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八十二章 送你东西这么委屈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阿姨倒了杯温水放在茶几上,看了眼交缠在一起的两人,目光在交握一起的手上走过,便不动声色地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最近都在忙什么?”男人拉着女人的手坐进沙发,双腿撑开,将女人的身子固定在腿上,目光落在莹白的小脸上。

    侧坐在男人身上的夏琳君紧绷着身子,一段时间的空白,心底盘绕的不安,让她有丝抗拒,“没什么可做的,每天都在屋子里看看电视而已!”

    男人的手指把玩着女人的小手,微侧着头,目光在女人的脸上巡过,落在那嫣红的双唇上,深邃明晰的脸朝女人逼近,停留在几毫米处,男人火热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在女人的鼻尖唇畔迷漫开来。

    夏琳君的脸往后撤离,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笼着她的周身,长睫如受惊的蝴蝶抖动着翅膀,沾满不安。

    男人的手爬上女人的脊背,手指揉弄着上面的脊珠,掌心的热度穿过那层薄薄的布料,渗进女人的血脉。

    手心晕开一层薄汗,小脸染上薄霞,微侧的身体拉开了两人交融在一起的热浪。

    随着女人将头偏向一边,男人的脸擦过女人的长发,手指撩起垂落的青丝,拢到背后。

    耳垂上那点艳红再度在男人的深眸中闪亮,手指插进女人的发,在头皮上揉捏着,薄唇含上那点红,舌尖裹着戏弄着。

    热流窜过四肢,女人僵硬的身体蜷缩进男人宽厚的怀中,手指无力地攀附在男人的肩膀上,双眸沾染上迷雾。

    男人的唇从耳垂上辗转到女人的唇中,手指下滑停留在女人的腰窝,坚实的手臂拖着女人绵软的身体,将她摆成合适的角度,方便男人汲取女人口中的芬芳。

    顾展铭身上散发出蓬勃的张力,女人攀附的手指泛起青筋,娇小的身体被困在男人紧窒的范围内,坚实的臂膀勒紧女人纤细的腰肢。

    汹涌的热浪在两人之间来回激荡,男人控制着女人绵软无骨的身子,手掌顺着女人身侧玲珑的曲线来回抚摸着。

    夏琳君的唇从男人的舌尖下逃脱,被滋润到极致的嫣红小嘴,此刻正如离岸的鱼,急促地吸收着氧气,男人的唇依旧停留在女人颈子的一侧吸吮着。

    小手爬上男人的脸,手指挡在男人带火的薄唇上,轻颤的睫毛下压,声轻如蚊,“你……我今天身体不方便!”

    顾展铭的身子顿了下,眼帘抬起,盯着女人看了半分钟,似乎在分辨女人话中的真实性,红如海棠的容颜此刻艳丽夺目,半掩着长睫,红唇轻抿如出水芙蓉,星眸娇羞地瞥到一边,不敢回视男人专注的眸光。

    “真是要人命!”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女人耳边炸开,犹如藤蔓穿过耳膜缠绕上女人的心房,锁住她颤动的灵魂。

    顾展铭的手移到女人细长的手指上,深邃的眸底依然闪烁着火光,犹如燃烧的炭火烘烤着女人。

    “我有更好的办法!”男人的目光攥紧女人的视线,手指撑开与之交叉而握,将女人的小手举到两人之间,薄唇印在女人的手上。

    “我不干!”看了眼被压制住的小手,夏琳君奇迹地看懂了男人嘴角的那抹浅笑,“你想都别想!”

    “那用这里?!”男人的薄唇移到女人的红唇上,探出的舌尖在上面打了个转,又添了几分颜色上去。

    如果刚才只是惊吓,那么现在则是惊恐,夏琳君瞪着一双湿漉漉的水眸,里面盛满错愕。

    “你的选择?”男人低垂着视线,带着薄茧的拇指在女人的手指上来回游走着,声线低沉缓慢,眉峰微微挑起。

    “我两个都不选!”咬着唇角,女人用力挣扎着,想挣开男人的束缚,结果却发现只是徒劳而已。

    “那我自己来做选择吧!”长臂穿过女人的双腿,轻而易举地将夏琳君抱起,稳健地往楼上走去。

    “你不能这样,这是虐待,你违背了妇女的意志,你这是不道德的!”夏琳君惊吓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

    顾展铭:……

    “我选,我选,还不行吗?”女人委屈地声音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楼下,从房间里出来的王阿姨,抬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楼梯,摇着头进了厨房……

    两人再次一起出现是在晚饭的饭桌上,夏琳君选了个离男人相对远的位置坐下,王阿姨把几个菜端上来,无奈地摇了摇头,好笑地转进了厨房,不参合两人当中。

    目光嫌弃地瞥了眼握着筷子的右手,手指紧了紧,放下,左手抓起瓢子,非常艰辛地巴拉着碗里的饭菜。

    顾展铭心情愉悦地吃着饭,余光里动作不断的小女人纠结地扒着饭,左手笨拙地掏着盘子里的菜,两条细眉拧成结,小嘴嘟着,兀自生着闷气。

    粗粝干燥的拇指摸了下自己的鼻头,嘴里嚼着可口的饭菜,男人的视线移到被女人放弃不用的小手上,深邃的眼眸深了几分。

    夏琳君好不容易从盘子里掏来一片青菜,张嘴进口时,发现对面男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右手上,握着瓢子的左手抖了下,青菜直接从嘴角滑落,挂在了女人面前的碗边,右手鬼使神差地挪到了桌子底下。

    做完这一切后,女人看着碗沿上挂着的那片青菜,直接想死一死。

    对面的男人抽回目光,视线挪到一旁,嘴角紧紧地抿起,压抑着胸口的起伏,只是眸底的那点笑意扩散开来,溢出眼角,洒落在男人深邃的脸颊。

    夏琳君在桌子底下搓着自己的右手,仿佛上面还沾染着男人磅礴而出的泥泞。

    懊恼的目光挪到对面的男人身上,恨不得将男人的身体瞪出几个窟窿来。

    那抹淡笑柔和了男人平时强硬的姿态,顶上的灯光洒在顾展铭的身上,此刻的男人穿着平常的居家服,坐在那里平和的用着餐,一丝悸动窜出密密麻麻地缠绕着柔软的心脏。

    慌乱地掩下眼帘,左手鬼使神差地捡起那片叶子送进嘴里,心不在焉地咀嚼着。

    顾展铭若有所思地盯着神游的女人,不明白她又怎么了,某种可能一闪而过,男人眸底的浅笑寡淡了下来,原本有点滋味的饭菜也素然无味,放下手里的筷子,男人起身离开了桌子。

    夏琳君扫了眼男人没有吃完的饭菜,撇了撇嘴角,男人起伏不定的脾气犹如小孩的脸说变就变。

    转进书房,推开落地窗,男人站在阳台上,墨色的双眼敛进浓稠的夜色,指尖的烟雾弥漫开来,模糊了他沉思的脸。

    夏琳君拒绝房产转户,王君忆已经在当天通过邮件告知了自己,看到消息的一瞬,自己倒没有半点意外。

    关于拒绝的原因,邮件里并没有涉及,只是字里行间所表达的意思是需要自己亲自来解决这件事情。

    夏琳君端着一杯清茶站在门口,敲响了房间的门,男人转过身回望着门口盈盈而立的女人。

    顾展铭的身子隐没在黑暗中,夏琳君看不清他的面目,指尖上的烟头明明暗暗闪着亮光,“你,晚上在这里休息吗?”

    女人低垂着头,声音轻轻柔柔,顾展铭从黑暗中走出,长指摁灭烟头,来到女人的身前,手指扣着杯子从女人手中接过那杯水,“你希望我留下吗?”

    垂落在身旁的手指捏着裤脚两边的布料,长发洒落在肩头,小脸隐在长发下,男人深邃的眉目落在女人的发顶上。

    夏琳君的声音始终没有响起,沉默地转身,朝着卧室走去,身后没有一丝响动,旋开卧室的门,女人停留了几秒,回过身,朝着另一头的男人投去腼腆的一瞥,含羞带怯。

    顾展铭落在女人背影上的深眸闪烁着细碎的光,若隐若现。

    手指捏着杯子,男人的双脚沿着女人走过的脚印来到卧室门口,房间的灯已被打开,收拾一新的卧室里已没有了下午遗留下的糜烂气息,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茉莉花香。

    随手把杯子放在女人的梳妆台上,目光在台子上扫过,上面只有少得可怜的几样小东西。

    手指捏起其中的一样,放在眼底看了下上面的几行字,竟然是婴幼儿保湿霜,拿起上面的另外几样,依然是婴幼儿用品,男人瞥了眼站在床边的女人。

    “我的皮肤很容易过敏,用市面上的化妆品容易起皮!”女人提着被子的一角,见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化妆品,站在那里解释了,“一般没有必要,我就用这些。”

    男人不懂女人的化妆品,只是曾经南宫成燕的梳妆台上摆满了瓶瓶罐罐,跟这个比起来,丰盛多了。

    长臂落下,东西放回原位,男人走到窗边,拉开了落地窗帘的一角。

    男人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夜景,女人钻进了薄被中,拨弄着自己的手指,空气中漂浮着几缕尴尬暧昧。

    低垂着头的夏琳君余光瞥了眼男人的背影,自己拒绝签订房产转让书,不知道王秘书告诉他没有,添了下红唇,女人在心里想着是不是趁这个机会跟男人说清楚。

    “王秘书有没有跟你提过关于那份房产转让书的事情?”夏琳君坐直了身子,清灵的眼盯着男人的背,发问的声音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音。

    男人嗯了声,声线平直,身子依旧背对着夏琳君,没有转身的意思,女人看不见男人的面容,血管里的热流涌动地快了些,“我不想要这些东西,我答应了我会遵守诺言的!”

    嗤笑了下,男人回转身,眉峰抬了下,似笑非笑地盯着床上的人,“女人守得住诺言吗?”

    心上结巴的伤痕裂了一条缝隙,女人的细眉拧了下,眼帘半掩,遮去瞳孔深处埋葬了的伤痛,倔强地开口,“这次可以!”

    双手环胸,男人姿态慵懒地靠着身后的窗户,对女人信誓旦旦地两个字不置可否,“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免得到时候后悔!”

    “我没什么好后悔的!”夏琳君压制着心底翻涌上来的疼痛,“希望顾总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才好!”

    身处国外的顾太太总有回来的一天,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平白无故地给自己弄了个便宜孩子出来,夏琳君可不会相信那个南宫成燕能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变故。

    刚才空气中流淌的那丝暧昧,在两人的谈话中消失无踪。

    顾展铭压着眉骨,沉冷的双眸搁在夏琳君的身上,犹如寒潭荡涤开来。

    夏琳君身上沁出一层薄汗,虽然嘴巴上毫不客气地回击着男人,心底到底存着几分底气不足,怕惹火了男人,吃亏的是自己。

    见男人跺着步子朝这边走来,身子微不可见地缩了下,倔强地眼底划过一丝惶恐。

    男人的步子顿了下,随即继续往女人的方向移动,看着床上的人睁大的双眼,顾展铭双眉间的那丝不愉更加明显,“又忘记我说过的话了?”

    女人睁着水润的眸子盯着坐在床沿的男人,摇了摇头,“我没忘记,你说,你给的,让我接着不要躲避,我也躲避不了!”

    见男人的目光看过来,里面裹着一层看不清明的色彩,夏琳君的长睫动了下,随即抬起,目光里有点委屈,“可是能不能给我点拒绝的权利!”

    “送你东西,这么委屈吗?”男人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看着装修考究的家居,眉宇间的纹路拧着一缕疑惑。

    搁在男人身上的眸子哏在那里,视线一点点地在顾展铭明晰深邃的侧脸上探寻着,声音里裹着一丝不确定,试探地开口,“这只是你送我的东西,没有其他的目的吗?”

    “你想我有什么目的?”男人的眸子敛进女人满脸的困惑,缠绕着心里的那股郁闷之气消散开来,“你拒绝,以为我对你有什么目的?”

    眨巴了下双眼,视线从男人的身上挪到一旁,盯着窗边的花瓶,矢口否认道,“没,我没这么认为过!”

    长臂探出,玉竹般修长的手指卡在女人细巧的下巴上,男人的目光搁在女人逃避的双眼上,顿了几秒后,手指从女人的下巴上撤离,沿着白皙的长颈,来到女人的心窝处,在上面轻点,薄唇抿了下,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女人的耳畔落下,“这里换不换?”

    这是男人第二次向夏琳君提出这个问题,搁在女人脸上的的视线紧紧地裹着她的表情,眸子中的颜色黑如漆墨。

    锁在男人眉宇间的视线慢慢地下移,最终落在了男人点着的心口上,一抹疼一点点地钻出女人的心脏,水雾弥漫进瞳孔,一点清泪溢出眼睑落在男人的手指上。

    目光攥着那点温热的泪水,男人的手指勾着女人的下巴,将她低垂的头抬起,顾展铭沉沉眉目压进女人痛苦的眸子,温热的气息贴进她的唇,“换不换?”

    “怎么换?”女人破碎的眸光里挤满痛苦,断线的泪从白皙的脸上流进嘴角,颤动的红唇噙着一抹苦笑,专注的视线里是男人刀刻的俊脸,“你告诉我,怎么换?”

    “等价交换!”男人深邃的眸子笼着女人泪痕交错的小脸,贴着女人的薄唇动了下,“你要不要!”

    “我不能!”女人的视线搁在男人的深眸里,等价交换多少诱人的四个字啊,夏琳君却只能苦笑着拒绝,颤抖的唇瓣又重复了这三个字,“我不能!”

    女人说我不能,而不是我不愿,也不是我不要!

    顾展铭搁在夏琳君脸上的视线慢慢地收紧,眼睑重重地下压,掩盖住翻滚的浪涛,眼帘重新抬起依旧是平静的水面,窥探不出里面的深浅。

    薄唇压进女人沾染咸味的红唇,唇齿相交,吸吮掉上面的酸涩,长臂将面前娇柔的身子锁进怀里,轻轻安抚。

    夏琳君整个身子被笼在顾展铭的身下,女人的手臂被男人轻压在胸前,整个身子被他紧紧地箍住,吞吐间全是男人火热的气息。

    唇齿分离,鼻息依旧纠缠,男人的手指插进女人的长发,晦涩的瞳孔里荡涤着几许温情,薄唇印在女人饱满的额头上,“乖女孩!”

    纤细的手指紧紧攥着男人胸前的衣服,沾满男人气息的红唇微微张开,憋闷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水眸里依旧是雾蒙蒙。

    “晚上,我得回临江苑一趟,”男人抵着女人的额头,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揉捏着她的头皮,看着面前依旧没有回神的女孩,顾展铭喟叹了声,“早点睡!”

    机械地点点头,目光中男人起身离开,留下一室清辉。

    手指压着唇畔,已然清明的的双眸盯着头顶的水晶灯,柔和的光线却刺的眼睛生疼,鼻息间萦绕的依旧是男人的气息。

    赤着脚踩在地毯上,推开阳台的门,夏季的晚风挟裹着闷热拉扯着薄衫,低着头,视线里门口的车子已经发动,车子里的男人打着方向盘,伴着车灯慢慢地往外移动。

    纤细的手指摁在隐隐作痛的胸口,眼泪再次挣破束缚从白皙的脸上坠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