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九十章 怪不得(发现)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女人刚换了身衣服,准备窝床上补眠,见顾展铭推开卧室走进来,浅笑了起来,赤脚踩在地毯上,迎了上去。

    “还以为你要到四五点回来呢!”女人直接搂上了男人的颈子,整个无骨的身体挂在他的身上,红唇轻点了下男人性感的唇角,“上来陪我睡下吧!”

    半拥着女人往身后的床上走去,男人的视线下垂落在女人低领的睡衣上,里面白皙的肌肤上交错的红痕依稀可见,喉结滚动了下,身体流窜过了热意,身子下压,薄唇擦过女人的耳垂,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窝上,“我想洗脚!”

    夏琳君绕在男人颈子上的手直接松了开来,要不是身后有男人的手臂卷着,女人很可能直接跪趴在地上,惊颤的眸子看着男人,声线抖成筛,“你洗了一晚上的脚了,池子里的水还满着呢!”

    “正好,这样洗起来自在些!”男人紧了紧手臂,将女人直接压进身后的床,遒劲修长的手指掀开女人的衣服,热潮翻滚的眸子敛进女人万种风情。

    认真细致洗了一遍脚的男人,将瘫软成水的女人卷在胸口,闭上眼沉沉睡去。

    唐萌将车子开进了车库,一时没有动作,坐在车子里,寡冷着脸,盯着面前的仪表盘,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微微颤动。

    拔下车钥匙,踩着高跟鞋从车子上下来,举着手指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针孔,摸出机子拨了顾展铭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嘴角扯了下,露出一抹苦笑,扭身往楼上走去。

    顾展铭小睡了半小时就转醒了过来,看着身边四肢纠缠在身上的女人,男人贴在女人肌肤上的手不由自主地往上探出,看着女人越发靠过来的身体,男人果断地放开了手里的绵软,将人从怀里挪开,起身下了床。

    柜子上的机子闪着亮光,手指点开显示了唐萌的一个未接电话,将机子抵在下巴上,顾展铭额头上的纹痕深了几分。

    床上的小人儿翻了个身,卷着薄被趴在那里继续呼呼地睡着,裸露在外的长腿匀称修长,男人的视线沿着女人的脚趾一路往上,停留在了被薄被缠绕着的大腿处,喉结滚动,瞳孔微微一缩,眼睑用力下压,重新抬起瞥了眼床上的人儿,转身往外走。

    郑淮西将郑闻怡约了过来,正好顾展铭到法国带来的一些东西还没交到她的手上,刚好有借口约人。

    “哪有送我东西,还要我亲自上门拿的,一般都不是送货上门的吗?”郑闻怡一进门就数落了郑淮西一顿,“据说这些东西是你家儿媳妇准备的?”

    “有东西拿还堵不了你的嘴,”郑淮西横了眼郑闻怡,随即笑开来,“是呢,准备了不少东西让展铭带回来!”

    “你这个媳妇总体还是不错的,”郑闻怡看了眼桌子上放的几个袋子,“要是再给你们生个大胖孙子,那就真没什么话好说的拉。”

    “哎,总没有十全十美的事,”郑淮西摇了摇头,无奈地开口,瞥了眼面前正准备喝茶的郑闻怡,状似无意地提了句,“我们家萌萌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啊?”

    “萌萌什么事情啊?”郑闻怡放下茶杯,一头雾水地问着郑淮西。

    看着自己的妹妹,郑淮西堵在喉咙里的那句话倒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身体动了动,思索了片刻,打算开门见山地直接跟郑闻怡说,浅笑了下,“你不觉得萌萌对展铭在说话、动作上都太亲密了吗?”

    “小孩子家的亲密些也没什么!”郑闻怡喷笑了下,看着郑淮西笑着开口,“你不会是因为这个,特意把我叫过来的吧?”

    郑淮西原本浅笑的脸哏在了那里,看着郑闻怡摇了摇头,“你家孩子几岁了?我家孩子已经三十二岁了!还小孩子?”

    郑闻怡见郑淮西面色严肃,原本不当回事的心理收了几分,看着面前的人,疑惑地开口,“两个孩子是发生了什么吗?”

    郑淮西直接横了眼郑闻怡,“你能想点好吗?两个孩子能发生什么?”

    “那你现在这是什么表情?”郑闻怡拍了拍胸口,真是被吓死,“姐,我虽然比你小两岁,但是年纪也不小了,下次说话注意点!”

    “你就一点都没察觉出唐萌对展铭不一样的心思?”郑淮西压着声看着郑闻怡开口,“我觉得你有必要开始安排她的亲事了!”

    “她对两个哥哥的态度都差不多啊!”郑闻怡想了下,“三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现在唐萌粘着两个人也是正常的,我还是觉得你多想了!”

    “那你从今天开始给我留意下,看看是不是我想多了,”郑淮西见郑闻怡不相信,也是没别的办法了,“不过她也已经二十三岁了,也应该留意下合适的人选了。”

    “行,我留意下,”郑闻怡见郑淮西一脸严肃也是信了几分,只是一时倒接受无能罢了,“这丫头也真是的,看上个有妇之夫,见个鬼!”

    郑淮西看鬼一样地看着郑闻怡,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这是重点吗?”

    “也是啊!”郑闻怡看着郑淮西,一脸的郁闷,“你家要是没结婚,我也不介意的,表兄妹也成,大不了不要孩子呗!”

    “走,走,走,”郑淮西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妹妹思想超前卫,可也太让人接受不了了,“赶快回你自己家里去!”

    郑闻怡见郑淮西快气出心脏病了,直接捂着嘴笑开来,“姐,你也太不幽默了,开个玩笑而已,也当真,姐夫怎么受得了你的?”

    “我说的话,你清楚了没?清楚了,就赶快走吧!”郑淮西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赶着郑闻怡离开。

    “听清楚了,”郑闻怡也不嬉笑了,认真地看着被自己闹得有气无力的姐姐,“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如果是真的,我马上安排她的亲事。”

    “你有数就行了,我就是怕孩子一根筋,趁早做个了断,以后也不会出麻烦事。”郑淮西看着郑闻怡开口,“先不要跟几个男人说,你先做做思想!”

    “知道,我会看着办的!”郑闻怡起身,伸手将桌子上的几个袋子一把抓在手里,拎了起来,“那我先走了!”

    郑淮西嗯了声,看着人出了门,无奈地叹气,希望那孩子的春心只是一点小嫩芽,容易掐断。

    这段时间夏琳君跟顾展铭的相处就像是蜜里调油,如胶似漆,彼此心意相同。

    女人刻意地将两人之间的问题放在了一边,只想享受与男人短暂的爱恋,以后即使分开了,心里也没有遗憾。

    这种想法,夏琳君承认很不道德,只是走到这一步,也只能这么往前走,直到悬崖,粉身碎骨。

    吃过晚饭,男人拉着女人的手走出了别墅,沿着林荫小路散着步。

    夜晚的风绕着两人转,洒落在各处的房子闪着点点灯火,两人手牵着手走着。

    “这里的景色真是不错,夜里的晚风都带着点凉意,”夏琳君两只手一起拉着男人的手,迎着习习夜风,对着身边的男人说着。

    “这里的房子沿山而建,山上原有的树木基本还保持原样,没怎么被破坏掉,群林环绕的房子都掩盖在林荫下,夏季自然热不到哪里去!”顾展铭瞥了眼身边浅笑的人,伸手将女人额头上的一缕秀发拨开,“出来也不将头发束一下,被风吹地乱糟糟的!”

    “没事,”夏琳君将头发拢到一边,手臂环上男人的腰挂在了他的腰带上,整个身子窝在他的腋下,抬头对着顾展铭温柔地笑了下。

    男人的长臂穿过女人的薄肩环在了她的腰上,将人拢在怀里,夜间出来散步的倒也不少,不过夜色笼罩里,不注意谁也不认识谁,倒让夏琳君安心了不少。

    在两人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吉普车的窗户颜色特别深,夜色里更是一团黑,坐在里面的女人双目扭曲,嘴角却勾着一个诡异的笑。

    女人的瞳孔里是前方男女相拥的刺目画面,唐萌圆睁的双眼里混合夹杂着各种情绪,懊恼、后悔、愤恨,各种情绪糅合在她那原本清秀的双眼里,显得异常狰狞。

    看着外面夏琳君的背影,唐萌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她碎尸万段。

    一幕幕的画面轮番在她的脑子里闪过,怪不得能在展铭哥的公寓楼下看见这个女人,原来她早就爬上了他的床,住进了他的公寓,自己还傻乎乎地跟罗莹云告密。

    怪不得当初在医院会觉得走在王君忆身边的身影很熟悉,原来一切的根源在这里。

    怪不得能进入这么高档的小区,原来是展铭哥在金屋藏娇。

    嗤笑了声,唐萌双眼圆瞪,恨不得在夏琳君的身上挖出两个洞来,手里紧紧捏住的针头狠狠地刺进掌心,此刻鲜艳的红顺着缝隙滴落在女人的衣服上。

    自己的展铭哥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女人,前脚勾引了郭氏的少爷,后脚爬上别的男人的床,看这个女人此刻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勾在男人的身上,缺男人好像能死一样。

    脑子里想着顾展铭跟夏琳君同床共枕的画面,女人捏着拳头的手更是紧了紧,鲜血不间断地往下滴落,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出疼痛一样。

    赤红的双目紧紧的攥着两人的身影,看着顾展铭将女人轻柔地抱在怀里,看着女人伸着双臂勾上男人的颈子,看着男人双手卡着女人的细腰将她抱在胸口,压低头轻吻上女人的唇……

    唐萌觉得自己快疯了,妒恨仿若盘踞在灵魂深处的毒蛇,不断地吸取女人心里的恶念疯狂滋长着。

    前面的两人转了个弯,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只是不断重复的画面仍旧不能从她的眼前消失。

    抬起已经麻木的手,五指撑开,鲜血淋漓,一枚针头紧紧地插在掌心中,唐萌将针头从肉中拔出,摇下车窗直接扔了出去。

    看着依旧冒血的伤口,舌尖在上面轻轻地舔了下,一股铁锈味弥漫在口腔中,让她的双眼闪着奇异的光。

    抽了张餐巾纸直接压在了伤口上,女人发动了车子,转了下方向盘向小区出口开去。

    夏琳君跟着男人晃荡了一圈回到别墅,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没想到,就这么随便走走,就过了一个小时。”

    男人随手将身上的衣服脱下,露出坚实的背部肌理,随手将衣服扔在了门口的收衣架上,看着女人在打理着自己的长发,长腿迈了过去,蓬勃的胸膛直接贴在了女人的背上,半压着身,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舌头卷着女人小巧的耳垂,沙哑出声,“一起洗吧!”

    夏琳君编着发的手指顿了下,镜子里的女人直接横了眼男人,手掌贴着他的额头,将人直接往后推离,“顾总,土地再肥沃,也经受不起雨水长年累月的冲刷。”

    男人的手卷着女人的腰,额头抵着女人的肩膀,直接趴在她的身上闷笑出声,“死丫头,这些都从哪里学来的!”

    “你管我,”直接从男人的怀里钻了出去,朝他呲了呲牙,看着男人裸露在外的身体,夏琳君不争气地挪开了视线,“快去,一身臭汗!”

    “行,”顾展铭的手指摁在腰带上,将皮带扣直接解开,瞥了眼站在床边的女人,“去给我取套衣服过来!”

    女人哦了声,见男人进了浴室,拍了拍发烫的脸,嘴角挂笑地往衣帽间走去。

    唐萌接到郑闻怡的电话时,正跟下面几个设计师讨论着最后一套设计图的图纸,看着上面的名字,女人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先休息一会儿,自己则捏着机子出了办公室。

    “妈,什么事情?”贴着耳朵,唐萌靠在走廊的窗户边,看着外面热闹的街景,脸上挂着几分笑,眼底却是清冷,脸色带了点苍白。

    “也没什么,晚上有空回来吃饭吗?”郑闻怡看着刚买来放在桌子上的一堆新鲜的菜,手指随意地翻动了下,跟电话另一头的人说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