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六十五章 看样子,又要找你玩了呢!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没有动,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手里的这张脸。

    女人放在双腿上的手紧捏着,手心里起了层薄汗。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这样的一幕,男人们的目光扫了眼女人的脸,没有想到帝云的顾总喜好这一款。

    而女人们的目光则复杂难辨多了,毕竟被这样一个男人看上,以后的生活将发生不可预知的逆转,是这里多少女人热切想要得到的。

    在这无声的一幕后,男人收回了手,环顾了下安静的男女,勾唇笑了下,:“大家继续吧!”

    关阳走到男人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语,把香泉湖别墅的事从头说了下。

    顾展铭有些讶异地看了眼关阳,不过并没有别的情绪:“既然那边处理好了,就行了。”

    关阳起身时瞥了眼一旁的女人,其实自己在门口站了一些时间,看着顾总第一次在这种场合碰一个女人,感觉还是比较新奇吧。

    女人低垂着头,关阳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双手交叠地放在双腿上,十指纤细修长。

    这里的老板果然有一套,换做外面的任何一个地方碰到这个女人,都会认为她是白领。

    之后的时间里,顾展铭再没有跟身边的女人接触过,仿佛刚才的短暂碰触只是这个女人的梦一样。

    女人安静地坐在那里,眼里划过失落,脸上却不得不挂着勉强的笑。

    同场的几个女子依偎着身边的金主,眼神里是掩盖不住的嘲弄,几个男人看到,也不过是一笑置之而已。

    谁也没把心放在这里!

    散场时,男人率先起身离开,后面的几个男人搂着怀里的女人陆续地出了包间。

    顾展铭身边的女人依然独坐在那里,看着空荡了的房间,无奈地叹了口气,今天没有收获。

    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支女士香烟点上,烟雾瞬间模糊了女人娇嫩的面容。

    包间的门被再次打开,进来个平头的男人,挨着女人坐下:“怎么,没搞定?”

    把烟蒂随手扔进了酒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裙子:“这个男人,不是一般女人能搞的定的,下次找个容易点的!”

    见女人要走,平头男人伸出手一把把她攥了回来,女人颠坐在男人的身上,却没有起身。

    “下次有好货,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你啊!你看,今天这个男人怎么样?帝云的总裁啊”男人把手伸进了女人的裙摆抚摸着,“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啊,你最起码见识到了吧!”

    呵笑了下,女人在男人的胸口轻拍了下:“行,记得你的好呢!”

    “知道就好,”男人把头伸进了女人的颈窝,“今天这身打扮可把我惊着了,还以为哪里来的高级白领呢!”

    两人说话着滚在了一起,包间里的音乐依然在高亢地唱着情歌。

    门口,顾展铭跟几个玩嗨得根本毫无形象可言的男人分手,坐上了座驾。

    驾驶室里的关阳启动车子,瞥了眼闭着眼睛的男人:“顾总,回哪里?”

    “到临江苑吧!”车顶的灯打在男人的脸上,骨节清秀的手指卡着手机,瞥了眼机子上的时间:“这个点,家里的两个人应该还没睡!”

    车子进入院子时,别墅的灯还开着。

    男人下车步行,沿着几米的鹅卵石小路,淡漠如水的双眸染上几缕温柔,房间里透出的光,填满男人的瞳孔。

    手刚抬起准备摁门铃,门就这么被从里向外的打开来,穿着睡衣的郑淮西站在门口,笑看着夜归的顾展铭;“你爸说你回来了,让我来开门,我还以为他蒙我呢!”

    “爸是听到了我那辆车的声音吧,”回身关上了门,双手打上了郑淮西的双肩,加了点力气的轻按着,“下次别等门了,万一没回来,你们也休息不好。”

    “人老了,其实睡眠时间就没年轻的时候那么多了,”郑淮西拍了拍男人厚实的手掌,让他坐下,看了眼男人的神色,“今天又去应酬了?喝了点酒吧?”

    “没有多喝,就应付性的喝了点,没事。”顾展铭没放心上,今天的确没多喝。

    “那行,早点休息吧。”郑淮西看男人的神色没什么不对劲的,也就放下心了,起身准备回楼上休息了。

    “你上去吧,等一下,老爸又下来抓人了!”顾展铭催着郑淮西区休息。

    “连你的老爸也敢打趣,看他不收拾你。”摇了摇头,笑叹着上楼了。

    看着消失在转角的背影,顾展铭仰靠着椅子,倒真怀念老头子揍自己那气急败坏的模样呢!

    莫源生正在莫氏的公办事里,跟公司的几个部门经理闲聊着。

    对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郭徐两家联姻的事情,莫氏的上层人员还是比较关注的。

    “倒是没想到,郭家在外多年的太子爷一回来就这么大的动作,”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摸着他那肥硕的肚子,眯着那双见缝不见眼的眼睛,跟身边的一个人交谈着,“原本我还以为接位的会是郭迪刚呢,看样子,郭丁元是打算直接把位置交给郭世扬了。”

    “何以见得,”对面的一人听他这么说,凑了过来,“你说直接交给自己的儿子,那老子会同意?何况郭氏内部,这个刚回来的年轻人能服众?这些都是问题!”

    “听郭氏内部的人说,这个男人一回来,就直接进入了公司的核心,虽然没有实权,但是你看到了,一旦郭徐联姻后,郭丁元绝对会把实权交给他的,”说话的男人顿了下,“大家不要忘记了徐茂辰的存在。”

    大家不约而同的静下了音,都知道徐茂辰背后所代表的是什么,那是钱,数不完的钱啊,有钱就有实力,目前有钱办不了的事情吗?

    答案是没有!

    听着大家对这个事情的不同看法,莫源生倒没急着发表看法,豪门之间的联姻是司空见怪的事情,一场联姻倒不能看出什么来。

    “莫总,听说华生酒店的案子被撤销了?”小眼睛的中年男人看着坐在上首的男人,“我们就这样算了?”

    男人闻言扯了下薄唇,似笑非笑地斜睨了眼中年男人,“那你又什么好的办法?”

    “这有什么不好办的,直接抓人过来处理了就是了。”做在后座上一脸横肉的男人满不在乎的开腔。

    “听说唐门做掉一个人也是干净利落的!”莫源生瞟了眼一脸黑社会的男人,“你可以试试你快还是唐门的杀手快!”

    “这个跟唐门什么关系?”横肉男人看了看身边的人,求证似的出去一声惊讶的声音,“难道保夏柏强的是唐门里的人?”

    莫源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在座的心里稍微有点底的人都没开口回答。

    当得到消息称顾展铭插手这个案子的时候,莫源生也是相当震惊的。

    夏家一个底层生活的家庭,怎么攀上顾展铭的大腿的,能让这个男人直接向下施压撤销案子。

    五个手指相互磨蹭着,幽暗的目光盯着手指,脑子中是那个夜场中被自己半压在身下的女子,沸腾的灯光中是手指摸到的一抹滑腻。

    倒小瞧了这个女人的本事,自己还没找她算那一瓶子的账,转身又填上了一笔。

    下座的几人明显感觉到莫源生气息的改变,男人的眼睛发出生冷的光,脸上却依然挂着浅笑。

    “唐屹弘前段时间带了几十人的队伍到国外去了,”莫源生看着低头的几人,“看样子对海外市场是信心十足,你们有什么好的计划吗?”

    几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先前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这么庞大的队伍出去,帝云对外也只是声称是公司的年中福利,奖励那些为集团作出贡献的人才而已。

    莫氏也经常性地组织旅行,以犒劳那些为集团做出贡献的员工,算是衢城大型企业的一种福利吧。

    况且从名单中也证实了这一点,几人也暗中做了一翻探查,获得的信息都是这一口径。

    后来从帝云召开的记者会才获知这么个消息,都是相当震惊。

    “帝云进军海外,”其中一人的口气中不无赞叹,“他们准备的时间应该非常长了,从上次的记者会就能窥探到一二!”

    “多长时间呢!”莫源生轻咬着这几个字,陷入了沉思中。

    三年前的那场突变,让帝云损失的代价,以亿万来计算一点都不为过。难道只是经过短短的三年时间,帝云就储备够了足够的资金流来进入海外市场吗?

    “小东西,不知道你能不能像三年前一样给我惊喜呢?”莫源生的嘴角露出一丝嗜血的冷笑,盯着面前跳动的各类数据,流动的血液开始燥热,“看样子,又要找你玩了呢!”

    男人的声音低沉幽冷,仿佛从深潭里爬出的一条毒蛇,吐着信子,寻找着食物。

    挥了挥手让几个男人离开,莫源生捡过被自己丢到一边的手机,手指拨动着屏幕,点开了一个加密的文件,一张狰狞的笑脸隐匿在屏幕里,泛着幽光。

    几天后,唐屹弘率领的考察队伍顺利回到帝云,带回了许多有价值的资料。

    帝云专门隔出了一个楼层,供回归的团队整理带回来的信息资料。

    这一楼层被完全隔离开人们的视线,专门设置了一部电梯提供给这层楼的工作人员使用,外人不经允许是不能进入的。

    唐屹弘此刻正坐在顾展铭的办公室里,跟男人交谈着这段时间的收获。

    其实绝大多数都已经发到男人的邮箱中,两人做了及时的沟通,现在聊的也就是一些细节上的。

    顾展铭看着带回来的一些原始资料,对这次的收获非常满意:“下个月正式开始吧,我们前期的工作做得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进入了。”

    唐屹弘对这个决议没什么意见,倒想起了另外的事情:“唐萌的行程应该安排好了吧,最近表现怎么样?”

    “听祝秘书的意思,丫头这次表现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还有不足的地方,但是可以了,假以时日,磨炼一翻,能有一番作为的!”顾展铭通过这次的事情倒对唐萌的表现给出了个非常高的评价,“家里骄养的花朵,移栽到野外倒适应的非常不错。”

    “哦?倒是意外的收获了!”唐屹弘半躺半靠着沙发,“看样子我妈的计划要落空了,她一直想把她娇养成一个名媛,每天陪她逛逛街,购购物,喝喝下午茶!”

    “看不出来啊,阿姨对唐萌的事情不是一直都很支持的吗?”顾展铭没想到阿姨还有这样的想法,第一次听到。

    “那是做给唐萌看的,她就等着人家失败回家陪她呢!”唐屹弘倒不介意跟顾展铭分享自己老妈的糗事,“上次就唐萌独自在外居住的事情,我妈不知道哭成啥样了,最后实在拗不过才妥协的。”

    喝了口茶继续:“就这样,后来的房子,家具,等一切都是我妈,你亲爱的阿姨亲自把关过,才放行,让唐萌住进去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顾展铭轻笑着摇了摇头,“希望这次考察回来唐萌给她的打击不要太大!”

    喷笑了下,唐屹弘也十分期待见到,唐萌事业有成,自家这个妈妈被打击到的情形。

    “我打算到法国一趟,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顾展铭捏着自己高挺的鼻梁,眉目紧锁,透着一股疲惫。

    沙发上的男人挺直了背脊,沉默地点了点头:“你到底有打算没?”

    双手交叉在腹前,一两秒的沉默后,男人刀削般深刻的薄唇忽而莞尔:“见到她本人再说吧!”

    再说吧……再说吧……再说吧……

    这几年关于这个问题,这个男人永远就这三个字,唐屹弘有时候都有想骂娘的冲动。

    或许已经习惯了,听到这三个字,也没多大反应:“行,公司我照看着,打算什么时候走?”

    “等唐萌的工作室开张后吧,这几天家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男人墨黑的瞳底流过一丝光,快得让人捕捉不到,“公司的事物都可以问关阳,王秘书也能帮你协调一些。”

    “这些你倒别操心了,往常你出差,不是都这样操作的吗?这次只不过多了个海外部而已,我能搞定的。”唐屹弘倒觉得这些都不是大的问题,帝云的团队可不是这么菜的。

    两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倒也提到了郭徐两家提早完婚的新闻,也只当个新闻而已,说说,听听,就过了,彼此谁也没放在心上。

    夏琳君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很“轻松”,自从上次发烧后,阿姨对她的照看简直到了寸步不离的境地。

    “阿姨,你去忙就是了,不会再发生上次的事情了,那次也只是意外,”夏琳君颇为无奈地回身跟着自己进卧室的人重申了一次,“我保证上次是最后一次!”

    “知道,我看着你上床盖好被子,我就下去!”阿姨推着夏琳君坐在床铺上,掀开早上才新换的薄被,让女人上床,“好好睡一下!”

    夏林君无奈地对阿姨甜笑了下,“阿姨,我今年26岁了!”

    “是啊,花朵一样的年龄呢,我都56岁了!”阿姨感慨上了,夏琳君选择闭嘴睡觉。

    在阿姨的絮絮叨叨中,女人不知不觉睡着了。

    调了下室内的温度,阿姨掖了掖了被子,轻轻地关上门下楼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下午三点,平常的这个时间点,顾展铭都是在帝云的办公室里处理着文件,或是开着会。

    今天,男人却出现在了香泉湖别墅里。

    白色衬衫,黑色西裤,修长的双腿移动间是男人挡不住的成熟男人味。

    听见声音的阿姨从小房间里转出来,见男人站在大厅环顾着四周:“顾总回来了!”

    微胖的身体快速地走了过去,将男人手里提着的东西接了过来:“夏小姐应该还在午睡呢,要不要我上去把她叫醒?”

    拿了个杯子,帮男人泡了杯茶,放在男人坐下的茶几上。

    “平常这个时间点都还在睡?”男人瞥了眼青瓷茶杯,没有伸手碰。

    “中午她入睡就迟了点,所以现在应该还没醒呢。”阿姨站在一边看着男人回答,“早上她说想吃红烧狮子头,中午我们两个人一起做,完工发现已经过了点了。”

    蹙眉下的深邃黑眸向楼上扫了一眼:“哦?她也会做这些?”

    “做得非常不错呢,味道都是她自己调的,晚上顾先生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阿姨突然提议道,好像自己到这里后,就没见这个男人留在这里吃饭过。

    “行吧,你去准备个简单的菜!”顾展铭对留在这里吃饭没有什么排斥,对阿姨吩咐了声。

    “那好,顾先生你要不也到上面休息一下,我现在就去忙活了,很快的。”阿姨的语气有点兴奋,说完就往厨房去了。

    阿姨称呼上的转变,男人注意到了,挑了下那双浓密的眉,一顿饭倒让阿姨放下了些许戒心来,无奈地起身往楼上走去。

    卧室里静悄悄的,男人推门走进来,女人安然地躺在那里,呼吸绵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