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头痛欲裂!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女人泡在露天的泳池里,对于晚间的谈话,夏琳君忽然意识到今天的男人包容量大了好多,原以为自己的回答会惹怒他,却没想到,顾展铭只是一笑了之。

    或许这只是男人的一种试探吧,他要的从来只是孩子,自己的心,多了不多,少了也无所谓!

    手指撩起水花,女人轻轻拨动着水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至于男人停留在她的身边也没有发现。

    手指间多出来的毛巾让女人才有了反应,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女人挪到他的身后,帮他搓着宽阔的背脊。

    月色洋洋洒洒地撒满泳池,波光粼粼晃动,顾展铭绕着泳池慢慢地划动着,矫健的身姿穿梭在水波间,夏琳君紧贴池边站立着,目光落在犹如游鱼敏捷的身体上。

    顾展铭游了两圈,绕回到女人的身边,拉着她的手,牵引着往池中浮去。

    “我不会游泳,”夏琳君紧紧地攥着男人的手臂,双眼紧张地看着他,十分不好意地预先给他做了报备。

    “放松,没这么可怕,”男人半扶着女人的身体,慢慢地移动着,或许对于水的恐惧,顾展铭发现夏琳君动作非常的僵硬。

    “有这么可怕吗?”看着四肢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顾展铭也是无奈了

    “算了吧,你把我带回去!”夏琳君真的不想再尝试,从小自己就怕水,记得田淑华还告诫过她,让她远离有水源的地方,说是曾经有个看八字的老师特意提醒过她,自己的八字忌讳水。

    “行吧,那你缠紧了!”男人捧着女人的臀部,挪着脚步往岸边走去。

    这个泳池的设计,中间部分深了几十公分,略呈u字形,刚才顾展铭将女人带到了最深的地方,双脚没有支撑,女人一下子就惊慌失措开来,反身直接缠上了男人,差点将他扑倒。

    临近岸边,男人并没有将女人放下来,双手依旧捧着女人的身子,池水半掩在两人腰腹的位置,荡漾的水波涤荡在两人的肌肤上,又慢慢地往外散开来。

    男人低下头,寻着女人的唇轻轻地碰了下,见夏琳君羞红着脸,双眼就着月色染着风情,顾展铭的手指挪到女人的身后,将上面的带子解开,束缚住女人柔软的那片布料滑落至水中,随着波纹上下漂浮,渐渐离开。

    伴着月色,紧紧贴合的两具身体摇曳出动人的乐章,泳池的水荡涤着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睡梦中的女人仿佛还漂浮在水中,身体上下起伏,眉间的纹紧紧地蹙着,夏琳君感觉累死了,手中的浮木依旧随波晃动着,紧绷的手指隐隐透着酸痛。

    当浮木不再晃动,手指随即从上面滑落瘫软在身侧,神智再次被卷进了黑暗中。

    顾展铭从女人的身上下来,瞥了眼窗外透进来的光线,起身进了浴室。

    穿戴整齐的女人,坐在床沿上,单手撑在枕头上,手指拨开脸上的碎发,深邃地目光搁在夏琳君紧闭的眉目间,身子下压,薄唇抵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叫唤着陷入深眠的女人,“琳君!”

    睡梦中的女人轻轻嗯了声,顺着声音,小脸转动了下,贴近男人的脸蹭了蹭。

    看着女人无意识地动作,男人闭着眼喟叹了声,薄唇再次贴近女人的耳蜗,“这两天,我讲的话,你记住了没有?”

    紧蹙着眉,女人长睫颤动了数下,依旧嗯了声。

    长指揉捏着女人的耳垂,顾展铭弯下的身子慢慢地挺直,深邃晦暗的眸子笼着女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希望你真的记得!”

    或许男人的手指扰了女人的清梦,夏琳君翻了个身,纤细的五指直接扣进男人的掌心,将他的手压在了小脸下面。

    瞥了眼腕上的手表,顾展铭慢慢地将手抽了出来,起身站在床边,视线深深地看了眼睡得毫无知觉的女人,转身离开。

    顾展铭出差到法国的消息,夏琳君还是从媒体上获知的。

    那天自己醒来,整个别墅空无一人,床头柜上压着男人特意留下的便条,知道他已经离开了。

    底下是一串号码,男人让她拨打这个号,会有人来接送她回家。

    后来电话接通,夏琳君才知道这是关震的。

    媒体零星提到顾太太也是在法国游学,顾总这次前往那边,十有八九是去看望分隔异地的太太去了。

    嗤笑了下,夏琳君将网络关闭,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在这个男人的新闻上,既然自己的孩子将是他跟顾太太之间唯一的孩子,自己也不必再想太多。

    接下来的几天,媒体不断地推送着顾展铭在那边的活动轨迹,除了睡觉,似乎上个厕所都能成为新闻被推上头条,看着那些新闻,夏琳君都觉得脑子抽得厉害。

    手指无意识地滑动着鼠标,目光在电脑屏幕上移动,一条标红的标题赫然进入女人的视线。

    —“帝云总裁顾展铭跟太太南宫成燕异地浪漫深吻!”

    手指落在鼠标上并没有直接摁下去,女人的视线在这行字体上来回移动了数次,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淡漠的眼没有过多的情绪,手指轻轻往下点了下,直接进入了新闻网页。

    上面也就放了一张远景拍摄的照片,画面中男女虽然不甚清明,但是夏琳君却一眼看出那是顾展铭。

    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一身连体长裙,一脚往后勾起,裙摆迎风飞扬,双手挂在男人的脖子上,红唇贴着他的薄唇,画面中的男人双手卡在女人的腰上,略低着头,视线搁在女人微仰的脸上,两人镶嵌在异国的夕阳里,远处一轮落日,万千柔光笼着整个画面。

    双脚收在椅子上,手指从鼠标上撤离,环抱住双脚,下巴搁在膝盖上,夏琳君视线呆滞儿空茫地盯着面前这张唯美的照片,看得出来,顾展铭很爱他的太太!

    底下一溜的评论,都在那里对着这张照片羡慕妒忌恨。

    手指探出,摸上一旁的鼠标,女人才发现伸出的手指颤抖地不像话。

    夏琳君紧紧盯着自己颤动的手指,眼里一抹不可置信,目光从无力的手指上挪到屏幕上那张让人心动的照片上。

    一行清泪毫无预兆地沿着女人的两颊滑落下来,流进了唇角,泪水中的那股咸,仿佛在讽刺着女人此刻的痛苦。

    手指紧紧地捂住唇瓣,眼底的泪仿佛流不尽的水,沾满女人的手。

    原来抗拒的心理根本无法抵挡入侵的感情,夏琳君低着头,深埋进臂弯里,哭得不能自己。

    男人说想要他更多的喜爱,就拿心来换,夏琳君摇了摇头,自己的心在不自不觉中开始遗落在他身上,可笑地自己,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能掌控住一切。

    低笑了声,女人抬起泪痕交错的小脸,看着屏幕里相拥的男女,感觉头痛欲裂!

    起身,直接摁下电源,关了电脑,夏琳君犹如游魂,飘向床铺,无力地缩进了薄被中。

    第二天起来,夏琳君就发现自己有点低烧,火气也同时上来,唇瓣都裂开了个口子,夏柏强看着夏琳君的样子,担忧地开口,“你这是空调开太低,冻到了?还是上火了?”

    “两个都有吧!”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酸涩的眼角,“爸,家里还有什么药没啊?”

    “等一下,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夏柏强提着刚买来的菜进了厨房,简单地收拾了下,就拿着钱包,扶着人出了家门。

    顾展铭原定几天的法国之行,也在一拖再拖中持续地延长着时间。

    自从那张照片曝光出来之后,或许是帝云公关部直接插手了进去,后续也就没有任何的新闻再被放出来。

    夏琳君这几天一直缠绵在病床上,一个感冒来势汹汹差点要了她的小命,也就无心这些了。

    选择性地看一些娱乐节目外,女人基本不再浏览新闻版面,手机也被卸载了电池,扔在了一边。

    唐萌带着一队的人回到衢城刚好历经半个月的时间,此时的顾展铭还依然留在法国。

    唐屹弘开着车亲自到机场来接的人,看着出来的人,男人宠溺地笑开来。

    一队的人一起出来还是挺壮观的,唐萌跟祝秘书走在最前面,两人不时浅笑低语,关系挺融洽。

    走到近前,唐萌对男人笑了下,没有说话,而是转身跟身后的人开口,“大家先回去,明天休一天,后天我们到工作室集合!”

    “大家这次辛苦了!我作为唐萌的哥哥谢谢大家,希望你们工作室能设计出符合帝云精神的服装来!”唐屹弘是作为唐萌的哥哥开口说这个话的,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

    众人跟两人分手后各自离开,毕竟在外已经有段时间,还是很想念家里的。

    只剩下两人,唐萌直接挂在了男人的胳膊上:“哥哥,好想你们哦!”

    “刚才看你安排事情,还以为出去一趟老练不少,原来还是老样子啊!”唐屹弘看着挂在自己臂上的人,无奈地摇头低笑。

    “再老练也是你妹妹啊!”唐萌不觉得有什么矛盾:“爸爸妈妈都在家吗?”

    “在呢,知道你今天要回来,一早就忙开来了,准备着你喜欢吃的东西。”接过唐萌的行李,往外走去。

    “就知道爸爸妈妈对我最好了!”唐萌随着男人的步子走着,“展铭哥回来了吧?打个电话给他,一起到家里吃饭啊!”

    “你可真是你展铭哥的亲妹妹啊!”食指在唐萌的额头上轻点了下,声音里却无半点吃味,“这次还是算了,他现在还在法国!”

    捂着额头嬉笑的唐萌愣了下,脚步顿在那里,看着唐屹弘的身影走出了好几步,反应过来,重新跟了上去,嘟着嘴念叨着,“怎么去这么长时间啊,嫂子也真是矫情!”

    瞥了眼嘴里碎碎念的小人儿,唐屹弘好笑地摇了摇头,却没有接话。

    侧头看着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的男人,唐萌也住了口,已然没有刚才的好心情,嘴角的笑容却始终保持着,让人察觉不出她此刻心情的低落。

    上车后,唐萌依旧不停地说着这次出去的感受,没有停歇的打算。

    听着身边的人叽叽喳喳的说着,唐屹弘挺欣慰的,唐顾两家现在就一个女孩子,从小就娇宠着养大,特别是十年前的那件事情后,对她的宠爱就更是上了好几层楼。

    她也争气,从小就特别优异,一路都是被表扬着过完了学生生涯,现在大学毕业也有自己要追求的目标。

    不知道以后什么样优秀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的妹妹!

    想想,唐屹弘就摇了摇头,脑子里已经在过滤着衢城自己接触过的,跟她年龄相仿的出色的男子。

    却是越想眉头皱得越深,衢城似乎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

    或许应该把范围扩大,不应该局限在衢城而已。

    两人回到家,就看见门口已经站了个人,唐萌跳下车,直接飞奔着投进了那人的怀里,犹如快乐的小鸟飞翔了一圈后回到家,“妈妈,我好想你啊!”

    头贴着郑淮西的肩,双手抱着她的腰身,轻轻地摇晃着撒着娇。

    “就你这丫头嘴巴甜!”郑淮西双手在唐萌的背后轻拍着,“也不注意安全,也不等你哥把车子停稳当了,这么直接跳下来,也不怕扭到脚!”

    不赞同地责备着巴拉着自己的女儿,郑淮西瞪了眼拿着行李过来的唐屹弘:“也不看着你妹妹,这样多危险!”

    无奈地看着靠在郑淮西肩膀上的唐萌,撇了撇嘴角,一声不响地拿着行李进了门。

    “妈,不是哥哥的错了,我是太想你了,就没顾得上那么多,下次不会了,我会注意的。”挽着郑淮西的胳膊一起进了大厅,委屈地解释着。

    “你爸在厨房帮你做好吃的,你先去跟他亲热下吧,免得到时候吃醋,说你不想他!”瞪了眼,郑淮西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了,“等下到楼上整理休息一下,晚饭好后,我会叫你的!”

    “好嘞!”在郑淮西的脸上亲了下,唐萌就蹦跳着进了厨房,大叫着:“爸,你宝贝女儿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