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八十三章 你怎么回来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开着车子行驶在夜间的道路上,街道两旁霓虹闪烁,三三两两的人们闲散地迈着步子压着马路。

    斑驳的光影略过男人深邃的五官,慵懒的视线搁在眼前的道路上,明晰的唇线勾着一缕清浅的弧度。

    车子停在临江苑别墅门口,坐在车子里的男人微侧过身,视线轻抬搁在二楼的位置,窗户透出柔和的光,上面有人影走过。

    嘴边轻浅的弧度更深了几分,推开车门,迈着修长的双腿,顾展铭推开虚掩的大门走了进去。

    看着客厅里坐着的两人,顾展铭愣了下,随即浅笑开来,“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啊?”

    “晚上没事,就过来看看。”唐屹弘坐在沙发上,看着进来的男人,目光饶有深意地在他的脸上停留了几秒,“没想到你不在这边!”

    笑了下,瞥了眼唐屹弘,顾展铭没有接话,转过身看着坐在那里的顾东兴,十分抱歉地开口,“爸,不好意思,晚上没回来陪你们吃饭!”

    “没事,就是你这样一回来就开始忙活,自己的身体要注意,”摆了摆手,顾东兴倒没揪着这个不放,“你妈炖了一下午的汤水,等一下,喝一碗掉!”

    男人嗯了声,见顾东兴的目光已经重新转到电视屏幕上,才转过身看了眼跟唐屹弘坐在一起的唐萌,“这是回来几天了?”

    “三天,我也刚回来,”唐萌的目光搁在男人的脸上,眼角眉梢都染着喜悦,“展铭哥,嫂子什么时候回来啊,这次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呢?”

    “是啊,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呢?”郑淮西刚下了楼梯,听见唐萌的声音,接了这个话题,拧着眉看着顾展铭,“我还以为今天能见到燕子了!”

    “那边还有点收尾的事情要处理,估计还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顾展铭坐在沙发上,看着走过来的郑淮西,浅笑着开口,“她让我给你们带了点东西,放在公寓里了,明天我拿过来!”

    “哎,这丫头,家里什么东西没有啊,还大老远的让你带过来,”郑淮西坐进顾东兴身边的沙发,一脸地不赞同,“我们就是想早点见到她罢了!”

    “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了,她自己在那边跟人合作开了个工作室,脱身出来的话也是要段时间的,”身子往后靠在沙发上,顾展铭大致地讲了下南宫成燕在那边的情况。

    “这次的新闻怎么搞地这么大,不像你的风格啊?”顾东兴的目光搁在顾展铭的身上探究地看了几秒,随后扫向一边的唐屹弘,“你们帝云怎么没及时干预?”

    “什么新闻啊?”唐萌一头雾水地看了眼身边的唐屹弘,在自己不在的半个月,发生了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没什么,就是感觉适当的曝光一下也不错了!”唐屹弘瞥了眼顾展铭,看着顾东兴解释着,在他略不赞同地目光中呵呵笑了两声,“帝云公关部一直密切关注事态变化的,不会失控的。”

    坐在一旁的顾展铭没有作声,虽然事件的主角是他,但是他却并不上心的样子。

    “帝云是你们两个的,”顾东兴的目光扫了两人一眼,嗤笑了下,“别玩坏了!”

    “晓得晓得!”扭过头瞥了眼身边的人,见她仍一副好奇的模样,唐屹弘笑了下,拿出口袋里的机子,手指在屏幕上拨弄了几下,翻了一条新闻出来,递到了唐萌的面前,眼尾挑了下,戏谑地开口,“你展铭哥可是个浪漫的人哦!”

    困惑地视线从唐屹弘的脸上滑过,落在手里的机子上,女人没有看见那一串的文字,入目的是那张唯美的照片。

    捏着机子的手指紧了又紧,唇畔上的浅笑僵硬地停留在那里,锁在屏幕上的目光虚晃了两下,唐萌一时间没有任何动作。

    在外半个月的时间,为了早日达到自己心中的目标,一直忙于奔波,很少关注新闻,倒没想到错过了这么精彩的事情。

    “哎,这是看傻了?”唐屹弘揉了下唐萌的发,哈哈笑开来,“这是被你展铭哥的浪漫吓到了吗?”

    郑淮西的目光挪了过去,看着低垂着头一动不动的女孩,瞥了眼慵懒靠坐在一边的顾展铭,在心底叹了口气,随即清浅地笑了下,“萌萌,怎么看得入迷了啊!”

    郑淮西的声音猛然间拉回了失神的唐萌,低垂的眼睑用力地压了压,僵硬的唇线动了下,抬头的瞬间,落入众人眼中的女孩依旧是笑容满面,“是呢,这张照片选取的角度,上面的光线真是很唯美呢!”

    “是啊!前两天,你南宫伯伯还开玩笑说,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拍照的人,把底片拿回来,自己保存着!”视线挪到唐屹弘身上,郑淮西开口问道,“你们有办法拿到吗?”

    “阿姨,要好的照片,等嫂子回来,让展铭哥跟嫂子去拍个套组就是了,”身边的唐屹弘刚动了下嘴角,唐萌就把话题接了过去。

    “小女孩懂什么,”唐屹弘瞥了眼唐萌,目光里满是嫌弃,“人家那是记录生活中恩爱的点滴,浪漫着呢!”

    “好嘛,我不懂!”唐萌不以为意地撇了下嘴角,扭过头看着顾展铭,“那展铭哥有渠道拿到这张照片吗?能拿到也真是不错,非常唯美,到时候洗出来,弄个相框挂在房间里会非常漂亮的!”

    “应该能拿到!”顾展铭看着唐萌,点了点头,转过头对着郑淮西说着,“明天我让人出面办一下,到时候我带过去交给南宫伯伯!”

    “行,你自己看着办吧!燕子那边的情况也过去跟他们两夫妻说一下,”郑淮西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我那里还温着一小蛊汤水,拿过来,你喝了吧!”

    “那我们就先过去了,”唐屹弘起身对着顾东兴说着,“姨夫,改天再过来看你!”

    “行,早点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到公司你们两个再交流!”顾东兴瞥了眼外面已经漆黑的夜色,对着两兄妹开口,“路上开车注意点!”

    “展铭哥,那我们先回去了!”掩下了失落的情绪,唐萌起身跟男人打了招呼,小跑着进了厨房跟里面的郑淮西说了声,出来随着唐屹弘离开了顾家。

    随着两人的离开,客厅里就剩下顾家的两个男人,顾展铭坐到顾东兴身边的沙发上,陪着他一起看着新闻,“燕子那边的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简单?”

    “还能有多复杂,也就这么段时间,到时候你可以亲自问她的嘛!”顾展铭瞥了眼身边的人,有点无奈的开口,“她那边真的一时半会脱不开身!”

    “燕子的行程这一拖再拖的,真的没事情隐瞒着我们吗?”顾东兴侧着身,微眯着眼,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含着几分探究,压着声音。

    “爸,真没有!”顾展铭摇了摇头,视线往厨房的方向瞟了眼,“你这样疑神疑鬼的,老妈知道不知道?!”

    顾东兴放在男人身上的目光收了回去,继续看着面前的电视屏幕,“你们可别乱来,你南宫伯伯的身体,你应该清楚,受不得一点点的刺激,到时候出什么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顾展铭刚嗯了声,就见郑淮西捧着东西走了出来,起身走了过去,从她手里接了过去,瞥了眼满满一碗的东西,回过头看着顾东兴,“爸,你要不要来点!”

    “那是你妈特意给你准备的,”顾东兴关了电视,起身站在客厅里扭着腰身转了转,拳头在身后敲了两下,看了眼顾展铭,转身迈着步子上了楼梯,“吃了就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吧!”

    “晚上不留下来吗?”郑淮西看着坐在桌边,开始进食的顾展铭,拧着眉,不赞同地看着他,“一个人回公寓也怪冷清的!”

    “出去这么长时间,有些事情得抓紧处理了,”顾展铭倒没有说谎,晚上回香泉湖大概也要忙到半夜才能睡了,留在这里反而会影响到两个人的休息。

    郑淮西总是半夜起来看看,给他弄点小点心上来,防止他肚子饿,这也是忙起来,男人不经常回来的一个原因。

    “那……行吧,你自己看着办!”郑淮西也知道顾展铭回来回忙上一段时间,看着少了大半的碗,“吃好,就早点回去吧!”

    “好,你先上去吧,吃完我会收拾好的,”顾展铭的视线扫过客厅里的挂钟,时间已经接近十点了。

    “行吧,那我先上去了,”郑淮西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也不要忙太晚,事情永远做不完的!”

    笑了下,顾展铭点点头,“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

    目送着郑淮西上楼,顾展铭几口喝完了碗里所剩不多的汤水,起身将碗筷拿到厨房洗了下。

    男人环顾了下房间,将灯光全部关闭,带上门离开了临江苑。

    香泉湖别墅的二楼房间内,厚实的纱帘掩盖了里面的风景,只透出那么点微弱的光,楼下的男人站在车旁,依着车身,视线绞着那点微光,瞳孔深处荡漾着层层涟漪。

    别墅的门被人打开,王阿姨站在门口看着车旁的顾展铭,愣了下,“我说我刚才听到顾总车子的声音了,结果没见人进来,还以为听错了呢!”

    “看样子,王阿姨对我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很熟悉了!”顾展铭摁了下车钥匙,迈着步子进了门,随口说笑着。

    “可不是嘛,”王阿姨重新将门关好,目光往上瞥了眼,对顾展铭说着,“夏小姐应该还没睡,刚才我下来,她还在看书!”

    “你去休息吧!”男人对王阿姨说了句,提着脚往楼上走去,频率有点快,步子有点大。

    卧室里的女人坐在床头,身上盖了条薄毯,手里捧着本书,长发扎在身后,低垂着视线,认真地着。

    余光里,门口人影晃动,夏琳君以为王阿姨又来催着自己早点睡觉,手指翻动着书面,目光依旧搁在那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上,轻声开口,“我看完这几页,我就睡了,阿姨你先去睡吧!”

    “这么喜欢看书?”男人走了过来,随手将机子放在了桌子上,挨着女人直接坐在了她的身边,身子靠着床头,长臂穿过女人的薄肩,绕在了她的身上,将夏琳君整个身子拢进了怀里。

    女人的身子僵硬在男人的怀里,显然对于他此刻的出现,夏琳君未曾预料到,扭过头瞥了眼男人,随即垂下了视线继续盯着手里的书,奇怪的是刚才看得津津有味的故事,此刻却看不进半个字,“你……怎么回来了?”

    “你不睡觉,难道不是在等我吗?”男人修长的手指翻动着女人手里的那本书,目光随意地在上面看了几眼,见是一本国外的名著,听到女人的询问,戏虐地开口。

    红唇抿了抿,眸子中流转着颤动的波光,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萦绕着女人的周身,身体里的血液因为他的靠近开始加速地流窜着,胸口又开始闷闷地生疼起来。

    男人抽走了女人手里的那本书,长指塞进女人虚握的手中,将她纤细的手指捏在掌心中,线条明晰的下巴碰了碰女人低垂的头,一声轻叹溢出男人的薄唇,“真的不是为了等我而没睡吗?”

    “不是,”抵在男人下巴上的脑袋晃了晃,夏琳君看着两人交缠在一起的手指,红唇轻启,“我以为你晚上不回来了!”

    “傻丫头!”男人的手指轻轻的揉捏着女人纤细的指头,拢着女人的长臂紧了紧,两个人的身体更靠近了几分。

    从男人薄唇中落下的三个字,裹着温情,包着宠溺,犹如裹着巧克力的糖霜,融进女人的骨髓。

    贴在男人胸口的女人,眸子中的波纹颤动地愈加厉害,贝齿咬紧唇瓣,抵住翻滚而上的酸涩。

    男人宽厚的肩膀拢着身边娇小的人儿,空气中都流淌着脉脉温情,两人在静寂中相互拥抱着彼此。

    女人窝在男人的怀中渐渐地闭上了双眼,沉入梦中,被男人拢在掌中的小手,下意识地捏在男人的尾指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