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八十九章 跟你在一起,无所谓在哪里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心依然会疼,毕竟当初真的用心过,可是不会后悔,两人已经走在了各自不同的路上,再纠结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冷血吧,嘴角扯开一抹苦笑,是冷血,一个转身的时间,自己的感情已经移到了另一个男人身上。

    讽刺的是这个男人还是个有妇之夫!

    扯过薄被盖在头上,这些扰人的纷乱,让人抓狂,微侧过身半趴在床上,拳头在脑袋上敲了敲。

    “这是嫌自己脑子太聪明了?”身后传来男人低沉戏谑的声音,惊地女人直接翻转身坐了起来。

    “你这么还在?”女人惊讶出声,看着男人直接寡冷下来的脸,赶紧改口,眼角带笑地起身爬了过去,“来,抱抱!”

    顾展铭冷眼看着女人爬上自己的身体,手脚并用地缠上来,双脚一转,将挂在身上的女人往外带。

    “忘记了,今天是周末,白天有活动吗?”女人的红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男人的脸上蹭着,直接将男人寡冷的脸撩拨上几分笑意才罢手。

    “你想出去吗?”将人捧在手心里,走进衣帽间,低头轻吻着怀里的人,“今天有半天的时间可以给你!”

    女人将头靠在男人的胸口蹭了蹭,摇了摇头,“不了,我们呆在家里吧,不出去了!”

    “怕玩地不尽兴吗?”将人放在矮柜上,顾展铭拨了下女人的长发,随口问着。

    “不是,跟你在一起,无所谓在哪里了!”女人说完,咬着红唇,目光不好意思地往一边挪,就是不看面前的男人。

    男人嘴角扯开,将人重新拥进怀里,下巴抵着女人的发顶,闷笑出声,“好,今天我们呆在家里!”

    两人简单的换了套居家服,下楼吃了饭,女人便跟着男人窝在了他的书房里,各自挑选了本书,靠在一起享受着两人此刻无忧的时光。

    茶几上的机子震动着,夏琳君瞥了眼身边的人,见他没有动作,身子前倾,手指将男人的机子勾了过来,看着上面闪动的名字,女人的手在男人的身上拍了拍,“唐萌!”

    男人的视线从书上挪开,看了眼女人手里的机子,伸手接了过来,划开通话键,贴着耳朵,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对面的人讲话。

    夏琳君斜斜地将身子歪在男人的身上,目光重新放在了手里的书上,对于男人跟唐萌的对话根本没半点兴趣。

    “我现在在外面,”男人后仰着身,手指轻卷着铺撒在身上的长发,“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关阳吧,关于你这块,我已经交给了他来协助你处理后续的事情。”

    也不知道那边继续说了什么,男人只是嗯了声,并没有再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女人抬着视线落在男人的脸上,见他紧锁着眉,手指爬上去抚了抚,“怎么了?”

    “没什么!”顾展铭捏着女人的手指,不让她再动,眉间的皱痕却没有下去的迹象,目光看着窝在身上的女人,薄唇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

    女人见男人不说话,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了,两人的肉体是坦诚相见了,但是灵魂却各自都有自己的小金库,那是不能坦诚的所在。

    “看样子我得到临江苑去下,”顾展铭敛下眼睑,视线下压落在女人的身上,“我下午早点回来陪你!”

    “没事!”女人嘴角笑意徐徐,似乎并没有因男人的话而有所失望,纤细的手臂挂在男人的脖子上,借着力从男人的怀里坐了起来,“有事就早点过去吧!”

    点了点头,顾展铭拥着女人却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动作,目光搁在对面的书柜上,似在沉思。

    夏琳君看着男人眉依旧紧锁的眉宇,一时到起了点好奇,毕竟顾展铭一贯给她的印象都是风轻云淡,没什么事能困扰他一样,现在这样的情况,显然是有事情困扰住了他,又没有应对的良策。

    将女人从自己身上挪开,顾展铭捏着机子往前走了几步,回身看着窝在沙发上乖巧的女孩,脚步又往回移,将人捧在怀中蹂躏了一番才起身离开。

    夏琳君眨巴着双眼,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门,杏眼里的光熠熠生辉,抚着被男人滋润过的唇,犹如浸泡在蜜水中,全身的细胞都充斥在甜蜜里。

    顾展铭开着车子离开了香泉湖别墅,刚才唐萌的电话,提醒了他,关于她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上次在机场跟郑淮西提了下,她应该也没有时间来找闻姨谈这个事情。

    唐萌今年已经二十三岁,她的婚姻大事可以提上日程了,以后有了自己关注的人,她放在自己身上那种特别的感情就会转移掉。

    车子驶进临江苑,家里只有郑淮西一个人,顾东兴出去忙活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妈,上次跟你提的事情,你跟闻姨提过吗?”两人坐在客厅里,顾展铭看着郑淮西,开口询问。

    “还没,”郑淮西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倒把这事给忘了,那丫头怎么了?”

    “现在倒没什么,这不是怕以后会发生什么嘛!”顾展铭听郑淮西的话,倒没到着急的份上,“你最好提醒一下闻姨,唐萌今天二十三岁了,是时候可以恋爱了,有合适的,也可以考虑结婚了!”

    “行,我明天就跑一趟,”郑淮西靠着沙发,轻叹了口气,“他们两个也是被十年前的事情弄怕了,才把丫头看得紧紧地,让她没机会接触外面的异性,我想等她多接触接触别的男孩子,就好了!”

    “应该吧!”顾展铭听郑淮西提起十年前的事情,目光在郑淮西的脸上扫过,见她也只是感叹了下,脸上并没有太多别的情绪,提着的心稍微放了点下来。

    “你这个当哥哥的,有合适的人选也留意下,”郑淮西瞥了眼男人,“唐萌的事情你还得多放点心在上面!衢城合适的人选你那里有的话,也拟个单子给我。”

    “知道!不过你们也摸摸她的底,对什么样的男孩子有好感,要不这样大范围的遴选,还真没办法,”顾展铭想了下,看着郑淮西开口,“人品性格放在首位,家境倒是没那么重要。”

    “这些我们都知道,至于什么样的?”郑淮西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顾展铭,“你这样的呗!”

    “妈,咋能不开玩笑吗?”顾展铭也无奈了,“说正经的!”

    “先看看吧,各种款式的都找找,总有一款能入她眼的!”郑淮西白了眼顾展铭,目光搁在他身上认真看了眼,“这几年,燕子不在你身边或许也有关系!”

    “现在说这些没意义吧!”男人闲散地靠着,看着面前脸上没半点皱纹的人,顾展铭忽然很想看看家里的那个丫头跟郑淮西坐在一起的画面,也不知道那欢脱的性格能不能得婆婆的喜欢。

    想到窝在自己怀里乖巧的模样,顾展铭的嘴角无意识地扯着一抹浅笑,郑淮西的目光一直搁在男人的身上,此刻见他嘴角的那抹温柔,心里猫抓似得,身子挪了下,“儿子,你没事情吧?”

    “没事啊,怎么了?”顾展铭抬起眼帘,看着面前的人,目光中流露着问号。

    “也没什么!”看着男人脸上一副思春的表情,郑淮西也没多想,只以为顾展铭跟成燕关系好,想到了在法国的某些快乐事情而已,“让你早点把人给我接回来吧,不听,现在也只能坐这里想想了吧!”

    顾展铭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不过也就随郑淮西继续误会着,扣了下额头,男人起身准备离开,“我得到帝云一趟,你明天别忘记先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去吧,”郑淮西头疼地挥了挥手,脑子中盘算着该怎么跟自己那个妹妹开口,不过一想到唐萌就要出嫁也是感慨万千,谁能想到当时九死一生抢救回来的小东西,现在都到了出嫁的年龄。

    顾展铭到达帝云也就十点左右,关阳将早上唐萌送来的两份设计稿放在了顾展铭的办公桌上,“我看了下,其中一份还是比较出彩的,唐小姐的意思是,那边打算再设计份出来,不过时间上得稍微迟两天,先将这两份送过来让我们过目下!”

    男人的长指随意地翻了下两份设计稿,并没有细看,大致地瞥了眼,随即合上递给了关阳,“你联合公司的几个部门研讨一下,采用哪个设计稿,你们直接确定下来就是了!”

    “好的,那我们等唐小姐另一份设计稿到了后再来研讨确认!”关阳从男人手里接过稿子,又将手里的一个u盘递了过去,“这是那张照片的原件,已经拿回来了!”

    男人的手指捏着u盘,在指间转了下,“行,你去忙吧!”

    关阳带着稿子退出了男人的办公室,顾展铭的视线在关阳捏在手里的稿子上滑过,既然已经察觉到唐萌感情上的问题,两人的接触还是尽量减少的好。

    瞥了眼桌子上已经放了好几本的文件,手指捏了捏鼻梁,最近似乎放在工作上的耐心越来越少了。

    摁下内部电话,将王君忆叫了进来,“上次让你办的事情,你今天再去跑一趟,将房子的事情解决了!”

    “夏小姐同意了?”王君忆看着男人,开口问着,毕竟上次夏琳君的抵抗情绪是非常强烈的,听男人嗯了声,“行,我下星期过去办!”

    “找个脾气好的教练,让她把车子学起来!”顾展铭想到上次夏琳君说自己不会开车的事情,“你问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车子,可以事先预定下来!价位的话,也无所谓,主要还是考虑性能、安全性,你带本关于车型的介绍过去!”

    王君忆听完男人的吩咐是飘着出去的!

    祝雅诺看着眼冒红心的王君忆直接喷笑了声,“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哎,你不懂!”红唇抿了抿,看着面前的人,手指挥了挥,“你还是别懂了,要不肯定比我更神经!”

    “好,那你别来祸害我了,我要忙去了!”祝雅诺笑着拿起手里的文件,跑了出去,对于王君忆守着的秘密并没有刨根问底,身在帝云工作,各自都有自己的职责,彼此都有要守的秘密,能说的自然会说,不能说的问了也是白搭,相互都理解尊重。

    下午两点,男人收拾东西提早离开了办公室,路过秘书室,见新上来的两人正跟在王君忆、祝雅诺身边转交一些文件。

    关阳今天倒是不忙,坐那里翻着手里的报纸,顾展铭走了进去,“下午没事,就早点回去吧!”

    “行,”关阳听男人这么一说,倒也没客气地应了下来,“你要回去了吗?”

    男人嗯了声,转身往外走,“跟她们也说下,没事情就提早回去吧!”

    “好!”关阳起身跟着男人往外走去,“等忙过了这一阵,也就好了。”

    点了点头,顾展铭没有再说什么,跟身边的人挥了挥手,直接乘着电梯下楼离开了。

    布加迪顺着车流往香泉湖别墅开去,他的身后不远处跟着一辆白色的路虎车,开车的女人正是唐萌。

    这辆车是唐萌在汽车租赁市场特意租来的,知道顾展铭周六如果不出差基本都会来帝云呆上一段时间处理事情,从中午开始,唐萌就将车子停在了帝云大厦对面的停车坪上,注视着这边的情况。

    见男人从大门出来,上了布加迪,女人也是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后面,因为对男人车子的熟悉,即使距离远点,也不怕跟丢了,何况在衢城,大街小巷都熟悉的情况下,就更不怕了。

    看着两边熟悉的街景,唐萌勾唇浅笑了下,双眸紧紧攥着前面移动的车子,捏在方向盘上的手指泛了白。

    顾展铭将车子开进了香泉湖,身后紧跟而来的是一辆路虎车,两辆车子不远不近相差了百米的距离,男人的眸子落在后视镜上瞥了眼,随即移开,打了个方向盘将车子开进了自家别墅门前的院子里。

    路虎车则继续往前开着,转了个弯,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