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六十四章 绝对有一款包你满意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削薄的唇紧抿着,锐利的双眼盯着前方缓慢移动的车流,明暗不定的眸光中划过暗芒,看样子,郭家的野心不小,或者说是那个刚回衢城的男人。

    不知道这个男人的野心直指哪里?

    脑中闪过软弱地躺在床上的女子,乌发如云般铺散,眉间拢着云雾般的忧愁,高挺的鼻梁,秀气的红唇,骄唇中的轻吟声,泛着莹莹光泽,如牛乳般剔透的肌肤。

    冷峻的薄唇发出一声轻笑,青竹般的手指摁掉了车载广播,顺着车流往前滑动。

    临江苑别墅里,顾东兴正跟郑淮西对弈着,见男人提了袋东西进来,两人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里的棋子,顾东兴捧起一边的青瓷茶杯,神采奕奕地双眼瞥了眼顾展铭:“这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的啊!”

    郑淮西起身,在顾东兴的肩上轻拍了下:“尽说些有的没的,孩子不回来,也不知道谁晚上坐在大厅里就是不去睡觉,老纠着门口瞧,现在回来了,倒是孩子的不是了?”

    无奈地瞥了眼自己的老伴,没见过拆台拆这么快的。

    摆了摆手,顾东兴低头收拾着残局:“说的好像就我一个人在看电视一样!”

    瞪了眼一边的顾展铭:“过来,陪我来一局,就你老妈的水平,不想打击到她的自尊,真是累死我了。”

    “死老头子,现在看见儿子回来了,就嫌弃我了,以后别来找我!”郑淮西哼笑着,接过男人手里的袋子,“陪你老爸下棋吧,我去给你们做几个菜。”

    顾展铭坐在郑淮西的位置上,笑看着家里的两人说笑,目光在棋盘上扫过,从棋盒中拿起一颗棋子。

    两人收拾了剩下的半场残局,又下了两盘后,顾东兴才放了棋子,“这两天郭徐两家的联姻很热闹,各大板块的新闻都有报道!”

    将棋子捡起放回棋盒,听顾东兴提到联姻的事情,顾展铭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是啊,非常热闹!”

    “你没有别的想法吗?”顾东兴拿起放在一边的报纸,上面一整个版面都是关于这场联姻的报导,“手笔真大,今天是第二天了吧!”

    从顾东兴的手里抽出那张报纸,目光落在上面两个相拥的男女身上:“不奇怪,现在都用这种方法,既秀了下恩爱,又提高了企业的知名度。”

    “前段时间莫氏跟汪氏联姻,现在郭家又找上了徐家,”停顿了下,十指握拳捏了捏,“看样子,大家的兴致都很好啊!”

    说完,斜睨了眼依旧风轻云淡的男人,“你的帝云,可不要被人家吞并了!”

    面无表情地坐在对面的男人,修长的双腿重叠,淡漠的眸光扫了眼嘴角挂着笑的人,“您老放心,即使,帝云被吞并,我也给您老人家留了足够的金钱养老的。”

    顾东兴的双眼盯着那张淡漠的脸上,想从上面看出点东西,只是,摇了摇头:“我说,你这张脸需不需要去动下手术,这样一天到晚木着,迟早肌肉要坏死的。”

    郑淮西刚从厨房出来,听了这话,颇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顾东兴:“我说,你以前也差到哪里去,去问问帝云以前的老员工,他们那时候看见你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能躲都躲得远远的。”

    “我那是在工作上,你看看你儿子,在家里也是一幅霸道总裁的样,不渗得慌吗?”嘴角嫌弃地瞥了瞥,“怪不得媳妇儿一跑就这么多年。”

    这个话题似乎触到了敏感点,三个人都默了下,郑淮西的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不是说很快就回来了吗?”

    避着顾展铭悄悄地给了顾东兴一个警告的眼神:“展铭啊,有时候你得催催,让成燕早点回来。”

    点了点头,顾展铭看着面前两个为自己操心的人,心里有点难过,“知道了!”

    “行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夫妻分开这么长时间,再不经常去看看,感情就淡了。”郑淮西语重心长地又说了句。

    恩了声,男人低着头,修长的眼眸微微皱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东兴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轻叹了口气。

    这种压抑无奈的声音,穿过男人的耳孔,钻入男人的心扉,仿佛有一只手蹂躏着自己的五脏六腑,难受至极。

    心情非常糟糕,所为何来,男人自己也说不清楚,一波波的烦躁困绕着。

    一家人围坐着吃了顿晚饭,顾展铭没有离开临江苑别墅,夜宿在这里。

    晚上,难得地没有进书房,而是陪着两个长辈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最近非常火热的电视剧。

    看得出,顾东兴跟郑淮西非常高兴。平常就两个人守着这么大的一个房子过日子,说个话都能有回音。

    上次,郑淮西还跟顾东兴提了下,想换套小的套房住,那样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感觉空,没有人气。

    顾东兴也有点意动,只是后来想想也就作罢了。他的意思是,等以后孙子孙女出来了,肯定要住进来的,到时候就热闹了,再熬熬!

    熬熬就熬熬吧,成燕都快回来了,孙子孙女也快了。

    临睡前,香泉湖别墅的阿姨来了个电话,说了下夏琳君的情况,今天称了下体重,重了一些,惹得她跟阿姨抗议了半天,都怪阿姨的东西煮的太好吃了;晚上的心情很不错,晚饭后到外面快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现在应该睡下了。

    挂了电话,顾展铭站在落地窗前,点了根烟,看着窗外被风抽得东倒西歪的树木,吐出的烟雾模糊了男人犹如夜色般浓稠的黑眸,挺拔修长的身影印在落在窗前,多了丝不被人察觉的孤寂。

    将烟摁灭在实木烟灰缸中,推开窗户,夜风携裹着一丝凉意冲散了房间里的烟味,转身拿起床上郑淮西早已准备好的睡衣进了浴室。

    夏柏强突然被通知他的案子消案了,从公安机关出来,拿着那张通知单,这个男人感觉云里雾里的不真实。

    摸出手机,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夏卫华:“阿弟,我的案子销案了……恩……具体的里面的人也没说,就给了我一张单子……好的,等你回来再说。”

    捧着手里的单子,男人的双眼湿润了,鼻头酸酸的:“总算没事了,总算没事了……”

    嘴里念叨着,脚下生风,快步往家里赶去,想早点把这个消息告诉躺在床上的田淑华,这块心病她总算能放下了。

    另一头的夏卫华捏着机子,深吸了口气,拨通了夏琳君的电话,告诉她,夏柏强的案子解决了,让她放心。

    听着机子里穿过来的浓重的鼻音,捏着机子的手,鼓起了青经,闭了闭干涩的双眼,夏卫华终是一个字都没有说的挂了电话。

    “孩子,没事情吧!”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王蔓,瞅着自己男人那青黑的脸,几分担心的问着。

    粗糙的手掌用力的揉了下僵硬的脸,男人露出几分苦笑:“能好到哪里去呢?”

    王蔓的心里非常难受,只是扯着嘴角牵强地笑了下:“总归她爸的事情解决了。”

    “只能这么想吧,”夏卫华看着王蔓擦拭着眼角:“下午早点过去,到了那边,琳君的名字尽量少提起,免得旁生出别的事情来。”

    “不能让她回来一下吗?”王蔓小声地嘀咕着,“上班也还有个节假日呢!”

    “你啊,这是上班吗?谁都希望她只是在上班,哪怕只是个清洁工!”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根本不是我们能做主的。”

    两人惆怅地坐在办公室里,眉头紧锁,只希望这个事情早点结束。

    “行了,琳君,这孩子自己知道怎么办的,我们在这里着急也没用,把家里的事情照顾好,就好了。”夏卫华起身,准备到楼下的车间去转转:“我去看看装车情况,这批走掉,这个单子差不多完成了,到时候给工人放几天假吧!”

    “这个你看着安排就是了,为了赶工,大家都累了,是应该休息几天。”王蔓也站了起来,随着男人一起往外走。

    香泉湖别墅里,夏琳君抑制不住的笑出声,爸爸的案子总算了解了,一家人心里的一个疙瘩总算没有了,以后就不会因为这个事情,愁眉不展的。

    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同样是抑制不住的往外冒出来,流进嘴角,那么咸。

    女人知道,案子能这么无声无息地解决掉,是顾展铭出的手,是应该感激的吧!

    只是想到自己为此要付出的代价,心里又是无力地痛恨。

    其实这只是等价交换而已,这个男人又怎么会做吃亏的生意呢。

    独坐在床上,双手环抱着双脚,下巴抵在膝盖上,红肿不堪的双眼盯着毯子上被泪水浸湿的印迹,头昏脑涨,感觉整个身体一下子都空了。

    夜里,顾展铭还在酒桌上,跟几个上面下来的官员吃着饭。

    桌子上的机子震动个不停,带了几分醉意的眼睛瞥了眼上面的号码,把机子交给了一边的关阳:“你去接一下,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你看着处理掉就是。”

    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手机,关阳出了包间,来到一边的走廊上,接通电话:“顾总现在忙,你那边有什么事情吗?”

    “这样吧,等一下我联系了医生,让她直接到那边检查,不严重的话,你晚上辛苦点,多照顾着,实在不行,再联系我,我来安排!”听了香泉湖别墅里阿姨的话,原来晚上吃饭的时候,夏琳君没有从楼上下来,上去一看,才发现没有盖被子睡过去了,只是整个身体非常的烫,应该是发烧了,还讲着一些胡话。

    挂了这边的电话,关阳马上联系了自己认识的一个医生,请他帮忙到那边检查一下,彼此都是熟悉的朋友,那个朋友也没什么二话的提着一堆检查需要的东西就直奔香泉湖别墅。

    医生到的时候,阿姨已经开了门,等在了那里,引着人往卧室里走。

    来的医生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身材修长,嘴角挂着一抹淡笑,斯文儒雅。

    阿姨对着男人讲着夏琳君的情况,男人的手贴上女人的额头,一双浓密的剑眉皱了起来,拇指翻开女人紧闭的眼睛,看了下里面的瞳孔:“温度有点高了,我等一下给她做个皮试,挂点水进去,阿姨你去找个挂衣架来。”

    瞥了眼床上犯迷糊的夏琳君,小嘴里还念着一些听不清的词,踌躇了下,阿姨转身快步地跑来出去。

    站在床边的男人,低下头,温和的双眼落在女人泛红的脸上,小巧的鼻尖上冒着细汗,嘴上软嫩的皮肤起了一层褶皱,海藻般的长发,此时稍显凌乱地铺撒着。

    出去的阿姨拖了个挂衣架快步的赶了过来,双眼先瞥了眼床上的人,见男人依然站在自己离开前站的位置没有动,心下舒了口气,就怕自己出去的空档,夏小姐被欺负了。

    男人见阿姨的神色,心下觉得好笑,无奈地转身从自己带的医药箱里取出要用的东西,开始给夏琳君做皮试。

    拉过女人露在外面的手,眼睛瞟了眼正目不转睛盯着这边的阿姨一眼,轻笑出声:“放心,我不会把她吃了的!”

    尴尬地对着男人笑了下:“哪能啊,就是怕夏小姐会疼!”

    “放心,她现在迷糊着什么都不知道!”男人抽出药,扎进女人的前臂,“过一刻钟,没反应就能挂水了,药水进去,温度很快就会下来的。”

    点了点头,这个她是知道的,阿姨搬过一张椅子,让男人坐下:“那,医生你看着,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没有给男人拒绝的机会,阿姨又一阵风的跑了出去。

    认命地坐在椅子上,男人此刻有点心情欣赏起这个房间。

    床上的女人不知道什么身份,帝云总裁顾展铭的助理,亲自出面找医生,跟那个男人没有关系,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这里的一切都很精致,整个别墅是欧式风格的装修,豪华气派,进门闻到一股清淡的药香味,显然是调理身体的药膳散发出的味道。

    刚才把了下女人的脉,身体被调理的还是非常不错的,这次的生病应该不是身体上的原因导致的。

    睡梦中的女人非常不稳定,嘴里不停地在念叨着什么,起身,弯下腰,男人把耳朵贴近女人,迷迷糊糊只模糊地听到世扬两个字。

    皱了皱眉,温和的眸光里有些微的不可思议。

    不知道这个世扬是不是就是自己脑子中那个人,这几天频频被新闻媒体拉出来说上几遍的人。

    再次打量起床上的女人,男人倒起了一丝好奇心,这个女人看上去心里装着的是另一个男人,这个别墅的主人是否知道内情?

    没想到传闻里不近女色的男人,有抢人的喜好。

    拨开女人的袖子,检查了下上面的针孔,点了点头,没有过敏的反应。

    从药包里取出东西,在一旁配起了药水,一系列流程下来,当药水顺着针管滴进女人的身体时,已经过了十分钟。

    阿姨将泡好的茶放在一边,看着男人动作麻木而娴熟地操作着。

    效果非常明显,药水进入女人的身体后一个小时,床上的人安静了下来,胸口起伏不在这么急促。

    送走了医生,阿姨回到卧室,拿来一盆热水,给女人擦了一遍身体,换下了汗湿的衣衫,留下了一盏灯,出了房间。

    关阳接到那个医生打过来的电话已经是2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此时的饭局早已结束,众人汇聚在一家大型的娱乐场所里。

    包间里,几个貌美如花的小姐围着几个男人,气氛非常热烈,喝酒唱歌,跳着贴身舞的两个人,最后滚在了一边隐匿在暗处的沙发上,玩得不易热乎。

    顾展铭瞥了眼这糜烂的一幕,神情无半点起伏地抿了口绿茶,身边同样坐了个小姐。

    不同于其他几个的妖娆,身边的这个清汤挂面,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场合倒也有几分别样的味道。

    这家娱乐场所经营得非常有特色,里面的小姐保罗了各种款,清汤、妖娆、妩媚、性感、热情……只要你想要的,这里绝对有一款包你满意。

    据说还有一款十分具有挑战性的—性冷淡,也不知道哪个男人出手尝试过!

    看了眼号码,关阳走出了包间。

    顾展铭深幽的双眼瞥了眼离开的人,放下手里的杯子,慵懒地靠着沙发,手指无意间碰到了身边端坐着的女人。

    “顾总,你要不要喝点酒?”女人见男人的目光总算往自己身上看过来,挺了挺胸前的坚挺,柔柔糯糯地开口!

    借着昏暗的光线,才看清女人的面貌,瓜子脸,皮肤白皙,只画了个淡妆,长发垂在胸前。

    淡紫色的半身连衣裙包裹着匀称的线条,露出两条光滑性感的双腿。

    男人的手指夹住女人的下巴,清冷的目光打量着,“这里做了多久?”

    “我刚到这里一个月多点时间!”女人仰着下巴,半垂着眼,避开男人带着评价货物般的目光。
小说推荐