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男人的誓言是勒在女人脖子上的白绫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胸口传来女人轻浅的呼吸声,顾展铭动了下身子,将她挪到了床上,看着已然深眠的人,长指拨开了女人松散开的长发,将万千青丝拢在了她肩膀的一侧。

    身子下压,薄唇印在女人紧闭的双眼上,提了下她胸口的薄被,男人起身下了床。

    将房间的光线调到合适睡眠的亮度,顾展铭站在床尾,眼眸微阖敛进女人安详的容颜,浓密的长睫下压,掩下眼底太多的情绪,脚跟微转,修长的双腿走出了房间。

    半夜睡得朦朦胧胧的女人,翻了个身,手指无意识地往身边摸了下,指腹下一片清凉。

    紧闭的眼帘轻轻颤动,长睫掀开,卧室里朦胧的柔光静寂无声,流转的水眸放在枕畔,指尖轻抚,无痕的缎面告诉女人,男人并没有在上面休息过。

    摸过机子,瞥了眼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多,红唇轻抿,视线搁在门口,那里有几缕从书房里铺撒出来的光影。

    黛眉轻拢,撑起柔弱无骨的身体,手指滑动拢了拢披撒下来的长发,掀开薄被,双脚从床上下来,玉足塞进拖鞋,女人拉了拉身上的睡衣,目光往外在那片光影上扫过,唇瓣轻咬,夏琳君移动着双脚往外走去。

    书房里的顾展铭低垂着视线,桌子上铺满各种文件资料,长指在上面翻动着,目光不时轻抬,瞥一眼电脑屏幕,核对着两种数据。

    光影里,女人手指在门上轻扣,小脸上是刚睡醒的慵懒迷蒙,长发逶迤在肩上,顾展铭瞥了眼屏幕下的时间,眉宇轻拧,从椅子上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夏琳君的面前,视线低垂落在她略显迷蒙的双眼上,“怎么了?”

    “你怎么还没睡?”女人的视线绕过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瞥了眼摊开在长桌上的各种文件,长睫往上,眸光闪动,声音轻柔,“那些很急吗?”

    拉起女人垂放在身侧的小手,男人带着她走回了办公桌前,目光扫了眼铺撒在桌子上的众多资料,摇了摇头,“也不是很着急,就是要看的数据多了点!”

    顾展铭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将女人拢在怀中,让她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双腿上,长指将面前的几份资料收了起来放在一边,捏了捏酸胀的额头,手指点了下鼠标,目光在屏幕上扫过,“等两分钟,有份文件下载好,就可以休息了!”

    女人的目光从面前的屏幕上扫过,上面显示已经下载了百分之七十,夏琳君挪开的视线,放在男人的书房里。

    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顾展铭的书房,她还没认真地看过,这里的面积比公寓那边大了一倍多,不光书柜扩张了数倍,书的数量更比那边多了数倍之多,看着面前密密麻麻地书册,“这些你都看过吗?”

    靠着椅背,轻摇着椅,将女人的的身子拢进怀里,长指插进女人的发,轻轻地梳理着指间的青丝,目光从数目众多的书籍上走过,嗯了声,“这些基本汇集了我从大学时期到现在的所有的书籍,不过有些也是大致地浏览了下而已,有兴趣,你拿去看看吧!”

    被男人轻摁在胸口的脑袋轻点了下,女人嗯了声,生活在这里,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有点书看看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你那些课程没有去上了吗?”男人的目光瞥了眼下载接近尾声的文件,随口问了句。

    闷在男人怀中的女人轻摇了下头,“想休息一段时间再去!”

    顾展铭揉捏着女人手指的动作顿了下,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着,低垂的视线笼着胸口的女人,薄唇轻抿了下,“不想去就不去了吧!”

    夏琳君没有说话,见文件下载完毕,女人从男人的身上起身,站在男人的身边,看着他将电脑关闭,两人重新回到卧室。

    薄被重新盖在两人身上,女人侧着身被男人拢在怀里,纱帘被拉开,外面月朗星疏,女人枕着男人的手臂,睁着空茫的双眼看着遥远的星际。

    男人的下巴抵着女人的发顶,知道怀里的人还没有睡,顾展铭放在她腰上的手穿过衣服的下摆贴在了女人柔软的腹部,男人掌心的温度直接熨烫进女人的身体,“早点睡吧!”

    女人嗯了声,只是空茫的双眼依旧搁在窗口那一方夜空中,被男人虚握的手指,轻轻地在那宽厚的掌心中滑动着,唇瓣颤动,一声轻叹溢出红唇,“顾总,顾太太什么时候回来呢?”

    已然闭上双眼的男人,听着女人的那声轻叹,眼帘重新睁开,贴在女人腹部的手指在上面轻轻摁了下,声音低沉,“嗯?你在担心什么?”

    红唇紧抿,空茫的双眼慢慢地拢进一汪清水,心底的酸涩重新翻滚上来,“你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吗?”

    身后的男人没有作声,放在女人腹部的手指依旧在滑动着,沉默在两人之间流转,谁也没有再继续开口说话。

    夏琳君心底翻滚地酸涩渐渐转变成怒火,一瞬间地冲动,女人直接在男人的怀里转过身,喷着火苗的双眼怒视着眼前冷峻的脸,“你说话啊?”

    男人的双手依旧拢在女人的身上,半压眼帘,目光低垂看进女人此刻冒火的双眼,“你看过那几天的新闻了?”

    填满怒火的瞳孔缩了下,盯着男人的目光有瞬间的游移,夏琳君不知道心底那抹心虚从何而来,放在男人胸口的手指无意识地抓紧了手指间的布料,只是面对男人此刻的逼视,女人梗着脖子,视线重新跟他对上,“是,我看到了!”

    “什么感觉?”男人的视线直接纠缠着女人,拢在她身上的双手更是收紧了几分,将夏琳君的身体往上提了提,两人面对面,彼此之间不留一丝缝隙。

    “什么什么感觉?”被困在男人的怀里,女人撑在他胸口的手臂往外推了推,却被顾展铭直接拿开,将双手绕到他的颈子后,两具身体密合在了一起。

    “乖女孩,装傻?”高挺的鼻尖直接在女人小巧的鼻子上碰了碰,手指在女人的背后揉捏着,“什么感觉?”

    夏琳君的视线从男人的脸上挪开,眼前的眸子太深邃,犹如深潭能让人直接沉溺在其中,不可自拔!

    男人翻了个身,直接将人压在了身下,手指卡住女人的下巴,将她的视线重新拉回到自己的身上,下压的身体困住女人,丝毫逃避的空间都不给她,食指再次点在女人的心口上,目光紧紧地锁着视线里的容颜,“这里痛不痛!”

    这里痛不痛……

    女人的目光锁着头顶线条明晰深邃的俊脸上,面对男人一而再的逼迫,女人的红唇抿开一抹苦笑,纤细的手臂绕上男人的颈子,“这里很痛,顾总,心疼吗?”

    男人深邃的眸子越发黑沉,薄唇下压擦过女人娇嫩的肌肤,声音暗哑裹着脉脉柔情,诱哄着身下脆弱的女人,“你想我心疼吗?”

    你想我心疼吗?

    身上的人声音里满是柔情,眼眸那么的温柔,他的体温驱走心底的那丝不安,熨烫着周身的血脉,夏琳君的手指爬上男人的额头,游走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心底有个声音冲破理智告诉她,她需要这个男人的怜悯、心疼、呵护……

    唇瓣颤动,声音破碎,女人呢喃出声,“我想要你心疼我!”

    一行清泪应声而落,隐没进鬓发间,心口裂开一道细缝,鲜血蔓延,浸染良知。

    我想要你心疼我!多么动听的七个字!

    男人的唇角抿开一抹浅笑,薄唇吸吮掉女人眼角的泪,箍着她的身体直接翻了个身,将她安置在自己的身上,掌心贴着女人的背轻轻地滑动安抚,薄唇亲吻着女人饱满的额头,男人的誓言就此落下,“你想要,我就给,乖乖地呆在我的身边,把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清空,好好感受我对你的疼宠,两个月后,我送你份大礼,你一定会喜欢的!”

    女人贴着男人的身体,全身虚脱无力,仿佛翻越过万千重山才来到这里,来不及喜悦,却要面对马上死亡的残酷现实。

    男人此刻落下的誓言,是勒在女人脖子上的一根白绫,讽刺地是,她不愿意将这根白绫取下,甩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一步步走进。

    闭上双眼,耳朵下是男人强健的心脏在跳动,沉浮在脑海中的是那张唯美的照片,相拥的男女,美好的亲吻,以及笼在两人身上的那层金色薄纱。

    心口的裂缝被直接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冷雨冰霜呼呼地往里面灌,冰封了所有的热情。

    “身体怎么一下子这么冰?”耳边是男人轻柔的呵护声,身子被卷进男人火热的怀里,夏琳君蜷缩着整个身体,窝进顾展铭脱了衣服的胸口。

    僵硬的四肢,冰冷的心脏,夏琳君苦笑了下,没想到报应这么快就来了,这份感情终归是罪恶的。

    盛夏八月感冒是什么体验,流年不利的女人,体验了下在热火朝天里眼泪鼻涕横流的滋味。

    摸了下已经被纸巾磨得通红的鼻子,夏琳君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接过王阿姨递过来的药,一口吞了进去,萦绕在舌尖的苦味裹着一丝甘甜,目光往杯子里的瞥了眼,味道倒还能喝!

    “晚上睡觉,温度不要调太低,这大热天的感冒,人难受死!”王阿姨收了杯子进了厨房,重新倒了杯温水出来,“多喝水,好得快点!”

    想说这次感冒真心不是空调的错,眼帘轻抬,看了眼絮絮叨叨的王阿姨,夏琳君选择闭嘴,默默地继续往嘴巴里灌水。

    “不知道顾总怎么样,早上倒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摇了摇头,王阿姨打开电视,选了个新闻台,让夏琳君看着,自己则转进了厨房忙活开来。

    男人离开的时候,自己还在睡,夏琳君倒真不知道男人有没有被自己传染。

    视线搁在面前的电视屏幕上,女人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停留在了哪里?

    罗莹云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唐萌正埋头设计着服装,图纸上已呈现出了个大概,笔尖在上面点缀着心里的一些理念。

    铃声切断了唐萌的思路,让她闪过一丝懊恼,盯着闪烁不停的名字,女人扔下手里的笔,捞过机子摁下了接通键。

    “你好!”目光专注地盯着眼底的设计稿,手指在上面比划着,“怎么现在有空找我?”

    “听说你回来了,就想找你了!”对面的女人此刻站在自己公寓的落地窗前,长发松散地披在肩膀上,一身柔滑的丝绸睡衣套在女人瓷白娇嫩的身上,显示罗莹云刚从床上起来。

    手指插入长发,将垂落下来的秀发往上撩到脑后,露出没有修饰过的容颜:“今天空吗?出来聚一下!”

    “挺忙的,最近得把稿子赶出来!”唐萌的眉皱了下,心底窜上一丝烦躁,声音依旧轻柔礼貌,“你今天有什么活动啊?”

    “晚上有个小聚会,都是这个行业里的人,你有兴趣参加吗?”罗莹云慵懒地靠着窗,提了下滑落的肩带,“其实对于你们搞设计的,多参加活动是有好处的,多认识些人,以后大家需要什么礼服就会想到你!”

    对面沉默了下,唐萌停了手里的笔,“这些聚会里的人,你都认识吗?”

    “你是想问,这些人聚在一起都干什么,安不安全,合不合法,是不是啊?”罗莹云的口气显得很无所谓,对于唐萌的疑问似乎并不在意,“放心,我们只是平常的聚会,大家唱唱歌,跳跳舞,交流下信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那个你熟悉的林暮生林老师也经常去的!”

    “那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时间允许的话,我联系你,你过来接我!”听她这么一说,既然林老师也经常性的参加,那这种聚会安全性应该比较高的。

    唐萌思索了下,今天的自己心情也挺浮躁,根本静不下心来,或许出去活动下也不错。

    “好的,绝对保证你喜欢那样的氛围!”罗莹云听唐萌松了口,话里的语气高亢了几分。

    结束了通话,罗莹云编辑了几个字发送了过去,随即把机子甩到床上,人同时倒了进去,扯开嘴角撇了下,“真是个小女孩,麻烦!”

    仰着身子躺在那张紫罗兰的大床上,闭上眼睛,手指撑开,慢慢地抚摸着身下绵柔的丝被,胸口的起伏越来越频繁,紧咬着鲜嫩的红唇,手指沿着身体的曲线慢慢地穿过睡衣的下摆探了进去,修长的双腿相互摩擦交缠,一阵激烈地颤抖后归于平静。

    女人翻身压在丝被上,平复着腹部的抽搐,潮红的脸显得异常兴奋,红唇里低声呢喃着三个字:“唐屹弘!”

    帝云大厦顶楼,顾展铭坐在椅子上,对面的关阳接过男人递过来的u盘,目光在他嘴角边那抹清浅的弧度上扫了眼,“顾总,这次法国之行,看样子收获很丰盛吧!”

    “你手里的数据,看了之后就知道了,”顾展铭低垂着头,手指卡着机子,拨弄了两下,翻出那张照片,递到关阳面前,“联系一下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将底片拿回来!”

    关阳的视线往屏幕上扫过,上面显示的照片,他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当初新闻出来时,整个衢城热闹了几天的,“好的,我尽快联系对方!”

    点了点头,男人长指点了下门后的位置,那里放了个男士的行李箱,“里面是成燕准备的一些小礼物,你拿出去给大家分分吧!”

    “我替他们谢谢顾太太了!”关阳提着行李箱走出了办公室,顺便拉上了门。

    顾展铭的眉微不可见的蹙着,顾太太三个字让他轻笑了下,瞥了眼关上的门,男人摇了摇头,手指重新拿起签字笔,看起了压在长臂下的一份资料。

    唐萌开着车,来到帝云门口,将车子停在了车位上,并没有第一时间从上面下来,手指捏着方向盘,微眯着眼看向顶楼的位置。

    瞥了眼身边停放的布加迪,唐萌知道顾展铭就在楼上,只要自己上去就一定能见到,只是一股气血在心底翻滚,女人眼底满是不甘。

    想到三年不见的南宫成燕,唐萌的心底翻滚着恶毒的想法,希望她永远不要回到这里来。

    这样,假以时日,等自己事业有成,有足够的资本并肩站在顾展铭身边时,他就有可能变成自己的。

    意识到自己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唐萌勾过副驾驶座位上的肩包,手指哆嗦着从隔层里摸出一支针管里,抵在自己的手指上摁了下,针管里的细针直接戳进指尖上的皮肤,一颗血珠从破损的皮肤上沁出,指尖的疼痛缓解了女人急躁的心理,让她有了片刻的安宁。

    旋转着两指间的针管,这是糖尿病人专用的采血针,被她无意间得到的。

    唐萌靠在椅子上,将破损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掉上面沁出的血液,一股铁锈味盘绕在口腔中,女人身体里的烦躁瞬间平息了下去。

    …………………………………………………………………我是加更分割线……………………………………………………………………

    傍晚再来,还有一张5000字!么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