下来,夏琳君动了下身子,往里面挪开了几分,女人下意识的动作,男人瞥了眼,漆黑的瞳孔缩了下。

    顾展铭侧了下身,强健的双臂直接穿过女人的身体,将她横抱起来,移到自己的腿上,长臂直接将她困在胸口,薄唇压上女人躲避的双唇,近乎粗暴掠夺着她口中的甘甜。

    夏琳君被男人的双臂勒得生疼,双唇更是被男人此时的粗暴蹂躏出了一丝血腥味,被压制在胸口的手狠狠地拍打着男人,双唇之间发出呜呜的低鸣声。

    “还躲不躲避我?”一吻结束,顾展铭的手指捏住女人的下巴,将她撇开的脸扳过来直接面对自己。

    夏琳君恨恨地瞥了眼男人,手指抚上自己刺痛的双唇,一抹湿润染红了女人的指腹,目光在那抹红上停了数秒,女人的双手直接扒上男人的肩膀,贝齿发狠地咬上男人的薄唇,直至舌尖尝到一股铁锈味才松开。

    看着男人唇上冒出的血珠,女人直接哼了声,手脚并用地从男人怀里爬了出去,抽了张纸摁在自己的唇瓣上。

    看着站在桌子边处理着自己双唇的女人,顾展铭抬起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嘴角,指腹上的湿润泛着红光,扭过头看着倔强的女人,男人站起身走了过去,双手插进裤袋,视线低垂,看着一声不吭的女人,“这是打算抗议到底的意思?”

    “我干什么了啊,好好跟你说话,你一上来发什么疯?”夏琳君抬起头看着挺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到底谁在无理取闹?”

    “你刚才没在躲避我?”男人听女人直接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也是无奈,步子向前移动,身子直接逼近女人。

    “我,我哪有躲避你,我这是给你让位置,”女人心虚的挪了下视线,见男人移动着步子朝自己压过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你站那里,好好说话,动不动以身压人,算什么男人!”

    “我算不算男人,你不是更有发言权?”男人停下压进的步子,站在距离女人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夏琳君。

    夏琳君真想直接对着男人呸一声,奈何畏惧于男人慑人的气场不敢张口,只能非常憋屈地撇撇嘴,不予计较。

    “我们好好过日子不好吗?”男人看着面前的女人,叹了口气,声音软化了下来。

    “你让我先跟别的男人大肆地办场婚礼,向世人宣告我是那人的老婆,在用协议把你困在身边,让你成为世人眼里的那个痛恨的三,”夏琳君浅笑地看着男人,语气柔柔地跟男人说着话,只不过说出的字句能将人气死,“你是不是也不计较?”

    “昨天晚上的话,你是一句都没听进去,是吧?”男人的双手直接卡在腰带上,听着女人说的话,手指动了动,觉得直接上手得了,废什么话,“今天一天呆在家里,也是没想过,对吧?”

    “听进去了,也想明白了,”夏琳君的目光从男人的双手上瞥过,见他的长指动了动,女人的双脚又往后挪了挪,“早上你们发的那一波狗粮我也吃了,你还想我怎么样?”

    长指握拳敲着自己发疼的额头,顾展铭就知道今天女人两次不接自己的电话,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跟你说了,那些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的!”

    女人转过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啪地一声拍在男人面前的桌子上,手指指着上面,挑着眉看着他,“这个是假的吗?”

    男人的目光落下来,看着上面刺眼的三个字—协议书,发涨的太阳穴不免地又跳了跳,手指拿起白纸,看着夏琳君,“这是真的!”

    夏琳君走过去,对着男人就是啪啪踢了两脚,转过身直接爬上床,拉过被子蒙头盖住自己,不再理会男人。

    顾展铭将纸张认真地叠放好,看着窝进床的女人,捏了捏鼻梁,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散开,“燕子的爸爸身体很不好,我跟她的事情也就不能直接对外宣布,我们之间的事情就更不能说了,你如果愿意,不觉得委屈,我们明天就去登记!”

    窝进床里的女人心颤了颤,显然男人的话,彻底触动了女人最深的那根神经,小手慢慢地扒开被子,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一双明眸如过了水的明珠熠熠生辉。

    再多的解释,都不及一本证书来得有说服力!

    男人移动着双脚,重新坐回床上,长臂越过女人的身体撑在了另一侧,手指揉捏着她圆润的耳垂,染着笑意的眸光笼在女人的脸上,“现在相信了吗?”

    “不知道,”女人嗔了眼,贝齿轻咬着红唇,侧着眼避开了男人眼里的那抹笑意。

    男人压下身,薄唇贴着女人的耳边,鼻息喷在她的颈侧,“想不想见见成燕?”

    夏琳君侧回身,身子窝进男人的怀里,抓着他的长指在指间把玩着,瞥了眼垂着视线看着她的男人,红唇抿了下,“我们明天先去领证吧!”

    男人胸口低沉的颤音直接落进女人的心口,听着那似愉悦似取笑的声音,女人的双颊慢慢地染上胭脂,乱了男人的眼。

    深邃的眸子笼着身下目光闪烁不停的女人,长指提了下薄被,身子直接压了上去,将那娇小的身体拢进胸口。

    头顶水晶灯的光依然璀璨,男人的薄唇沿着女人优美的颈部曲线,慢慢地下移,夏琳君的双眼看着那一缕缕的光,感受着身上逐渐起来的变化。

    手指抚上埋在身前的短发,水晶灯摇晃出迷人的光晕,沉浮中的男女交融出一曲动人的低吟。

    凌晨三四点,窝在男人胸口睡了一夜的女人就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动了动酸胀的身体,发现身下依然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夏琳君无力地翻了翻白眼,表示实在理解不了,男人这种异于常人的特殊爱好到底舒服了谁?

    扭过头看着窗外,仍然漆黑一片,轻抬视线,头顶的男人依然紧闭着双眼,浅笑的双眼滑过狐狸般的狡黠,就着此刻的姿势,女人的身体慢慢地移动着,水润的眸子落在男人深邃的眼窝上。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之后,女人直接累趴在男人的胸口,只是沉睡的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清早作死的女人发现,身体被她折腾地吊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异常难受,而她的体力已经不允许她把自己作回地面上。

    无奈中,女人的手指爬上男人的脸,轻轻地摇晃着,带着难耐的哭音,“顾总,醒醒?”

    睁开黑沉的双眼,半垂的眼睑遮住里面翻滚的浪潮,薄唇轻启,暗哑的声音裹着星火落下来,“怎么了?”

    “那个,”夏琳君低垂下视线,避开男人的目光,也就看不见此刻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溢满的笑意,已然成水的柔软身体轻轻地动了下,“我,我想你了!”

    男人嗯了声,被子下的双脚往上曲起,将女人的身体往上送了送,纤细的双手被他撑开放在男人的肩膀两侧,披撒的长放被他拢在了一边,此刻标准的女上男下的姿势,伴随着男人轻轻转动的腰身,磨着女人早已溃败的神经。

    手指扯开女人身前的衣襟,朦胧的光线里,是女人身前晃荡出的迷人弧度,钻动的幅度不由地跟着快了几分。

    女人纤细的手指紧紧抓着男人蓬勃的肌肉,防止被男人不断加快地动作给甩下去,贝齿紧咬的红唇发出破碎的低吟声,逐渐涣散的眸子溢满勾人心魄的水润光泽。

    男人的手指紧紧地攥着女人柔软的腰身,翻滚着浓浆的眸子越发暗沉,就着此刻女人半匐的姿势,薄唇卷入那点嫣红,在唇齿之间慢慢地轻品着。

    双重地刺激,让女人异常敏感的身体挣扎着往后退去,却被男人死死地压制着,动弹不了。

    颤抖成筛的身体直接瘫软成泥窝进男人的怀里,破碎的哭音被男人全数吞进口中,身子被他翻转趴在柔软的薄被上,身下的充实感依旧实实在在地存在,让神智逐渐飘散的女人认知到,自己再次把自己作死了一次。

    陷入沉眠的女人,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今天之后这个男人将全部属于自己。

    …………………………………………………………………………………………………………………………………………………………………

    万字更新结束!!作者君心颤了下,好怕把自己作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