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三百零七章 我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的脚步飞快地往外跑去,跟身边的郑淮西说道,“赶快通知爸爸,让屹弘也赶过去帮忙!”

    “行,电话我来打,你赶快开车,”郑淮西的心里也是火急火燎的,这要是出事,该怎么跟谢芝琳交代,燕子回来还不伤心死,这个结该怎么解?

    拨通了顾东兴的电话,将机子贴着耳朵简单地讲了下,让他马上到人民医院去,接着通知了唐屹弘赶紧过来帮忙。

    挂断电话,手指紧紧地攥着机子,郑淮西扭过头看着身边的儿子,十分地担心,要是南宫政宇因为这件事倒下,他这辈子的幸福也到头了,头疼地闭了闭眼,希望不要到这一步。

    两人到达医院时,唐屹弘的车子也同时进了大门,三人在门口打了招呼直接往住院部跑去。

    病房里,谢芝琳坐在床边看着刚从抢救室推出来,此刻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紧闭双眼的南宫政宇,止不住地掉眼泪,捏着男人搭在床边的手,女人不知不觉中又叹了口气。

    病房的门被旋开,女人抬起头看着进来的三人,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对着他们勉强的笑了下,“你们来了?”

    郑淮西嗯了声,走过去,抬着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摁了下,看着床上插着管子的男人,“别担心,不会有事情的!”

    对于郑淮西的安慰谢芝琳也只是嗯了声,抬起目光看着顾铭,里面盛满太多的无奈跟悲伤,“孩子,帮我打个电话把燕子叫回来,告诉她,她这次不回来,以后就别回来了,我们就当她死了!”

    男人的目光从南宫政宇的身上移开,搁在了面前神色悲苦的女人身上,深邃的眸底满是愧疚,“好,我把她叫回来!”

    点了点头,谢芝琳的目光重新回到床上,抿了抿苍白的嘴角,低低地开口,“那件事,等燕子回来我们再说!”

    男人嗯了声,回过身看了眼床上的人,双脚移动往外面走去,“我去找下主治医生,了解下情况!”

    唐屹弘看了眼郑淮西,见她点了点头,也跟着顾展铭往外走去。

    “三年前的手术其实是非常成功的,只是这几年随着他年龄的增加,高血压越发严重了,”南宫政宇的主治医生站在顾展铭的面前,跟他实话实说,“看样子这次的刺激不小,才造成了现在这个比较麻烦的情况!”

    “最坏的结果是什么?”顾展铭看着面前年近五十的医生,拧着眉询问着病人的情况。

    “瘫痪在床!”答案很残酷,不过对于见怪生死的医生来说,这也仅仅只是四个字而已,冰冷而无情,“现在您也别着急,有些数据还没有出来,一切都还未知!”

    男人嗯了声,告辞了医生,从他的办公室出来,见唐屹弘站在门外,作了个手势,向前面走去。

    两个男人站在走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唐屹弘双手插进裤袋里,斜着身看着顾展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口袋里将一叠照片拿出来,递到了唐屹弘的面前,“有人将这些照片快寄到了顾家跟南宫家!”

    从男人手里接过照片,唐屹弘一张张地看着,嗤笑了声,嘴角扯出的笑却是寒风刺骨,“厉害了,这么近距离的拍摄,你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也是我疏忽了,香泉湖再是高档的小区,里面的住户也一样杂乱,”顾展铭头疼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说光是想曝光你的丑闻,直接寄给媒体不是更快,”视线搁在手里的几张照片上,长眉紧拧,“单是想敲诈点钱花花的话,也不用两家都寄啊?”

    “这件事情在两家曝光,最后的结果无非就两种后果,一种是我跟南宫家闹翻,跟成燕离婚,”男人眯起深邃的眸子盯着远处的屋顶,“还有一种就是我直接将琳君抛开,回归家庭,你认为他想要的是哪种结果?”

    “有没有可能是郭世扬干的?”唐屹弘看着顾展铭,心思转了下,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从这件事的操作上看,他并不想把事情闹得非常大,只是想要南宫家跟顾家的家长出面干涉,把你们分开,他在保护夏琳君这个点上我觉得做得非常明显?”

    顾展铭背着手,紧抿着唇线,绷直的下颚,眸底涌动的暗潮,对唐屹弘此刻提出的假设没有立刻给与反应。

    “他现在有这个资本操作这件事情!”唐屹弘想着马上要举行的郭徐两家的婚礼,更加肯定了心里的猜测。

    “然后呢?”顾展铭侧过身看着唐屹弘,总觉得哪里没对上,“琳君离开我后,能回到他身边吗?”

    “有句话怎么说的,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唐屹弘看着顾展铭,挑了挑眉。

    “他不会!”男人摇了摇头,直接否认了唐屹弘的说法,接着又说了一句让他吐血的话,“他跟你不一样!”

    “什么叫他跟我不一样?”唐屹弘暴躁了,将手里的照片直接塞回了男人的手里,转身就往外走。

    “调取监控的事情让关阳出面就是了!”瞥了眼转身离开的唐屹弘,男人在身后嘱咐了句。

    唐屹弘举着手挥了挥,表示知道了,双脚移动很快消失在了转角。

    顾展铭瞥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摸出机子,拨通了南宫成燕的电话。

    男人重新回到病房,见顾东兴已经站在里面了,两父子对视了眼,都没有说话。

    “妈,我已经通知燕子了,她马上定机票,最快时间里赶回来,”顾展铭对着谢芝琳说道,“爸的身体你也别太担心,听医生的意思还是比较乐观的!”

    “麻烦你们了,”谢芝琳点了点头,看着顾家的三个人,“你们先回去吧,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还耽误你们的事情。”

    “什么事情也比不过政宇的身体啊,”顾东兴往床边移动了几步,站在病床的另一侧,看着上面面色憔悴的人,“今天到底发生了身体事情,怎么搞成这样?”

    郑淮西看了眼顾东兴,目光移动在顾展铭身上瞥了眼,没有说话。

    谢芝琳也只是低垂着视线看着南宫政宇,对于顾东兴的问题没有什么反应。

    顾东兴的目光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扫了圈,见郑淮西的目光闪躲着避开自己,而谢芝琳只是麻木地坐在那里盯着床上的人看。

    男人最后停在顾展铭的身上,拧着眉问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展铭看了眼顾东兴,双脚移动往外走去,“我们到外面说!”

    顾东兴顿了下,目光扫了眼对面的两人,迈着步子跟在顾展铭的身后往外走去。

    “你去外面看看,别让他们两父子之间因为这个事情生隔阂,”谢芝琳推了下身边的郑淮西,叹了口气,“这个事情也不能全怪展铭,最主要的还是我家燕子身上,一去这么多年,谁也不可能在原地等谁!”

    郑淮西听谢芝琳这么一说,心里松了口气,自己就怕南宫家的两位老的钻牛角尖出不来,事情真是不好办,提着的心总算放了点下来,“那我到外面去看看!”

    谢芝琳嗯了声,重新提醒了句,“好好讲,一切等燕子回来再说,让他们两个孩子自己解决”

    在谢芝琳的肩膀上拍了拍,郑淮西出了病房,目光往两边看了下,见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站在走廊的尽头,彼此脸上的神色都比较严肃,脚下的步子不由快了几分。

    “这几年,燕子在外,你一个人独守空房,为了解决心理生理的需要,找个女人很正常,”郑淮西走近,就听顾东兴在那里低声训斥着顾展铭,一脸的嫌弃,“可你被人家抓着小辫子找上门来,就不正常了吧!”

    听着顾东兴的说教,郑淮西嘴角抽了抽,转身往回走,都懒得搭理这对父子了。

    见郑淮西重新走进病房,消失在门口,顾东兴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了几公分的顾展铭,面色十分严肃,口气凌厉,“玩玩的,还是认真的?”

    “认真的!”顾展铭的目光直视着面前的男人,非常认真地回到,“爸,我三十二岁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知道还在法国玩那么一出恩爱的戏码出来,现在怎么收拾?”顾东兴的火气又往上窜,“你前脚刚跟老婆秀完恩爱,后脚就包养个女人,这个事情曝光出来,脸上有光啊?”

    “爸,注意形象,你口水乱喷,有损你光辉的形象,”男人被顾东兴吼得退了一步,手指摸了摸鼻子,“这个事情我会解决好的!”

    重重地呼了口气,顾东兴看着顾展铭,“这个女人哪里来的,不要跟我说你在ktv见人家卖身可怜就领回来了!”

    嘴角抽了抽,顾展铭看着顾东兴,再次非常认真地开口,“我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所以以后看见她,要客气些,否则跑了,重新追回来是非常有难度的,顾展铭在心里补了一句。

    ………………………………………………………………………………………………………………………………………………………

    吓你们一跳吧,哈哈哈……,人物最初的设定已经在那里了,所以大家别害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