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舍得吗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双手卡着女人的腰,晦暗的双眸里是女人困惑的小脸,薄唇抿成一条线,眼睑半敛,“你觉得呢?”

    女人依偎进男人的怀里,摇了摇头,声音萎靡,“那张照片很唯美!”

    “唯美?”男人一手绕着女人,另一只手拨着卡在指间的机子,将女人嘴里所说的唯美照片直接翻了出来,放在两人的眼底,“你喜欢这种风格的照片?”

    目光重新聚集在两人相拥的姿势上,女人的心底依旧钻出丝丝缕缕的痛,环在男人身后的手指紧了下,忽然觉得手有点痒,好想摔东西!

    “其实我不喜欢这样的拍摄手法,你能看清我们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吗?”顾展铭点了下手指,退出了的页面,将机子随手放在了桌子上,满脸的嫌弃,“再稍微远点,画面上的人到底是谁都未必能分清!”

    重新从男人的怀里直起身,目光放在他的脸上,认真地看了遍,红唇轻扯,“你的意思是,上面的人是你的替身?”

    “你想多了,快下去好好吃饭!”男人瞥了眼女人嘴角的浅笑,将人从怀里赶了出去,“晚上回去给我认真仔细地再熟悉熟悉!”

    自己的话不说清楚,引人瞎想,夏琳君横了眼男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憋屈地开始吃饭。

    只是想着男人说的认真仔细地熟悉熟悉这几个字,女人就觉得全身哆嗦,双脚无力。

    两人慢腾腾地吃完饭,起身离开时,时间已经过了九点,一顿饭两人吃了好几个小时,主要是女人在塞东西,。

    夏琳君摸了摸自己挺起的小肚子,如果允许,她表示还能再吃几个小时。

    男人晦涩的目光瞥了眼女人的腹部,手指一探,在她小巧的鼻梁上刮了下,“你即使吃到明天早上,回去该做的还是得做!”

    男人这个做字咬合得多了几分力!

    女人嘴角抽了下,视线往一边挪,装作没听懂男人的话。

    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女人的手指依旧被男人拢在掌心中,瞥了眼面前的路,发现并不是刚才进来的方向,“这是往哪里走啊?”

    “跟着就是,能把你卖了不成!”顾展铭迈着步配合着女人的频率,慢慢地往前移动。

    女人跟在男人的身后,目光往两边的包厢里扫过,绝大多数的门都是打开着的,表示客人已经离开,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还关着,余光从小窗口瞟过,里面的人依旧在推杯换盏,气氛热烈。

    小手贴在男人的背后推了推,夏琳君的目光绕过男人的身体往前探了探,前面没有人,“我们快点走!”

    顾展铭依旧按着原来的步调不紧不慢地移动着,对于女人作用在身上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力直接忽略不计。

    低垂着视线,缩在男人背后,忙着推人的夏琳君察觉到男人停下了步子,双手撤了下来,额头抵着面前宽厚的背,呼哧了两次,双脚往一边移动,嘴里不满地嘟囔,“停下来干……?”

    什么两字,女人直接哏在了喉咙里,看着面前并肩而立的两人,夏琳君微张着唇瓣,全身僵直地愣在了那里,一时没了反应。

    “原来是郭总跟徐总,两位也在这里吃饭?”顾展铭余光瞥了眼呆愣住的女人,长臂一卷将人直接拢进了怀里,看着面前的两人,浅笑地打着招呼。

    郭世扬的目光锁在男人怀里的夏琳君身上,对于顾展铭的客套,只是无关紧要地瞥了眼,并没有应承。

    徐华英笑了下,视线从女人的脸上滑过,放在了对面的男人身上,“没想到在这里碰见顾总,真只巧了!”

    “是挺巧,衢城也就这么点大而已,低头不见抬头见!”顾展铭捏在女人细腰上的手指无意识地勾了勾,视线瞥了眼面前的郭世扬,“倒还没恭喜两位喜结连理呢!”

    女人的身子往后缩了下,低垂着视线躲避着郭世扬专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对着两人抿唇浅笑了下,算是打招呼。

    “谢谢,到时候顾总如有空,过来喝杯喜酒吧!”徐华英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跟顾展铭打着招呼,也不管身边的男人此刻悲痛欲绝的心理。

    “行,发张喜帖过来就是了!”摁在女人腰窝上的手紧了紧,男人目光移到郭世扬身上,嘴角依旧带着浅笑,似是没看到男人此刻失态的模样,“郭总,那我们先走了!”

    说着,顾展铭便拥着夏琳君,移动着双脚打算擦肩而过往外走。

    只是在女人走过郭世扬身边时,垂放在身体一侧的手被他紧紧扣住,令她不得动弹,移动不了。

    夏琳君的目光颤抖地放在此刻捏在细腕上的手掌,那里的温度曾是自己熟悉的,视线轻抬看着郭世扬,手往后缩,想从男人的掌心中脱离出来,奈何男人紧紧地扣住,动不了分毫。

    目光瞥了眼旁边看戏般的徐华英,低声开口带着祈求,“世扬,放手!”

    捏在腰窝处的手依旧没有放开,女人回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见他面若寒霜,眸底的光清寒逼人,视线下垂冷冷地盯着两人的手。

    夏琳君的手绕到男人身后,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滑动,带着几分安抚,眼底带着祈求看着顾展铭。

    “郭总,你这是认错人了吧?”顾展铭的视线冷冷地扫过女人的小脸,薄唇往上一勾,“你未婚妻还站在你旁边呢!”

    捏在女人腕上的手紧了紧,眼帘压了下,轻笑出声,看着夏琳君,“我们谈一下!”

    夏琳君看着男人眼里翻滚的痛苦,心有不舍,咬着红唇,扭过头看着顾展铭,唇瓣轻颤,“给我几分钟,你先到下面等我,好吗?”

    带着歉意的视线挪到对面的徐华英身上,抱歉地对着她轻浅地笑了下,“就几分钟,徐总可以吗?”

    徐华英瞥了眼郭世扬,半垂下视线嗯了声。

    顾展铭的视线从对面的男人身上撤回,放在了夏琳君的身上,捏在女人腰窝的手用力摁了下,随即放开,看着对面的徐华英,“徐总,一起吧!”

    徐华英的视线在两人交握的手上深深地看了眼,看着顾展铭笑了下,点了点头,率先迈着步子往外走去。

    夏琳君瞥了眼往前移动的身影,紧着红唇看着郭世扬,手腕再次转了转,满是无奈地开口“世扬,放手!”

    郭世扬捏在女人细腕上的手松了几分,却也依旧扣在上面,没有放开,视线继续纠缠在女人的小脸上,“他对你好吗?”

    也没有等夏琳君开口回答,随即低笑开来,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会好呢,就是他给你的身份,想想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夏琳君的心被刺了下,心底汩汩地冒着血,双眸痛苦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难道没看到你的未婚妻也在吗?你这样纠缠,不是同样把我放在了难堪的位置上?你跟他有什么区别?”

    自己极力想忘记的事实,被曾经的恋人直接剥开,曝露在外,难堪至极!

    夏琳君的手紧紧地捏着,手指抵进掌心,眸底是破碎的光,视线瞥向一旁,手腕再次转动了下,声音强硬了几分,“放手!”

    郭世扬看着面前的人,扣着女人手腕的手放了下来,双脚后撤,嘴角的笑更加明晰了几分,带着薄薄的自嘲,“是啊,我也一样,没什么区别!”

    “世扬,徐小姐人很好,”夏琳君仰着视线看着男人,头顶的光打在两人的身上,带着几分薄凉,女人浅笑了下,“顾总,也很好!”

    男人的目光裹着几分疼痛,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女人小脸上的那抹浅笑,忽而笑了开来,轻叹了口气,手掌抬起,抹了把脸,“好,我知道了!”

    双脚往前移动了几分,双臂怀上女人的细肩,将人压进怀抱,深深地抱了下,随即松开,手指顺着女人的长发轻轻抚过,声音低哑,“我们各自安好!”

    话落,男人转身离开,不再纠缠。

    看着离开的背影,夏琳君哏住了呼吸,眼底翻滚着潮湿,轻叹了口气,流转的眸子里是清晰可见的疼,双脚无意识地往外移动着。

    门口的位置,顾展铭的车子异常明显地停放在那里,夏琳君看了下周围,并没有徐华英跟郭世扬的身影,想必两人已经离开。

    咬着唇瓣,快步走了过去,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女人的目光瞥了眼男人,见他坐在那里,整个身影隐匿在夜色里,深邃的五官没有半点情绪可言。

    夏琳君紧了紧手里的包,红唇抿了抿,车里的低压让她心惊胆战,“我,我们回去吧!”

    男人的手捏在方向盘上,转过头,视线搁在女人的身上,就那么沉沉地看着。

    女人的身子缩了下,眸光闪烁,瞥了眼窗外,四周静悄悄地并无人影走动。

    缩着的身子挺直了几分,夏琳君将手里的包往旁边一放,咬紧唇瓣似是下了某种决定,只见她猫着身子往男人身上爬去,将自己挤进了顾展铭的怀里。

    双臂绕上男人的颈子,红唇直接贴上他的薄唇,细细地描绘着,“我们就是告个别而已,什么都没干,你别这样寡冷着脸,我害怕!”

    “告别?”男人嗤笑了下,看着挤在怀里的女人,对于她的说辞嗤之以鼻,“你不难过!”

    “我现在心里装了你,里面的空间不大,放不下太多的人,”夏琳君紧了紧双臂,将男人高昂的头往下拉,唇瓣贴着男人的薄唇,“顾总,相不相信?”

    男人的视线下垂搁在女人颤动的双眸上,双手从方向盘上下移到女人的腰窝,如泼了浓墨般的眸子微微眯起,直直地看进女人灵动的双眸。

    四目相对,鼻息相缠,两人一时都没有动作。

    “你相不相信?!”见男人依旧一副寡冷的姿态,女人的身子往他怀里钻了几分,红唇往前又送了几分。

    男人轻叹了一声,手指扣紧怀里的人,薄唇下压,“好,我相信!”

    这个晚上两人从车子里一直纠缠到床上,顾展铭为了让女人好好熟悉记住自己的身体,加深印象,整个晚上将女人像摊煎饼一样翻来覆去折腾着。

    看着此刻瘫软在自己身下的女人,男人的深眸依旧闪着摄取人心的光,双臂半曲撑在女人身体的两侧,全身的肌肉依旧膨胀有力。

    女人纤细的双臂依旧挂在男人的颈子上,全身薄汗淋漓,浸湿了身下的床单,迷蒙的双眼里依旧是男人晃动的脸,声音破碎不成句,“顾总,你再这样折腾下去,我担心那根棒槌会磨成绣花针!”

    男人嗤笑出声,眼里翻滚的热潮更加汹涌,卡在女人腰腹间的手往上提了几分,染着笑意的眸子往下瞥了眼,“还有心思研究这些,看样子,我也没必要收着力了!”

    在女人一声惊呼中,男人直接沉压下所有的力,在身下这块水田里翻恳着。

    夏琳君昏迷前很想起来先给自己来一巴掌,嘴贱的下场没一回是好的;再给男人来一巴掌,水田肥沃也没必要这么使了命的开垦啊!

    不过这些巴掌也只能留在梦里让她自己折腾了,现实里是女人直接昏死在了男人的身下,身上交错着点点痕迹,看着就可怜。

    顾展铭看着瘫成水的女人,摸了下鼻子,将人抱进浴缸清洗了一番,方才拥着人入睡。

    处在半睡半醒的女人,睁着迷蒙的眼,挪了挪分叉的双脚,悲哀的发现,两条腿根本没办法移动,仿佛失去知觉般挺在那里,身下更是酸胀地厉害。

    眼帘颤动,神智逐渐清明,看了眼身边的位置,男人早已经离开。

    手指摁在腰上使劲揉了揉,那股酸胀不减半分,微侧过身,酸胀的双眼看着窗外,一时间昨晚的事情又纷至沓来,搅在脑子中,一团乱。

    手指摁在双眼上轻揉着,夏琳君脑子中是郭世扬痛苦的眼神,呼了口气,希望昨晚自己的话,能让他彻底地忘记过往,好好地跟徐小姐过今后的日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